滔滔金沙江,军神刘伯承(上)

滔滔金沙江,军神刘伯承(上)

长期身处和平年代,极易使人在乐享生活、争名逐利、心浮气躁、得过且过的状态中慵懒倦怠,放松警惕,消弭斗志,忘却初心,淡漠使命,弱化担当。作为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极有必要重复呐喊“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金一南,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所长,少将军衔,博士生导师。是一位勤勉自强、才华横溢、著作等身、影响深远的军中俊杰、爱国学者。其作品以说理透彻、恢宏大气、振聋发聩而著称,独具提神醒脑、救赎灵魂、正心正念之功效。  

  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警示当代、鼓舞民志,更为启迪后世、昭告未来,迎接党的二十大,将转发并精读该著作。

4月29日,按照中革军委的万万火急电报《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中央红军以一军团为左纵队,以三军团为右纵队,军委纵队和五军团为中央纵队,三路大军向金沙江南岸疾进。

此前两天4月27日,红军先头部队在曲靖西北的公路上截获一辆薛岳副宫押运的汽车,车上装有西南地区五万分之一的套色军用地图和许多云南白药,这两样东西对千里跋涉的红军来说,都是无价之宝,尤其是大比例的军用地图。后来渡金沙江的三个渡口——龙街渡、洪门渡和皎平渡——都是在这份军用地图上选定的。

蒋介石迅速发现了红军的意图。

在贵阳得知红军刚刚抵近昆明又转向西北,蒋介石就判定红军真正意图在北渡金沙江。他即令薛岳率各纵队跟踪北追,又电刘文辉派兵扼守金沙江各渡口,将船只悉送北岸,严加控制;同时命令空军每天派飞机在金沙江各渡口侦察,力图消灭红军于金沙江以南地区。

金沙江是长江的上游,上接通天河,从昆仑山、横断山奔腾而下,穿行在深山狭谷中。江面宽阔,水流湍急,地势极为险要。川军刘文辉为阻止红军渡江,把船只都掳往北岸,并控制了北岸渡口。

意图已经被蒋发现。若不能掌握渡口,则前无去路,后有追兵,又入险境。

金沙江成为中央红军北上的一大险关。

5月2日,中革军委主席朱德命令:左纵队第一军团从龙街渡方向渡江;右纵队第三军团从洪门渡方向渡江;中央纵队和第五军团从皎平渡方向渡江。

大军奔驰,风驰电掣。各军团都在创造自己急行军的速度。

一军团先向昆明虚张声势,完成佯攻任务后,调头北上,5月4日赶到龙街渡。

三军团分两路,以每昼夜80公里的速度向金沙江疾进,5月4日抵达洪门渡。

中央纵队由总参谋长刘伯承率领干部团三营作为先遣队,一昼夜行军一百多公里,5月4日占领皎平渡。

5月4日的三处行动却只有一处成功。

一军团首先受挫。一师一团以急行军抢占龙街渡口,渡船已被敌人拉到对岸烧掉了。直接架桥又没有器材,弄来一些门板,用绳拴住从上游一块挨一块往水里放,由于水流太急,架到江面的三分之一便无法继续进行。又用骡子拉着铁丝过河,也因江水急,骡子游到一半,转个圈又回来了。

整整两天,毫无进展。

一军团最先向军委建议过江,结果自己却过不了江。林彪火急火燎地打来电话。一师师长李聚奎开口刚想汇报,被他一下打断,说:“你不要讲情况了,干脆回答我,队伍什么时候能过江?”

一师在渡口折腾了两天没有结果,李聚奎正着急,见上级根本不听他讲情况,顿时也火冒三丈,也不管什么军团长不军团长了,大声说:“要是干脆回答的话,那桥架不起来,什么时候也过不了江!”

师政委急得在旁边直拉李聚奎衣角也拉不住。

林彪大怒,在电话中妈的娘的骂起来。

颇有儒将之风的林彪在长征中急过两次。一次是抢渡湘江,半夜向中革军委发出必须“星夜兼程过河”的紧急电报;一次是抢渡金沙江,大骂一师师长李聚奎。

彭德怀发起脾气来爱骂人。1959年庐山会议后,有人揭发说,三军团干部几乎都挨过彭德怀的骂。黄克诚、杨勇、张爱萍、彭绍辉、李天佑……都不例外,很难找出没有挨过他骂的干部。

战争年代,军情如火。军令如山。胜败瞬间,性命关天。所以人们能够容忍指挥员的发火骂人。

某次军情紧急,彭德怀和军团参谋长邓萍一路小跑亲往前线指挥。警卫员挥三角小红旗在前面开路,一名战士太疲乏,坐在路上不让。彭德怀急了,大骂一声:“狗娘养的,起来!”

战士跳起来,看也没看,照彭德怀当胸就是两拳。

战士打了军团长,这还了得!传令排长把人捆到彭德怀面前,要求从严发落。

彭德怀一挥手:“谁叫你捆来的?小事情,快放回去!”

吓得发抖的战士眼含热泪给军团长深深施一礼,转身去追赶部队。

事情发生的时间,有人回忆是第三次反“围剿”的高兴圩战斗后,三军团尾追蒋鼎文、韩德勤部时;有人回忆是第二次反“围剿”中,中村战斗的前一天。

不外就这两次战斗中的一次。

高兴圩战斗后,红军在方石岭激战中全歼韩德勤师。

中村战斗中,红军歼敌一个旅。

有没有那名战士的战功?抑或他已经在战斗中洒血疆场?

因为没有人知道那个战士的姓名。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都揭发林彪阴谋诡计,很少有人揭发林彪骂人。

遥远的记忆中,人们只记得林彪1929年骂过政工人员是“政治小鬼”。

金沙江骂李聚奎是第二次。

第三次是在东北骂李作鹏。1946年四平大撤退时,指挥部撤到舒兰后电台未能首先架设起来,身材瘦弱的林彪竟一把掀翻了参谋处长李作鹏的酒饭桌。

骂爹骂娘,掀翻酒桌,都是大动作。但隔了11年。

说世界几百年、中国几千年出一个天才,他自己则是十几年动一次不再控制的肝火。 强渡金沙江与四平大撤退,都是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平日深藏不露的林彪,对其深藏不露的感情也失去了控制。

一军团龙街渡受阻的时候,三军团于洪门渡渡过彭雪枫团后,浮桥被激流冲垮,也无法再渡。

中央红军主力一、三军团全部受阻于金沙江畔。

全军的眼光都转到中央纵队的皎平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