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政治教授:分歧太多,乌克兰可能会失去北约成员国的支持

美政治教授:分歧太多,乌克兰可能会失去北约成员国的支持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学教授丹尼尔·特雷斯曼在给CNN撰文时写道,由于西方国家内部分歧,乌克兰面临失去北约国家的军事支持。

在特雷斯曼看来,美国应该在即将举行的北约和G7峰会上尽最大努力,因为华盛顿的盟友越来越多地因内部问题而分散对乌克兰冲突的注意力。他说,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正面临着一项艰巨的任务:创造团结的形象,防止西方集团的最终分裂。

文章写道,“今年2月,面对俄乌冲突,西方国家对乌克兰的坚定支持令人印象深刻。从华盛顿到华沙,各政治派别的领导人似乎都在罕见的和谐中歌唱。然而,四个月后,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国家之间和国家内部的分歧浮出水面的速度如此之快。约瑟夫的任务是重振二月的精神。”

根据这位美国教授的说法,“北约成员国之间的争端和误解正在迅速增加。所有这些都反映在基辅政权所依赖的军事支持上。此外,西方的分裂暴露了自己的弱点,这给俄罗斯注入了信心。”

“对莫斯科看来,西方现在就像一把散沙,是分散和分裂的,”特雷斯曼写道。

这位教授由此列举了影响美国盟友凝聚力的几个关键问题。其中之一是德国在乌克兰冲突上的模糊立场。特别是关于长期的武器运送和德国领导人对这个问题的恼怒。

特雷斯曼写道,“德国总理肖尔茨的一名顾问最近震惊了他的联盟伙伴,他斥责记者纠缠于乌克兰的军事需求,而不是探索与俄罗斯未来关系的令人担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他失去了议会多数席位。例如,他的反对者反对对俄罗斯能源实施禁运,现在具有很大的影响力。

另外,英国也陷入了困境。该国不仅仍在承受着“脱欧”的后果,而且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也因参加封锁派对而玷污了自己的声誉。另一个相对较新的问题是,土耳其坚决反对芬兰和瑞典加入北约。

所有这些事态发展都加剧了阻碍美国发动反俄运动的裂痕。因此,拜登需要在即将举行的峰会上做出努力。只不过,他的国家也是危机四伏,使得他很难在团结盟友上下功夫。

“对拜登本人来说,离开华盛顿几天看似是一种解脱。由于他的支持率惨淡,他的政党在中期选举中面临失败。通货膨胀率正在上升,冠状病毒正在变异,经济正徘徊在衰退的边缘。这种分裂和混乱的局面更加令人不安,因为普京几乎肯定非常重视这一点,”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政治学教授丹尼尔·特雷斯曼强调。

可能是由于美国领导人在2月份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前所未有的制裁时表现果断的缘故,这才让冲动的欧洲国家团结起来支持华盛顿。但现在拜登必须重新说服盟友,并在北约成员国中形成适合美国的意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乌克兰可能会失去北约成员国提供的军事援助。

这位教授解释说:“未来几个月的危险在于,如果注意力不集中,西方将无法尽快向乌克兰提供抵抗俄罗斯所需的武器。”。

在丹尼尔·特雷斯曼看来,在欧洲和美国,西方对俄罗斯的“战争疲劳”正在加剧。但屈服于这种“疲劳”为时已晚,否则就会付出“高昂的代价”。

文|梁石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