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传说:老妇半夜找木匠做棺材,次日被找上门:我父母早已去世

民间传说:老妇半夜找木匠做棺材,次日被找上门:我父母早已去世

在古代逍遥镇有个木匠名叫李桥,从小就跟着他的父亲学做木工。他的父亲是本地有名的木匠,许多人都夸他手艺好。后来李父去世后,李桥便继承了父亲的衣钵。青出于蓝胜于蓝,他的技艺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在本地的声望很高。


那年春天,胡员外的老爹病得很重,眼看着时日无多,胡员外便把李桥叫来,给老爹打造一副棺木。李桥拿了镐、斧子、凿子等工具,随胡员外去了他家后院的林中。


李桥应胡员外之命,砍下三棵杨柳,作棺材木。折腾了好几天,终于打造完毕。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胡员外付了李桥的工钱后,还请他用了一顿晚餐,本想多留他一晚,但李桥却执意要回家。

胡员外拿了一个老灯笼,交给李桥,让他方便行走夜路。李桥向胡员外道了声谢,然后转身离开。


从胡员外的住处到李家,约莫十余里,要步行半个多时辰,李桥提着灯笼,一路急行,忽然一阵风袭来,蜡烛熄灭了。李桥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却没有带着火镰。好在那天是十五,天上一轮满月,月光皎洁。


李桥借着月光着急地往家走,忽见一名老妪从路边突然出现,老人用苍老的嗓音说道:“你就是李木匠吧?”


李桥吃了一惊,待看清楚来人是个老太太后,连忙躬身应是。老太太说:“李木匠,今天晚上能不能帮我们做一副棺材?”


李桥皱眉道:“婆婆,今天已经很晚了,您看,明日如何?”


老太太一脸的焦急,道:“不能,只能今天晚上,不然就没时间了!”见李桥还是摇头,老妇人说:“要不,五两银子,请你连夜赶制一口棺木!我们二老可以来帮你!”


“我的天,五两银子!胡员外的那口棺木,可是好东西,却连一两都不值!”李桥这么一想,也就同意了,他觉得老太太很可怜,让他想起自己年迈的母亲。于是,老妇人在前引路,李桥紧随其后,这位老太太看上去年纪颇大,但走路的速度却比李桥还快,李桥一路紧随,才能跟得上。然而,老太太并没有领他回家,反而领着他去了一个梨园。


老妇人指着那些梨树,对李桥说:“这梨树就是我的棺木用材,我要把它们都砍了,做成一口棺材!”


李桥吃了一惊,对老太太说:“婆婆,这梨树长得挺好的,现在已经是春天了,花都开过了,到了秋季,就能收获梨子。”

老太太叹息道:“就是,这一片梨园,曾经帮过我们一家很大的忙,每年的梨子都是家里的主要收入。不过,我宁愿让这棵梨树成为棺木,永远的埋葬在这里,而不是让那些邪恶的人占据!”


李桥望向老太太,只见她的脸颊、脖颈都有伤疤,不知她遭遇了何事,却也不便追问。


“老头子,快来帮忙!”一名老者走过来,李桥走到近前,才注意到他的头部和身体都有伤口,心中更加疑惑。“李木匠,去忙你的事吧!”


老妇人对李桥催促道,李桥讪讪一笑:“咱们不回去了?就在这儿打棺木吗?”老太太说,“对,就是这儿。”


李桥道说:“如此甚好。不过,要是把整个梨树都砍光了,再加上他们的技术,一夜之间,肯定是完成不了的!”这时,老人说道:“没事,我家的梨树根系浅,我来帮忙,用不了多久,就能建好!”说罢,他拿起李桥的铁锹,三两下,一株梨树便倒下了,李桥目瞪口呆。


既然老婆婆同意砍树,李桥就开始忙碌起来。不多时,老头子已将所有的梨树都挖了个精光,然后用李桥的斧头帮助他砍树枝。


“老先生,这片梨树可以做成两口棺材。”


老太婆说:“没关系,你可以造一口很大的棺材。”随后,两个老人帮着李桥干活。李桥虽然年轻,但是有时候动作还不如老头,他真希望自己能多生几只手。


就这样,李桥和两个老人在月色下忙碌到了深夜,才把棺材给造好。老头和老太太看了一眼后,很是满意,这时候,老太太却有点尴尬地说道:“李木匠,这钱我暂时付不起,我的钱都在刘家庄,我哥哥刘启山那儿,你明天过去取吧。”


刘家庄离这里也不算太远,李桥一口答应,便收拾了一下,准备回家。李桥疲惫地回到家中,母亲给他端来饭菜,吃完后他就睡下了,他准备睡醒后去找刘启山。

第二天天刚亮,有个自称是梨园老板的人,名叫郑小林,找上门来。他手中的那把大斧,正是李桥用的,上面写着“李”字。李桥昨夜匆匆离去,斧头掉进了梨树林中。


李桥吓了一跳,心说:“我砍了这么多的梨树,是不是有人在戏弄我?不会吧?”所以,他耐着性子对郑小林说:“昨天晚上,你爹娘带我去了梨树林,让我用来做棺木。”


郑小林对李桥破口大骂:“你胡说,我爹娘前天才下葬,哪里还需要棺木!”李桥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是你爹娘让我来的,而且他们都受了伤!”


郑小林一听,顿时一惊,李桥连忙将昨夜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虽然如此,郑小林还是硬着头皮,跟李桥吵了起来,要李桥给他赔钱。


李桥的父母也站了起来,和郑小林吵了起来,周围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一个名叫李平安的老人上前打圆场,说道:“郑小林一家是我的亲戚,前两天去郑家办丧事,亲眼看到郑小林的爹娘下葬。不过,从李桥的语气来看,他并不像说谎的。我给你出个主意,大家一起进墓地。我们把墓挖出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李桥自然是满口答应,郑小林则是一咬牙,答应下来。这时候,围观群众拿着锄头、铁锹等工具,朝着郑小林父母的墓地走去。这座墓园位于梨树林的西南方向,昨天晚上,这里还残留着不少的木屑,但是新的棺材已经不见了!李桥大吃一惊,跟着其他人走到坟边,却见坟头似乎被人挖开过,大家都是一脸茫然。


郑小林抢了一个村民的铁锹,第一个开始挖掘。没过多久,郑小林的铲子就碰到了坚硬的东西,挖开泥土,露出了棺材的一角。郑小林已是满头大汗,但他并没有放弃,而是让大家帮忙挖掘,一直到最后,整个棺材都露出来了。李桥一看,这就是昨天晚上自己打造的那口棺材,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把它埋在了土里。


此时,郑小林的舅舅刘启山气喘吁吁地冲了上来,见到眼前的棺木,吓得面如土色,哆哆嗦嗦地说:“果然如此!”然后又问道:“李桥是谁?”


李桥站出来,刘启山拿出五两银子,交给李桥说:“我姐姐和姐夫托梦,说他们请李木匠造了一口大棺材,要我将他们的五两银子交给李木匠。”

联想到李桥之前的一番话,全场一片寂静。郑小林看看舅舅,再看看李桥,回头瞪着那口棺材,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他大口大口地喘息,喃喃道:“我就不信!”突然,他纵身一跃,将棺材盖掀开,果然看到了满身是伤的双亲。


郑小林愣了半天,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放声痛哭:“爹,娘,是我不孝,让你们受了委屈!”天上雷霆轰鸣,雨水哗啦啦地下着,打在郑小林的脸上,他的身体上。


事实上,那些讨债的人也来了,他们远远地观望了一下,最后悄无声息地走了,再也没有来找郑小林。郑家二老在大家的努力下被重新埋葬,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同情郑小林,由于他是郑家的独子,所以郑家二老对他非常溺爱,后来养成了一个沉迷酒色贪恋赌博的坏毛病。


他的父母不止一次地教训过郑小林,但是他的坏毛病却一直没有改变。郑家原本就没什么家产,根本承受不住郑小林一次次的打击,如今已经是家道中落。二老实在没办法,只好将自己平生积攒下来的五两银子,交给了哥哥刘启山,以防万一。郑小林赌博欠债后,在没有告诉父母的情况下,变卖了家中所有的房子,全家被逼到了梨树林边的茅草屋。


尽管如此,郑小林还是没有改正,他再次借了一笔钱,回到了赌场。郑小林的损失,不言而喻。债主们手持棍棒,气势汹汹地来到茅草屋要债,想要把他打郑小林泄愤。父母双亲看着自己的儿子被打,心疼得不得了,母亲冲过去保护他,父亲和债主们缠斗起来。


可是二老年纪太大,经不起这样的殴打,在债主离开后不久,他们就死去了。

村里的人都希望郑小林自己报官,但是他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不想惹麻烦,所以给自己的父母盖上了一张草席,草草了事,将他们埋了。


村子里的一个老头实在受不了,对郑小林说:“就算是砍几株梨树,做成一口薄薄的棺材也可以!”


郑小林却说,这梨树对他来说很有用。他对亲戚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自己的父母给埋了,舅舅和其他亲戚知道后,气得七窍生烟,决定以后再也不和郑小林往来了。


郑小林这是要把这片梨树当成自己的资本。安葬了自己的父母后,他当晚就跑到了赌场,然后又输了精光。债主们打算明天去伐木抵债,就在砍伐的前一天晚上,李桥碰到了一件怪事,在郑家二老的帮助下造了一口大棺木。


郑小林得知此事真相后,一天没吃饭,没喝水。之后,他就在梨树林边的茅草屋里,为父母守孝,还种了很多年的梨树。大家都说他这回是真的后悔了。


十年之后,郑小林成家立业,也明白了做父母的艰难。虽说不是什么富贵人家,但好歹也是一条好汉。有一天,他看见一群人在他父母的墓前,就走了过去,跟他们聊了几句。


原来父母是他们的救命恩人。那一年,戏班子被洗劫一空,家破人亡,饥肠辘辘。路过梨园的时候,父亲就采了些梨子给他们,又从家中取了些干粮,送到了戏班。


当时,一口饭就能救命,何况父亲还送了那么多的食物。有了这些食物,戏班子的人才能重新振作起来,后来戏班子逐渐壮大,路过逍遥镇的时候,打算向郑家二老致谢。却得到了他们去世的消息。得知这两个老人连个棺材都没有,心里怒火中烧,


最后,他们请来了两个木匠,伪装成郑小林的父母,晚上去找李木匠,给郑家二老制作了一口大棺材,全程刻意营造出一种诡异的气氛。他们还事先联络好刘启山帮忙演这场戏。戏班子的人事先在梨树下挖好了洞,所以不费吹灰之力。李木匠回家后,戏班的人趁着天还没亮,把郑家夫妇给安葬了。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