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去病打下4座城,取了4个名字,从未改名并沿用至今,名字很耳熟

霍去病打下4座城,取了4个名字,从未改名并沿用至今,名字很耳熟

汉武帝时期,卫氏一族起初的崛起都是靠“裙带关系”,卫家前后出的这两位大将军都是私生子。但是相比于卫青,霍去病要更加幸运一点,他出生后一年,卫子夫就被汉武帝看中并带回宫中。

次年,卫子夫再次得到汉武帝宠幸,怀有身孕,被封为夫人。卫青也九死一生、因祸得福摆脱了“骑奴”的身份,成为了建章监和侍中,跟随在汉武帝左右。至此,卫青才开始走向他参决政事、秉掌枢机的人生。

而同为私生子的霍去病并没有吃太多的苦,他成长于小姨卫子夫正得宠、舅舅卫青屡立战功的时候。霍去病十几岁的时候,卫子夫已经被封为皇后,年幼的霍去病有了更好的生存环境、得到了更好的教育,小小年纪就有了职位。

可卫家这两位震古烁今的大将军能够崛起不只靠裙带关系,更是带兵打仗方面的天纵奇才。尤其是霍去病,尽管少了舅舅卫青的沉稳,却对战争布局策略有自己的理解,功勋成就不亚于舅舅。

在霍去病登上历史舞台之前,西汉已经在对匈奴的关系上重新找到了位置,转变了对匈奴长达60余年的屈辱姿态,并且获得了不小的胜利。

经过40余年文景之治的休养生息,西汉的国力空前繁荣,国库丰裕、财政丰盈。汉武帝在这样的背景下登上了皇位,准备施展他的雄才伟略。

在政治上,他削弱诸侯国力,加强中央集权;在经济上,“国进民退”,财源收归国库统一支配;在军事上,积极备战、大养战马、培养年轻将领。

元光二年(公元前133年),“马邑之谋”事机不密,西汉想要打伏击的想法最终落空。朝廷上主战、主和各说其话,然而,“寇可往,我亦可往”,年轻锐进的汉武帝力排众议、独断乾坤,决定命令汉军主动出击,将战火引入匈奴境内。

经过周密的安排,最终在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西汉政府全面拉开了对匈奴的战争姿势。年轻的汉武帝任用了同样年轻的卫青,这个靠着姐姐裙带关系上位的将军。

年轻的卫青用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证明,即使是用人唯亲,汉武帝的眼光人也是毒辣的、正确的。此次战争,卫青与李广等老将分兵四路进军匈奴,其他三位将领都无所获,李广甚至被俘,但最终逃脱。

只有卫青一路汉军大获全胜,出上谷郡至笼城斩获数百人,一跃成为汉武帝时期耀眼的新锐将领。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卫青擢升为全军主帅,汉匈之间拉开第一次大战——河南、漠南之战。这地西汉大获全胜,卫青率军击溃了盘踞在河套地区的匈奴楼兰王和白羊王,收复了丢失已久的河套地区。

从此汉朝在此设立了朔方郡、九原郡,并且移民屯田,戍守边关。匈奴多年来对长安的威胁得到了彻底的解除。年轻的卫青百炼成钢,通过一次次的实战经验迅速了成长为名副其实的大将军。

卫家的初代将星耀眼夺目,从公主府的骑奴一跃升为朝廷显贵外戚大将军。汉武帝后宫中,卫子夫正得圣宠,先后为皇帝诞下子嗣。试问,这样环境下长起来的二代将星又怎会平庸?

元朔六年(公元前123年),年轻的霍去病开始了自己的戎马生涯。汉武帝派大将军卫青为主将再次出击匈奴,刚满十八岁的霍去病被封为“嫖姚校尉”随大将军出征。卫青精挑细选了八百名壮士跟随霍去病,不求他有功,但求无过。

可谁知,年轻的霍去病重演了卫青的“成名之战”经历。这次,卫青大军战绩平平,并不如前几次那么耀眼。可是,霍去病却在此战之中大获全胜。

霍去病带着这八百人,孤军深入匈奴腹地,趁匈奴疏于防范之机,发动突然袭击。据《史记》记载,霍去病此次突袭杀敌两千余人,其中包括匈奴单于的叔祖父,俘虏单于叔父等贵族数人,给匈奴以沉重的打击。

大军胜利凯旋后,汉武帝加封霍去病“冠军侯”。

霍去病从小长在军中,被舅舅卫青耳濡目染,熟读兵书兵法,加之自己军事才能卓越,自此一战封侯。

汉武帝对匈奴的第一次战役大获全胜,但是这远没有达到汉武帝的目标。于是,在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被封为“骠骑将军”,受命出征,正式开启了西汉对匈奴的第二次战役——河西之战。

三月,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万人骑兵出陇西,一路奔驰不歇,秘密越过乌鞘岭。以出其不意的姿态出现在匈奴人面前,一个照面就发起猛烈进攻,打得匈奴人措手不及。

首战大捷,之后更是连连告捷。霍去病仅仅用了6天的时间连破匈奴五国,之后,一路挥军猛进,穿越了焉支山(今甘肃山丹东南),孤军深入匈奴腹地一千多里,在皋兰山下遭遇匈奴主力部队。

霍去病率部誓死搏斗、把匈奴休屠王、浑邪王打得落花流水,歼灭敌人九千多人,斩杀匈奴名王数人,俘虏浑邪王子及其相国、将军多人,胜利凯旋。然而,河西之战打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据《史记》记载,霍去病凯旋不久,同年夏天,汉武帝再次派霍去病出兵。同时,派出张骞和李广率部阻挡匈奴左贤王。霍去病率军越过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旗),翻越祁连山,深入匈奴后方两千多里。

由西向北逐个击溃匈奴各部,一路势如破竹。最终在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黑河地区(今甘肃张掖西北)遭遇匈奴主力大军,两方展开搏斗。

最终,霍去病大胜,杀敌三万,俘虏匈奴名王五人及王子、相国等百人,收降浑邪王众部四万人,全面占领了河西走廊。

至此,西汉大军彻底斩断了匈奴人进犯中原的右臂。汉武帝在河西建立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郡,河西地区尽归于西汉王朝。

当时有《匈奴歌》流传,“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霍去病威望大大的提升,不仅是收复河西四郡的战争传奇,关于河西四郡命名与霍去病的小故事也开始流传开来。

四郡的故事中最广为流传的要数酒泉的来历,在《霍去病倾酒化酒泉》一文中记载:霍去病大获全胜后,汉武帝龙颜大悦,特地遣人从长安给前线的霍去病送来皇封御酒,犒赏霍去病。

面对御赐美酒,霍去病一方面不想独自享用,一方面也想要提高士兵们的凝聚力,就想分给每个士兵。但酒少人多,于是,霍去病就想了个办法。

他先是传令全军人马,每人拿一个大碗。然后,让大家都聚集在这山泉流水的泉眼边,把皇上恩赐的御酒打开,全部倒在泉眼里,然后振臂高呼:“今日同饮庆功酒,不灭匈奴不归家!”

而后和将士们开怀痛饮倾注有御酒的泉水。也是在此地,霍去病发出了“匈奴不灭,何以为家”的豪言壮语。这个故事被传为佳话,这个泉眼就被称为“酒泉”,为了纪念“泉水长流不枯忆念常在,酒泉屹立将军形象永存”,这里也被命名为“酒泉郡”。

武威骏在河西的东端,为彰显霍去病河西大捷、西汉王朝的“武功军威”而得名武威,武威是后来“丝绸之路”上的要冲,中原自武威入河西走廊。

张掖位于河西中段,素有“桑麻之地”、鱼米之乡的美称,盛产瓜果蔬菜,有亚洲最大的军马场。《汉书》记载:“张国臂掖,以通西域”,张掖由此得名。张掖归属西汉后“隔绝匈奴、南羌,断匈奴右臂”。

敦煌是由酒泉郡再分支出来的郡,《汉书·地理志》中说明:“敦,大也。煌,盛也”。敦煌在河西的最西端,出了玉门关就是实实在在的边塞了,王之涣说,“春风不度玉门关”,可见敦煌的壮阔雄伟,敦煌是河西走廊上最大的绿洲。

两次大战之后,匈奴可说是毫无立足之地。但是,匈奴人仍旧没有就此罢手,继续南下在西汉边境抢掠食物。本就想彻底剪除匈奴的汉武帝,再次发起主动战争——“漠北之战”,却没想到这竟成了霍去病最后一场战役。

《汉书》记载: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卫青、霍去病各领骑兵五万深入漠北。舅甥两人并肩作战,卫家两代将军过人的军事才能尽显无余。

卫青率主力部队率先直扑匈奴单于所在,谁承想在横跨大沙漠后,竟未能擒住单于,只是歼灭和俘虏了匈奴军近两万人。

于是,另一路霍去病的大军出塞两千余里,直接与单于对战,攻击匈奴左部,俘获屯头王、韩王等三王,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斩、俘七万余人。

此一战,霍去病追击到狼居胥山(今蒙古国境内),大获全胜,登狼居胥山建造祭坛,祭拜天地,登临瀚海。由此,“封狼居胥”成为了中华民族武将的最高荣誉之一。

漠北一战,匈奴元气大伤,再无力举兵南下,只能远遁,“漠南无王庭”。西汉的边疆隐患终于解除,霍去病得胜还朝后被汉武帝封为“万户侯”,与大将军卫青同列大司马。只可惜,两年之后,年仅二十四岁的霍去病因病去世,汉武帝悲恸不已。

少年将领已逝,那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战争时代也离我们远去,如今我们只能从历史书中窥见那个令人惊心动魄的日子。

可是,因少年将军而命名的河西四郡仍在,“酒泉”、“武威”、“张掖”、“敦煌”四个名字流传至今,它们仍是河西走廊、“丝绸之路”上璀璨的明珠。我们再次踏上河西四郡,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战争场景,只有一片歌舞升平。

酒泉除了霍去病的故事出名,想来最为出名的要数“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了”(又名“东风航天城”),是中国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综合型导弹、卫星发射中心。这里承载了新中国的航天梦,在这里,我们伟大的科学家、工程师、航天人一次次把梦想变成现实,一次次的把卫星、飞船、航天员送入太空。

武威自西汉至唐朝,一直以来都是仅次于长安的最大古城,“通货羌胡,市日四合”。武威既是重要的商贸之地,也是兵家必争之地。至今还能看到,散落在武威的众多古城、古战场、古墓遗址。

这里在1969年出土了一座东汉大墓,丰富的陪葬品记录着将军生前的战功彪炳,也记录着为了武威的安定在这里生活战斗的将军们的故事,他们打马扬鞭、壮志凌云。

张掖的古迹众多,最有代表性的要数城西10公里处的黑水国古城。这是当年“小月氏国”的国都,历史上匈奴人曾移居于此。

国名因此处的黑河而得,据史书《杜氏通典》记载,这里是张掖郡古城。古城中,满眼都是断壁残垣,记录着曾经的故事、承载着过去的回忆。

而敦煌更多的就是艺术气息,博大精深的千佛洞,变幻万千的鸣沙山,神奇玄妙的月牙泉,还有沧桑古道阳关。

这里承载了华夏文明石窟的最高技艺,走在敦煌的街道上,到处都能看到各种形式的飞天敦煌彩塑,还有很多的外国商品,仿佛梦回当年“丝绸之路”,繁荣再现眼前。

当年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由此而载入史册,新疆各地至此与中原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霍去病荡平河西,西汉设四郡,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的管辖进一步加强。

在经济上,打通了东西贸易交流的通道;在文化上,增强了各地区、各民族之间的良好互动,增进了文化交流。不仅推动了河西地区乃至亚欧的深度交流,促进了发展,在整个世界发展史上更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1]贾梦迪,霍去病的一生与汉武帝对匈奴的三次战争<期刊·哲学与人文科学·中国古代史;《文存阅刊》,2017年.18期19

[2]李炳泉,西汉河西四郡的始置年代及疆域变迁<期刊社会科学Ⅱ辑;·哲学与人文科学·中国古代史;·社会科学Ⅰ辑·中国政治与国际政治;《东岳论丛》,2013年.12期78_85

[3]段蓉萍,圆梦河西四郡<期刊哲学与人文科学·中国民族与地方史志;《新疆人文地理》,2015年.03期11_20

[4]王其英,霍去病西征与武威设郡置县<期刊经济与管理科学;哲学与人文科学·中国古代史;《发展》,2010年.01期15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