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身价15万到身价15亿,胡玮炜只用了3年的时间,她是如何做到的

从身价15万到身价15亿,胡玮炜只用了3年的时间,她是如何做到的

2018年9月,曾今风光无限的ofo小黄车因为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导致亿万用户的押金无法退回。

作为创始人的戴威,在短短几个月内,从亿万富翁变成老赖,还被法院 “限制消费”,堪称年度最惨的富豪。

当戴威身陷债务危机时,同样是做共享单车的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却过得相当舒服,因为早在当年的4月份,她就把摩拜单车卖给了美团,并从中套现了15个亿。

胡玮炜,这个曾经月薪只有3000的北漂族,是如何在短短3年内把摩拜单车做成独角兽?又为何能在共享单车行业出现问题前及时抽离?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1982年,胡玮炜出生于浙江省东阳市的一个普通农村家庭。农忙时,父母在家务农,农闲时则在东阳周边跑,做流动的木雕生意。

从小到大,胡玮炜的生活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普通。普通的家境,普通的外貌以及普通的成绩。

自打懂事起,胡玮炜就懂得学习改变命运的道理,但遗憾的是,因为学习能力一般,任凭胡玮炜如何用功,成绩始终停留在班级中等水平。

2001年,胡玮炜考上了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学的是新闻专业。

这是一所由浙江大学和杭州市政府合办的独立院校,2012年才获得学士学位授予权。胡玮炜就读的时候,它还只是一所大专院校。

虽然胡玮炜的学习成绩一般,但语文成绩一直很好,尤其是作文,文笔流畅,思路清晰,写得非常好,高中时还曾被当作范文在班里传阅,而这也是她选择新闻专业的初衷。

由于语文成绩比较好,加上自己又感兴趣,大学期间,胡玮炜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专业的学习中,成绩自然也不错。

2004年,胡玮炜以优异的成绩获得毕业文凭。毕业之后,她并没有选择留在杭州发展,而是北上,选择成为一名北漂。

到了北京,经历无数次投简历、面试后,胡玮炜最终拿到了《每日经济新闻》的offer,成为经济部的一名汽车记者。

后来,虽然胡玮炜曾先后跳槽到《新京报》《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等公司就职,但可以看出,她始终都没有离开新闻媒体这个行业,而且前后整整干了十年。

十年磨一剑,在行业深耕的过程中,胡玮炜无形之中练就了独到犀利的眼光,结识了科技圈的一批“大佬”,这为之后她创办摩拜单车积累了人脉。

在胡玮炜所有的人脉当中,最为重要的是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

2014年,北漂十年的胡玮炜房子、户口和车子都没落着。显而易见,如果想继续留在北京,在北京扎根,靠“打工”是不可能实现的。

经过一番思考,32岁的胡玮炜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拿出仅有的15万存款,创办科技媒体《极客汽车》。

创业之初,因为资金有限,胡玮炜便把办公场地就租在胡同的民房里,虽然条件简陋,但地理位置还可以。

白天,胡玮炜就用做办公,晚上,她便在小院子里举办沙龙,邀请汽车领域的大佬一起聊科技、聊未来的智能汽车。

在一次沙龙中,胡玮炜请来了“轻客”智能自行车设计主管陈腾蛟。陈腾蛟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交通工具造型设计专业,曾在英菲尼迪做汽车设计师,是智能设计领域的专家。

在聊天的过程中,陈腾蛟表示自己在设计一款智能自行车,问胡玮炜有没兴趣加入一起做。

胡玮炜听了之后,觉得还蛮有意思的,于是把这一想法告诉了李斌。李斌觉得智能自行车不是不可以做,但从商业角度而言,他觉得就算做成功了,规模也不会很大,毕竟智能汽车才是主流。

聊天的过程中,李斌突然问胡玮炜有没兴趣做共享单车。关于这一想法,李斌之前也和圈子里的其他朋友聊过,但没有人对此真正的感兴趣。

唯有胡玮炜,听了之后,立即就被打动了,觉得可行。而胡玮炜之所以被打动,则是源于自己的真实经历。

一次回杭州参加一个活动,胡玮炜想骑自行车,希望能租一辆公共单车,但办卡小岗亭关门,想法落空。

在上海出差,她也见到了政府部门提供的自行车,但使用率并不高,一是办卡麻烦,需要到相关管理部门办理,二是只能停在指定的位置,而由于投放点少,使用之后,想要到指定位置归还自行车就非常费劲。

所以,当李斌提出共享单车这一商业模式后,胡玮炜便非常的认同,当即表示要和李斌一起做这件事。

看着胡玮炜那坚定的眼神,李斌笑着说,品牌名字我都想好了,叫mobile bike,中文名字是摩拜。

不过,当时李斌正忙着另一件事,做新能源汽车,所以他告诉胡玮炜,不是你和我一起做共享单车,而是我和你一起做。

或许是怕胡玮炜信心不足,李斌补充道:“做的过程中遇到问题,随时找我,我帮你解决” 。

人们常说,圈子很重要。对于胡玮炜而言,其人生转变的起点,确实是得益于结识了像李斌这样优质的人脉资源。

当然,关于共享单车的想法,在告诉胡玮炜之前,李斌已经和很多人提及过,但都没有引起人们的兴趣和重视。由此可见,具有独到的眼光是何等的重要。

胡玮炜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做事雷厉风行、说干就干。2015年1月,确定做摩拜之后,她拿着李斌投资的146万元,成立了“摩拜科技有限公司”。

既然是做共享单车,毫无疑问,最重要的是要先生产出产品——自行车。可生产什么样的自行车呢?

和李斌讨论一番,胡玮炜认为,除了要安装智能锁和卫星定位装置外,还必须保证自行车不爆胎、不掉漆、不掉链子,保证4年内免维护。

这样做的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投入市场的摩拜单车不易出现故障,进而做到既减少维护成本,又能提升客户体验效果。

得知设计要求如此之高,当时一起加入项目,担任设计师的陈腾蛟便打退堂鼓,离开了摩拜。

好在胡玮炜在汽车行业摸爬滚打多年,认识不少牛掰的设计师,开云汽车创始人王超便是其中之一。

得知邀请自己去设计自行车,王超表示兴趣不大,毕竟自己主要是搞汽车设计的,但当他得知陈腾蛟不敢干这件事时,他乐了,当即应允。所以,邀请王超的加入,胡玮炜并没有费太大的劲。

王超加入之后,他又拉来了从日本回国的工程师徐洪军和前摩托罗拉工程师杨众杰。三人相互合作,历史半年,到2015年底,最终设计出了第一代摩拜单车。

产品出来之后,胡玮炜激动不已。可高兴没多久,另一个难题又出现了,符合要求的单车造价比预估的制造成本高出了近3倍,高达2000元。

很明显,如此高的造价,李斌投的一百多万是不够了,可自己手头又没钱,把胡玮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李斌又出现了,他拉来了愉悦资本的刘二海。刘二海与李斌关系很好,得知李斌投了钱,他也没含糊,大手笔一挥,投了300万美元。

钱到位后,首批200辆摩拜单车很快便制造完成,2016年4月22日,摩拜单车正式上线,并在上海投入运营。

运营的结果比想象中的理想,投放的200辆车,当天便都被骑走了,短短一天,用户从0变成几十,再到几百。

第2天,胡玮炜和团队赶紧通知工厂加快单车生产速度,等一生产好,便立即投放到市场。就这样,短短几个月,摩拜单车遍布上海的大街小巷。

随着摩拜单车数量的不断增多,问题也随之涌现。比如,用户骑完车后,发现智能锁关不上,客服电话又打不通。还有,扫码之后,发现车子无法使用,哪怕是立马锁上,仍需支付费用。

这些问题,都亟需立马解决,但记者出身的胡玮炜并不擅长管理。于是,为了解决管理难题,胡玮炜请了知名职业经理人王晓峰。

王晓峰是曾担任过uber上海的总经理,腾讯集团副总经理等职位,管理经验丰富。他的加入,摩拜单车的运用管理问题很快就的得到了解决。

在王晓峰的加持下,摩拜单车成功“吃”下上海市场后,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模式。然后再借助这一模式,用短短2年时间内,占领全国几乎所有的大中城市,成为行业的领头羊。

当然,当时的摩拜并不是没有竞争对手。随着共享经济越来越热,后起之秀小黄车和哈罗单车在资本的加持下,不断吞噬着市场份额。

对此,胡玮炜的压力越来越大,好在正当她纠结摩拜下一步该如何走的时候,美团的王兴找上了门。

王兴之所以对摩拜单车感兴趣,原因很简单,当时美团正准备上市,王兴想通过收购摩拜单车把饼画大。

面对王兴的收购邀约,胡玮炜心动了。可摩拜内部,除了她,几乎所有人都反对,尤其是首席执行官王晓峰,那是一百个不愿意。

如果把摩拜单车比作孩子,那么创始人胡玮炜无疑是母亲,而王晓峰则是抚养孩子的奶爸,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摩拜单车奶大,突然说要卖了,换谁都接受不了。

不过,胡玮炜占有的份额最多,话语权也最重,只有她能决定摩拜单车的去留,他人不接受也得接受。

结果大家都清楚,2018年4月4日,胡玮炜大手笔一挥,以185亿元的价格将摩拜单车卖给了美团。

而按照持股份额,在这笔交易中,胡玮炜成功套现15亿,一夜之间成为福布斯最年轻的女富豪之一。

有人说,短短3年时间,胡玮炜的身价从15万飙升到15亿,运气真的太好了。尤其是后来随着ofo单车的破产,人们更是觉得她运气爆棚,能够及时地把摩拜单车“脱手”。

不可否认,胡玮炜“一夜暴富”,确实有很大的运气成份。但正如闽南歌曲《爱拼才会赢》中唱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除运气,更重要的她自身善于利用资源以及懂得审时度势。

纵观胡玮炜的发家史,虽然也就短短3年,但她之所以能够选择这一赛道,并最终取得成功,离不开其在汽车科技领域十年的深耕。

我们都知道,春笋从破土而出到长成6米高的竹子只要短短两个月,而它之所以能够长得如此之快,得益于竹鞭长时间默默地在土里生长,积蓄着能量。

同样的道理,对于我们而言,与其为了涨薪而频繁的跳槽,不如静下心来,在某一领域沉淀,积累社会资源,厚积薄发,再找准时机做一番事业。

-END-

作者:江湖笑笑生

编辑:青草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

1999年江苏小伙勇救落水女,拒绝酬谢,一年后状告被救女索赔26万

“神仙道长”徒手通电治病,7天学费36000,骗3万弟子,下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