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及最终下场—“三姓家奴”周佛海篇

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及最终下场—“三姓家奴”周佛海篇


日本求学

您敢相信吗?近代著名的汉奸“三姓家奴”周佛海竟然是我党的创始人之一。

周佛海本名周福簋(guǐ),湖南沅陵人。其父周奎久曾是曾国藩的幕僚之一,故早年的周佛海家境优越,生活阔绰。这很重要,是重点。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周佛海13岁那年,周父在赴广东任职途中病逝,周家从此慢慢中落。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周父的突然死亡,给周家经济带来的毁灭性打击,必然给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条件小的周大少爷,带来了极大的内心冲击,以至于从此时开始时,在周的内心深处,金钱就成为了他唯一的奋斗目标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最终,在周母的全力支持下,周佛海依然读完了私塾, 凭借优异的成绩获得了去日本留学的机会。

1917年初夏,周佛海从上海的黄浦港乘船去了日本,进入鹿儿岛第七高等学校学习。后以第四名的成绩考入东京第一高等学校,成了官费留学生。

周佛海进入东京一高后,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国际形势异常突变, 周佛海写了一篇分析当时国际形势 并推测其趋势的论文,投给了上海的《救国日报》

该报当时在国内很有影响力。周佛海没想到文章不仅被刊登了, 还博得了读者的好评,连中学时代的史地教师邓竹铭也从家乡写信赞扬和鼓励周佛海。而且稿费丰厚,意外的收获点燃了周佛海写作的激情,随后短短的时间里,他相继发表了许多篇论文和译作。

并在《解放与改造》杂志上发表了大量的文章,还翻译了日本诸多进步文献。可以这样说,这时期的周佛海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起到了十分有力的推动作用。

1920 年, 他决定利用暑假踏上了回沅陵省亲之路。

参与筹备中国共产党上海发起组的工作

到上海后,不巧湖南正在开展驱逐军阀张敬尧的运动,道路堵塞,使他无法回乡。

滞留上海期间,周佛海拜访了《解放与改造》 的主编张东荪。由于周佛海在《解放与改造》上发表过不少介绍社会主义的文章,他的名字也为陈独秀所熟悉。陈独秀当时筹备建立共产党,正需要对马克思主义有研究的人士。于是,陈独秀通过张东荪, 约见了周佛海。

1920 年8 月,陈独秀、李汉俊、李达、陈望 道、沈玄庐、施存统、愈秀松《新青年》杂志社开会,正式成立了上海“共产党”即共产党上海发起组,并推举陈独秀为党的总书记,然后上海发起组联络在全国各地筹建其他地方党的早期组织。周佛海只参加了上海共产党组织的发起和 筹备工作,便慌慌张张返回日本了,所以并未正式参与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立活动。

出席党的一大,曾代理中央局书记一职

1921 年7 月23 日晚,党的一大在李汉俊家(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现兴业路76号)中开幕,上海的李达、李汉俊北京的张国焘、刘仁静武汉的董必武、陈潭秋长沙的毛泽东、何叔衡广州的陈公博,济南的王尽美、邓恩铭,旅日的周佛海,以及由陈独秀指定的代表包惠僧13名代表出席会议,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和尼克尔斯基也出席了大会。陈独秀和李大钊两人均因事务繁忙,未出席会议

随后,从7 月24 日至 29 日,在李汉俊家召开了4 次会议。7月30日晚,会议召开中,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突然闯入会场,又匆忙离去。具有长期秘密工作经验的马林立即断定此人是敌探,建议中止会议。

由于代表们的活动受到监视,会议无法继续在上海举行。之后,代表们分批转移到浙江嘉兴,最后一天的会议在南湖一艘游船上召开。会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纲领,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

党的一大考虑到党员数量少和地方组织尚不健全的情况,决定暂不成立中央执行委员会,只设立中央局作为中央的临时领导机构。大会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央局,选举陈独秀担任书记,张国焘负责组织工作,李达负责宣传工作。党的一大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毛泽东说:“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件”

有的文献上记载,周佛海当选副书记,其实错误的。

据 一大代表包惠僧回忆:“李大钊、周佛海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一大代表陈潭秋也回忆说: “周佛海、李汉俊、刘仁静为候补中央委员。”

可见周佛海有可能被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而不是“为副书记”

至于“陈独秀未到上海 的时期内,由周佛海代理”中央局书记一职, 一大代表张国焘回忆说:“在陈先生没有返沪以前,书记一职暂由周佛海代理。包惠僧也回忆说:“陈独秀没回上海以前,书记由周佛海暂代。”由此可见,陈独秀未到上海的时期 内,周佛海确实代理过中央局书记一职。

退出共产党

回到日本后的周佛海即被日本警方严密监视,警方还通过学校对周佛海施加压 力,老师多次警告周佛海,学校方面也以开除学籍威胁周佛海,这些让周佛海惊恐万分

此时周佛海已经抛弃了已经为他养育一儿一女,在家辛辛苦苦照顾母亲的发妻郑妹,而是他的第二任妻子杨淑慧一起生活,当时杨淑慧与她的父母失去了联系,他们二人的生活十分清贫,靠领取周佛海一人的官费生活。

1922年3月,周佛海从第七高等学校毕业后,升入京都帝国大学经济科

1924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当时我党是可以以个人的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周佛海当时就任国民党宣传部秘书。

周佛海曾给中共广州区执行委员会多次写信,要求脱离共产党。 当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广州区委执行委员的周恩来曾经多次找周佛海做思想工作,都被周佛海拒绝。

为了什么,好好的一大代表,曾经的代理中央局书记,要求脱党呢?

一个字“钱”

周佛海在广州期间不光在国民党那里拿薪水还在广东大学兼职教授,月薪高达440多大洋。

啥概念?一块大洋相当于现在1000多元的购买力。

按照当时中国共产党的规定,周佛海应每月交纳党费70多元

“哎妈呀!这也太多了。” 不光他媳妇杨淑慧这么认为,他也这么认为。认为辛辛苦苦赚钱不容易,每月还要交这么多钱, 太可惜了啦,就鼓动周佛海脱党。

这对啊!不给发钱不说,还要给钱,你看人家国民党不光不要钱,还给发钱。

1924年秋,中共中央接受了周佛海提出的退党的要求,准其脱党。

二投国民党

脱离共产党的周佛海很快就加入了 “发钱”的国民党。

脱党后的周佛海 还快走上了反共的道路,像所有的叛徒一样,投敌之后立马开始抹黑自己曾经的同志,以掩饰自己的怯懦与心虚,刚刚叛变的周佛海就开始了卖力表演:他一边叫嚣着“攻击共产党,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一边写下了《反共产与反革命》,《再论反共产与反革命并答中国青年》等文章,积极向他的新主子表着忠心。

戴季陶

表明自己的“立场”。周佛海把戴季陶、 邹鲁视为知己,对二人言听计从,并在思想上 追随其后。邹鲁是“西山会议派”的核心人 物,戴季陶是反共派的代表人物,孙中山去世 后,戴季陶抛出了他的“戴季陶主义”为反共分子提供了理论上的依据

周佛海卖力的表演,很快成为国民党右派营垒中的干将。

宁汉分裂时,周佛海支持汪精卫为首的武汉政府。1926年,担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秘书长兼政治部主任。

蒋介石上台后,周佛海又紧接着该投靠蒋介石。并在1927年,任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总教官。

到1937年全面爆发抗日战争之后,周佛海已经做到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副主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代部长、三青团中央团部干事兼训练委员会委员,国民党中央党务委员会委员等职。

三投汪精卫

“九一八事变”后,面对强大的日本侵略者,即使全国都在高举抗日大旗,万众一心要守土卫国之时,周佛海的内心,还是觉得战必败,只有投降才是出路。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他和汪精卫两人一拍即合,随同汪精卫组织了所谓的“低调俱乐部”。与抗日唱反调,鼓吹“战必败,和未必大乱”的投降主义言论。暗中和日本人勾结,策划叛国投敌。

1938年12月,周佛海跟随汪精卫等人逃到越南河内,开始将投敌付诸行动。在与日本人谈判沟通时,周佛海一直充当着汪精卫智囊的作用,为其出谋划策。汪伪政权成立后,周佛海也成了“汪伪政府” 的实力派,担任了伪财政部长,伪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等重职

1942年底发生了震惊世界的“珍珠港事件 ”,此时很多投靠日本的汉奸们就开始想自己的出路了。

珍珠港事件

所以到了1942年10月,周佛海背着汪精卫,派人潜往重庆,为重庆方面输送了不少重要情报,还安排重庆的特工人员设计杀死了汪伪政权的特务头子李士群。这应该是向特务头子戴笠表示诚意,不关乎民族利益。。后又利用自己上海市长的身份,在上海及杭州一带部署军事力量,阻止共产党等革命势力进入上海。

随着台湾方面解密抗战时期国民党方面情报作战内容和戴笠部分档案,以及2011年10月8日三卷本《戴笠与抗战》的出版,其中有周佛海在1943年就已加入军统为国民党政府服务的记录。

周佛海

日本投降之前,南京伪政权被迫解散,完成卧底使命的周佛海向蒋介石表态:“职与其死在共产党之手,宁愿死在主席之前。”周佛海的“功绩”及忠心使其赢得了蒋介石的嘉奖。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汪精卫政权瓦解,周佛海曾被戴笠任为上海行动总队总队长。这样,周佛海摇身一变,又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

死刑被免, 死于监狱


一个月后,在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快速严惩汉奸”的压力下,周佛海被软禁在重庆,后来又被移交南京监狱。被认为是降日汉奸而被捕并于1946年11月7日被判处死刑。

周佛海受审

1948年,蒋介石签署《准周佛海之死刑减为无期徒刑令》。

1948年2月28日,周佛海因无法获得保外就医,因心脏病发死于南京市老虎桥监狱,享年50岁。

我们一定要、也一定能——铭记历史、勿忘国耻、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