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荣誉

迟到的荣誉

#人世间的故事#

得知龙翔村发生泥石流灾害时,汪正阳正在几十公里外做一个采访。他曾在龙翔村支过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他也改行当了记者,但他对那个小村子依旧怀有很深的感情,因此,决定第一时间赶去现场。

被青山环抱的龙翔村原本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谁知最近一连几场暴雨,导致山体滑坡,巨大的泥石流奔涌而下,瞬间吞噬了半个村子。万幸事发时是白天,大部分人都在外面劳作,否则后果更不堪设想。

车子开到半路就无法前行了,汪正阳在泥泞中艰难行地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龙翔村。

一到村口,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这还是他印象中美丽的龙翔村吗?只见房倒屋塌,满地烂泥,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沙哑着嗓子正在那里指挥村民抢救财物。

作为一名记者,汪正阳第一反应就是拿出相机记录眼前的画面。正当他专心拍摄时,一个黑影突然挡到他跟前:“你是谁啊?瞎拍什么?”正是那中年男人。汪正阳赶紧掏出记者证,表明身份。

这时,一个浑身泥水的小伙子朝这边跑来:“啊,是汪老师吧?”

汪正阳认出来了,这小伙子叫小杨,是他当年教过的一个学生。这些年他们偶有联系。

小杨对那中年男人说:“刘书记,这是以前在我们村支教过的汪老师,他现在是市里的大记者了。如果他能报道我们村的灾情,一定会让龙翔村得到外界更多帮助的。”

刘书记这才面色缓和了一些,但语气仍很冷淡:“拍的时候让开点,别添乱。”说着就走了。

小杨打圆场:“汪老师,刘书记家的房子也被泥石流冲塌了,他父亲被困在废墟里,生死未卜。即使这样,他还跟大伙儿一起忙前忙后的,你体谅一下吧。”

原来如此。汪正阳望着那中年人的背影,倒是一阵肃然起敬。他又问小杨:“你家里情况怎么样?”

小杨抹了一把汗,道:“受灾最严重的是西北角的村民,我家在村东面,房子虽然没塌,但是被水泡了也成危房。武警和消防官兵都在灾后第一时间赶到,他们有专业的器械,救援工作都由他们负责。刘书记让我们不要去添乱,先把灾后安置点落实好。”

忙碌了一天,入夜后,大家各自找地方睡了。汪正阳想去现场看看,于是带上相机,独自朝集中抢险的村西北角走去。远远的,便看到几盏煤气灯照得通明,浑身泥浆的消防员和武警战士仍在一片狼藉中忙碌。

再走近一些,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正是刘书记。只见他垫脚站在一块大石头上,望着一栋被冲塌的房子怔怔出神。汪正陽想起小杨的话,心想那栋房子多半是刘书记的家了,他的父亲说不定就埋在废墟里,不禁心下恻然,正想上前安慰几句时,刘书记却跳下石头,叹息着离开了,疲惫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了夜色里。

村里网络中断,汪正阳为了把前一天拍摄的照片和完成的通讯稿发给报社,第二天一大早就出村了,再回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刚到安置点,就听到有人扯着嗓门在嚷嚷:“大伙快来评评理,有这么当干部的吗?”

汪正阳穿过看热闹的人群,发现说话的是个瘦子。看到小杨也在人群里,就过去问怎么回事。小杨摇摇头,说大伙儿都在等瘦子的下文呢。

只听瘦子双手叉腰道:“我昨晚起夜,在学校门口听到刘书记拉着一个消防员说,能不能让救援队先去他家救援,还说要是能抢救出来,他一定会感恩戴德的。”

“不可能,刘书记不会说这种话的!”小杨和其他村民都表示不信。

瘦子哼了一声:“你们还真以为刘书记有多铁面无私啊。今时不同往日,他爹还压在房子下面,这种时候他肯定要让救援队先去救自己的爹。这才是人之常情嘛。”他语带讥讽。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色都不如方才那般确信了。是啊,毕竟事关老父亲的安危,刘书记还能一如既往的铁面无私吗?

瘦子见大伙儿都不吭声了,继续煽动:“你们还不信是吗?那就去现场自己看看呗。”说着,领头向救援现场的方向走去。

汪正阳想起昨天晚上刘书记望着废墟发呆的样子,心里也有些犯嘀咕,他看了小杨一眼,说:“也行,我们就过去看一下,不过请大家遵守秩序,不要给救援队添乱。”

村民们纷纷点头应允,朝救援现场鱼贯而去。

白天看到的救援现场,景况更加惨烈,一座座房屋像纸盒一样被揉碎,连续奋战的消防队员和武警官兵,神色困倦,眼睛充血,但是谁也不轻言放弃。

救援队是从村子中心开始进行救援的,因为村子边缘越是靠近山脚处,受灾情况越严重,从理论上讲,被困在那里的人生存希望就越渺茫。而刘书记的家就在山脚下,照理是安排在最后进行现场清理的,可是,此刻却有两个身穿消防服、头戴安全帽的人正在那儿清运东西。汪正阳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刘书记真的徇私情?其他村民见此情景,也都不说话了。

瘦子得意地道:“瞧,你们口里的好书记也不过如此。要我说,救灾物资也不能由他负责分配,谁知道他又会徇私给谁呢?”

人群里有人开始附和瘦子的话,小杨急了,大声道:“刘书记品性如何,大家还不清楚吗?他要真为了救父亲,救援队一来就让他们去了,怎么会等到现在?”

就在村民们议论纷纷时,忽听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这里危险,你们乱糟糟的干什么?快离开!”

众人转头,发现说话的正是负责此次救援任务的市消防队队长。瘦子叫起来:“昨晚刘书记就是跟他在说话!”他又扭头指着那队长道,“你们救援队不能因为人家是村支书,就先去救他家嘛。其他村民的命就不值钱了?”

队长一脸正色:“救援计划是早就定好的,我们一直都在按计划在进行搜救,不负责任的话不能乱说!”

瘦子指着在刘书记家忙碌的两个消防员:“那他们两个在干吗?”

队长朝那边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沉声道:“这个,错在我……”

瘦子一听,几乎跳起来:“哈,被我逮到了,没法抵赖了吧。”

队长也不搭理他,只是冲那两个忙碌的人喊道:“老刘,你快停下,过来过来!”

那两人闻声站停了,转过身来,哪是什么救援人员,而是刘书记和他儿子小刘。

队长告诉村民们:“昨晚,刘书记确实问我能不能先清理他家的房子,因为意外发生那天,他把一份非常重要的材料放在家里了,他担心时间一长,那份资料会损坏。我跟他说,救援计划谁都不能擅自更改,后来刘书记就让步说,可不可以让他和儿子进入现场,他们自己去找那份资料。我去他家查看过,房子已经垂直倒塌了,基本不存在二次坍塌的风险,所以就答应了。为了增加一些防护措施,我还特意给他们发了消防服和安全帽。”

说着话,刘书记和儿子已经走到了众人跟前,只见他们满脸的泥浆和汗水,手上也布满了血口子。看到村民们站了一圈,刘书记想发火又觉得理亏:“我让大家不要来现场添乱,结果我带头没遵守规矩,哎……”

瘦子不服气,道:“我昨晚明明听到你说‘要是能抢救出来,一定会感恩戴德’,什么材料还需要抢救?还要感恩戴德?我看你还是为了救你老爹吧!”

刘书记的眼眶慢慢泛红:“我父亲腿脚不便,我心里,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我说的那份材料,真的很重要,要是损坏了,那我对不起的就是更多的老人。”

原来,抗战时期,龙翔村的十几名壮劳力为了保护家园,自发组成了一支民兵队伍,他们没有番号,也没有武器,却和正规军一样流血又流汗。其中几名战士,还在一次与敌军的周旋中光荣负伤。可是,正因为他们不是正规军,而且他们大多都是大字不识的庄稼汉,虽然村里人对这些老民兵的事迹都有耳闻,但是因为保存下来的相关资料少之又少,英雄们始终没有得到相应的表彰,他们的晚年生活依然窘困。

自从刘书记担任村干部后,多年来,他一直在努力搜集材料,希望能帮村里的老人争取到相应的荣誉。可是,一年年过去,事情却并不顺利。刘书记看着老人们一个接一个逝去,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把整理好的所有材料都集中放在家里,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去市里再次反映情况,不想却遭遇了无情的泥石流……

这时,救援队长的对讲机响了,他嗯嗯啊啊了一阵后,眼睛亮了:“老刘,好消息啊,你父亲没被压在房子里,泥石流冲来的时候他正好去菜地摘菜,被大水冲出了好几里地。搜救队发现他时,他神智还很清楚,只是受了些外伤,现在已经送去市医院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喜讯,刘书记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如释重负般哇的一聲哭了出来。

救援队长拍拍他的肩膀,道:“老刘,既然你父亲找到了,还是赶紧去看看老人家吧,大伙儿也都撤了吧。”

刘书记抹了把眼泪,道:“我爹找到了,那我更不能走了,我一定要把资料抢救出来。”

队长面露难色:“天不早了,你看看这一堆断壁残垣,找一份资料,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

这时汪正阳走上前:“队长,如果只靠刘书记父子两个找,当然不容易。但是,我们大伙儿一起帮忙,应该不难。”

村民们也纷纷附和:“对,我们一起帮书记找资料。”

队长看看众人,又看看刘书记,最后缓缓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于是,村民们来到刘书记家那片废墟前,小心但又专注地清理淤泥和破碎的砖瓦。就在太阳西沉时,随着一声“找到了”的欢呼,一个裹满了泥浆的文件袋终于重见天日。刘书记激动地打开袋子,幸亏文件袋是塑料的,里面的纸张虽然被泥水浸软了,但字迹依然清晰。可是,另一个袋子里的一叠老照片却没这么幸运,被泥水浸泡后,照片上的人面目模糊。刘书记心疼地直拍大腿:“哎呀,这是村里那些老民兵的照片,他们好些已经作古了,如今房子又都被毁,这怕是他们唯一的照片了。”

汪正阳接过那些照片细看了会儿,凭着多年的摄影经验,道:“刘书记,照片交给我吧,我会尽量将它们修复的。”

“都这样了也能修复?”刘书记半信半疑。

汪正阳点点头,郑重说道:“我不仅要修复这些老人的照片,还要把他们的事迹传扬出去,和平年代,我们更不能忘记当年的英雄!”

一个星期后,老人们的照片和他们的光荣事迹,在报纸上作为头条刊发。随着各界媒体的深入报道,龙翔村抗日民兵队的故事很快闻名全国。市政府决定,追授当年的十五位战斗英雄“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带着这个好消息,汪正阳再次来到了重建中的龙翔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