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记忆~放牛娃的故事

儿时的记忆~放牛娃的故事


我们那里的牛在九十年代初就基本上看不到了,耕田的活都是机械化了,绝大部分牛都卖给了附近的农村人。极少数人家还留着用来开荒,后来也都卖了。小时候我偶尔会去放牛,是和几个玩伴们一起去的,大家在一起可以玩,牛们也有了伴。期间发生了很多故事,至今想起来还蛮有趣的。

我们那到处都有水荡子,以前这些地方可是牛们最爱的去处,吃饱了就跑到水荡子里舒服的打滚,浑身都是泥。这个可以去除虱子还可以赶走牛苍蝇,但却被另一种不速之客盯上了,那就是蚂蝗。蚂蝗大部分人都见过,那些水荡子里密布大大小小的蚂蝗,能吸附在牛身上的都是大家伙,毕竟牛皮厚啊,小的根本啃不动它的。每次牛们进入水里不久那些大蚂蝗们就围拢过来,很快就布满了全身。牛们对此熟视无睹般,继续在水里快乐嬉戏,真替它们捏把汗。我们只能在它们上岸后,用事先准备好了的半干的草点着了,对着那些可恶的家伙们熏,浓烟很快就把那些吸血鬼熏掉了。我们会用树枝穿过它们的身体,然后把内脏翻过来,这样的话它们就没办法动了,再丢到地上让太阳晒,一两天就翘辫子了。

那个夏天的早晨,我们几个把牛赶到水草肥美的斑鸠湖畔,说是湖其实也就几百亩大。因为水深不适宜做田,就养鱼,经常有斑鸠在芦苇丛中栖息所以叫这个名字,现在早已改成了水田。我们就找个斜坡躺着,拿草帽遮住头,太阳起来了就会很热的,晚上睡得晚,有些困意。正睡着呢就听到牛们高声惊叫着一片嘈杂,大家赶忙起来查看,我的天哪,两头牛干起来了!这样的事情以前见过,知道它们打架可凶了,没有人敢去拉开的,没想到今天碰上了。我们都不敢上前,两头牛的小主人傻眼了,一个捡起块土块就朝它们扔过去,可能是打到牛鼻子了,牛“哞”的叫了一声,晃了晃脑袋。第二块泥土飞到它的眼睛上,它赶紧退后几步,几个人跑过去把另头牛拉到边上,看住它不让乱跑。两头牛虽然隔开了但都不肯吃草了,互相盯着对方,时不时发出吼叫,蹄子在地上刨着,随时都有再干一架的可能。我们忙叫一个玩伴牵着他的牛快速离开,其余的人围住那头狂躁的牛,直到另一头牛走很远了它才慢慢吃起草来。

这两头牛后来又干上了,那是它们的主人在放,大人们有办法对付它们,我们是没招的,最多是找附近的大人们来解决。有几次牛们打的很凶,大人也没办法,只能远远的看着,只要不是伤着人就好。它们总会有打累的时候,或者有一头认输退却,这场架就算结束了。这样的事情不太多见,性子烈的都是公牛,慢慢的公牛减少了,大的冲突基本上没有了。

我读中学时基本上都是机械化了,牛们越来越少了,也极少看到有人放牛了。那段记忆却留在了脑海里,偶尔梦中还可以看到牛们吃草嬉戏的身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