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对谈水滴筹创始人沈鹏:社会企业不能一直赔钱

希望工程创始人徐永光对谈水滴筹创始人沈鹏:社会企业不能一直赔钱

近几年,互联网大病筹款行业高速发展。既不同于传统公益,也不同于盈利导向的纯商业行为,大病筹款平台的运营主体该如何界定?大病筹款该如何达到义利并举?近日,希望工程创始人、南都公益基金会名誉理事长徐永光对话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围绕这些问题展开探讨。

成立之初,水滴公司就将自身定义为“社会企业”,本着“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的创业初心,用商业的模式推动大病救助这个社会痛点问题的解决。

徐永光认为,社会企业需要具备三个要素,第一是商业模式、公司注册;第二,企业的目标是解决社会问题;第三,社会企业应该有盈利,如果一直赔钱,企业肯定也是做不成的。

水滴筹上线于2016年,为用户提供免费服务,在开始的几年时间,就连第三方支付平台扣除的0.6%渠道手续费,都由水滴公司垫付,而水滴公司的财务状况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沈鹏回忆说,水滴公司2021年亏损了十几亿,受到了很多批评:“你们是在做好事,但应该把经营抠得更细,商业模式也得再打磨,让它变得更合理并且可持续。你们要能够活得足够久,才能创造更大更长远的社会价值,而不是一时。”

2022年,水滴筹改变了之前由母公司全额补贴,对筹款人免费的模式,开始试运行向筹款人收取3%的服务费。水滴筹业务负责人表示,服务费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是为了保障平台持续健康运行,覆盖一部分运营成本。

在徐永光看来,社会企业的生存发展与公益有着根本区别,是用商业模式实现公益目标,而非把商业的盈利模式变成公益的烧钱模式。如果一直采用免费模式,困难人群收益了,社会受益了,企业烧不动钱了怎么办?因此,合理的收费是一条可持续的正道。

3%的收费比例是否合理?徐永光指出,在欧美国家,慈善组织、公益组织的营运费用通常是提取募集资金的10%-25%,“英国有一家专门做公益筹款的网站Just  Giving,他们是向筹款人先收取注册会费,再收取筹款额的5%作为运营成本。这家公司也是一家服务于公益的商业公司,而且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

不过,徐永光强调,收费对网络筹款行业来说并非坏事,但不能让收费的方式五花八门,这样会加剧社会的不信任。任何一个行业,价格都应有协调机制,不能乱收费,如果没有行业规矩,必然会出现恶性竞争,受损的是整个行业。

截至目前,个人大病求助行业累计的筹款金额已突破千亿,捐款用户有几亿人,这表明互联网大病筹款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在这一情况下,公开透明和建立信任显得尤为重要。以收费为例,水滴筹是采用“服务费”的方式,还有平台收取“支持费”、“手续费”,这让筹款人和捐款人都感到混乱。不少网友表示,收费名目过多过杂会影响行业的整体形象,应该规范平台收费标准或者费率,按筹款金额收取一定费用,避免出现“捐款1元被扣3元”这种不合理现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