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故事:男子江边赏月,见女子哭泣有蹊跷,他悄悄拿出一面铜镜

神话故事:男子江边赏月,见女子哭泣有蹊跷,他悄悄拿出一面铜镜

明朝年间的一个月圆之夜,一条大河边停靠着一艘客船,河岸边桃红柳绿,在月光之下,影影绰绰,一阵清风袭来,香气怡人。

男子宋辉正挽着妻子柳氏在江边赏月,三十二岁的宋辉和柳氏成亲整整十五年,他们夫妻恩爱,琴瑟和鸣,宋辉将妻子拦在怀里说道:“娘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相公,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既然嫁给你,理当精心伺候你,照顾你,如今我们苦尽甘来,终于熬出了头,明天你就要到任,只可惜......”柳氏温柔而略带哀怨地说道。

可是她的话没说完,就被宋辉轻轻地堵住了嘴,柳氏想说什么呢?他们如何能苦尽甘来?既然熬出头了,柳氏又为何如此哀怨呢?

原来宋辉出自书香门第,怎奈他的父母早逝,家道中落,成了一个穷书生,柳氏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他们自幼指腹为婚,柳氏的父母瞧不起宋辉,要悔婚。

可是柳氏觉得姻缘天注定,既然和宋辉有了婚约,自己便是宋家的人,好女不嫁二夫,她坚决不同意悔婚,柳氏的父母拗不过女儿,也不想被人说成背信弃义的人。

于是柳氏的父母在柳氏十七岁那年,将她嫁给了穷秀才宋辉,人们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宋辉除了读书不懂别的营生,顶多会拿些字画出去卖,所以家徒四壁。

好在柳氏靠着纺纱织布,针织刺绣勉强可以支撑家里的生活,好在两年后宋辉考中了举人,家庭情况随之改观,一来宋辉可以去学堂授课,二来周围的人为了巴结他,他的字画卖的很顺利。

可是连续三次赴京赶考都未考中进士,宋辉有些心灰意冷,而且他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他和柳氏没有一儿半女,不仅宋辉心灰意冷,柳氏作为女人不能当母亲,也经常唉声叹气。

好在宋辉这次赴京赶考,高中进士,被委任为一方知县,宋辉和柳氏总算是苦尽甘来,熬出了头,可是如今宋辉踏上了仕途,她又没有孩子,她该不该提醒宋辉纳妾?

宋辉知道柳氏的心思,一来他很疼爱自己的结发妻子柳氏,二来柳氏这些年跟她受了不少的苦,没有柳氏可能就没他的今天。

所以宋辉听见柳氏说“只可惜”三个字后,他顿时明白妻子要说什么,所以赶紧堵住了她的嘴唇。

随后说道:“娘子,我宋辉此生只爱娘子一人,即便没有孩子,我也不会改变,更何况我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柳氏仰起头看着身边的丈夫,两眼饱含泪水,她没有说话,而是靠在宋辉的肩上默默地点了点头,内心充满了温暖和感激,要知道高中进士纳妾在那个年代是寻常之事,更何况他们还没有孩子。

“娘子,晚上外面凉,我们去船舱歇着吧。”宋辉说吧,脱下外套,披在妻子的肩膀上,扶着柳氏要回船舱。

“相公,等等,你听,是不是有人在哭,好像是个女子!”二人刚想转身时,寂静的夜里女子的哭泣声传到了柳氏的耳朵里,宋辉刚才在说话,没有听清,等柳氏提醒后,他侧耳一听,果然如此。

夫妻二人顿时十分吃惊,深更半夜,为何有女子在江边哭泣?莫非女子想不开吗?夫妻二人都很善良,不过这是夜晚,恐有不测,故而宋辉将妻子送进了船舱。

“娘子,你先歇息,我去看看,随后就回来。”宋辉说完转身离去,柳氏叮嘱丈夫要千万小心,宋辉答应一声,大步流星地循着声音朝岸边走去。

走了没多久,宋辉见一棵树下有个白衣女子,低头哭泣,莫非她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要寻短见?宋辉赶紧说道:“小娘子,你为何在此?为何不在家中?”

白衣女子听罢,忽然抬起了头,宋辉吓得魂不附体,因为白衣女子面目狰狞,宋辉转身就逃,慌不择路,差点摔进河里。

不过他顿时想起了一件事情,随后悄悄地从怀里掏出了一面铜镜,朝着白衣女子照了过去,随后白衣女子发出了一声惨叫,随即女子喊道:“大人饶命,小女子有冤情。”

看来宋辉手中的铜镜果然是个宝物,能够压制邪祟,可是宋辉如何有这面铜镜?他又想起了什么事情,才没有逃走,而是掏出了铜镜?

原来几个月前宋辉在赶考的路上,遇到了一个阿婆因病晕倒在路边,他救了那个阿婆,从不多的盘缠中拿出一部分带着阿婆看了大夫。

阿婆得知宋辉的情况后,她拿出一面铜镜给了宋辉,并且感激地说道:“常言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

你如此善良,将来必有福报,你此次赶考定能金榜题名,希望你以后为官一方时要清正廉洁,造福百姓。

你之所以尚无子嗣,是因为有段机缘尚未了结,这面铜镜我送给你,轻易不要离身,将来你遇到危险,拿出铜镜即可。”

宋辉十分好奇地接过铜镜,发现只是普通的铜镜,可是当她询问阿婆其中的缘由和到底是什么机缘时?

然而阿婆说了句“天机不可泄露,铜镜不可离身,切记切记”,然后变成了一个仙姑的模样,飘到空中,消失不见,宋辉顿时觉得阿婆非同寻常,所以他一直将铜镜带在身边。

不过事情过去许久,宋辉被白衣女子吓了之后,一时没有想起铜镜,等宋辉转身逃开时,想起了怀中的铜镜,如今女子喊冤,他作为即将上任的知县,岂能不理?

而此时转回身的宋辉再次看了一眼白衣女子之后,他惊讶地发现白衣女子恢复了正常的容貌,宋辉顿时明白白衣女子并非人类,应该是冤魂,可是她为什么要吓自己?她到底有何冤情?

白衣女子被宋辉问过之后,白衣女子哭诉道:“小女子是本县人氏,八年前被我相公害死,我那可怜的儿子最近又被我相公抛弃,我本想寻仇,被何仙姑制止。

她让我在这里等待有缘人替我伸冤,还说对方是来赴任的知县,手里有面铜镜,我等了很多天,我只是吓人,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只是想遇到仙姑所说之人......”

宋辉听罢怒不可遏,他跟白衣女子保证一定会帮她讨回公道,白衣女子千恩万谢,然后消失在夜幕之中,说自己要去投胎转世去了。

回到船上,宋辉将自己遇到的事情告诉了柳氏,柳氏除了愤怒,还有泪流不止,这是为何?

原来,白衣女子葛氏,出自官宦人家,怎奈他的父亲贪赃枉法,被抄家问斩,葛氏被卖到烟花之地,沦落红尘。

葛氏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遇到一个知冷知热的有情郎,将她赎身,共度余生,结束自己悲惨的命运,皇天不负有心人,葛氏遇到了贾诚。

贾诚是个做生意的人,他见葛氏不仅貌美如花,而且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便经常和葛氏相会,后来拿出所有的钱将葛氏赎身,葛氏感激不尽。

葛氏以为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遇到了自己一生可以托付的人,她见贾诚为了自己花光了钱财,便拿出自己多年来积攒的钱财给贾诚做生意。

贾诚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成了县城富甲一方的富商,可是很快风言风语传来,无非就是葛氏是生世和他的身份不相配。

好在葛氏为贾诚生了一个儿子,贾诚十分高兴,取名贾平,葛氏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平平安安,可是很快就有人传言贾平不是贾诚的亲生儿子。

俗话说商场如战场,这些都是贾诚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故意散布的,贾诚如果选择相信自己的妻子,也就没有后来的事情,可是贾诚不是这样的人。

他本来是个小商人,如今是县城有头有脸的人,他已经将身份,地位,家世,财富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因此开始冷落葛氏。

葛氏知晓自己的身份,她也能忍受一些,好在她有儿子贾平的陪伴,不过一年后,葛氏又怀了身孕,传言更甚,直接说葛氏肚中的孩子不是贾诚的。

贾诚因为做生意的缘故,大部分时间在外面,即便回来也是匆匆时间,他也知道葛氏貌美如花,觊觎她美色的登徒子很多,更何况葛氏本就出自烟花之地。

因此贾诚对葛氏的信任逐渐降低,故而,贾诚多次劝,后来命令葛氏打掉肚中的孩子,葛氏誓死不从。

她心里清楚自己被赎身之后,清清白白,只想和贾诚平平安安过日子,却遭受如此不白之冤,如果真的打掉孩子,岂不是不打自招,让传言成为事实?

所以葛氏含泪说道:“相公,我虽然身份卑贱,但我嫁给你是看重你的人品,还有你对我的疼爱和呵护,我并不是图你的钱财,因为我认识你的时候,你并不是很富贵。

而且我嫁给你之后,我本本分分,为你打理这个家,拿出我所有的积蓄给你做生意,还给你生了贾平,这些还不能证明我的清白吗?

你若还是不相信,可以问问家中的丫鬟仆人,还有街坊邻居,你在外做生意的时候,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体陪伴在儿子贾平的身边,我肚中的孩子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

贾诚听了之后,觉得有道理,但是他的心里还是充满了疑虑,然而恰恰在此时,贾诚的生意上接连受到了挫折,做生意有赚有赔,是很平常的事情。

可是贾诚的脾气变得暴躁,他将一切归咎于葛氏和他肚中的孩子,故而贾诚恼羞成怒,对葛氏的感情更是降到了冰点。

有一次贾诚和几个朋友在一起应酬,大家都喝得不少,有个朋友就拿葛氏的身份开玩笑,葛氏被众人嬉笑了一番。

贾诚喝醉了酒,回到家中,他思来想去觉得葛氏肚中的孩子不能留,他竟然丧心病狂地逼着葛氏喝药,结果一尸两命,贾诚花钱摆平了此事。

葛氏去世后,贾平成了没有母亲的孩子,虽然家里有丫鬟仆人,还有乳娘照顾贾平,可是贾诚偌大的产业,家中不能没有主人,所以很快贾诚便续弦。

这次贾诚不再在意美貌,以为他有的是钱,美貌的女子外面多的是,他选择了生意伙伴的女儿冯氏,冯氏是妾室所生,庶出的身份,在家饱受欺负。

她嫁给贾诚之后,很快生下了一个儿子,她以前在家唯唯诺诺,现在成了家里的主母,自然要树立威信,很快将家中的丫鬟和仆人,还有乳娘都换成了自己的人。

还有就是她怎么能容忍将来家里的偌大财产,会有贾平的一份?可怜的贾平在家里被百般欺辱,有着苦不堪言的童年,他只能默默地忍受,希望早点长大,离开这个家庭。

可是就在前两个月,十岁的贾平竟然被他狠毒的父亲送到了山上,坠下了悬崖,这一切都是冯氏的阴谋诡计,她不想贾平长大成人,那么她是怎么做的呢?除了这个冯氏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原来冯氏的父亲早就觊觎贾诚的家产,他也不想贾平顺利长大成人,还有就是想让贾诚在生意上更加依赖自己,将来好侵吞贾诚的家产,故而他和女儿冯氏合谋。

贾诚一个最好的生意伙伴宋青,在葛氏还在的时候,就一直和贾诚合作,而宋青是个善良正直的人,一次他来贾诚家里谈生意。

冯氏故意让贾平去去客厅,宋青见到贾平后大吃一惊,原本十岁的孩子,一岁时还白白胖胖的他曾见过,可是现在骨瘦如柴,还不如他家六岁的孩子长大高。

更令人惊讶的是贾平身上多处有伤痕,宋青见贾诚作为父亲,家中的长子竟然过成这样,他对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管不问,还会念及朋友之情,生意伙伴?

所以宋青就带着责备的语气规劝贾诚,不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要管好自己的妻子冯氏,在外偷听的冯氏立即冲了进来,对着宋青大吵大闹了起来。

不仅如此,冯氏还反咬宋青一口,问他是不是以前和葛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什么如此维护葛氏的儿子贾平?宋青怒不可遏地离开了。

所以宋青不再和贾诚合作,让贾诚生意受挫,贾诚不得不去求宋青,希望能够继续合作,宋青说道:“贾兄,我在你府上所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你可曾真的关心过你的儿子?

你再看看我的儿子比你的儿子小两岁,我的女儿比你的儿子小四岁,他们都比你的儿子长得高,找得好,你又不是家境贫寒,这一切你还不明白吗?

我好心劝你,却遭到你妻子的羞辱,这口气我怎么能咽得下去?你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不问,我真的怀疑你的人品,让我怎么放心和你长期合作?

我原本还想将我的女儿和你的儿子贾平定下婚事,哎,算了,这是你的家事,我也管不到那么多,生意上的事情,我们还是别再合作了。

不过我们合作多年,我还是提醒你,真的要注意你的妻子冯氏,好女人旺三代,坏女人败家却很快啊。”

贾诚本来低声下气来求宋青,结果被宋青教训了一顿,殊不知宋青说的在情在理,可是他若是听了,可能没有后面的祸事,可是他偏偏没有听。

一气之下的贾诚离开了宋家,最后不得不和冯氏的父亲合作,冯氏在家中的地位更加稳固,冯氏见父亲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轮到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于是冯氏求父亲在生意上耍了点手段,让贾诚蒙受了不少的损失,然后冯氏很快让贾诚遇到了一个所谓的半仙。

半仙装模作样,其掐指一算,说贾诚的富贵就要到头了,还说他这一切的遭遇都是源于他的儿子贾平,而且他算出贾平身份不明,留在家中是个祸害。

这贾诚好友宋青的话不听,他却偏偏听一个路上遇到的半仙,因为贾诚早就怀疑贾平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所以冯氏对贾平百般欺辱,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的心思都在他和冯氏的儿子身上。

他听了所谓的半仙的话之后,便动了赶走贾平的心思,好让自己的家宅安宁,生意兴隆,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怕自己弄错了,苦了自己的亲生骨肉。

可是冯氏借题发挥,寻死觅活,说如果不赶走贾平,会波及整个家,尤其是波及他的儿子,然后回了娘家,让父亲不再和贾诚合作,这让贾诚焦头烂额。

最后贾诚痛下决心,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里,他带着贾平去祭拜葛氏,行走到一个陡坡时,动了狠心,贾平顺着陡坡,跌落到大河里。

宋辉的妻子柳氏听到这里含泪说道:“相公,贾平和他的娘好可怜啊,你作为父母官可不能不官啊,对了,可怜的贾平就这么没了吗?”

宋辉说道:“娘子,你不必担心,上天有好生之德,贾平没事,被仙姑所救,安置在城外的道观中,明天我们直接去接他。”

柳氏听相公这么一说,这才放下了心,她说道:“我们把贾平接到后,你有何打算?”

宋辉说道:“贾平是个可怜的孩子,他的母亲葛氏早逝,他的晚娘对他如此刻薄,他的亲生父亲又对他如此狠毒。

我们自然不能将他送回家中,如果他如仙姑所说和我们有缘,我们就收养他吧?你不是一直想有个孩子吗?”

柳氏听了之后,激发了自己的母性,十分高兴,而且充满了期待,夫妻二人见天色已晚,便一同就寝。

第二天一亮,原本宋辉和柳氏是要进城的,但是他们转而去了城外的道观,很顺利地见到了骨瘦如柴,身上有伤的贾平。

夫妻二人忍不住落下了眼泪,柳氏抱着孩子说道:“你有什么冤屈尽管对旁边的叔叔说,他可以帮你,另外你是到底是怎么从河里逃过一劫的?”

贾平十岁,婴孩时他的母亲葛氏十分疼爱她,可是他哪里记得?等他记得事情之后,除了晚娘的非打责骂就是父亲冷漠的面孔,可怜的他那里享受过什么父爱和母爱?

故而贾平哭得撕心裂肺,一肚子的委屈全部宣泄了出来,这让宋辉和柳氏都陪着一起落泪,哭罢多时,贾平含泪说道:“那天,我爹带我去山上祭拜我娘。

虽然那天下着大雨,我还是很高兴,我以为我爹会对我好起来,可是路过一个山坡时,我走在前面,我爹走在后面,我好像被推了一下,滚落下山坡,掉进了河里。

等我醒来时,一个慈祥而且面熟的阿婆救了我,她将我带到这个道观里,让我在这里等人来接我,难道就是你们吗?呜呜呜。”

“你怎么会觉得救你的阿婆面熟呢?”柳氏好奇地问道,贾平回答道:“婶婶有所不知,前些日子,我爹出去做生意,我娘外出办事,她叮嘱我在家好好带弟弟。

我们在院子里陪弟弟玩耍时,那个阿婆来我家门前讨饭,说她饿得不行了,可是被家中的仆人赶走了了,阿婆不肯走,还被仆人推倒了。

我见阿婆可怜,就偷偷的去了厨房拿了些吃的,趁着仆人不注意跑出去送给了阿婆,阿婆很感激的看着我,说我是个好孩子。

不过因为这个,我娘回来之后,被她知道了,我娘狠狠的打了我一顿,而且还说,家中的钱财没有一分一毫是我挣得,让我以后少管闲事,呜呜呜。”

柳氏抚摸着贾平的头说道:“平儿,你放心有我和你叔叔在,你以后就不用再受苦了,我们会照顾好你,对了,你自己跟我们走,还是让我们带着你去找你爹?”

贾平哭着喊着坚决不回家,他幼小的心里,幼小的身躯如何敢面对冯氏和贾诚?宋辉和柳氏便带着贾平离开了道观,赶往县城。

然而当他们来到一片树林时,突然被一群蒙面大汉给拦住,宋辉大怒,他本想发威,可是他只是赴任,穿的是便服,而且带着妻子和一个孩子,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蒙面大汉手中都有利刃,很显然就是冲着宋辉来的,什么人敢如此胆大包天,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拦路抢劫?

因为有前一夜的经历,这次宋辉很快想到了铜镜,他赶紧拿出铜镜,一道金光闪现,直射蒙面大汉们,他们手中的利刃变成了毒蛇。

他们赶紧将毒蛇扔掉,紧接着他们捂着眼睛,倒在了地上,扭曲着身体,鬼哭狼嚎了起来,口中不停地喊饶命。

宋辉赶紧上前问他们为什么如此胆大包天?如果不老实交代,定不会饶了他们,其中一个蒙面大汉,爬到宋辉的跟前。

“大侠饶命,我们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奉命行事。”爬过来的人立即说道,宋辉追问是受了何人指使?

“他是城里的贾诚贾员外。”那人赶紧答道,宋辉忍不住的大怒,贾诚如此狠毒,可是他是如何知道自己会经过这片树林的?

那人又说道:“具体的小人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交代我们的人说了,让他们去道观捉拿一个小孩子,若有阻拦,让我们下狠手。”

宋辉听罢,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知道自己现在身处险境,身边还有妻子和贾平,他不得不防,所以也没再细问,而是喊来道观的道士将他们捆了,然后赶紧进城。

办理完交接手续之后,宋辉走马上任,直接派人将还在家里等着好消息的贾诚还有冯氏捉拿归案,一番审问之后,他才知道了其中的缘由。

原来贾诚将贾平丢在山上之后,赶紧回了家里,可是很快他听到了消息,儿子贾平还活着,但凡他还有良心,将儿子接回来还能说得过去。

可是冯氏听罢,在一旁出歪主意,说什么一不做二不休,这对冯氏来说是一石二鸟之计,如果除掉贾平也就除了他的眼中钉。

如果事情败露,贾诚被抓,家产都是她的,到时候她改嫁便是,反正她也清楚贾诚不是什么好人,经常流连于烟花之地,自己的地位说不定那天就被人取代了。

贾诚怕事情败露,赶紧找人去道观拿人,然后秘密处置,足见他的心肠何其歹毒,已经不配为人父。

公堂之上,贾诚将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冯氏,说自己是被她蛊惑,冯氏则将贾诚的所作所为全部抖了出来,二人在同堂上互相咬了一番。

贾诚懊悔不已,不该不信任自己的原配妻子葛氏,导致葛氏和她肚中的孩子不幸丧生,懊悔自己不该怀疑葛氏,不该怀疑贾平的身份,不该不听宋青的话。

贾诚也愤怒不已,没成想自己掉入了冯氏和他父亲的圈套,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源于他品行不端,忘恩负义,心肠狠毒。

很快真相大白,贾诚被判极刑,家产充公,冯氏罪不可恕,被判流放,没多久死在途中,冯氏可怜的儿子虽然有冯氏的父亲带回家照顾。

可是冯氏的父亲在这件事情上也受到了惩罚,他对自己的外孙并不疼爱,可怜的冯氏的孩子在家中就是贾平当年在家中的境遇。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贾平和宋辉还有柳氏的相处后,感觉到了家的温暖和父爱,母爱,认宋辉和柳氏为爹娘,改名为宋明远。

而宋诚和柳氏在收留了贾平,认了他为自己儿子之后,柳氏有了身孕,生了两儿两女,宋辉和柳氏,尤其是柳氏知道贾平的经历,他们对贾平视若己出,悉心教育。

宋明远进了学堂念书,他聪慧好学,后来娶了宋青的女儿,金榜题名,身份显赫,为官一方,造福百姓,而他的亲生母亲葛氏被追封为诰命夫人。

至于贾诚和冯氏的儿子,宋明远念及他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得知他在冯家两个仆人都不如,将他接出冯家,安排了事情,过上了平淡的生活。

(故事完)

声明: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与封建迷信无关,谢谢阅读,欢迎点赞,并对故事中的人物或情节发表您的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