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陈城

《重返85:暴利从收破烂开始》陈城

“叮叮,牙膏壳,废拖鞋换麦芽糖了!”

清晨的阳光亮起来,陈城迷糊中坐了起来,小时候才能听到的叫卖声,令他有些懵。

什么时候我们这高档小区也这么嘈杂了?

睁开眼睛,看着这老旧的简陋房子,陈城瞬间呆住。

他现在正坐在一张只有一米二宽的床上。

床其实也不过就是一块木板再加上砖垒起来的,简陋到了极点。

红白渐变的茶水缸,两把浅红色的开水壶,地上粗糙到了极点的硬化水泥地板。

这个地方,令他异常眼熟。

“重……重生了?”他喃喃地说。

便在此时,门吱的一声打了开来。

原本高兴地拿着一小块麦芽粮的小辫子小姑娘看到陈城起来之后,吓得赶紧将糖放到了身后,生怕陈城会抢她的糖。

在小女孩的身边,站着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漂亮女人。

一件格子的的确良T恤,下半身是一条窄脚的裤子,倒是将她的好身材展现无疑。

五官精致,可是脸上却全都是憔悴。

“我带念念出去了!中午你自己随便煮点面吃吧,面就在柜子里。”女人面无表情,非常冷漠地看着陈城。

沈知华!

当陈城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颤抖着就要开口叫出这个名字。

这是他死去的妻子啊!

便在此时,身后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

一个胖胖的中年女人有些嫌弃地走了进来,“你们夫妻俩都在,那最好了,房租该交了啊!”

沈知华的脸上马上就换上了客气的神色,“兰姐,是应该交了。”

说完她扭头看向陈城,“赶紧把房租交了吧。”

“房租?”陈城哦了一声,他原本是农村孩子,后来才到城里居住的,现在租住的房子正是眼前这个中年女人的。

“可是……我……我没钱啊!”

沈知华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昨天下午五婶借给咱们的钱呢?我知道了,我就知道……昨天晚上喝的酒就是这钱喝的对吧?”

沈知华的嘴唇都在颤抖。

“又没钱啊!”兰姐叫章兰,此刻嚷嚷了起来,“你们可真的好笑啊,我都已经宽限这么多天了,现在还跟我说没钱,没钱就别住了!”

沈知华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最终却只能扭头对着章兰挤出了一丝笑容:“兰姐,真的不好意思啊,明天,明天我一定给,您看行吗?”

章兰嫌弃地看了陈城一眼,嘀咕了一声:“要他有什么用!废物东西一个!”

说完就走了。

沈知华看着还懵在那里的陈城,脸色惨然。

她知道,这个男人没救了!

她扭头,拉着念念走了出去。

“知华!念念!”陈城踉跄着起身,追了出去,“别走!”

“陈城,你是不是要逼死我?”沈知华站住脚步,绝望地看着陈城,“钱啊!你昨天晚上的酒钱是不是五婶借给我们的钱?钱,那是我们的房租啊!”

“陈城,是不是这样很好玩!”

沈知华撕心裂肺地叫着。

念念一脸恐惧地看着陈城,“你别骂妈妈,别打妈妈……”

猛然间,陈城看到了沈知华手臂的青痕。

陈城终于彻底清醒过来了。

“知华,要钱是吧?我给你赚,我给你赚!”

“你去赚?”沈知华惨然地看着他,“你怎么赚?你能赚多少?你知道除了房租生活费用,念念马上就要上幼儿园了,你上哪去赚!你能赚吗!”

“我……”

“不用说了!”沈知华一抹脸上的泪,“我带念念去筹钱,你顾好自己吧!”

说着沈知华扭头出去。

她的脸上,已经全都是绝望了。

心如死灰!

这个男人,不可能再有改变了!

陈城扭头看着身后的小房子。

他终于彻底记起来了!

陈城的前半生,可以分成两个部分。

在认识沈知华之前,也算是厂子里的员工,虽然只是一个普通小员工,但也算是意气风发。

直到有一年跟厂里的领导打架,被开除出厂。

接着又遭遇到了家庭变故,母亲病故。

之后,陈城彻底沉沦,以烟酒为伴的,整天浑浑噩噩,不知所云的过着日子,手里头但凡有些小钱,就拿去吃喝,完全不顾家。

1985年的那个夏天,沈知华对陈城彻底死心,将生活的重担全都压在了自己的身上,为了凑齐给女儿念念上幼儿园的费用,跑去给城里某个工厂挑砖,最后却被工程车辗死。

更为可悲的是当时沈知华把女儿念念也带在了身边,看到母亲被辗之后,念念惊惶失措跑了过去,却被更为惊慌的工程车再次辗中。

那一年,二十六岁的陈城失去了他生命的全部!

老婆沈知华,女儿陈念念全部离他而去。

那是他一辈子的痛!

之后,浑浑噩噩过了几年之后,陈城才慢慢恢复起来,先是进了个制衣厂子学做机修,之后开始做生意,终于在几十年后公司上市,身价上百亿。

几十年过去了,他身份非凡,妻女却是他再也不能相见之人。

每念及此,心神俱伤。

未曾想过有一天,他竟然还能重新拥有一次机会。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们从我身边过去!”

“上天何其怜悯,给了我一个重来的机会,这辈子,我只活你们两个女人!”

陈城抹了把脸。

笑了!

钱,他现在最需要的是钱!

钱,才能改变生活现状!

怎么赚到第一桶金呢?

陈城决定先出去走走,感受一下1985年的时代脉搏。

从这栋房子出去,外面的路还坑坑洼洼。

天色还蓝,但是路上尘土飞扬。

低矮的房屋让他很轻易就能将城市的天际线看得很远!

“哟,起来了?”便在此时,身后有个男人经过,嘴角弯起了一股弧度。

“昆哥!”陈城看到人之后就换上了一张笑脸。

“干什么呢?”昆哥问。

“瞎转转!”陈城呵呵一笑。

“有什么好转的!”昆哥笑着问,“一身酒气,昨天又喝酒了吧?”

陈城干笑一声,“这不,昆哥去给失足妇女送钱,我就只能喝点酒了。不过以后不了,我得赚钱去了,就是不知道昆哥这给妇女送钱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身为街道两个知名的街溜子,咱们大哥不说二哥。

“赚钱?”昆哥被陈城反击,有些着恼,夸张地笑了起来,“你竟然会想着赚钱了?这可是真的难得啊!对了,想赚钱很简单啊!精河砖厂,一车红砖能结一块钱,你老婆就在那里搬砖呢!要不然你也去试试,夫妻档啊!也算是感动人心了!”

陈城心中一颤。

沈知华说的去筹钱,难道是去搬砖了?

她只是一个女人啊,她怎么做得了那样的事情。

“谢谢昆哥啊,我去看看!”陈城立刻撒腿狂奔而去。

“扑街仔还想赚钱!”昆哥啐了一口,“什么玩意!”

精河砖厂,忙碌无比。

85年的时候,砖厂几乎都不用叉车上砖,只能靠人去将砖头搬到车上垒起来。

两人一组。

一车,两块钱。

两人一分,各得一块!

沈知华戴着一顶斗笠,吃力地将十几块石头顶在胸前,往上面伸去。

上面,是一个看着四十左右的妇女。

一边接过去还一边唠叨着:“跟你搭伙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你看别人干得多快,就剩下咱们这么慢,哪能赚得有别人多啊!”

“梅嫂,真的不好意思啊!”沈知华挤出了一丝笑容,“您多担待一下。”

“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还不到四岁的念念吃力地搬起一块砖,小脸通红,努力地想要红砖往上挪去。

“行了行了!”梅嫂伸手接上去,“你男人呢?你这么漂亮一个女人跑这里来忙什么啊,我要是你男人,巴不得天天让你在家养着呢……”

“我男人他身上不舒服,我这不是来帮着养家嘛,能帮一点就一点呗。”

“行了行了,赶紧来!别耽误时间!”

“好!”

“阿姨,我也来,你别骂我妈妈好不好?”

“好,不说不说!”

……

远处,陈城看着妻女,眼泪不住往下掉。

“人渣,你看看干的都是什么事情!”猛然间他一抹泪,扭头离开了这里。

对,养家,绝对不能再让妻女过这样的日子!

从这里离开之后,陈城想的事情就是赚钱!

他有着很多赚钱的法子,但是现在要赚的钱很急,要以最快的速度赚到这些钱。

“机修!”终于,陈城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

前世在妻女离开之后,陈城终于混进了一个厂子跟一个师傅学做机修。

那已经是90年代的时候了。

那个时候的制衣厂子多了起来,对于机修的需求也激增,要不然他不可能有那样的机会。

就好像是现在这样,制衣厂子虽然也不少,但是远没有后来多,这就导致机修是一个比较小众的工作,一般人压根都没有机会接触到。

“对啊,修理缝纫机啊!”

打定主意,陈城先回家找了几件趁手的工具,比如说螺母刀之类的常见工具,拿个小袋子拎着。这些东西或许不够,但一般厂子里也会有工具,到时候借用一下就行了。

之后前往长荣街。

这条街道上,有着大大小小最起码十来家的厂子。

大的可能得有三四十个人,小的可能也就是几个人,一条生产线。

而那些国营的或者是其他的大厂则不在这里。

陈城来到了这里,从开头开始问起。

“请问,你们这里的机子需要维修吗?我是机修!技术很好的,什么都能修!”

厂子里的人奇怪地看了陈城一眼。

这个年代,像这样主动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没有坏的机子!”

“谢谢!”

接连问了好几家,最后都无功而返。

陈城却并没有气馁,很快来到了一家叫太和制衣厂的外面。

“大爷,问一下,你们厂子里面有需要维修机子的吗?”陈城发问。

保安大爷看着六十左右,看了陈城一眼,挥手示意不用。

可是刚刚没走两步,就听到了里面有脚步声。

“兄弟!”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把陈城叫住了,“你……你会维修缝纫机?”

“会!”陈城心中一动,知道生意上门了。

“专车也会吗?”男人带着猜疑的眼光问。

“会的!”陈城点头,“您说的是冚车还是钑车?我都行!”

“哦!”男人眼睛一亮,“来来来,我这里坏了一台冚车和一台钑车了,你来帮我看看。”

“行!”

跟着男人进去,来到了车间。

车间里面,轰隆隆的响着。

大家都在忙活着,没有人聊天。

“来来来,请!”中年男人很客气带着陈城来到了车间的角落。

一台冚车一台钑车,前面空着。

所谓的冚车,学名其实叫绷缝机。

钑车,学名叫包缝机。

冚车钑车,都是厂子里的叫法。

“厂长,他能修好吗?”一个看着是工人模样的女子有些怀疑地看着陈城,“这种东西可不好修啊,还是请修理厂的人来吧,别耽误生产了。”

“没事,他说他能修好!”厂长也是一脸无奈。

一般大厂他们都是有专门的机修常驻的,但像他们这样的小厂养不起机修,所以一般都是请修理厂过来修。

但是修理厂修起来很贵。

厂长肉痛啊!

“什么问题啊?”陈城没理会他们的话,问。

“冚出来的效果不平滑!”厂长拿了一件衣服过来给陈城看,“你看,这些地方看起来有些弯曲,这样的产品在查货那里绝对过不了关的,肯定是要返工的。”

“针板有问题!”凭借着上世的经验,陈城一眼就看出来,“有可能是针板有些弯曲了,如果是这样,就得换针板,如果不是,就得调试。”

“对对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厂长眼睛一亮。

小伙子可以啊,看都没看就能猜个大概。

“我拆下来看看!”说着陈城就已经开始拆卸了。

没多久就拆了下来。

“挺幸运的,针板没弯曲!”陈城点点头说,“应该是错位了。”

“那得调整啊,这可不是好活啊!”厂长又感觉到有些棘手。

调试这玩意可是一门技术活啊,很多修理厂的学徒就喜欢换针板,不喜欢调,因为他们不会调,不是老师傅压根都不会。

“可以调好,我来!”陈城说着已经开始调试了。

调了大概两分钟之后,陈城坐了下来。

“给我块废布!”

很快废布就已经拿了过来。

陈城上前试了一下。

一条整齐却又平滑的边都已经冚出来了。

“您看!”陈城把效果给厂长看。

厂长一眼,眼睛一亮。

“哎哟,小伙子,你可以啊!”厂长哈哈大笑,对着陈城竖起了大拇指。

“那我看看那台钑车吧!”

“好好好,来,请看!”厂长客气多了。

钑车则是跳线的问题,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问题,陈城也是稍作调试,很快就将钑车也调好了。

两台机子,全都解决了。

“赶紧的!”厂长催促两个工人,“别耽误时间,马上工作。对了小伙子,你来……”

办公室里,厂长一脸笑意地看着陈城。

“小伙子,你怎么收费的啊?”厂长发问。

“厂长,您这里的机子应该经常让人修理的啊,您看什么价钱合适吧。”陈城说。

厂长沉吟了起来。

“这样吧,我给你六块钱,咱们就当是交个朋友,你看如何?”

陈城不由无语了,你倒是挺能砍价的啊!

真当我不知道啊,就这样的机子,但凡修理厂的人动手了,最起码五块钱一部起跳。

也就是说,自己这一下最起码得收十块钱!

厂长见陈城没有回答,有些尴尬。

“厂长,也不是不行!”陈城却在此时开口了,“六块就六块!”

厂长大喜。

这可是省了四块钱啊!

别小看这四块钱啊,现在人均工资都还未必有四十呢,一天平均下来才一块多钱的工资,他能省四块钱已经算省了不少了。

“来来来!”厂长很大方,给了六块钱给陈城。

陈城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一个月的房租就是十块钱,也就是说,离着房租还差四块钱。

不行,得赚够十块钱啊!

“厂长,你们这里的机子应该经常坏吧?”

“可不是嘛!”厂长有些无奈地说,“毕竟工作量大,都这样。”

“要不然我给你们做机修吧!”陈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厂长一怔,马上就摆手说:“小兄弟,我可请不起你啊!”

要知道一个机修的工资可比普通人工资还得稍高一些,最起码得四十五左右。

一天下来三块钱。

虽然说机子是容易坏,但一个月也就那么两三回而已。

你真请一个机修回来,就忙那么两三天,其他时间都不用干活,厂长自己看着都觉得太浪费了。

“我不用那么高的工资!”陈城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笑着开口说,“这样吧,我不在你们这里常驻,你们的车子坏了就找我,我呢,一个月收费也不高,二十块钱一个月,你坏了就叫我来修,平常时间我也可以去做别的,这样,您的成本节省了,我也节省了时间,您说对吧?”

厂长愣了一下,这个想法是他没想到的。

“您看啊,这么修一次,您的机子就得花十块钱,一个月修三次,可能就得三十了!”陈城开口说,“要是多坏几台,可能还得更多钱,而现在您只需要给我一个月二十块钱,我随叫随到,除了需要更换设备之外,我不再收任何一分钱,多划算!”

厂长想了想,发现这笔生意还真的可以做呢。

“小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陈城说。

“你的店在哪里?”

“呃……我现在刚刚出师,还没有店,但是我马上就会开,我可以先给你我家里的地址,到时候你直接来我家里找我就行了,我要是不在家,你可以在我家里留纸条。看到后我肯定来,肯定不会跑的,你大可以放心。”陈城保证说。

想了想,厂长点点头,“那行,就按你说的来,二十块钱一个月,我们的车子出了事,你得过来帮我们修,不另收费。”

“妥了!”陈城大喜。

凭借自己的手艺,终于能赚到钱了!

“那……那我要先支付一个月的工资!”陈城说。

厂长犹豫了一下。

“厂长放心,您觉得我是靠这门手艺吃饭的人,还能砸自己的锅吗?”陈城发问。

厂长一想也是啊,现在机修可是一个稀罕的职业啊,有这门手艺的人还犯得上去骗人?

那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嘛!

想通这一点,马上爽快地给了陈城另外二十块钱!

到手了!

陈城大喜!

够了,他挣够了交房租的钱子!

“这是我家地址!”陈城又写下了租房子的地址,“现在我的店还没有开起来,但是很快我的店就会开起来的,到时候你们可以来那里找我,对了,就会在这条街的附近。”

“好!”厂长也笑了起来。

很快,陈城就拿着钱离开了这里。

回到了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到了房东家里。

房东家其实也就是在他们家隔壁。

看到陈城过来,兰姐有些轻蔑。

“别跟我求情啊,明天要是给不上房租,那你们就搬走,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我不是来求情的!”陈城呵呵一笑,掏出了十块钱的票子,“给,这是我们这个月的房租。”

章兰愣在那里,一时间有些懵了。

“你……你哪来的钱?”

陈城笑呵呵地说,“兰姐,我这钱是赚来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来,拿着,别找我老婆要房租了啊,以后要房租,尽管来找我。”

说着陈城潇洒地回头走了。

“德性,有几块钱就高兴成这个样子了!”兰姐有些不服气,“还不是个没用的东西!”

陈城没理会他,哼着小曲回到了家里。

匆匆吃了点面条,当是中午的饭了。

到了下午后,陈城就去了菜市场。

买了些肉,买了些菜,总共花了一块三毛钱!

实在难以想象!

回到家里之后,他就开始忙活了起来。

把猪肉切成块状,加点土豆一起烹煮。

又剁了点肉碎,酿苦瓜,还有酿茄子,最后炒了一个青菜。

完美!

做完这一切,还觉得不够。

陈城又跑到了小卖部,买了两瓶健力宝!

84年,借着奥运会的东风,健力宝大火。

那个时候一块五一罐!

当然了,对于那个时候的国人来说,还是很贵,毕竟一天下来的工资才一块多呢。

可以说是奢侈了!

做好这一切之后,陈城就等着他们娘俩回来了。

一直等到了七点左右,两个人才筋疲力尽地回来了。

相对于沈知华来说,念念精神还是不错的,蹦蹦跳跳的走进来。

“妈妈,好香啊!”刚刚进来就看到了一桌子的菜,还有那两瓶在眼里再也挪不开来的健力宝了。

念念马上咂吧了嘴巴。

沈知华已经累得够呛了。

今天她咬紧牙关,最终只不过搬了两车砖而已,而且还被司机给骂了,说她耽误时间。

心力憔悴,也不过赚了两块钱!

可是当她看到桌子上的菜时,脸色瞬间就煞白。

眼泪不争气地往下掉!

“知华!”陈城吓了一跳。

“陈城,你是不是真的要逼死我!”沈知华全身好像都要虚脱了,“你……你是要请谁吃饭?又有饮料又有肉,你花了多少钱!”

她累死累活赚两块钱,回头发现还不够陈城一餐花的钱。

她绝望了!

仿佛掉到了无底深渊。

“知华,你别误会,我没请谁吃饭,就是我们一家人吃饭……”陈城赶紧解释。

“你别说了!”沈知华突然间爆发,“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你别再骗我了,你别骗我了!”

念念害怕地看着陈城,生怕陈城会对母亲动粗。

“知华,我没借钱,我今天赚钱了,这是我用赚的钱买的菜做的饭,我知道这些天你辛苦了,我特地下厨给你们做的饭菜,真的!”

什么?

沈知华愣在那里,以为自己听错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