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外卖、拧螺丝、当牛马,“穷忙族”的我们还有未来吗?

送外卖、拧螺丝、当牛马,“穷忙族”的我们还有未来吗?

为什么我们会越忙越穷,越穷越忙?最终沦为了穷忙族……

日本经济学家门仓贵史在《穷忙族》一书中写到:他们挥洒汗水,拼命工作,然而生活始终维持在最低标准线上。

一、日本的“三和大神”,曾经的“穷忙族”

2005年,日本把努力工作年收入却不到10万日元的群体,定义为——穷忙族。而他们每四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又忙又穷的。

那么,在那一时期的日本,年收入10万日元算穷吗?

据统计,那一年日本的人均年收入为36万日元。而10万日元的年收入,就是妥妥的穷人一族

那几年,日本经济陷入停滞增长期,被许多日本年轻人定义为“失去的十年”。为了让资本家更有尊严地活下去,日本社会各界似乎很默契地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牺牲这一代的年轻人。

经济学杂志开始鼓吹,引进欧美绩效制度让日本企业走向了成功。

因为绩效制度,各企业都开始制定各种各样的考核方案,他们会对企业员工的工作绩效进行“客观、公正”的评价。而做这些的目的,就是要让员工不断改进、提升自己的工作效率。工人们为了拿到更高的工资,就必须把以往一分力就能得到回报的努力,演变成了拼尽全力。这样一来,日本的经济才得以在这“失去的十年里”喘息。

但那些制定方案的人却没说,在某种意义上,绩效只会让员工又忙又穷。那一时期的年轻人,一从学校毕业,就面临着与父辈们完全不同的社会,他们要习惯忍耐,用时间去换取空间,面对这样“不公平”的时代,那些从过去制度里赚得彭满钵满的成功人只会对他们说:

“努力五年,你就会变得和我一样轻松。”

然而,当他们辛苦多年后,才发觉,自己仍然被囚禁在底层的牢笼里。面对这样越穷越忙的生活,“三和大神”逐渐诞生,在麻木的现实里彻底躺平,他们不想结婚、不想工作,甚至不想努力,只要饿不死,就是人生的胜利!

在以往,只要你安心在一个企业工作,就一定会迎来升职加薪,而到了这一代,诞生了派遣员工,临时工,再也没有以往的铁饭碗,成为了没有光明,看不到未来的临时工,你在工厂拧螺丝,他在便利店快餐店打零工,即便你升级为正式职工,绩效也会被前辈压榨,看不到成绩,继续没日没夜“拧螺丝”。

一转眼,年轻人就走向而立的三十岁,无房无车,家里不是狭窄的出租屋,就是工厂宿舍;日常消费居高不下,存不下钱;第一次分手还穿的校服,而第一次接吻却在风俗店;学历也不高,还没有一技之长……大多数人在消费的不断升级之下,刷爆了信用卡,小贷欠了好几万,这样的三十而已,谁还想结婚生娃呢?

在100年前有一位日本诗人,成了预言家:“围绕着我们青年的空气啊,是不流动的……”

这不流动是真的,因为穷忙族的孩子,大多也会“子承父穷”。

近藤真彦也在歌曲《夕阳之歌》里呐喊:“曾经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却又眷恋着人群而哭泣……春啊、夏啊、秋啊,时光任在,岁月蹉跎,这座城市,到底是为谁敞开着?……”

可想而知,越忙越穷的人生,又哪里有勇气去奢望美好的明天?

二、“穷忙族”的焦虑与无奈

日本国民电视台NHK善于剖析社会,对穷忙族拍摄了一个系列纪录片,2005年题目是“穷忙族卖力工作也富不起来”,2007年推出穷忙族二,“努力就能跳出泥沼吗?”

他们给出了答案,总结下来就是努力真的没用。

十年之后,他们又做了一期节目,叫《看不见的贫穷,被夺去未来的孩子们》,里面提了两组数据:2014年,日本6个17岁以下的儿童,有一位是相对贫困的,而到了2017年,情况依然不容乐观,7个里面还是有一个贫困的。

这是发达国家的数字,也是阶级固化的事实。

NHK采访了一对姐妹,她们每天居住在网咖里,外表干净,妆容精致,看起来和穷完全不沾边,实际上,他们的化妆品是在“百均”店买的,衣服是拍卖行的二手货,可是就算居无定所,她们也依然要享受生活,用智能手机,去咖啡店边饮茶边充电。

社会就是这样,常常装出一副搞不懂“精致穷”年轻人的姿态,骂他们的时候都是恨铁不成钢。

而年轻人也纳闷啊!

搞信用卡、搞小额贷款、培养诱惑我们大手大脚消费的是你们啊!最后,能用一套房拴住我们几十年的,也是你们,怎么就说是我们不成钢了?

本以为,在所谓的爱情里生孩子是为自己生活,最后呢?却又要忍受你们制造的焦虑!一段杀人诛心的教培广告词不是这样说吗:“如果不培养你的孩子,那就是培养你孩子的竞争对手。”合着我生孩子就是为了配合你们让我们花钱?

到底是谁让我们活成了这样?

于是很多穷忙族感慨,这人间不值得!

“穷忙族”,如果按照阶级的称呼,就是“你算什么牛马啊?”

他们被歧视、被压榨、做着最无趣的工作维持生计,还要被说成毫无斗志,是要垮掉的一代。

三、“过劳式”高薪你觉得你就富裕了吗?

“穷忙族”,起源于90年代的美国,发扬于向美国学习的日本,若无意外,或者说已经蔓延到了我们身边,我们做牛做马,却看不到任何起色。

穷忙族,是打工人的别称,也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

江湖传闻,外卖员,可是月入过万的好职业啊。但我们认真计算一下,送外卖,每一单提成4-8元,按照平均每一单6元的单价计算,月薪过万,每天要送超过50单的外卖,按照每一单需要20分钟,那么他们的工作时长将达到每天16个小时。

中国企业的员工,平均每周工作46.7小时,如果一周工作五天,那么每天的工作超过9小时。

当然,这只是平均数据,很多一线员工,他们的工作时长达到12小时,而且还有倒班工作方式,上深夜班的员工,简直比牛马还牛马。

根据《时间都去哪了》中国时间利用调查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人每天有酬劳的平均工作时长为5.44个小时,比加班内卷的日本还要卷,挣钱就等于玩命。

这是我们这些牛马人的宿命。

不管是在车间里的都市民工,还是送外卖的灵活就业人员,又或者是CBD里的金领大老爷,所有人的头上都写满了两个字:速度。

我有时候边哭边问自己,为什么凤梨罐头都会在五一劳动节过期,而这暗无天日的“996”,到底又该几时过期?还有,在我们手里的“凤梨罐头”,到底是不是凤梨罐头?如果是,它为什么又会在资本的压榨下逐渐缩水?而我的工作,他们只会觉得你做得不够,想方设法扣减我拼命加班得来的绩效工资……

有时候,我很想抛弃这一切逃跑,然而,生活又对我说,“生活本身就是一种责任”。言下之意,我活着,就是做“牛马”的责任???

马老总曾对我们说:“年轻人,珍惜吧,996是你们的福报。”

当我在工厂里拧螺丝,我才发觉,我真的好羡慕996啊,当听见那一群都市白领说自己有多苦多难,我会对他们说:“你们这些996啊,都是矫情,进厂拧螺丝你来试试啊?工作时间远超12小时,很难摸鱼,工资8000,月休2天,24小时待命,随时去加班赶单子……”

但他们却羡慕我们,你们虽然看起来工作时间长,又费力,但你们没有业绩压力啊,做完了就完了,又不操心别的,他们觉得他们的996只是个看起来的轻松,他们的工作,早已延伸到996之外,睡个觉都在想,王老板会不会退掉我的单子?

很少人知道,苹果当初选择深圳,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国制造太不可思议了,居然有24小时随叫随到的工人!

原来,我们所拥有的,只是一副好身子骨罢了,哪有什么奇迹啊,它们事业的腾飞,是建立在我们人多很难吃饱饭的基础之上的,给你一碗稀饭,再给你加半根咸菜,你就觉得生活有盐有味了。

它们反过来又把我们这些廉价劳动力生产出来的东西,以最贵的价格卖给我们,要我们割去一个肾!

我们如此拼命,拿着九牛一毛的千分之一的工资,还自我感觉付出总是有回报的,它们在心里送了你两个字:“傻帽”!

在物质发达的现代社会里,我们都默默遵守着这样一个规矩:多拿钱就得多花时间去拼。

原来我们所谓的高薪,不过是这种过劳式的高薪。甚至很多刚毕业的大学生,都加入到了外卖大军,他们相信,只要我送的单子足够多,我就可以获得我想要的高薪,成为人上人,过着让那些朝九晚五拿死工资的人羡慕的生活。

可是我们一直没思考,我们的人生高度不过是楼道里的天花板,只有一层。

即便这样,很多媒体学者却陷入了焦虑,因为他们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劳动红利的好身板快要没了。

这一届年轻人,不太愿意进厂拧螺丝,他们少部分走向了考公的躺平大道,更多的却是选择了如外卖、滴滴、快递员这样的灵活用工。如果有点知识,有点特点还可以去当个网红。

按照中国经济发展报告2021版数据显示,平台经济、服务经济的服务提供者高达8400万,这些冷冰冰的数字,看起来好像解决了许多人的就业问题,但是只有身处其中的人才会懂得什么叫做身不由己。

不久前有一档综艺节目,让明星体验不当明星讨生活的感觉。黄子韬和好几位时薪高达六位数的明星按照剧本,陷入了今晚我能吃什么的时代选择里。黄子韬被安排的工作是舞台拆卸工,25块钱一个小时,数小时之后,黄子韬嫌累,准备脱衣服跑路,带他去干日结工的大哥就苦口婆心地劝他,“你们不干,那我就得熬夜把活干完啊。”

黄子韬反向PUA了他一把:“别熬了,身体好了才能挣钱,我要找一个再苦再累我都喜欢的工作。”

而那大哥在那里抱着双手说:“我无所谓喜不喜欢啊,我为了生活而已……”

节目中,岳云鹏成了房产中介,林更新成了物流工人,而黄子韬就化身“三和大神”,那么,他们做这些工作就真的会有未来吗?

很多人的答案都很统一,他们,没有未来!因为钱,都被吸血平台挣走了。

这样的说法多少都符合很多人所谓的价值,但是缺乏数据支撑。

我们查询一组美团的数据报告:2021年,美团一分钱没挣,还倒亏156亿。外卖业务营收963亿,骑手的成本是682亿,占了餐饮外卖收入的71%。

这么看来,美团挣的钱似乎大部分都给了骑手。

那么问题来了。

配送费是商家和用户给的,关美团啥事?

美团的财报是这样披露的:美团从商家用户那收取的餐饮配送服务收入,大概是542亿。

这样算下来,配送费不仅都给了骑手,甚至还倒贴了140亿。

所以我们经常听到商家抱怨,说抽成太高,挣不到钱;外卖小哥也说,送外卖工资真不高啊,我们是在拿命挣钱;用户也纳闷啊,我外卖都快吃不起了,太贵了;平台自己呢、也恼火啊,我这不是一直亏着吗?

那么这里面的钱到底去哪了?

当你看见身边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地铁包围了城市,我们的答案都在心底。我们都在为这个社会添砖加瓦。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四、被算法控制了的“牛马”一族,我们都在为算法忙碌着

我一个中产的朋友最近想结婚,他自己问了自己三个问题:第一、没有房能不能抗住大城市的房贷压力?第二、老婆生孩子想去最少花费10万的月子中心,到底是去还是不去?第三、孩子的教育开支,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有多少?

三十多岁的他猛叹一口气,很无奈地得到一个答案:做梦都觉得压力山大。然后掏出手机,刷起了算法推荐过来的美女跳舞,开心地去直播间消费去了。

21世纪走到现在,最大的财富,既不是人才,也不是中产,而是变成了算法。

在没有算法的20年前,有一个小镇青年写过一篇刷屏互联网焦虑的文章:《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而今天的寒门子弟倒是没那么心酸。

他们能用上最新款的苹果机,也可以去露营、蹦极、冲浪,拍最美的生活照,而这些伪中产消费的背后,是算法推荐而来的享乐咨询、分期小贷、这些东西时时刻刻围绕我们的生活,你是不是也觉得该让自己好好生活一番?

所以你花一个月工资去旅游,用辛苦几个月攒下来的钱去买了一个心心念念的“爱疯无限×”。

我们都被算法推荐而来的东西诱惑着,成了享乐主义的牛马一族,越享受,越忙碌,越贫穷……

在城市化高速发展之下,灵活用工大行其道,整个城市看似工作机会比比皆是,自我主宰那是近在眼前,财务自由也似乎指日可待啊。而年轻人经历的所谓完美人生,恰恰相反。

他们打零工不仅没能够实现工作自由,收入增加的目标,反而沦为了算法控制的廉价牛马人。

算法是互联网诞生以来最伟大的商业产物,打通了上下层的消费通道,实现了资源的最大优化。

美团王兴很懂算法,虽然他不是程序员,但好读书,不求甚解。有三本书给了他莫大的启发,其中《资源革命》尤为受用,书中说“提高资源使用率也是在创造商业价值”。

他曾经对网约车推崇备至,因为他计算过,一辆汽车从生产出来,95%的时间处于闲置状态,2.5%的时间是正常行驶,还有部分时间处在找停车位或堵车的路上,而共享经济就是在消除资源的浪费。

于是呢,他想到,我虽然不能生产汽车,但可以用导航道路数据成为网约车的搬运工。

所以,本质上算法是让资源得到更有效的利用,然而这种算法,最终也利用到了我们每一个人身上,我们也成了算法之下的无尽资源。

2016年,外卖员的三公里送餐时间为60分钟,现在呢,降到了23分钟。同样的行程,6年降了一半,堪称算法带来的商业革命。

可这奇迹的背后,是一个个热烈鲜活的电动车摩托车“车神”,用闯红灯、不遵守交通规则车祸频出换来的资源优化。

在两轮车上消除人性懒惰的这一幕,堪称早期算法驯服牛马一族的珍贵案例。

美团工程师曾骄傲地宣布过这一算法,说从顾客下单那一刻起,系统就会根据骑手的位置方向,决定谁来接单,并且会一连单的方式派出,每个订单都有取餐点和送餐点,5个订单就是10个任务地点,系统会在11万条路线规划当中,完成万单对万人的秒级求解,规划出最优的配送方案。

这算法,确实牛!

它能让外卖员与死神赛跑,但离呼风唤雨却又还是会有差距的。

需求侧,没人出门,外卖会爆单,供给端,饭店出餐时间太久,拖延了时间,而算法呢?又很难搞懂这背后的异常情况,于是乎,容易被超时的外卖员总是“喜提”扣钱。

当年,何炅做了一档电台型综艺,叫《朋友请听好》,在节目里,一位外卖员打进来一个电话。

这小伙子由于所处本职行业不好,中年失业没钱,羞于回家过年,于是成了无职业门槛的外卖骑手,一天晚上下完雨,不小心摔了一跤,,车子也摔坏了,但他最担心的,是把人家菜给摔坏了,因为超时扣了钱不说,还得赔偿人家餐费,相当于两三单就白跑。

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到点了,就考虑是否回家,突然系统又给他派了一个单,他硬着头皮就接了,但是送餐的时候等了好久,一看时间,又要超时了,他的心里真的好绝望,这样赔了一单又一单,谁受得了?

在他难过之余,顾客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路滑,小心一些,你慢点送。可以先点完成。”

小哥看完之后,愣在原地,又差点哭了。

过了一会儿,系统又给他派了一单奶茶,而地址和电话尾号还是那位顾客,没想到,一个订单能挣两份钱,小哥心情大好,两份外卖送达之后,顾客只收下了最先点的那一份烧烤,让小哥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杯热奶茶,是顾客特意为自己点的。

于是这位外卖小哥专程打电话来节目直播间,感谢那位顾客秦女士。

都看懂了吗?算法之所以叫算法,那是因为它能冰冷地控制牛马,却永远测不出凡人的温度!

五、如何进行我们人生的下半场,知识改变命运

面对当下年轻人的焦虑,莫言写过一封信来告诉大家:《不被大风吹倒——致年轻朋友》

实现跨越阶级是有标准答案的。

在这封信里,他讲了很励志的故事。

莫言在自己幼年的时候,家贫,无钱以致书以观,别人上学,他只能放牛割草,而改变他命运的机会是什么?

是一本新华字典。这本工具书的出现,让50后的莫言得以识字,为之后的写作打下了基础中的基础。写小说,对他来说,只是个意外,十几岁的时候,他老家来了一位下乡的大学生,知识青年和没见过世面的工农阶级吹嘘的时候,说城里人很腐败,一天吃三顿饺子,小莫言听完之后无比惊讶,过年才能吃的饺子,居然有人一天吃三顿,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工作才能达到啊?

他的过往和我们现在的很多贫寒子弟相仿,唯一的不同只是物质基础的不同,类比之下,我们也只属于底层阶级。

我们工作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吃饱饭,过上想要的生活。莫言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杠杆,那就是写作,人,是可以用最小的力量撬动最大的蛋糕。

而我们撬动人生蛋糕的最大杠杆,就是读书、学习,在学习当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认知能力。

60后的下半场是中国加入WTO,在市场经济下成为呼风唤雨的企业家;70后的下半场在房地产,看准机会置办好几套房,享受到房价暴涨的好几拨主升浪;80后的下半场是互联网,成为大厂员工,拿着高于时代的16薪,享受每年上涨30%的互联网速度。

但是,假如你认知不够,这一切都只会和你擦肩而过,你也只是永远处在社会底层的牛马人。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机会,等于认知。

前叛逆青年韩寒在36岁时写下了一篇《我所理解的生活》,他反思了年少时对教育的批判,言辞恳切地劝诫年轻人读书改变命运,很多年轻人觉得空洞,因为自己大学毕业之后呢,依然又忙又穷,无法改变牛马人的命运。

今年大学毕业生有1076万人,突破历史新高,有机构做了调查。有毕业生的毕业期望工资降到了6295元,有一位985的博主分享了自己的求职经历,他期望的工资多少呢?只有2500块钱。

还有一位学会计的二本生找了工作,月薪3000,只能单休;有武汉应届生报了6000月薪,HR问,“你是来应聘老板的吧?”

于是大家都绝望了,认为读书不再是杠杆了。

其实,读书读的不是学历,这样只会让你在大学之后把书本一丢,万事大吉,而真正的读书是学无止境,读的是获得优秀的能力,保持自己的竞争力。

股神巴菲特不是说过吗?人生最大的投资其实是投资自己。当你某一项能力学到足以打败大多数人的时候,牛马人的命运自然迎刃而解,甚至可以窥探到改变命运的人生下半场。

作家默音,80后云南长大的上海知青家庭,1996年读了中专,念的是中层商务管理专业,听起来是不是很高大上?实际上,人家毕业进商场当了柜姐,17岁又选择离开商场,去上海交大读了最时髦的计算机自考班,同时还一直自学日语。2003年,她通过了一家中日合资公司面试,进去当了网管,完成到白领的逆袭。2006年以大专毕业自考的学历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学校日语系公费研究生,回国便进了出版社开始从事编辑工作。选择成为作家之后还出版了几本书,被网红作家抄袭。

他的经历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只要你认知不断提升,那所得的一切便是合理的。

我们每一位平民子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个时代,所以只能靠读书获得杠杆,由此来实现自己的人生下半场。

2018年,18岁的四字弟弟读完了余华的《活着》后感慨,读《活着》,就是随富贵老兄走在洒满了盐的路上,习惯于接受失望,等时间淡了悲伤,时间难耐,尽是人生。

余华给他们这代年轻人回了一封信:

“你们啊,是得天独厚的一代人,你们身处这样的时期,未来已经来到,过去呢,还没过去!你们要有野心,野心能让你们情绪饱满,思维活跃!能让你们过了这个村,依然还有下一个店。”

如今,知识已经越来越廉价,网上一搜,应有尽有,但昂贵的是什么呢?

是一直不停学习的勤奋认知。

很多人生来就是牛马,但你有能力选择走向罗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