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派苏轼的颠沛流离一生

乐天派苏轼的颠沛流离一生

他是中国少有的多面手,可是他却不适合做官。不得不说他的性格缺陷使得他得罪了朝堂上的所有人。当时恰好王安石推进改革变法,苏轼是反对变法的一派,他直言不讳地向宋神宗进谏变法的弊处,王安石倒是没有在意,可是一些藏在暗处的人早就红了眼。等待苏轼的,是中国文坛上最大的冤案“乌台诗案”

乌台诗案

公元1069年,宋神宗任用王安石为参知政事,主持变法改革。由于苏轼与变法派的政见不合,遭受排挤。苏轼自觉在朝廷无法立足,于是申请外任。在神宗的直接干涉下,苏轼在公元1071年任杭州通判。之后又分别担任密州徐州湖州知州。在任职上,苏轼看到了新法执行过程中的诸多流弊。像涉嫌朝廷放贷的青苗法、两浙路严苛的食盐专卖法、鼓励人告密的手法等, 苏轼都极为反感,于是便形诸吟咏,对新法实行过程中出现的弊端进行批评和讽谏。而在当时,王安石早于熙宁九年即公元1076年二次罢相,变法事业的主导者已经从王安石变为神宗本人。当时变法已经成为皇帝亲自部署的既定国策,反对变法就是反对神宗的既定决策。结果苏轼就撞在这个枪口上锒铛入狱,最后还是靠朝中好友为他奔走,以及太后也为他说好话,最后苏轼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却要发配黄州。

开启吃肉模式

他被贬至黄州,担任一个毫无实权的小官。薪俸微薄,苏轼只能精打细算着过日子。于是他到了黄州带领着家人开垦荒地,“东坡居士”的名称就是这么来的。黄州又穷又闷,终日劳作不免有些累。于是,苏轼开启了“吃肉狂人”的模式。他还专门写下了一篇吃肉指南--《猪肉颂》。

升迁

公元1084年,苏轼离开黄州,奉诏赴汝州就任。由于长途跋涉,旅途劳顿,苏轼的幼儿不幸夭折。汝州路途遥远,且路费已尽,再加上丧子之痛,苏轼便上书朝廷,请求暂时不去汝州,先到常州居住,后被批准。当他准备要南返常州时,神宗驾崩。他在常州居住,既无饥寒之忧,又可享美景之乐,而且远离了京城政治的纷争,能与家人、众多朋友朝夕相处。于是苏东坡终于选择了常州作为自己的.终老之地。

可是哲宗即位,高太后以哲宗年幼为名,临朝听政,司马光重新被启用为相.以王安石为首的新党被打压。苏轼复任到登州做朝奉郎。四个月后,以礼部郎中。在朝中半个月,升起居舍人,三个月后,升中书舍人,不久又升翰林学士知制造,知礼部贡举。

当苏轼看到新兴势力拼命压制王安石集团的人物及其废除新法后。认为其所谓的旧党与新党不过是一丘之差,再次向皇帝提出谏议。他对旧党执政后,暴露出的腐败现象进行了抨击,由此,他又引起了保守势力的极力反对,于是又遭诬告陷害。苏轼至此是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因而再度自求外调。

被贬海南

公元1097年,年已六十二岁的苏轼又被贬到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据说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吃,再一次成了苏轼人生的主题。“吃货”苏轼加紧在野生动物中寻找美味又便宜的食物。终于,他发现了鲜美的生蚝,并探索出一套吃法。将生蚝肉与酒一起煮,再挑选其中个头较大的,烤熟,简直美味。他甚至还为此写信给儿子,让他不要公开海南生蚝的秘密,因为担心朝中大臣知道后,会跑到海南跟他抢。

归途

被贬多年后,即公元1100年,朝廷大赦。次年,北归途中的苏轼在常州去世。

苏轼弥留之际儿子迈走上前去请示还有没有什么遗训,但是一言未发,苏东坡便去了,享年六十四岁。正如苏东坡在潮州韩文公庙碑中所说“浩然之气,不依形而立,不恃力而行,不待生而存,不随死而亡矣。故在天为星辰,在地为河狱,幽则为鬼神,而明则复为人。此理之常,无足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