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轴线暗藏玄机,历代33位皇帝的龙椅都坐歪了?

北京中轴线暗藏玄机,历代33位皇帝的龙椅都坐歪了?

文/水处

元代城墙遗址旧影

今天的北京市北三环路边,有一座“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就是当年元大都的北城墙。

元大都,是明清北京城的1.0版本,有了元大都,才有了明清北京城。

而元大都的总设计师,也是一个传奇人物——刘秉忠。

01

刘秉忠,河北邢台人,出生于1216年,正是中国北方非常混乱的一个时代。

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于1215年攻陷了金国的都城中都(今北京),金国势力萎缩到黄河以南,但仍然不断和蒙古在河北进行拉锯作战。

刘秉忠的父亲原来是金朝的官员,蒙古南下以后,就改换了门庭,转投到了蒙古人帐下。

靠着老爹的人脉,刘秉忠十七岁就进了邢台节度使府,做了一名搞文字工作的令史(秘书)。

但凡胸有大志、腹有良谋的人才,都会对这种刀笔吏的工作非常厌恶。

东汉的班超“投笔从戎”,而刘秉忠则是“投笔从禅”——他在节度使府干了几年之后,因为非常不喜欢这份工作,于是果断辞了职,跑到老家附近的武安山上隐居起来,开始学起了佛。

后来干脆剃发受戒,又取了个“子聪”的法名,正式变成了一位佛系青年。

刘秉忠长期以和尚形象充当忽必烈的重臣

刘秉忠佛系了,但却并没有真正躺平。

在当和尚的这几年里,他一直在读书,天文地理、法律历史、阴阳八卦,啥都学,又云游四方,考察各地的地理和风土人情,几年下来,积累了不少的知识,就等一个伯乐来发现他了。

到二十六岁这年,伯乐终于出现了。

这一年,北方禅宗的大佬海云法师奉蒙古藩王忽必烈的征召,前去蒙古汗国的首都哈拉和林给忽必烈讲佛法。

路过山西云中的时候,听人说此地有个叫子聪的和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是个难得的人才。

于是海云就跑去找到子聪,让他跟着自己一起去见忽必烈。

到了哈拉和林,忽必烈和子聪一聊,发现这老弟真的是人才,不但知识渊博,而且跟自己是同龄人,一个二十七,一个二十六,三观特别合得来,简直就是老天赐给自己的王佐之才!

于是把子聪留在身边,没事儿就和他唠嗑儿,听他讲治国理政的道理,俩人成了老铁。

过了七年,子聪的老爸去世了,子聪跟忽必烈请了假,回老家奔丧守孝。

回家期间,趁着守孝的空闲,他又认识了一个邢台老乡——郭守敬。

那时候郭守敬还不满二十岁,但人一看就特别聪明,尤其喜欢学习天文历算之类的知识,子聪就和这小老弟成了老铁。

等到三年服丧期满了,子聪又回了忽必烈身边儿,顺便把小老弟郭守敬也给带去了——日后大元朝最牛批的科学家郭守敬就此出了道。

《紫金五杰》,和尚形象者即刘秉忠,捧书卷者即郭守敬

02

到了1259年,忽必烈的老哥——蒙古大汗蒙哥去世了,忽必烈自己给自己封了个蒙古大汗。

但是他弟弟阿里不哥不服,在蒙古贵族的支持下,跟他老哥来了一场大规模内战。

这仗一打就打了四年,一直到1264年,忽必烈总算把阿里不哥打败了,正式成了蒙古的大汗。

当蒙古大汗并不是忽必烈的最终追求,作为一个对汉文化有着浓厚兴趣的蒙古人,他的终极理想是治国平天下。

为了实现这个理想,他要干两件大事——

第一件是仿照中原的样子建立起各项机构班子和制度。

忽必烈仿照隋唐的三省六部制度,设立了“中书省”这个部门,作为最高的行政机构,然后让子聪当了“领中书省政事”这个官职。

都当官了,子聪总不能还一副佛系打扮吧?

于是乎,在忽必烈的劝说下,子聪终于蓄起了头发,穿起了官服,又改名刘秉忠,算是还了俗了。

第二件是准备迁都。

蒙古汗国原来的都城在哈拉和林,在今天的蒙古国境内,离中原实在是太远了,治理中原很不方便。

忽必烈就想着要重新建一个首都,得离中原近,方便统治中原。

于是他就把自己原先当藩王时分封的开平府升为“上都”,然后把都城从哈拉和林迁到了上都。

但是,上都在今天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境内,离中原还是有点儿远。

忽必烈想着,下一步,还是得继续往南迁都。

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的元上都遗址,也是刘秉忠设计的

但是,下一步迁到哪儿呢?

这时候,刘秉忠提了一个建议——迁都到金国的旧都中都。

为什么要迁到中都呢?

因为中都这个地方地理位置非常好——南边连接着广大的华北平原、东边连接着女真人的老家——辽东、北边则连接着蒙古草原,三大地理板块都在这里交界,对于要统治蒙古、汉、女真等各个民族的新帝国来说简直是最理想的城市!

不过,也存在着现实的障碍。

中都在1215年被蒙古军队攻陷时,遭到了非常严重的破坏,原有的城市建筑大部分都被烧毁,五十年过去了,一直也没能恢复元气。

同时,中都城主要是靠莲花河(今凉水河)供给生活用水,但这些年莲花河淤塞得厉害,供水不足,要建一个巨大的都城,吃水都会成问题。

刘秉忠想来想去,做了一个决定——重建新城!

在获得忽必烈的批准之后,1267年,以刘秉忠为总设计师的宏伟的新都城营建计划拉开了序幕!

03

金中都的城市范围,主要在今天北京市的宣武区(现属西城区)、丰台区,中心位置在今天的广安门一带。

而刘秉忠规划的新都城,主要在今天北京市的西城区和东城区,南到今天的长安街,北到今天的北三环,东西到今天的东西二环,中心位置在今天的故宫后宫到景山公园一带。

整个新都城的位置,和原来的中都城完全分离,是一座全新建造的大都市。

历代北京城市范围,红色为金中都位置,蓝色为元大都位置

为了建好这座伟大的都城,刘秉忠组建了一个在当时堪称中国最牛批的团队——刘秉忠任总设计师、阿拉伯人也黑迭儿负责宫殿部分的设计、邢台小老弟郭守敬负责水利部分的设计、刘秉忠的另一个小老弟赵秉温负责整个新都城的地理勘测和绘图工作。

刘秉忠的总体设计思路,是严格根据《周礼.考工记》对天子都城的要求,“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

东、南、西三面墙各开三座城门,相对的两座城门之间建设一条通衢大路,这样,南北向和东西向各有三条主干道,正好把新都城均匀地分为九个方格。

然后再在这九个方格之内划分次要街道、小街道和胡同。

为了保证六条主干道能均匀地划分城内面积,刘秉忠又在新城开建之前,首先进行了非常精确的测量,在南北和东西两条直线相交的中心点建了一个“中心台”(在今天北京鼓楼附近),以这里作为新都城的几何中心。

然后再从“中心台”出发,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延伸出道路,然后再在道路上修筑各个城门,再把各个城门用城墙连接起来。

以如此精确的测量来营建都城,在中国历史上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元大都平面图

刘秉忠在设计新都城的时候,还特别贯彻了“中轴线”的理念。

按他的思路,未来的皇宫必须处于整个城市的中轴之上,因此,他精心测量了新都城中轴线的位置,最后确定以新都城正南门“丽正门”外第三桥的一棵树作为中轴基点,然后安排城市布局。

从丽正门到宫城南门、再到皇宫主殿、后苑门、万宁桥、鼓楼大街、中心阁……一直到北城墙,今天北京经典中轴线的布局,就是从刘秉忠手里开始形成的。

元大都中轴线示意图。这条中轴线也是日后北京城的中轴线

05

为了解决新都城供水和粮食运输的问题,刘秉忠又和小老弟郭守敬一起制定了新都城的水利改造计划。

第一个改造,是利用高粱河水系的来给新都城供水。

高梁河水系上拥有许多天然的湖泊,包括最上游的淀山泊(后来的昆明湖)、下游的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海等等,这些湖泊带来了充沛的水量。

刘秉忠和郭守敬充分利用了这些湖泊,把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海全部圈进了城墙之中,其中北海、中海设计为皇宫西侧的太液池,积水潭、什刹海设计为公共水域。

第二个改造,是解决大运河进京的问题。

古代的大运河,从江南出发后,一路向北,到达通州就到了终点。

但通州离中都还有好几十公里,要把粮食运进中都,还得换成马车进行运输,效率太低。

刘秉忠和郭守敬设计新修一条运河,把大运河从通州延伸到新都城中,直接以积水潭作为新的大运河终点。

位于北京积水潭的万宁桥,这座桥在元代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

在刘秉忠的设计和推动下,新都城的各项建设如火如荼地搞起来了。

到了1272年,新都城已经初具规模,一座宏伟壮丽的都城轮廓已经屹立在了华北平原的北部!

中国画《忽必烈与元大都》,展现了1272年忽必烈视察大都建设工地的场景

1274年八月,大都的建设还在紧张进行着,这座城市的总设计师刘秉忠却突然溘然长逝。

据《元史》记载,他去世的时候,“无疾端坐而卒”,一如得道的高僧“坐化”一般。

忽必烈在听到刘秉忠突然去世的消息之后,非常震惊,他既为这位相交几十年的老铁离开了自己而感到悲痛,也为刘秉忠作为总设计师没能看到大都城最后完成而感到遗憾。

为了纪念这位大元朝的开国元勋,他下旨为刘秉忠加封赵国公,刘秉忠由此成了元朝加封国公的唯一一位汉人。

现代新建的刘秉忠墓纪念碑,旧址已无存

1285年,大都的建设终于基本完成,元朝正式迁都大都。

从此,北京开始了作为中国政治中心七百年的历史。

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在北京城中清晰地看到刘秉忠留下的遗产,而刘秉忠的墓地,却早已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里了……

PS

元大都的中轴线起于南城的丽正门,一路向北,经过千步廊、皇城正门、宫城正门、延春门、厚载门、万宁桥、抵达中心台小阁,刘秉忠将元大都几乎所有重要的主体性建筑都设计在了这条中轴线上。

可是,宋朝皇宫在开封城的中轴线毫无偏差,刘秉忠设计的北京中轴线却不是正南正北,而是向西偏了2°多一点。

中轴线的歪移,导致位于中轴线上的龙椅其实也变“歪”了,元明清三朝四十多位皇帝就这样“歪”坐龙椅统治中国800多年。

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原来这是刘秉忠有意而为之。

在刘秉忠建造元大都以前,元朝的政治中心还远在开平,是蒙古统治者在元朝建立之前最重要的都城之一。

迁都大都后,由于夏季天气酷热难耐,所以忽必烈每年夏天都要率领臣属、妃嫔前往上都避暑,处理政务,由此产生了两都巡幸制。

即皇帝以及政权的核心机构人员在寒冷的秋冬季节在元大都办公,而相对温暖的春夏季节巡幸回开平。

因此,元大都的中轴线有意向处于西北方向的开平有所倾斜。

元上都和元大都的设计者刘秉忠,想必在建大都时也揣测了忽必烈的心思,将两都的“王气”通过中轴线联系起来。

到了明朝,朱棣在有着“刘秉忠2.0版”的姚广孝支持下,发动了“靖难之役”,当上皇帝后,迁都北京。

明朝包括后来的清朝几乎全盘继承了元朝的中轴线,只是修正了北部偏离的部分,南部照旧。

明清紫禁城仍然偏西多一点。

修正北部,自然是因为明清两朝不需要再和开平有什么联系有关,那为何不把南部一起修正呢?

这是因为刘秉忠设计的时候,也想到了“亢龙有悔”的道理,正午的太阳过后,就是日薄西山。

故意偏离一点,是意味着永远有进步空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