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花30元买票,跪倒在曾祖母墓前

1996年,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花30元买票,跪倒在曾祖母墓前

蒋介石在败退之后,一直都做着“反攻”的美梦,直到他去世,一直都没有等来这个机会。

中国人也都讲究“落叶归根”的情结,不过蒋介石的祖宅,他本人是回不去了,随着蒋家王朝的崩塌,他的后代有机会重返故土,蒋孝勇就是其中之一。

蒋介石后人回溪口祭祖,不搞特殊化,买票进门!

1948年问10月27日,蒋孝勇出生于上海,得到了蒋介石夫妇的疼爱,不过,此时的国民党统治已经是飘摇欲坠,最后的失败,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在蒋介石败退以后,为了能把蒋孝勇这个孙子培养成才,蒋介石也在1964年将他送到了陆军军官学校学习,看着孙子还有一股劲,蒋介石心里也非常高兴,期待着自己的孙辈能够出一个将军。

可事与愿违,蒋孝勇在一次操练的过程中把脚给扭伤了,结果这位公子哥的身体却有点娇气了,训练扭伤本来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不过到了他这里,就得到医院做手术了。

经历了两次手术,蒋孝勇已经没有办法再度回到军营了,无奈之下,他插班去了台湾大学就读。

在学校的日子里,他的身份自然是全校最特殊的一位,当教授上课的时候,念到蒋孝勇的名字,突然像想起来了什么,便询问他:“你的父亲是谁?”

蒋孝勇也不藏着掖着,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的父亲是蒋经国。”

教授“喔”了一声之后,就继续上课,班里的同学们也就明白了,这次转校的学生,是一个惹不起的人物。

也就是在读书的时候,他和一位名叫方智怡的女孩好上了,两人很快结婚。

蒋孝勇没投身于政界,却总想着如何挣钱。

他掌握过“鸿霖集团”,这是一个结合了餐饮、旅游、货运等诸多业务的综合性企业,他的自私自利也时常能够从生意中提现出来。

因为有“蒋家招牌”,所以他们公司经常能够以低于厂价成本的低标中标,然后再以高于得标价格转手卖给那些有生产能力的厂家,并向发包的官方追加预算,一直到“中兴”能够得到可观的利润。

可就是这种“捡钱”的商业模式,蒋孝勇还是觉得实在是太麻烦了,他干脆和“开立”等大型冷气机公司达成了协议,要求只要是有大工程,就必须要以中立的名义去招标和招标单位议价,招标单位要从中间白白多出很多钱,可是要做生意的碍于蒋家的地位,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蒋孝勇靠着特权外加其他种种劣迹挣了很多钱,一时间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反感,一些“立法委员”甚至要求有关方面去对他们清算。

不过,要说是真正动手,当时还没有办法,大家只能看着蒋孝勇从生意中攫取巨大的利润,口袋一点点鼓了起来。

不过,对蒋孝勇而言,命运的转折应该发生在1988年,因为那一年,他的父亲蒋经国在台北病逝。

在很多“老人”的印象里,蒋孝勇的脾气总体上还可以,比他的哥哥蒋孝文要好得多,而且,在兄弟中,最懂得讨蒋经国欢心的也是蒋孝勇,表面上也最听话。

不过,也有很多蒋家的侍卫在后来回忆说:“蒋孝勇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有的人也说他是笑面虎,在人前人后的表现完全不同,在蒋经国的儿女里面,他也是跟蒋经国最为接近的。”

1989年年初,他突然通知全家:移民的申请已经得到了批准,两个星期就一起去加拿大生活。

那个时候,蒋孝勇已经和妻子生下了几个孩子,一家人都非常惊讶,不知道蒋孝勇为何要突然搞出这一出,为了孩子的学业,他们还是搬到了美国旧金山,从此,渐渐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当中。

一些媒体还是会提到他,不过也会用到“沉寂”这两个词。

蒋介石和蒋经国父子的去世,也给蒋家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生下的家庭成员都迅速凋零,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光。

特别是在蒋介石去世以后,宋美龄也是一个“核心人物”,可是自从她远走美国之后,在台的影响力就大不如前,后来,蒋家的后人重新获得影响力的,也仅仅只有蒋孝勇了,这是因为,在他的中晚年,还曾活跃过一段时间,并没有真正放下。

蒋孝勇的成长轨迹也能看出,他的身上没有任何公职,不过这也完全不影响他的影响力,曾经官场中还形容他是“地下总统”。

蒋经国去世也让他无法立足脚跟,只好远走他乡。

毕竟,他和自己的叔叔蒋纬国关系本来就不太好。

蒋纬国当年出版了一本《千山独行》的回忆录,目的也是想要澄清自己的血缘问题,书中所描述的内容,也有很多关于遭到蒋经国打压而得不到蒋介石信任的内容。

当时正好有关于“两蒋迁葬”的问题,记者也曾采访过蒋孝勇:“蒋纬国说自己不是蒋家的人,将来是否可以代表蒋家处理迁葬的问题?”

当时,蒋孝勇还说“希望媒体不要调拨叔侄感情”,不过在他看到那本蒋纬国写下的回忆录后,态度完全转变了,在他观念里,那部书中将父亲蒋经国形容成“猜忌心大”、“城府很深”的一个形象。

至此开始,蒋孝勇便不再原谅叔叔,在迁葬的问题上,叔侄两人闹得也非常尴尬。

除了叔叔外,他和哥哥的关系也都一般,也从来不把哥哥的生日当一回事,再加上蒋家人本身都带着一股傲气,自然也都不惯着他,没有什么事,也不会去搭理他。

而蒋经国去世的时候,蒋孝武匆匆从新加坡赶来,对蒋孝勇的表现非常不满,认为:如果他能第一时间赶回医院,那么父亲说不定尚有一丝生机。

两人吵来吵去,还是没有什么结果,感情也迅速恶化开来。

在蒋孝文和蒋孝武接连去世以后,蒋孝勇在身份上地位特殊,然而他在蒋家却非常孤立,总体上而言和其他人关系都不怎么好,却是蒋家第三代几兄弟中最有钱的一个。

定居在美国之后,蒋孝勇仍然想着做生意,只不过他和当年已经不一样了,无法再度呼风唤雨。

他对于李登辉是恨之入骨的,也觉得,在蒋家门庭冷落后,才有了李登辉上蹿下跳的机会,这也令他极度气愤。

不过,在1996年,蒋孝勇被问诊断为食道癌,这也让他想到了很多“人生大事”,其中,就包括祭祖。

即使是在蒋经国去世以后,蒋孝勇也拒绝了很多邀请,他本身就无意当官。

也有探访者询问过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却说:“我的心愿是,蒋家涉足于政治,到我这一代就结束了。”

可在患了食道癌以后,蒋孝勇估计也突然明白过来:即便是挣了这么多钱,却还是没有办法长生不死,若是有办法,病还需要去治,北京方面的经验更丰富一点,他决定去北京治疗。

在没有丝毫声张的情况下,蒋孝勇住进了北京医院,北京方面对他的安排也格外周到,在前三天,北京最有名望的中西医专家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了会诊。

医生也告诉了他实情:按照他目前的身体状况,从发病到生命结束,大约是9个月到1年的时间。

面对死亡的带来的恐惧,蒋孝勇也开始认认真真思考起很多家族的事情,对他而言,生命已经将要结束,还是想去浙江溪口的老家去看看。

为了防止惊动到当地,蒋孝勇对这次访问故乡也没有声张,而中台办的指令下去,也只是说有客人,并没有提到他的具体身份。

因此,蒋孝勇和当天很多游客一样,和随行人员每人都掏出了30元人民币买了张联票,随后“参观”了大小景点。

当时,他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蒋母墓道”,那里是蒋孝勇曾祖母的墓园,从山脚下到墓道,还要走600多米的台阶,当时身边人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还让他坐轿子上山。

不过,这被蒋孝勇拒绝了,他说:“回乡的路,认祖的路,40多年了才有机会去走第一遭,还是得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上去才行。”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走走停停,蒋孝勇喘着粗气来到了曾祖母面前。

一家人跪倒在墓前,之后,他们又去扫了祖母毛福梅的墓。

他此前也没有想到,在这里能看到诸多令人激动的场景,在他的先祖故居当中,悬挂着很多照片,介绍了蒋经国各个时期的活动,在这里,蒋经国和蒋孝勇本人的照片也同样清晰可见。

展厅的老年工作人员看着悬挂的照片,又看着目不转睛的蒋孝勇,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也没有说话。

待到蒋孝勇转身离开以后,那位工作人员才说道:“前面的那位客人,就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其实,这次蒋孝勇能够前来,其父蒋经国也曾对他做过要求。

在蒋经国去世前,曾对蒋孝勇说过:“蒋家原则上是希望你祖父移灵于南京。”

而蒋孝勇也知道,父亲蒋经国是希望能够在过世之后迁葬在母亲的坟旁,生生世世陪伴母亲,回到溪口,落叶归根。

这或许,也是蒋孝勇和李登辉势不两立的一个原因,他想要给蒋家的先人移灵,看来时机依然不够成熟,只能够望眼欲穿,却又无能为力。

说蒋孝勇晚年“沉寂和孤立”,其实也不假。

他写过一篇名为《谆谆与藐藐》的文章,言辞批评了章孝严以蒋经国之后的身份在官场获得利益,认为他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此外,他更是觉得章孝严不配做蒋家人,公开拒绝他认祖归宗。

对于蒋孝勇的看法,章孝严向《亚洲周刊》表示过:他很清楚蒋孝勇的身体我状况,可以体谅,他和弟弟章孝慈一直下了不少功夫,不是巴结,而是忍耐。

章孝严还曾告诉过蒋孝武:“只要能让蒋经国在天之灵得到安慰,那么都愿意去做。”

他对于蒋孝勇的指责并没有太多的辩解,还提到了“遗憾”这个词,利益的驱动下,闹成这样其实也并不让人感到意外,毕竟,此时的蒋家已并非是过去的蒋家了。

纵观蒋孝勇的一生而言,给人的感觉也是:除了想尽办法挣钱以外,还无法去适应蒋家的没落和环境的改变,以致于他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和环境格格不入。

而他生命的最后,也给人了一种感觉:他将蒋家的大门完全关闭,将叔叔和兄长全都关在了门外面,将自己锁了进去。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再也没有什么实际能够操作的地方,只能放任癌细胞蔓延,在1996年12月,病逝于台北荣民总医院。

而他也有几位孩子,和他不同的是,他们不仅不投身于政治,压根都不怎么评价时事。

蒋孝勇的儿子蒋友柏曾说过:“蒋家再起,不会从政治起来。”

蒋友柏毕业于美国纽约大学,当初的祭祖,他也跟着去了。

目前,他是台湾橙果设计公司董事长,还在上海设立了分公司,从他的经历也能看出,他现在多和娱乐圈挂钩,不过名气不算大,可钱应该是不少。

他的弟弟蒋友常和哥哥走的道路也是差不多的,他在2007年结婚后定居香港,成立了“品家家品”设计品牌,此前,哥哥的橙果设计公司,也是他参与一起创建的。

蒋孝勇还有个倒霉儿子,名为蒋友青。

1990年出生的他在表哥张立方和长心妍的婚礼上才被拍摄到,当时还闹了一条绯闻:他当时和一位长腿美女走在一起,在婚礼结束后,那个女孩挽起了他的胳膊,他们一起乘坐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还有很多人认为,蒋友青的长相非常俊朗,颇有港星吴彦祖的感觉,可是,蒋孝勇的这个孩子并没有其他两个听话,经常闹出来烂摊子等人收拾。

蒋孝勇对这个儿子也是好生对待,可这个儿子并不争气,在2013年底时候,他因为多次在社交网络上出现恐吓行为,美国学校引起了恐慌,还报了案。

对于弟弟的这些行为,蒋友柏曾表示:“弟弟已经成年,理应对自己的行为和言谈举止负责。”

甘草.蒋家曲终人散 蒋孝勇黯然辞世[J].海内与海外

兰风.蒋孝勇寂寞郁闷的最后日子[J].海内与海外

蒋孝勇秘密回乡寻根 中国台湾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