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厂后的那些事儿

回厂后的那些事儿

那天下着雨,我在厂门口,被保安拦住了。

这个坐在保安亭的矮胖老头,我从未见过。

看他不开门让我进去,我只好拿出厂牌递给他看。

他用猥琐的眼神瞧了一下,说不像这里的厂牌,无法证明我是这里的员工,还问我的厂牌是哪里捡来的?别在这里乱认亲戚!

我忍着气,好言好语的跟他解释了一下,说请了一个月的假,刚赶回来上班。

他丢给我一把破雨伞,让我在外面站着,说下班了看有员工认识我的话,再放我进来。

“你他妈的,这还要两个小时才下班,到那时我都被淋死了!”

我一发火,把破伞踢的远远的,对他大骂了一下。

“死不死那是你的事!告诉你,这里我说了算,我不开门,你就在那呆着去!”

他鬼眉高扬,怒瞪着眼的怼了我一顿。

我立即掏出手机,打给车间的组长,让他说一下上面的领导,随便叫个人出来证明一下。

但想不到对方竟然关机了。

我又翻找出一个同事的电话,打给了他,让他为我想办法。

“等下证明出我是这个厂的员工,看你怎么跟我道歉?”

我抹着脸上的雨水,盯着他那长成歪瓜裂枣般的脸,恨恨说给他听。

他一脸不屑,伸手把窗户都关了。

很快,一个提着伞的妖娆女子从厂里面走了出来,瞧了我一眼,随后让保安给我开门。

我正痴痴的看着她那白晰美艳的脸庞,保安就把我吼过神来:“再不进来就滚远点!”

我本来要跟他争上几句,再骂他两下的,但看着眼前的美女,顿时没了怒气,乖乖的溜了进来,垂头躲在她伞下,对她感激了一番,接着又虚心的询问了一下,才知道她是副厂长的侄女,刚来这厂半个月。

我正问她,芳名怎么称呼?

她马上瞪了我一下,叫我别那么多废话,回来认真做事就对了,还说我肯定惹那保安了,他才会那么生气,最后警告我别惹他,那是正厂长的堂哥!

我哆嗦着闭了嘴,庆幸着刚才没再去骂他。

一个月没在这里了,再次回来,让我感觉处处陌生。

宿舍里,就有一个陌生的胖子,躺在我的那张床上,正呼呼大睡!

我傻了眼,仔细一看,那不是我的枕头,也不是我的被子,更不是我躺在那里。

只有那对着窗口的床位是我的。

而我的枕头被子正被丢在另一张阴暗角落的床位上!

过去手一拍,还飞动着不少灰尘!

我顿时把那胖子推醒过来,叫他一边去,睡我的床位干嘛?

胖子醒来,一脸懵逼!

他问我是谁?干嘛催他让床位?

我说那本来就是我睡的床。

他怪笑着不走,说是组长唐火让他睡这张床的。

唐火成了组长?

我心里一沉,觉得以后没好日子过了。

这唐火自我进厂起,仗着有个歃血为盟的兄弟,处处看我不顺眼,来欺负我!

那次大家排着队上班打卡,他就莫名其妙的撞了我一把,搞得我把前面的一个肥妹扑倒在地,被肥妹骂了好久,说我故意占她的便宜,吃她的豆腐!

尽管我再三道歉了,她另一个厂的男朋友还特地跑来警告我:“要是再发生这事,打断你的腿!”

我去责问唐火,他说不好意思,是路滑,他也不是故意的。

不知者无罪,除了自认倒霉,我也不好再说他什么。

还有一次对着上班时间,我去下卫生间,结果大门在外面被人锁住了,我在里面折腾不出,怒的连连踹门,刚好正厂长在那里经过,停下来开了门,问出了我的名字,在晚上开会时把我点名叫出来训了一顿!

他说我故意损坏厂物,行为相当恶劣!

结果散会后,我还在那里被罚站了两个小时。

更可恨的是,厂长罚我冲洗了一个星期的公共厕所。

那脏臭不堪的恶心场景,每次让我想起就犯呕不止!

后来有个同事悄悄告诉我,那天应该是唐火锁了厕所大门的,因为除了他,那时就没再看见有人上厕所了。

我去追问唐火,是不是他恶作剧锁了门?

马上被他讥笑了起来:“你被谁锁了你不知道吗?求求你别再问些白痴的问题好不好?”

“妈的,有人看见是你锁的门!”

我没忍住,直接吼了他。

他一把拎住我的衣领:“谁看见的?叫那个人来对质!”

想着那个同事好心告诉我,我又不好去出卖他,便没叫来。

结果差点被唐火推倒在地:“想冤枉老子,门都没有!”

这事过去没多久,我跟他,又对上了!

那天下班后,大家蜂拥而出,赶往食堂。

我走在唐火后面,亲眼看见他在盆架上拿出我的饭盆,看了一下,又随手甩了回去。

饭盆没放稳,掉落在地,一直翻出了好远,直接落在了一条臭水沟旁!

“你动我饭盆干嘛?现在还怎么吃?拿手捧是不是?”

我一说完,便上前扯住唐火的衣领,准备揍他一顿!

唐火说是拿错了饭盆,接着放回去,然后才掉地又翻滚的。

他又解释着,这一切都跟他无关,不是他让盆子落在臭水沟旁。

有意无意的被欺负,我早就火冒三丈了!

他还想再狡辩一下,趁他没防备,我一脚就踢翻了他,他爬起身像疯狗一样的向我扑来,两人顿时开打,直到难解难分……

后来我们被保安拎到了办公室里,两个厂长对我们大骂不已,吼着要开除我们。

是组长为我说了情,说我干活厉害,种种活儿都得心应手,开除了太可惜。

让我不舒服的是,唐火当时没被开除也就算了,现在还混到了组长位置,更气人的是,他还让别人占我的床位!

见胖子磨磨蹭蹭的不愿挪开,我动手把他拖到了一边,他嚷着跑了出去,说要让组长来主持公道!

我还没收拾好床铺,唐火跟胖子就从门外冲了进来:“这宿舍又不是你的,床也不是你的,我让胖子睡哪就睡哪,你争什么呢?”

唐火怒气冲天的责问我!

“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我本来就是睡这床,现在回来一样睡这床,有什么不对?”

我怼的他哑口无言。

“行,你给我等着!”

唐火甩头而出。

过了一会我才想到他是不是告状去了?

等我悄悄经过办公室时,果然听见了唐火的声音:“都停一个月了,手都停瘸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做事?现在一回来就抢床位,闹的员工不愉快,这样的人就该解雇!”

“这样就解雇人家不好吧?我从前组长那里问过,他说志鸿做事还挺可以的。”

我听出,这话是把我领进厂的那个美女说的。

这时正厂长说话了:“要不先看看情况吧,随便解雇员工也不好。”

唐火的声音大了起来:“有他在,我都觉得不会当这个组长了。”

听他如此的嚣张的要逼我走,我再也受不了了,马上推门而进:“既然你不会当组长,那就我来当!”

众人怔怔地看着我,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举动震住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唐火,他讥笑般问我:“你有什么能耐?能管住车间的那些员工吗?”

我不屑的盯着他:“我只会做得比你更好……”

“别说了!”

美女突然说了话,声音尖利刺耳。

正厂长是个肥头大耳的家伙,满脸横肉却偏偏说着慈言善语:“小唐,你对厂里的贡献有目共睹,这个组长之位还非你莫属,但车间这么多人,你一个人管着也太辛苦了,所以分一半给这个志鸿管管看,你觉得如何?如果他带不好,我再把他撤了。”

唐火神情卑恭,但话语很冲:“厂长要提拔人才,我无话可说,但像这个没点领导能力的蠢货,我怕他管坏了员工,造成厂里的……”

我正想发作,美女先打断了唐火:“你这是什么素质?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情,其他的别管那么多,他怎么样,与你无关!”

我心里一阵感激,原来美女是站在我这边的。

正厂长瞧着美女说道:“正华,能不能管好两个组长,就看你的了。”

这时候我也才知道美女叫正华,是管制组长和厂里的各种事务的,相当于厂长的代理助手。

我是看着唐火愤愤不已的眼神离开办公室的。

第二天一早,上班前,正华就开了一个早会,向车间的所有员工告知,我也是一名组长的事情。

我看见,许多员工都往我投来支持赞许的眼神。

很快,车间分成了两组员工,一组我带领,另一组是唐火带领。

后来,因为我的认真做事,以及用心教导员工,让那些员工都很敬重我,就连加班,也都心甘情愿,个个踊跃参加。

反观唐火带领的一组员工,由于唐火本身就不大会做事,常常用错误的方式教导员工,致使生产出一堆堆的返工品。

可笑的是,唐火把责任推给员工,还不停的怪罪员工。

为此,厂长大怒,把唐火叫去办公室训了几回。说他自己做事不好,还迁怒他人!搞得员工动不动闹着要辞工。

虽然,我这组也生产出了一些不良产品,但奇怪的是,我从未挨过厂长的教训。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有天下班后,正华让我到办公室去一趟。

我以为她要怪罪于我,但到办公室时,发现只她一人,还和颜悦色。

她招呼我坐下,并动手为我泡了一杯茶,示意我喝茶。

我受宠若惊!

“总管,不知你让我来,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我一直都称呼她总管,此时正小饮了一口热茶,小心翼翼的探问一下。

正华是个美艳动人的女子,不但身材凹凸有致,而且举动妖娆多姿。那张浅抹淡描的瓜子脸上,五官显得极其精致。

我一不小心,便碰上那双迷离的眼睛,释放着让我沉醉的信号。

原来她默默的看了我好久。

“叫我正华就好,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咱两不如坦诚相待。”

她轻柔说完,往大门口看了看,很快起了身。

我不知道她要干嘛,有点尴尬的说不出话。

直到听见办公室的大门被关起来锁住的声音,我才觉得心里“扑通”一下,跳的很厉害!

“这样锁住办公室的门,厂长来了碰见不好吧?”

我忍不住提醒她。

“放心,厂长出差去了,说后天才回来,我伯父又身体不适,恐怕一星期都不会来了。”

正华站在我身后,悠悠的说着。

我甚至能闻到来自于她身上的茉莉花香了,不禁心旷神怡,但又忽然想起,她到底叫我来办公室干什么?

难道是要跟我暧昧偷情?

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晃动不已。老婆刚做完月子,身体还不适合房事,我也好久没有那种想法了,此时突然面对这样一个美貌动人,举止撩拨的单身女子,试问,我怎么能不胡思乱想?

“唐火那人我看出来了,有勇无谋,性格暴躁,不适合做组长。”

正华突然伏低身子,吐气如兰,在我耳边轻轻地说。

我一阵头晕目眩,颤抖着说:“其实我也有很多不足之处。”

正华在我耳边吐着气:“你不同,我一下子就看中了你,做事认真,平易近人,是好样的。”

我差点被口水呛到了。

“谢谢。”我还是费劲的说着。

“其实我想过阵子就把唐火撤掉了,让你来全权管理,这事我也跟厂长和我私下商量过了。”

正华说完,竟然伸手轻抚我的脖颈,是那么温柔,那么舒服。

我不知所措般,想起身走开,但被她拉住了手。

“小志,跟姐好,姐让你当将来的厂长好不好?”

正华深情款款的看着我,她的手柔弱无骨。

“我不能那样,我家里还有个老婆,孩子。”

我挣开她的手,想离她远一点,免得自己意乱情迷而陷进去。

正华却突然绕到我正面,扑进我怀里,幽幽说着:“我不在意你有家室,我只当你情人就好,你知道吗?我现在三十多岁而未嫁,是因为我曾经检查过自己的身体,有着天生的无卵症!”

“无卵症?”

我惊讶地问。

正华把我抱紧了些:“也就是不孕不育之症,我有个男朋友,但相处一年后便离我而去,原因也是我无法怀孕。”

她说着,很快轻泣了起来。

这个平时冷艳高贵的女人,原来也是这般的脆弱不堪。

我任她抱着,轻抚着她的肩来安慰她:“这样不好,你得找个人结婚,不能生育就领个孩子养,那也是一样的。”

正华看着我,泪光闪动:“但我无法控制的看上你了。”

我一怔,无言以对,她软绵绵香喷喷地身体已经火烫了起来,渐渐在融化我。

“我不能那样的。”我心里有个声音提醒我,让我下意识的去推开她,但突然觉得内心处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狂野的窜动着,要把我狠狠的撕裂!

“你不会拒绝我的,我敢肯定。”

正华自信的看着我,伸手摸向了我那里。

我像一堆炸药,一经点燃,瞬间爆炸起来!

她的唇鲜红欲滴,很好看,但我却狠狠的用嘴封了上去!

如饮甘醇般,我贪婪的品尝着,浑然忘我。

她的手,牵着我的手,往那雪白晶莹的躯体上游走……

我再也无法控制般的抱起她,狠狠地往皮沙发上甩去,已经慌乱的脱着衣服,然后像狼一般的扑了上去!

正华闭眼抱着我,抚摸着我健壮的胸膛,时不时的轻声欢叫着,迎合着我的一阵阵揉捏……

不知过了多久,我像到达了人间仙境,尽情释放!


正华颤抖不已,一次次的狠抓着我的后背,让我既疼又迷恋。


暴风雨之后,正华满脸羞色的埋在我怀里。而我看着沙发下,那一件件丢落的内外衣服,发着愣!


这时才觉得后背疼痛不已!


“你真好,让姐又做回了女人。”

正华意犹未尽的说着。


“你在茶里放了什么东西?让我无法控制了?”

我想怪她一下,大骂她一顿,但看她深情一片,又不忍心。

“我知道你有老婆孩子,没那么容易跟我好的,所以加了点东西辅助一下,你享受我了又回头怪我。”

正华委屈的说着。

我叹了一口气,起身捡回了衣服……

我离开办公室时,听见正华说:“你放心,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的,是我自愿的。”

因为跟正华有了那事,所以让我觉得日子很不好过,做事没心思了,碰到她要垂头而过,闲时又总想起家里的老婆,心里顿时愧疚不已。

终于挨在半个月后,我辞了工作,让所有人都很惊讶。

就连唐火也假惺惺地说我:“没有了我,你的生活还有鸟意思?”

我知道,他是不舍得我走了。

但我有难言之苦,是他们不知道的。

正华没有跟其他人一样的挽留我,反正很安静的接受我的辞职,只是离开厂的那个下午,她在厂门口等着我。

我们相对无言,耳边还传来保安不怀好意的声音:“看你就是来混的,现在被赶走了吧?”

我没理他,只跟正华说:“请忘了我吧,你该有更好的将来。”

她淡淡笑着:“我知道跟你没有以后,明目张胆的抢老公,又对你老婆太残忍,所以……”

“所以什么?”

我忍不住的问。

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狡猾的看着我:“我感觉自己怀孕了,你猜猜是谁的种?”

我犹如五雷轰顶:“你骗我!”

正华大笑着,有眼泪滴落:“我不想嫁了,以后就带着他生活!”

看着她转身而去,我心如潮水。

我看见,她笑的很凄然,很无奈!

(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