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最悲催的宋朝皇帝—宋神宗

我认识的最悲催的宋朝皇帝—宋神宗

有没有一个瞬间觉得哪个皇帝活得无比悲催?

大家提到最悲惨的皇帝,一定会想起一些末代皇帝,用史书惯用话语评价他们可谓是有亡国之名,却不该担受亡国之实,比如金哀帝和明末皇帝崇祯,用谭嗣同壮烈之词来形容他们就是: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

今天,本人要向大家说另一位悲惨的皇帝—宋神宗,看过赵冬梅老师的《大宋之变》,你会看到一个原本对变法充满希望,却在希望破灭下去世的皇帝,是多么不甘,也是多么的悲惨。

为何要说宋神宗是悲惨的皇帝?悲惨的皇帝有两种,一种开局就很绝望到了无力回天的地步,一种开局就带着希望还有转换余地的但是被结果疯狂打脸,宋神宗属于后者。相比于前者一开始的绝望,后者更惨,他们还有希望。

宋神宗的悲剧一生,其实最早来自他的父亲宋英宗,他父亲宋英宗只是宋仁宗过继的宗室子弟,并非仁宗嫡系。对于英宗的继位,人们是有非议的。甚至有宫廷谣言,说仁宗过早夭折的孩子,都是英宗派人下毒害死的。

虽然英宗统治大宋只有四年就去世了,但是根据史料的记载,从英宗正式统治帝国开始,就生了病,这个帝国也生病了,并且一直流传着英宗与曹太后不和。

曹太后一直不肯撤帘还政,好不容易英宗亲政了,又发生了英宗为自己父亲争名分,礼仪之争。经过一系列折腾,一两年时间就过去了,到了英宗真正准备专心治理国家时,没过两年就去世了。

翻看史书,按照统治大宋的年限来看,英宗算比较短,而且没有任何作为,作为英宗儿子的神宗,不仅要为自己的父亲挣回一个面子,证明仁宗选择他父亲是对的,上天是眷顾他们一脉的,还要创造比太祖太宗更大的伟业,这样才证明自己远超秦皇汉武的存在。

神宗登基的时候只有二十岁,正是一个最有活力,最有雄心的时候,想要改大宋留下的历史问题,想要解决三冗,想要收回燕云十六州,想要在西北打败西夏,想要实现先祖没有实现的愿望,再创汉唐的辉煌,于是在这样雄心的催化下,轰轰烈烈的变法开始了。

这时有两个重要的人物来到神宗的生命中,一个是王安石,一个是司马光(这两个注定是对手的朋友),为了实现富国强兵,开疆拓土的宏图伟业,神宗选择激进变法的王安石,放弃保守稳妥的司马光。

在王安石的劝说下,神宗改了官制,设置的部门,既加强自身的权力,也给宰相实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任免官吏,赞成者变法重用,阻碍诽谤新法者贬斥。

由于神宗太年轻,太急于求成,绕开了甚至破坏了祖宗之法,他只看到陈规对于他的雄心束缚,却没有看到前任靠着教训换下的经验和智慧,作为君主要学会广泛采纳意见,才能把控事态动向,而神宗没有,他过分地相信王安石可以帮助他实现明君之路,却看不到再厉害人也是人,也有自己思虑不周的地方。

因为变法,就要打破原有生态,就要塑造新的政治生态,所以变法者必须是一个有着极高政治智慧的人,懂得平衡各方的利益诉求,既能够按照自己目标前进,又能够防止被人给你扯后腿,使绊子。

恰好王安石不是这样的人,他有着商鞅变法的冲劲,但是他没有商鞅冲破一切的蛮横和对时局走向的清楚分析。

神宗的变法没有取得预想目标,王安石也在反对者的讨伐声中下台了,可是神宗没有顺应民情,减缓改革的步伐,而是带着王安石的决心干了下去,可是命运给他最致命一击。

西北遭遇了惨败,夺回来的失地,又一次回到敌手手中,靠着信仰支撑的身体终于崩溃,神宗到死也不明白,也不甘心,自己辛苦苦几十年的宵衣旰食全都付诸东流,那一年才三十多岁,按照帝王平均寿命,他才活到中年。

在美梦破碎中死去,这种痛苦只有当事人自己能够体会。

论述王安石变法失败的原因实在太多了,这里本人就不再赘述了。这里只想从一个只有二十多岁,为了理想,奋斗拼搏一生的角度,来看看宋神宗这个为了理想奋斗的半辈子,在理想破灭中死去,到底有多悲惨。

人最绝望的不是没有希望,而是有了一丝希望却破灭了。

宋神宗本可以本本分分过上几十年的皇帝生活,不说什么百姓小康这样高标准的话,至少可以镇压几个小规模的农民起义,惩治几个贪污腐败,让百姓还能过几年安稳日子,自己也能够混一个像宋仁宗的好名声。

什么历史问题,小修小补就好了,什么燕云十六州,可以谈条件,加岁币也是可以赎买回来的,何必搞什么青苗法、保役法,弄得民怨四起,官场上斗的你死我活。平稳点不好吗?干嘛要用政绩,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可是换过来一想,哪个年轻人不想热血一会儿,哪个皇帝一开始就想着窝窝朗朗的,垂手而天下治,当成一个泥胎塑像。像《万历十五年》的万历也会反抗命运,只不过很消极。神宗向命运发起挑战的精神,是值得肯定的。可是作为皇帝,为天下的公利,就必须克制自己的私欲。

可是两者不兼容者,让皇帝很自然就成了命运的玩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