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九)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九)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一)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三)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二)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四)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五)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六) 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七)国内制药龙头公司的创新发展与转型(八)

(接上篇)

第三部分 研发概览

在中国制药企业由仿制药向创新药转型的过程中,研发是至关重要的,它既是公司生存的需要,也是走向国际化的必要条件,研发成果决定了公司的未来。公司未来的产品组合、盈利模式、主营业务收入、毛利率、费用率、净利润率、ROE、ROIC以及增长率都由研发而起,所以,以五年以上的投资期限来看制药企业,要特别关注它们的研发团队和研发管线。

然而,对于有着高科技属性的创新药而言,若搞清楚每一个化合物或大分子的潜在价值、研发风险、推进速度、审批风险、竞争环境等都是非常困难的,即使在上市后,还将会受到公司销售能力的制约而难以预测。所以,对于创新药企业来说,越是重要的环节(创新药研发),越是难以评估和分析,这有赖于专业、经验和持续的跟踪研究等。

接下来,我们就从五家公司历年年报和公开信息中整理出一些有关研发的数据,从研发投入、研发人员、研发管线三个角度做一些简要的分析。由于每家公司所公开的内容非常有限,我们无法进一步分析其技术平台、每款潜在药物的技术路线、临床价值、风险评估等非常重要的内容,对此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专业数据库,或者通过上市公司调研的方式获得更多、更详细的信息。

对于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不可能对每款潜在药物都能做出准确的分析。不仅广大个人投资者是如此,即使是医药产业投资基金、明星医药公募基金等机构对于创新药管线的认知也大多是一叶障目。创新药的科技属性决定了其这样的特征,越是科技前沿的研究,越是少数人的游戏,其成功的偶然性也就越大。当投资者试图去搞清楚某一个潜在成药靶点的市场价值和成功率时,基本上就钻进了“牛角尖”,当投资者向科技前沿发起疯狂的进攻时,悲壮几乎是注定了的。市场需要敬畏,科技也同样如此。

在进行创新药投资研究时,我们仿佛掉进了“不可知论”的陷阱。不过,这只是对于某个具体的潜在药物的早期研究(甚至临床研究)而言。若是我们以五年以上的期限来分析它们,大数法则仍然是行之有效的方法之一,正所谓万物皆概率。因此,在进行创新药投资研究时,我们就得以更长远的眼光来审视创新药研发的内在因素。

一、研发支出(包括研发费用和资本化研发投入)

研发支出是创新药研发的动力之源,创新药是不断地用钱砸出来的,没有持续性的研发投入,就不可能开发出新药,医药研发,“烧钱”是第一步。过去十年,五家制药龙头在研发支出上毫不吝啬,这才有了它们现在的创新药研发管线。

2012年五家公司的平均研发支出为2.9亿元,2021年已经达到了40.52亿元,十年增长14倍!其中2015年至2018年,研发支出增速持续攀升,五家公司三年平均增速达到了43.25%。2018年医药集采开始以后(2020年以后还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研发支出在高基数的基础上增速有所放缓。尽管如此,五家公司的研发支出还是大幅增加,三年平均增速仍然高达29.04%,这超过了它们近三年营业收入的平均增速,五家公司的研发支出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仍然持续上升。

2021年,五家公司研发支出/营业收入比率的平均值为16.29%,比十年前提高了10.25%。其中恒瑞医药远高于其余四家公司,2021年达到了23.95%,分别高出复星医药和石药集团11.19%、11.52%。可见,在五家制药龙头企业中,恒瑞医药无论在研发支出的绝对值还是研发支出/营业收入比率上都与其余四家公司拉开了距离。

研发费用会影响当年的营业利润。为了减少研发支出对当年利润的过度侵蚀,一些公司根据会计准则寻求将部分研发支出进行资本化。在五家公司中,除了复星医药研发支出资本化率较高之外(最近两年连续下降),另外四家公司的资本化率都在5%以下。但是,随着研发管线的推进,三期临床(尤其是国际多中心三期临床)的快速增加(三期临床是最烧钱的),每家公司都将遇到研发费用大幅度攀升的情况,若选择将部分三期临床(尤其是已上市药物的新适应症)项目的研发支出进行资本化,则资本化率也将因此有所提高。

当然,资本化率的提高也会带来一些问题,一旦三期临床失败,将会再次转为一次性费用,大幅冲减当年的营业利润。即使研发成功,未来仍需要将其逐年摊销,影响未来年度的营业利润。所以,将部分研发支出进行资本化也是一把双刃剑,要综合考虑当期利润、未来利润和研发风险以及资本化率等。

二、研发人员

对于创新药研发,只有钱也不行,还要有人,要有人才,尤其是顶尖人才。就本文所研究的五家公司而言,它们披露的研发数据比较少,尤其是缺乏历史数据(很难进行回溯分析)。不仅如此,三家港股上市公司甚至没有披露具体的研发人员数据,在此我们先以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为例,通过对其进行对比分析,从中提炼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我们首先看两家公司在职员工的总体情况:恒瑞医药的员工总数在2020年达到2.89万后在2021年进行了优化,同比下降15.26%至2.45万人。

从人员结构来看,除了研发人员仍然保持增加以外,其他专业人员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行政管理人员、财务人员和销售人员的缩减幅度都超过了20%。

近几年,研发人员的占比在逐渐提高,销售人员、管理人员和财务人员的占比都在逐年下降,生产人员相对平稳。从2021年开始,恒瑞医药对人员结构进行大幅调整,研发人员占比大幅提高,显示出公司在内外部压力之下,向创新药转型的决心更加坚决。

不但在专业人员结构方面,恒瑞医药在人才结构的调整上力度更大。2021年,公司硕博人才4055人,是2012年的6.45倍,其中博士人才增加至648人,是2012年的7.04倍,且最近三年增幅较大。

在恒瑞医药内部,硕博人才占比已经升至16.56%。每六个人都有一个硕士或博士,每五个人都有一个是研发部门的。这就是恒瑞医药为向创新药公司转型而在人才上做的储备。

我们再转向复星医药:2021年,公司在职员工人数升至3.63万,同比增长12.47%,是恒瑞医药在职员工人数的1.48倍。

在专业方面,除了生产人员保持平稳外,其他专业人员都保持着增长趋势,其中2021年同比增长在15%-25%之间。

由于统计口径的原因,复星医药的技术人员中有55%左右属于QA/QC人员(应该划分为生产人员),其研发人员占到技术人员的45%左右,为了时间序列上的连续性,对部分年度做了一些调整。另一个与恒瑞医药不同的是复星医药有医护人员,划分为其他人员,2021年已升至8348人,若扣除医护专业人员,复星医药的在职员工总人数为2.79万人,比恒瑞医药的在职员工人数多了14%。

在专业人员结构方面,复星医药的变化相对温和,生产人员占比有所降低,销售、研发人员的占比有所上升,而其他人员(医护人员)的占比上升幅度较大。上图所示的技术人员中,QA/QC人员占到其中的55.71%(占在职人数的9.88%),研发人员约占其中的44.29%(占在职人数的7.85%)。若将QA/QC划分至生产人员,则生产人员占比将达到44.41%。若将复星医药下属医院剥离,则复星医药的专业人员结构如下:

若是将上图与恒瑞医药的人员结构图作对比,则二者的差异非常大,复星医药更像一家生产型企业,生产人员占到了60%左右,销售人员占到20%左右,研发人员占到10%左右;而恒瑞医药的生产人员占比仅为14%左右,销售人员约占55%左右,研发人员约占20%左右。企业是由人组成的,人员结构的差异是企业内在特征的重要体现,这也决定了两家公司的发展路径。

在人才结构方面,复星医药近几年的引进力度也很大,硕博人才数量年均增加15%左右。2021年博士人数452人、硕士4399人,同比增长9.98%和21.75%。复星医药硕博人才总数超过了恒瑞医药,而在博士人才方面,恒瑞医药却比复星医药多196人,恒瑞医药更侧重于引进顶级人才。

复星医药硕博人才占比也逐年攀升至13.38%,其中硕士占比12.13%,博士占比1.25%。人才结构的持续优化,将逐渐提升公司的核心能力,这些要素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可能比我们看到的财务指标更能够反映公司的长期价值。

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在人员结构持续优化的大背景下,其在研发人员方面的提升更为明显。相比而言,近三年恒瑞医药研发人员数量增加更快,年均增长21.22%,复星医药研发人员数量在经过2017年的高增长后,增速有所放缓,但仍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率,年均增长13.26%。

两家公司的研发人员占比都有所提升,但由于两家公司的人员结构差异很大,恒瑞医药的研发人员占比长期高于复星医药,2021年恒瑞医药研发人员占比为22.37%,复星医药研发人员占比升至7.85%。

若从研发人才的结构上来看,两家公司的差异就更加明显了。复星医药的硕博人才总数超过恒瑞医药,但在研发方面投入的硕博人才仅为恒瑞医药的一半(复星医药下属医院分流了大量硕博人才)。在博士人才的投入方面,两家公司的差别更大,2021年恒瑞医药有648位博士,其中621位从事研发工作,占比95.83%。同年,复星医药有博士452人,其中269人从事研发工作,占比为59.51%。由此可见,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在研发方面无论投入兵力的规模,还是研发人员的素质都存在着显著的差异。

因为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的业务类型和发展战略有着显著的差异,它们的发展路径和投入节奏也不相同。恒瑞医药在研发方面的兵力部署强度更高,可谓是集中公司的精兵强将从事创新药研发。复星医药在研发领域的兵力投入相对温和,因其多元化发展,精兵强将也分散于制剂和医疗服务等领域。所以,通过人员结构的分析,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何恒瑞医药的研发管线主要靠自主研发,而复星医药的核心研发管线除了子公司复宏汉霖的生物类似药以外,至少30%则需要外部引进。

在三家港股上市公司的官网上,我们找到了一些关于研发人员规模和结构的简单描述,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官网数据(并非精确数字)的统计日期都是2021年12月,翰森制药的官网数据分别是2019年和2020年年底的数据(并根据其描述内容推测出其2021年的数据)。在对这些数据进行调整后,将其与恒瑞医药和复星医药的研发人员数据进行比较,具体情况如下:

从研发团队人员数量来看,恒瑞医药研发团队人数最多,其次是中国生物制药,复星医药位居第三,石药集团和翰森制药比较接近,差不多2000人左右。从研发人员的学历来看,五家公司的排序与团队规模的排序基本相同,与团队规模排序有所不同的是,石药集团的硕博人才数量远超翰森制药。

从硕博研发人员的占比来看,硕博人才占比最高的是中国生物制药,达到64.48%,其次是恒瑞医药,达到54.86%,复星医药位居第三,为54.58%,石药集团为50.25%,翰森制药的硕博人才占比最低,仅为24.74%。其中,博士人才占比最高的为恒瑞医药,为11.34%,石药集团和复星医药的博士研发人才占比分别为10.25%和9.44%,中国生物制药和翰森制药的博士研发人才占比最低,分别为4.98%和4.70%。

研发是一种极具创新性的活动,主要依赖高端人才,尤其是顶端人才。因此,博士研发人员的规模和占比,更能够体现研发团队的实力,也为未来提升研发管线的深度和宽度提供了人才保障。

三、创新药研发管线

研发管线是在投入资金和研发人才后的直接成果。研发管线的分析非常复杂,专业度也非常高,我们这里暂不涉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专业数据库和专业论文以及其临床数据进行比较。

如果将研发管线看作一个整体,我认为它同样遵守大数法则,毕竟它们不是初创型公司,不是仅仅靠一款药打天下的时候。对于它们这些千亿市值以上的上市公司,只有通过不断推出新产品(组合)才能持续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经过对五家公司研发管线的梳理(可能会有部分遗漏,但误差应该非常小),进入临床阶段的创新药研发管线统计(截至2022年5月底)如下:

截至2022年5月底,五家公司已经上市33款创新药,覆盖67个适应症,其中不乏一些像PD-1这样的重磅品种,也有授权引进的,比如复星医药的苏可欣(马来酸阿伐曲泊帕片)。处于上市申请阶段的创新药(含新适应症)有30款,预计未来12个月内会陆续获批上市,将使得五家公司现有上市创新药适应症数量增加45%,五家公司将真正进入了创新药上市的高峰期,尤其是恒瑞医药。

从三期临床的数量来看(含国际多中心三期临床),五家公司正在开展110个三期临床,其中恒瑞医药就有60个,占比55%。若这些三期临床药物有90%能够在3-5年后陆续上市,可以预见,五年后五家公司创新药的数量(含多适应症)将达到196个,几乎是现在已上市适应症数量的3倍。届时上市适应症数量情况大致如下:恒瑞医药94个、复星医药39个、中国生物制药25个、石药集团20个、翰森制药14个。其中有多个国际多中心三期临床,届时也会使得国产创新药在国际化方面迈出关键的一步,在公司收入结构中,创新药的占比均会大幅提高,并成为公司主营业务利润的主要来源。

五家公司中,翰森制药的三期临床项目仅有5个,而且其二期临床项目也比较少,如果不积极从外部引进,五年后其在创新药上市数量和营收上的优势将会受到挑战,仅靠自主研发已经不足以保持优势地位。石药集团的研发管线也有这方面的问题,虽然它买了一些处于研发阶段药物的部分权益,但其二期临床项目仅有4个,存在断档期,仍需要尽快从外部引进,丰富研发管线。复星医药和中国生物制药的研发管线相对均衡,每年有3-4个创新药上市。恒瑞医药的三期临床项目数量比其余四家公司的总和还有多,而且二期临床项目的数量也比较多,所以未来五年恒瑞医药在研发后期各阶段(上市创新药、上市申请和三期临床阶段)都将大幅领先其余四家公司。

随着研发进度的推进,五家公司的一期和二期临床研发项目都将大幅增加,为创新药持续上市提供了充足的项目储备。通过对这五家公司研发管线的观察,我们发现中国制药龙头企业正在步入创新药的时代。

综上所述,在研发资金的大规模投入和研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五家医药龙头公司的研发管线正在快速推进,进入后期临床的项目也逐渐增多。非常清晰的是,创新药的收获期正悄然来临。

(未完待续)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