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彪换了两次肝为什么最终还是走了?还原傅彪肝移植前后真实故事

傅彪换了两次肝为什么最终还是走了?还原傅彪肝移植前后真实故事

傅彪知道在劫难逃了。

那是2005年8月30日,天气很好。北京难得来了个大晴天。

傅彪望着窗外的大太阳,突然很想抽支烟。他知道刚动完手术的身体其实不能抽烟,可是内心里总有种劲儿,好像现在不抽,可能就没机会了。

护士刚才进来给他换药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眼里写满了悲悯,他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

他挣扎着,掏了一支烟出来,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

烟气在口腔里徘徊,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这种香醇的味道了。自从知道他得肝癌后,妻子张秋芳就把烟酒都给掐了,他无所谓,可是现在他突然又想念起来了,酒是不敢想了,可是好歹还有烟。

换药的护士又进来了,看见了正在吞云吐雾的他,没说话,也没有阻止。

似有所感,傅彪拿烟的手抖了下,他和护士提出要给妻子打个电话:

“对不起,在该珍惜你的时候我选择了工作,谢谢你包容的坏脾气,剩下的路我不能陪你走下去了……我永远爱你!”

可是电话刚挂断没多久,他拿烟的手就彻底放下了,心电图瞬间成了一条直线。

他走了,这年只有42岁。

这辈子,他演尽了小人物的悲观,却没机会说尽他自己的离愁。



其实肝癌刚开始只是被确诊为胆囊炎。

那天晚上在家里刚睡下没多久,张秋芳就发现傅彪在一旁翻来覆去折腾。仰面躺不行,侧着躺也不行,不一会儿竟然又坐了起来。

张秋芳感觉不对,点着灯,近眼一看傅彪,只见他脸色发白,都是虚汗,甚至身子还在不住发抖。

张秋芳吓坏了,连夜带着傅彪打车去了三零九医院,医生看了看只说是急性胆囊炎,打了消炎针,配了止疼药,回家躺两天就好了。

可是医生的治疗完全不顶用,甚至到了凌晨四点,疼得更厉害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天亮,张秋芳不放心,陪着傅彪又去做了个B超,可是出来的结果还是胆囊炎,问题不大,建议切除。

正好这几天没有拍戏的工作,夫妻俩一商量,趁机把胆囊摘了得了。

可是等到详细的检测一做,医生的脸色却满是凝重地说,我们这里看不太准,你们去三零一看看吧。

夫妻俩的心同时咯噔一下,又去了三零一医院做了一次大检查。

过了几天,张秋芳去拿了报告。

报告单一大堆,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头一页翻开,肝癌晚期四个字,简直如同晴天霹雳,惊得张秋芳目瞪口呆。

张秋芳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肝癌,她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虽然心里早就有了情况不乐观的打算,可是当这个噩耗真的传来,她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难以接受。

可是她不是一个容易被困难打倒的人,在紧锣密鼓安排了傅彪住院手续后,她故作轻松地和傅彪说,没什么大事儿,医生建议留院观察几天。

可她萎靡的表情完全瞒不过傅彪,他虽然嘴上没有说,可是心里明白,自己的情况可能真的不大好。

住院的几天不断有朋友过来看望,他也笑嘻嘻地插科打诨,丝毫没有显露出对病痛的担忧。

只是身体不断在发着的烧,提醒着他,这个病没那么简单。

几天后,病情渐渐稳定下来了,早就按捺不住的傅彪追问妻子,自己到底得了什么病。

张秋芳眼见瞒不下去了,只好告诉他,是肝癌晚期。

傅彪却像是没事人那样说,没事,死不了,现在医术这么发达,治疗这个不是和玩一样。

夫妻俩都知道他这话不管是在宽慰人,肝癌是所有癌症中最凶险的一种,尤其还是晚期,治愈的几率简直是微乎其微。

经过几天的研究,医院决定进行肝脏移植手术。

但这个手术风险却很大,一是手术的难度很大,二是即使手术成功了,一年内还是有80%的复发的几率。换句话说,傅彪的这场手术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接不接受手术,这是个难题。因为接受,虽然有可能痊愈,但死亡概率还是很高,不接受起码还可以不用在手术台上走上这一遭。

可是这个选择的难题对于傅彪来说不算什么,可怕的病魔虽然可以吓跑大多数人,但绝不包括傅彪,从艺这些年来走过了多少的风风雨雨,但凡有一丝退缩,他也不会成为今日的傅彪。

他决定做手术,而且是尽快做,因为手术结束后,他还有很多戏要拍呢,他还有很多观众等着他呢。



傅彪从小就有个演艺梦。

小时候,傅彪住的部队大院驻扎进来了一支摄影组,摄制组的导演和傅彪父亲是好朋友,所以所有的拍摄器材都放在傅彪父亲的办公室里。

当年电影也算是个稀罕物,寻常人一年也看不了一回电影,更不用说亲眼见到电影的拍摄过程了。

小傅彪悄悄跟小伙伴们爬上了墙头偷看拍摄过程,可是下来的时候太着急了,腿上不小心拉了大口子。

父亲知道了这件事没有责怪他,还在晚饭时跟当时的导演崔嵬(《小兵张嘎》导演)当做笑话提了一嘴。

崔嵬心里一动,似乎是为了弥补,送了傅彪一瓶冰镇汽水,临走时还给他留了两个胶片盒子作纪念。

这事儿给年幼的傅彪心里种下了一颗不经意的种子,对于电影,他有了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1982年,高考放榜,傅彪因为和分数线差了整整24分落榜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说自己这几年努力学习没有得到回报,便是自己的人生规划都被彻底打乱了。

也就是在这时,他看到了当时中国最早的民办大学中华社会大学,正在招电影艺术系表演专业的学生。

小时候对于电影的那种朦胧的情感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可以做一个电影演员呀。傅彪的心里,突然萌生了做演员的想法。

可是表演专业招生十分严格,2000个考生只要20个,虽然对于表演有百分之两百的热情,可是傅彪是个小胖墩,在外形这方面可就过不了关了。

可这难不倒傅彪。

他用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零花钱请来总政话剧团的老师辅导学习。经过努力,傅彪很幸运地考上了。

18岁的他于是开始了自己的梦想之旅。

很快,1984年,傅彪由于导演王好为的赏识,出演了电影《北国红豆》,更是拿到了900元的工资。

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要知道当时北京的平均工资可是只有30元!900元相当于一户三口之家,一年多的收入。

可还没等傅彪把手里的钱捂热乎呢,就收到了学校的通知,仔细一看,傻眼了:大意是因为你出去实习拍戏挣钱了,就必须给学校交钱。这次要求交1500元,否则不能随便出去拍戏。

这可把傅彪难坏了,工资就900元,还得自己搭进去600,他去哪里找这600块钱。

傅彪人是老实,可也不是好欺负的,左右一合计,他做出了一个决定,退学。


没多久,他就投入到了铁路文工团的怀抱,并且还在那里遇到了让他一见倾心的姑娘——张秋芳。



其实文工团的老师和领导不太喜欢傅彪,嫌他太闹太贫,太能折腾,就把他调去了相声表演班。

尽管大家都安慰他说这是因为他有喜剧天赋,调到说唱团是对口的,可傅彪一点儿也不喜欢,多次申请要回来演戏,但领导们都不同意。没办法,傅彪开始了过着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生活:只要一有空,他就跑回话剧团看同学们排练。

也就是在这里,他认识张秋芳。

张秋芳之前是做空姐的,气质外貌绝佳,可是由于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在表演上有些迟钝。

第一次看到张秋芳的时候,傅彪就看上了这个漂亮的姑娘,于是平时有事没事,他就往表演班钻,和张秋芳套近乎,指导她表演。

他虽然长得憨,可是在表演上很有天赋,而且愿意下功夫。所以尽管张秋芳不懂戏,没关系,他懂啊,他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着张秋芳表演,给她讲解,有时候还邀请她一起上台演出。

而且为了讨她开心,他还下血本给张秋芳买点小零食,小饰品。他的心很细,对待张秋芳可以说是无微不至。

那个年代的人没那么多坏心思,再加上傅彪对张秋芳确实好,所以一来二去,两个人就好上了。

关于两个人的爱情还有这么个小故事,有一次傅彪请张秋芳出去吃饭,张秋芳要吃海参,可是傅彪带的钱只够一盆海参的钱,点了海参就吃不了别的了。

就这样,张秋芳吃了一整盘海参,傅彪吃了一整盘的配料。

两个人自然没有吃饱,可是看着面前憨态可掬,却坦率真挚的傅彪,张秋芳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爱情的味道。

她的心里下了个决定:不选了,就是他了。

于是五年后的1989年,两个正式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礼办得极其简单,只是向上级领导打了个报告,请双方父母吃了饭,就算成了。

情场得意,可是傅彪的演艺之路,却一直停滞不前。



1992年,傅彪有了一次“发财”的机会。一个曾经的朋友找到他,要拉他一起下海做生意。

彼时的傅彪还在文工团瞎混着,由于外形不佳,他接不到戏,工资不高,一家人全靠着妻子在外面拍戏挣钱。

这让傅彪内心十分苦闷,总有种在妻子面前说不上话的感觉,尤其是儿子傅子恩出生以后,这种感觉更是明显。

90年代正是下海淘金的高潮,很多人抛下了自己手里的铁饭碗下海做起了生意。

傅彪身边这样的朋友不少,他也想过下海,可是又舍不得自己这个铁饭碗。结果这次朋友找上门来,本来他心里还是很犹豫的,可是朋友一句话让他打消了顾虑。

“你看看嫂子这过得是什么日子?你有多久没带她上街了?”

这句话说到了傅彪的心坎上,就是因为没钱,所以他总是对妻子有种愧疚感,觉得抬不起头来。

朋友见自己的话有效,拍了拍他肩膀,继续“鼓励”道:“你也别想太多,这年头大家都下海捞金了,哥们手里刚好有个项目,只要30w,以后咱哥俩就躺着数钱。”

傅彪咬咬牙,决定干了,可结果呢?

等到傅彪东拼西凑从朋友那里借来30w交给这位好兄弟的时候,转过天却连电话都找不到人了。

傅彪知道自己被骗了,大家都是看在傅彪的面子才借的钱,现在人跑了,只能问傅彪要钱了。

大家都是好朋友,好兄弟,知道傅彪拿不出钱来,也不往死了逼,可是傅彪真耍起赖来不还钱,他们也无计可施。

这个关头,傅彪一句话打破了大家的疑虑。

他说这事儿是我错了,这笔钱我来还,还一辈子也要还

他的话潜意思是说,你们放心,这个债,我不会躲的。

他还说但要说人这一辈子,想要无愧于天,无愧于地,无愧于心,还真是困难重重。

可就是为了还债,他最终付出了代价。

为了还债,他做起了广告公司的业务员。在推销业务上,他可以说是真的拼命。

为了签单,他死命给自己灌酒。别人喝四两,他喝一斤。一次酒局上,他一口气喝下了半斤白酒,给客户都看傻眼了,连忙问他有没有事情。

他笑着摇了摇头,可是刚出了包间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干呕了半天,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晚上回到家,他抱着妻子哭的稀里哗啦,说:“我恨死喝酒了,我想要演戏,我爱演戏!”

也许是上天垂怜这个过分正直的灵魂,也许是上天觉得对他的考验够了,1994年,傅彪的演艺之路终于迎来的转机。



1994年,一通电话找上了傅彪。来电的是张艺谋的副导演,也是傅彪的老朋友。

他告诉傅彪,张导正在拍摄一部叫做《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的电影,里面缺个三爷的角色,你可以来试试。

张艺谋的名字在中国可是响当当的,能出演他的电影,这辈子值了!

试镜后几天,副导演的电话又来了,最后角色定了两个人选,一个就是你。可是有个问题,电影可能要延迟开机,你如果能等的话就要放下手中的活儿……


这有啥问题,傅彪好不犹豫地决定等电影开机。也就是这一次,他在《摇啊摇,摇到外婆桥》贡献出了一场精彩的表现,也为他之后的演绎道路铺下了重要的基石。以至于1997年他能够因为出演《甲方乙方》而一炮而红。

当时冯小刚执导的《甲方乙方》就在傅彪附近的部队大院拍摄,制片主任陆国强是傅彪的好兄弟。《甲方乙方》的制作经费很紧张,所以陆国强经常找他帮忙一些小事儿,什么抬盒饭呀,找点便宜的汽水呀,忙前忙后,干的都是场务的活儿。

冯小刚一看过不去了,他知道傅彪是陆国强的朋友,就对陆国强说,你这哥们儿不错,可以拉他一起来干制片。

陆国强一听笑了,说,他哪里是制片呀,人家可是演员。

冯小刚就说:“哟,这真没看出来。刚好我们这儿不是缺个张富贵的角色吗,你问问他愿不愿意演?”

后来得知傅彪的媳妇儿张秋芳也是演员,冯小刚就说,一块演吧,只要不嫌戏少。

就这样傅彪正式进入了冯家班。

而这也正式开启了傅彪的演艺之路!

从1998年的《大明宫词》里的武攸嗣,到1999年专门为傅彪“私人订制”《没完没了》里的阮大伟,再到2000年《一声叹息》的刘大为。虽然演的都是配角,但是傅彪火得一塌糊涂,简直接戏接到手软。

尤其是《居家男人》里的高宝生,傅彪简直是把这个有点骨气,但是懦弱蔫坏的小知识分子演的活灵活现。


2001年,傅彪出演了电影《押解的故事》,并凭借着于太这个角色,一举夺得当年金鸡奖的最佳男配。

在颁奖台上,傅彪甚至还在金鸡奖颁奖典礼上留下了一个名场面,他说:

今年对我来说有四件大事儿,奥运申办成功了,中国足球出线了,WTO入关了,傅彪拿奖了。

看他准备的这么充分,现场的记者忍不住问他:看来傅彪老师是早就知道自己要得奖了呀!

哪知道傅彪不慌不忙从兜里掏出来另外一张纸,说:这没得奖的发言,我也准备好了!


他就是这么一个喜欢逗闷子的人,不但戏好,还特别有观众缘,记者和观众都喜欢他。同行也没什么人说他坏话。

可是谁也没想到,离别竟然会来的这么快。



傅彪的第一次换肝手术很成功。

进手术室的时候,他知道这一次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可他还笑着安慰妻子,没事儿,就是进去睡一觉。

漫长的12个小时的手术过后,手术室传出来好消息,傅彪的肝脏移植成功。

很快傅彪就从ICU转到了普通病房,就等着完全康复,可以继续他的演艺事业。

出院以后他又继续开始了自己忙忙碌碌的演艺工作,做宣传,甚至还拍摄了关爱肝病患者的《冷暖人生》的电影。

儿子傅子恩14岁生日那天,他还亲自下厨,给儿子做了他最拿手的肉沫蒸鸡蛋。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晚上,傅彪再次被一阵剧痛惊醒。

经过医院检查,肝癌复发了。

医生建议二次换肝,因为从医学上看,换肝是有希望的,国外也有类似的病例。

于是在2005年的4月27日,傅彪再次接受了换肝手术。

手术后,为了及时观察病情,他再次安排进了ICU。他脸上的肌肉开始下垂,下颌松弛,舌头发硬。对于别人的话,只能点头或者摇头。后来稍微好点了,能动弹了,可是还是开不了口,就连妻子也只能通过猜测来理解他的意思。

有一次张秋芳在他耳朵边说,下辈子我还嫁给你好不好。

结果傅彪只是努努嘴,张秋芳不明白他的意思。身边的家人就说,他是不是想让你亲亲他呀。

傅彪疯狂地点点头,可是张秋芳的眼泪却忽然下来了,她一把就讲丈夫抱在了怀里。因为她了解自己丈夫的方式,知道他一定是想说,让我下辈子娶你,你倒是先吻我一下呀。

下一辈子还嫁给傅彪,这是张秋芳的心里话,可也是她明白傅彪的病到现在已经是药石无医了。因为虽然进行了第二次的换肝手术,不过这次手术后的效果却很不理想。

7月28日下午,傅彪高烧不退,经过医生的检测他体内的癌细胞已经布满了整个肝脏,甚至蔓延到了胸腔。医生无奈的告诉他的家人,这是肿瘤热,再好的抗菌素也没用,癌细胞已经布满了气管,随时会出危险。

2005年8月30上午9:35,随着仪器屏幕上生命的电波慢慢变成一条直线,傅彪永远的离开了。



傅彪的葬礼上,聚集了很多影迷和观众,导演冯小刚甚至一度哽咽到连悼词都说不清了。

可是最让人意外的却是傅彪的儿子傅子恩,他显得很坚强,甚至在葬礼上说:

人从来不是慢慢长大,而是在某一瞬间突然长大。

他是好样的,也没让父亲丢脸。傅彪的好友葛优曾经收养过他,但是他也没有背靠大树好乘凉,不但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还去外国留学做了导演。他也和父亲傅彪一样交友广泛,新生代演员杨紫,还有张一山都是他的好友。前几年,甚至还拍了自己的电影。

至于傅彪的妻子张秋芳,她一直没有再嫁,可能在她的心里再也找不到像傅彪这样愿意为了她吃一整盘海参配料的人了。


不过张秋芳也没闲着,在邓婕等好友的帮助下,她干起了投资人还有制片人的工作,现在也是身家过亿。

相信看到妻子还有儿子的日子过得如此幸福,傅彪的在天之灵应该也可以安心了吧。

关于傅彪两次换肝不成功有这么几种猜想。

一是手术难度大,复发率搞,这在上文有说过。

二是傅彪没有及时进行手术。比如第一次手术前,去参加了好几次颁奖典礼,还有就是第二次换肝前,傅彪为了电视剧《大清官》的宣传东跑西跑,去重庆参加访谈,配合宣传,耽误了治疗的时间。

三是手术后没有好好休养,造成治疗效果并不好。手术后,傅彪转到普通病房,记者为了得到第一手材料,对他围追堵截,没什么休息时间,出院后,他又忙这忙那,更是得不到良好的休养,于是肝癌不可避免地复发了。

傅彪的离去真的是让人惋惜并且心疼的事情,他是一个真正对表演热爱到了骨子里的演员。

我记得他在冯小刚电影《大腕》里贡献了一场短暂却可以称得上是教科书式的表演:他对着一个假人,痛哭流涕,表演出了情真意切,却在一转眼就擦去眼泪,好像没事人一样。表演收放自如,泰然自若,让人印象深刻。


而且除了他的演技,他还是一个十分古道热肠的人。不说他在文中提到的还债的事情,便是在演艺圈受到他照顾的人,便不知凡几:

刚入行不久,稚嫩到张嘴就忘词的李晨。

刚入行不久,由配音演员转行却接不到戏的张涵予。

还有刚入行不久,有点成绩就想“躺平”的现知名老戏骨王劲松。

这些人在入行之初,都受到过傅彪的恩惠。

所以我们到今天之所以还能记得傅彪,还愿意去怀念他,大概都是始于演技,终于人品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