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灭亡的导火索:一个暴发户老农引发的血案

太平天国灭亡的导火索:一个暴发户老农引发的血案

1853年,东王杨秀清当着文武大臣的面扒掉天王洪秀全的裤子,狠狠地揍了他40大板。就是这件小事,导致了太平天国的覆灭。

洪秀全进入天京之后,一头扎进后宫,整日沉迷于酒色,不问政事。大大小小的事务全权交给杨秀清处置,不必禀报。

杨秀清大权独揽,日渐膨胀起来。太平军连破江南江北大营之后,杨秀清的声望达到了顶峰,他将教权、政权和军权都掌握在了手里,更是骄狂到了极点,甚至连老大洪秀全他也不放在眼里了。

东王府的人仗着杨秀清的权势,也跟着骄横跋扈起来。尤其是杨秀清的伯父杨庆善,这老头本来是一个下地干活的农民,裤腿上的泥巴还没洗干净呢,突然就当上了王爷,这暴发户的嘴脸一下就显露出来了,他那到处显摆,耀武扬威。

杨庆善整日坐着十六抬的大轿到处耍威风,经常天京城里横着走,见着不拜的人,他抓住就打。

有一天杨庆善在街面上碰见了翼王府的马夫,这个马夫也是广西老乡,对杨庆善知根知底,因为看不惯他的爆发户嘴脸,见到他就不下拜。杨庆善见状大怒,直接命手下把马夫抓过来,打了个遍体鳞伤。

马夫被打后十分恼火,跑到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那里告状,黄玉昆当时主管刑罚。黄玉坤知道东王府的横惯了惹不起,只是安慰了马夫,给点钱了事。

可杨庆善听说之后,认为黄玉坤不给他面子,他跑到了侄子杨秀清面前,添油加醋的又是一顿告状。

杨秀清自幼父母双亡,是由杨庆善养大的,他对杨庆善感情极深,视之如生父。杨秀清在闻听自己伯父被欺负后,顿时火冒三丈!居然敢欺负到自己伯父的头上,这还得了!他立即下令让在外征战的石达开回京,说是要肃整法纪。石达开回来之后,杨秀清下令拘捕了他的马夫和他岳父黄玉昆,当着石达开的面,他将马夫斩首示众,又将黄玉昆鞭打了二百下,把黄玉昆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

石达开无端受辱,看着自己的岳父被无故鞭打,简直是钢牙咬碎,内心悲愤到了极点。但石达开到底是正直磊落之人,他以大局为重,不想因小失大,当夜便率兵离开了京城。

再说黄玉昆暴揍一顿后,眼看女婿不管还吓跑了,顿时心灰意冷。老爷子递交了辞呈,打算回乡养老。洪秀全闻知后把他召到内殿,进行了一顿安慰,让他继续留下来发挥余热,不要有思想包袱。

这个事情传到杨秀清耳朵里,杨秀清对洪秀全的长期不满就爆发了。在杨秀清看来,洪秀全就是一个摆设,简直是个无能之辈,整日沉迷酒色,啥事也不干,就是一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货。哪怕他是老大,也要收拾一下他,让他知道规矩。

杨秀清马上假借“天父”的名义给天王府下旨,让洪秀全过来和“天父”谈话。洪秀全就是靠这一套起家的,他不敢不来,其他的文武百官也跟着一块来了。

洪秀全前脚刚迈进大殿,正在跳大神的杨秀清就对他大吼一声“:秀全小儿!你可知罪?”

洪秀全和杨秀清两个人玩了这套把戏多年,洪秀全是了解流程的,他赶紧跪伏在地“:小儿知罪。”

杨秀清大吼“:你整日沉迷酒色、不理政事,我在天上都看到了!”

洪秀全赶忙大声说道“:小儿知错了,望天父宽恕!”

按照以往的流程,戏演到这里就结束了,一个问罪,一个知罪,洪秀全保证改过之后,就各干各的去了。

但是这一回不同往常,杨秀清既然想整一下洪秀全,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他接着大吼“:既已知罪,那就杖打四十!”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在场的文武大臣赶紧跪倒在地,口中直呼“:天王贵为一国之君,不可鞭打啊!让我等代过受罚,望天父开恩!”

杨秀清怒目而视,厉声吼道“:秀全小儿!你敢违抗天父旨意吗?!”

洪秀全一看杨秀清这个架势,就知道今天不被揍一顿,是很难善了了!只好抬头说道“:小儿不敢,甘愿领罚。”

杨秀清当着众人的面,命运武士将洪秀全的裤子扒掉,结结实实的揍了40大板。

杨秀清脸上画满了油彩,虽然看不出表情,但不难想象,他的内心应该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杨秀清通过这个表演,想给众人传递一个信息“:普天之下,东王最大,连天王也得俯首称臣!”。

洪秀全被打了40大板,爬起来后还得谢恩“:小儿有错,谢天父责罚!”。

但是这一刻,洪秀全已经起了杀心。不仅是因为杨秀清让他当众受辱,最要命的是杨秀清敢于挑战自己的权威了,这就是一种巨大的威胁,此人不可不除!

此事没过多久,洪秀全下令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带兵回城。石达开知道这是要内讧,但又不能抗旨,他便只身回京,未带一兵一卒。在洪秀全的授意之下,韦昌辉和秦日纲率兵包围了东王府,将杨秀清在内的府上所有人全部诛杀,“天京事变”爆发,一时间血流成河……

天京事变使太平军元气大伤,并丧失了乘胜歼灭敌人的有利时机,是太平天国由盛转衰的转折,从此一蹶不振……

后来,忠王李秀成被俘后,他对曾国藩说“:太平天国亡于内讧,亡于杨秀清的专权……

这不就是一个暴发户老头引发的流血事件吗?而杨庆善就是整起事件的导火索。更深层的原因,则是洪秀全长期不理政事,助长了杨秀清的目渐专权,因此内讧不可避免,灭亡也就不可避免了!

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却因为一个老头而灭亡了。痛哉,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