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弃婴今何在

三十年前弃婴今何在

三十年前即1992年元月22日上午,在我的家乡安徽省岳西县城关某单位门口的走道上摆放着一个被弃女婴。因为正值冬季,小孩穿着小棉衣,还包裹着小棉毯,站立着放在一个纸箱里,纸 箱底部垫着稻草。这时看的人川流不息,有人翻看了小孩衣内的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这小女孩的出生年月为1992年元月17日。人们议论开了,说这小孩命大,弱小的身体在屋外受冻挨饿四、五天,转移四、五处,仍然顽强地活着。也有人说这小孩命悬一线,再无人领养,后果不堪设想。

正当大家议论着,我也刚刚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只见一位中青年人似乎早已做了决定义无反顾地抱起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又将脱下的外套罩在小孩身上,他一手推着车一手抱着小女孩 ,生怕孩子放在车上受到震动或惊吓。人们望着他抱着孩子向城东方向走去都松了一口气。

时间一天天过去,但 这件事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老想着这个虚弱的小孩能不能养得活养得好 ,这位中青年和他的爱人是怎样的人。经过了解核实,这个中青年人名叫吳青廷,是前冲村(现为城东社区)大田组农民,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他早在1974年岳西中学初三时入团,回村务农后担任团总支书记。1987年在村里入党。他还曾出任过岳西县民兵通讯连副连长,民兵营长。同时,军分区聘他为通讯兵报务教员,并多次参加军分区和县、区、乡镇组织举办的民兵集中培训和执教,民兵间断性的集训执教时间加起来不少于五年。而难能可贵的是这些公派任务都是尽义务,没有任何补贴和报酬。这种不计个人得失、大公无私的人收养一个弃婴也是当然让人放心的事。而吳青廷的爱人金菊枝是一位忠厚贤慧的农村妇女。要知道救活并养好一个孩子是多么不容易,要夫妻双方几年、十几年如一日的含辛茹苦。后来的事实证明,正是靠着吳青廷日出而做、日落而息;靠着金菊枝四处求人讨奶,起早贪黑种菜卖菜得点钱买奶粉,也是靠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供养孩子读书成长。我还了解到,收养这个女孩前,吳青廷夫妇已有两个男孩,这对于一个农民来说,负担还是很重的。

大约在这女孩十岁的时候,我又见到吴青廷,知道他给女儿取名叫吳慧玲,他希望女儿聪慧伶俐,好好读书。因为小慧玲在上学,这次我也就没能见到她。





时间的快车到了2022年,我退休离开家乡随儿女在外居住已20年,春夏之交我又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见了许多老朋友,自然也见了20年未见已经65岁的吳青廷,他正在帮大儿子看店,我问了他女儿吳慧玲情况。吳青廷说她女儿慧玲还祘好就是把远了(岳西话嫁远了的意思)。算来吴慧玲已三十岁了,前十年我已经知道,在和吴青廷交谈中,我知道在这后20年,吴慧玲发生了较大变化。一是由于本村一位村民说话没注意,岳西人讲是说漏了嘴,让慧玲知道了自己身世。慧玲知道自己身世后,并没有流露任何情绪,因为在慧玲的情感脑海中,有谁能替代现在与之相依的父母位置呢?第二件事是吴慧玲十六岁初中毕业后,没有再继续读书,而是执意跟着大哥、大嫂到一温州打工。她不忍心看着年过半百的父母还再辛苦供她读书。过了两年,她在打工中认识了男友贾绍星,并征得家里同意结了婚,2013年生了一个男孩,现在读三年级。吴青廷说他女婿贾绍星,也是一个务实人,和慧玲结婚后辗转多处,去年一同在义乌一个快递公司打工,虽然两人还是租房住,但在湖南老家龙山县城买了房子,由爷爷、奶奶带孙子在县城读书。我想,这也是岳西乃至全国不少打工者的生活模式,正如吴青廷所言她女儿还是不错的。吴慧玲在外地打工十四年,除近两年疫情原因没回来,其余每年都要回来一次,看望父母家人,这两年也经常通过微信、电话联系,互问平安。吴青廷向我转发了他们三人的几张照片

六月,我又远离故乡到外地居住,我遥祝好人吴青延 一家平安健康,幸福美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