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唯一一次活塞机格斗,拉-11对战F-47N,国军菜鸟失误频频

国共唯一一次活塞机格斗,拉-11对战F-47N,国军菜鸟失误频频

1954年5月20号解放东矶列岛战役胜利结束,在此期间我军海航数次出击,击落了7架敌机,积累了宝贵的战斗经验。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解放大陈岛提上了作战日程,我军海航部队自然将继续承担夺取制空权的任务。


驻扎在宁波庄桥机场的有海航二师,该部装备的是米格-15,已经取得多个战果。此外还有海航一师4团一大队,装备的是拉-11螺旋桨战斗机,尚未取得战果。


▲列队整齐的我军拉-11战斗机。


我国于1950~1953年共进口了163架拉-11战斗机,作为末代活塞式战斗机,该机使用一台Ash-82FN发动机,功率为1850马力,最大速度为674km/h,爬升至5000米需要5分钟,装备3门23mm机炮。


拉-11面对喷气式飞机毫无优势可言,但是对岸国民党空军没有尚未装备喷气机,因此拉-11对阵F-47、F-51还是可以胜任的。


东矶列岛战役结束后不久,国民党空军又来了。1954年6月3号下午,我军雷达发现两架敌机正在披山岛以南88公里处,正经大陈岛向北进犯,企图侦察、轰炸东矶列岛附近的我军船只。


▲模拟飞行中拉-11的座舱内部,该机装备了3门23mm机炮,火力强大,各备弹75发,略显不足。


指挥部立即命令海航一师4团一大队的4架拉-11升空迎敌,飞行员分别是1号机周克林,2号机杜九安,3号机刘良扬和4号机任旭利。


为保险起见,指挥部又命令海航二师6团的宗德峰和尹宗茂驾驶米格-15助战,低空飞抵战区后再占据高度优势,掩护拉-11作战。


来袭的国军来自第五大队第26中队的F-47N,长机是徐德之上尉和黄宏宜少尉,两人均没有战斗经验。下午16点,两架F-47N飞抵大陈岛上空,转向北巡逻。


4架拉-11按照雷达引导,超低空飞抵了预定空域,以躲避大陈岛上的国军雷达警戒哨,飞行员们搜索着天空每一个角落。


当拉-11飞到小鹅冠岛附近时,周克林率先发现了远处的两架F-47N,一场末代活塞式战斗机的对决即将打响。


▲敌我双方大致航线图,空战在小鹅冠岛附近爆发。


此时F-47N飞行员还没有发现危险的临近,仍按照预定航线巡逻。我军拉-11趁机爬升高度,左转弯绕到敌机后面,准备从6点高的优势位置俯冲攻击。


然而拉-11被国军雷达发现,两架F-47N得到预警,掉转方向准备与我军战机对头。徐德之上尉后来回忆道:


“我们一路都在提防米格-15,听到预警后到处在找喷气机的身影,扭头发现是拉-11,他们肯定利用低空躲避了雷达。”


双方的距离迅速接近,4架拉-11率先开炮,两架F-47N立即右转规避,周克林带队紧追在后。徐德之上尉后来回忆道:


“与拉-11相比,F-47N的低空机动性不佳,空战态势几乎一边倒。我不停地左冲右突,避免被命中。”


“最初僚机黄宏宜少尉太紧张了,他紧紧地粘着我,完全忘记了掩护战术,在我提醒后才稍有改观,我们解散了编队,但又能相互支援,伺机而动。”


▲国军F-47N双机编队的漫画,20世纪50年代初期,国军F-47N经常袭扰浙东沿海。


周克林的注意力都在僚机黄宏宜少尉身上,忽略了敌长机的动向,正当他准备开火时,徐德之上尉已经绕到了我军4号机任旭利身后,试图攻击。


尾翼被击伤的任旭利紧急呼救,周克林立即转向敌长机并开火,“嗖嗖”掠过的曳光弹让徐德之上尉立即俯冲脱离。


由于周克林去解救战友了,紧跟在后面的2号机杜九安接替攻击F-47N僚机。杜九安接近了目标,从右侧射击,F-47N僚机的右翼中弹。


黄宏宜少尉开始做大坡度盘旋,以增加拉-11偏转角射击的难度,避免被命中。然而F-47N在低空的回旋半径比拉-11更大,机动性也更差,3号机刘良扬始终能跟在后面。


▲我军飞行员和拉-11的合影,最后一批拉-11于1966年退役。

▲国军五大队“天空之翼”号F-47N,编号278。僚机黄宏宜少尉座机编号为222。


经验不足的黄宏宜少尉没有发挥F-47N优异的垂直机动性能,而是与拉-11进入了低空缠斗,以己之短攻彼之长,很快陷入了被动。


双方兜了好几个圈子,从1000米高度一直盘旋到200米。虽然偏转角射击难度较大,但拉-11的3门23mm机炮均安装在机鼻,弹道平直,能弥补一些劣势。


没有抓住敌长机的周克林发现敌僚机刚好在前下方,果断俯冲攻击,与低空的刘良扬几乎同时开炮,有多发23mm炮弹命中。


遭到多轮攻击的F-47N僚机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拖着大火坠入了大海,黄宏宜少尉阵亡。徐德之上尉逃过了我军的追击,返回了桃园机场。


▲我军涂装的拉-11战斗机,与F-47N上演了一场末代活塞式空战。


整场空战历时5分钟,我军击落击伤敌F-47N各一架,海航一师终于首开纪录。高空掩护的海航二师宗德峰机组目睹了敌机坠海的一幕,高兴地向他们表达祝贺。


这是国共双方唯一的活塞式战斗机空战,我军占有数量优势,飞行员能发挥拉-11的优点,相互配合到位,能够及时地接替攻击,攻守有度,是我军飞行员不断进步的标志。


国军F-47N机组的表现就相对较差了,主要是飞行员实战经验不足,空地配合不到位,预警不及时,能跑掉一架完全归功于F-47N坚固的机体。


长机徐德之上尉尚能利用F-47N优异的俯冲性能脱离险境,僚机黄宏宜少尉却试图通过盘旋格斗来战胜对手,殊不知这正是拉-11的强项,F-47N的弱项,最后落个坠机身亡的下场也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