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年周恩来怒下“绝杀令”,全城追杀一人,俩月后男子惨死街头

1929年周恩来怒下“绝杀令”,全城追杀一人,俩月后男子惨死街头

|纪墓人

编辑|纪墓人

1929年深夜,一场惊天案件轰动了整个中央,周总理在房间中不断徘徊,他随即叫来中央特科情报科的科长陈赓,并下达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吃惊的命令。

周总理:“务必抓到此人,无论生死,带他来见我!”

是什么让一向和蔼可亲的周总理不惜下达“绝杀令”,此人究竟做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周总理

1927年,时任北伐总司令的蒋介石日渐壮大,实行军事独裁的野心也展露无疑,觉得时机成熟的他,在上海召开秘密会议。

4月12号凌晨,大批青帮武装流氓从法租界各个地方冲出去,对上海各处工人纠察队发起了突然袭击,从12日到15日期间,300多名工人被残忍杀害,500多人被押送入狱,还有5000多人失踪,这便是震惊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自此中共中央进入到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阶段,所有工作人员不得不转移到地下活动。

但好在上海地界本身就复杂,人口众多、鱼龙混杂,国民政府不能进入租界执行“公务”,即使被租界中的巡捕房抓到,国民政府也只能进行引渡,而不能直接带走,这都给我党工作人员地下行动提供了保障。

得到指示的周恩来来到上海,在他带领下,中共中央专职的情报和保卫机构由此成立。特科的任务十分明确:

一是任务就是确保中央领导的安全,及时了解并掌握敌人的动向,随时向上级汇报。

第二个任务就是里应外合,营救被困的同志。

第三个任务就是惩办叛徒!

陈赓便是特科中一位强有力的干将,整个组织就藏身与租界之中,许多共产党员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仍旧保持初心。

中共中央特科

1929年8月时局动乱,根据中央的计划,他们决定在24号清晨,在上海沪西区新闸路的经远里12号召开秘密会议。参加这次会议的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彭湃、以及杨殷、颜昌姬、刑士贞等人。

会议如期而至,出席人员尽数到场,唯独周总理因为有其他事务缠身,缺席这次会议,但令谁也没想到,正是周总理的这次的缺席,却让他逃过了这场“致命危机”!

陈赓

为此这次会议的安全性,党内知道此事的人寥寥无几,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更是将扑克牌、麻将等娱乐器物摆在桌面上,即使遇到搜查也可以借此躲避嫌疑。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就在房屋外,一群国民政府的军警正在秘密集合,他们此行的目的正是这所宅院。

彭湃

会议刚刚切入主题,在外放哨的同志就火急火燎地冲进了屋子,几句话将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坏了!来了几辆大卡车,好像是冲我们来的!”

预感大事不妙的几人,本想借着楼梯进行转移,但不曾想国民军警却好像预卜先知一样,将大宅围了个水泄不通。

当时场面很混乱,如果是普通搜查的话,军警会挨家挨户进行搜查,但这次不一样,他们目的性很强,直冲彭湃所在的宅院,手持彭湃几人的画像,当场将几人逮捕,然后不顾租界的规定,直接将几人悉数带回。

这不难理解,军警十分清楚我党人员的会议时间、地点,还有参会人员,一定是有人将这件事泄了密。

得知此事的周总理心急如焚,他急忙赶回上海,动用了一切关系打听彭湃等人的下落,但结果消息却严密封死。无奈之下,周总理出动手中的一张王牌。

我党在国民政府中也安插一名特工,此人正是杨登瀛!人称双面间谍!杨登瀛在国民政府中有着极高的官职,代号“两面人”。

杨登瀛

他提供了大量的重要情报,多次让同志们化险为夷,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如果有他出马,这件事必定会有一个结果。

得到指示的杨登瀛同样大为吃惊,因为他的身份原因,大部分事情他都不会亲自出马,但这次周总理下达命令,他就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而且他对这件事早有耳闻,在他的一番调查下,很快就知道了彭湃同志的下落。而且也知道了叛徒是谁,此人并不是外人,而且还是当天的参会人员——白鑫。

事态紧急!杨登瀛到场后直接将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因为此事重大,虽然没有抓到周总理,但同样抓到了几名重要人员,蒋介石得知后直接下达命令,将在8月30日对彭湃等人执行枪决。

这明显不想给周总理思考时间,在短暂思考后,周总理制定了一系列缜密的营救计划。

周总理

8月30号早上,国民政府军警按照命令将彭湃等人押送刑场。而周总理则计划在一个路口安插一支拍摄队伍,再安排一名货车司机营造出车祸。假借车祸为由将押刑队伍拦截在此,布下缓兵之计,让外部的同志来个里应外合,从而救出彭湃同志。

这边按照计划一切顺利进行,陈赓等人在房间中着急地等待好消息,可不一会外边的同志就急忙跑了进来。

原来是计划发生了变化!在去刑场的道路上突然来了大批国民政府的特务,本来押送的队伍已经被挡住了去路,结果他们根本不讲任何道理,直接将司机和电影队拖走。

而本来应该接应彭湃的武装车,也因为特务的原因根本接近不了押运车,所有的同志只能眼睁睁看着彭湃等同志一点点被送往刑场。

所有战士都在等待一个命令,只要陈赓一声令下,他们就算是死也要将彭湃同志带回来。

看着满大街的特务们,陈赓的眼泪止不住地留了下来,一边是我党重要人员,是他亲密的战友!另一边战士们的性命也格外重要,手心手背都是肉。

那只下达命令的手就停在半空,迟迟挥不下去。

押送队伍最终抵挡刑场,在几声枪响后,彭湃、杨殷、颜昌姬、刑士贞等同志英勇就义。

彭湃

得知消息的周总理心如绞痛,他通知所有人,不能让彭湃等同志白白牺牲!必须要将叛徒白鑫绳之以法!

这个白鑫可不简单,在他叛变之前可是中央军委秘书,是常常游走在各个领导身边的心腹人员,周总理万万没想到叛变者居然是他!他的手中可是掌握着我党大量高等级情报!

这个白鑫出身于黄埔军校,是第四期毕业生,与中共中央情报特科科长陈赓是同期同学。在学校中他了解了共产主义,他不假思索地就加入到了共产主义的队伍中。

因为在学校成绩优秀,白鑫从学校毕业后就来到了叶挺的独立团中,又因为表现出色,在加入独立团的第二年时,白鑫就被提拔为政治教导队的指导员,负责战士们的思想政治问题。

也是在这一年,白鑫跟随叶挺参加了南昌起义,随后又转战于广东地区,也是在此时期,他结识了彭湃等党内重要人士。

黄埔军校

1928年,也就是“四·一二”政变的第二年,在我党的安排下,白鑫来到上海地区,担任了中央军委秘书,负责党组织的地下秘密工作。

而当时国共已经完全撕破了脸,彼时的上海笼罩着一层“阴霾”,地下工作者常常要面临着生命危险,危机四伏。

面对如此险境,我党人员保持着初心,坚定自我。在内部动荡不安,外部情况有极其恶劣的情况下,能够出现意志不坚定者,甚至是叛徒是很有可能的事

而白鑫的性格本身就比较软弱、胆小,出身富家子弟的他,面对上海高强度的工作,还有那整日的惶恐不安,他的内心逐渐产生了一些变化。

而当时也有一些意志薄弱者公开宣布脱离组织,有的人更是在脱离后直接投奔了国民政府,而且还得到了他们的大力提拔,这让一直都抱有侥幸心理的白鑫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随即就找到了在南京服装厂任职厂长的哥哥,向他侧面吐露了心声。本来就倾向国民党的哥哥大喜过望,得知了弟弟的想法过后,就动用了一切关系,找到了当时国民政府在上海设立情报处处长范正波。

在说明来意后,范正波开心得不得了,于是他赶紧引见了白鑫,并且给出了相当诱人的条件,白鑫几乎没做过多思考就同意了叛变。

而范正波并不是想要这个人,而是想要白鑫身上携带的大量情报,在白鑫为了以表“忠心”,他将秘密会议的地点、人员以及时间全盘供出。

这让范正波大喜过望,因为他知道这场会议牵头的是周恩来,这是我党的核心人员,如果将其逮捕,他这个情报处处长至少能连升三级。

唯一以防万一,这次的会议地点在白鑫家中。结果范正波的期望落空,周总理临时接到其他命令,将主持会议的任务交给了彭湃。

为了摆脱嫌疑,也为了假戏做真,当日白鑫如约参会,还与彭湃等人一起被军警带走,只不过的是,没过多久他与妻子就被安全释放了。

以至于周总理与陈赓调查这么久,却从来没有怀疑过白鑫的原因,如果不是杨登瀛的帮助,或许这个真相将被掩埋。

得到周总理的指示后,陈赓当即下达指令,他将此次行动代号为“红色绝杀令”,由三科执行命令,务必将叛徒白鑫捉拿归案!

但毕竟做贼心虚,而且在中共中央特科工作这么久,白鑫自然了解特科的四大科,一科是总务科,二科是情报科,这三科被人称为“红队”,还有人将其称为“打狗队”。

让它出名的不止仅仅是营救被困人员的能力,最关键是他们被赋予惩戒叛徒的权利,是让叛徒们闻风丧胆的部门。

自知三科的手段,出事后白鑫所幸带着老婆搬进了范正波的家中,每天足不出户,这里守备森严,处处都有安保人员,即便是实力强劲的三科也不敢贸然强闯。

这一待便是大半个月,虽然安全是得到保障了,但白鑫可能是每天担心受怕,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每到半夜头痛欲裂,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打滚,哀嚎声充斥着整个宅院,简直是生不如死。

无奈之下范正波只派人护送白鑫去离家最近的诊所,这里有个远近闻名的大夫何达文,此人医术高明,而且还是白鑫的老相识!

1921年国内爆发了第一次革命战争,国共两党合作领导推翻北洋军阀,将帝国主义彻底抹杀。

而当时白鑫就和柯达文一同在国民革命军工作过,部队中柯达文就是随行医生,白鑫见识过他的医术。即便是来到上海工作后,每当他生病时还会来找柯达文。

白鑫一听是找柯达文诊治,便急忙应了下来。在两名保镖的护送下来到了达文诊所,可白鑫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他在特科工作这么长时间,但也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柯麟

柯达文真名叫柯麟,是我国早期一名优秀的地下工作者,在邢中国成立之前,他利用自己医生的身份在地下潜伏了20多年。

其实白鑫不知道柯达文的身份也很正常,因为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优秀,就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

有趣的是柯达文还有一个弟弟柯正平,两人其实都是我党优秀的地下工作者,但同样是为了家人的安危,都隐藏了自己的身份,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兄弟二人才得知彼此的身份。

柯正平

当保镖护送白鑫来到诊所后,柯达文就一直想找机会通知陈赓,但白鑫的戒备心很强,当柯达文找机会出来通知陈赓时,等待时间过久白鑫起了疑心,迅速的和保镖撤离诊所,第一次接触就以失败了告了终。

但耐不住恶疾缠身,在保镖的陪同下白鑫第二次来到达文诊所,这次他上来就质问柯达文上次为什么去了这么久。

何达文本以为是身份暴露了,但他随后镇定了下来,直接反问白鑫,上次他辛辛苦苦跑了好远去借了几味药,结果回来连人都没见到,生气的准备把他撵出诊所。

白鑫看到何达文的情绪这么激动,以为是误会了他,急忙就向何达文道歉,何达文见状就给了白鑫一个台阶下,但他故意给白鑫开药效慢的药,白鑫每次服用后虽有缓和,但始终治标不治本。

无奈之下,他便把何达文邀请到了范正波的家中进行治疗,这下三科的队员们终于知道了白鑫的行踪,接下来就要想办法将他引诱出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杨登瀛走进了范正波的家中,借着找范正波为由撞见了藏在家中的白鑫,杨登瀛在国民政府中地位很高,白鑫见此赶紧上前巴结了一番,将事情的过程如数讲出,以此来获得杨登瀛的信任,好抱上他这颗大树。

杨登瀛

杨登瀛见状直夸白鑫“做得好”!同样也为他“担心”起来,害怕白鑫遭到“报复”。白鑫一听以为遇到了救星,于是急忙向杨登瀛求救。

杨登瀛随即便喊来范正波,将事情的严重性交代了一番,范正波正在为白鑫的事情头疼,在三人的商议下,决定在11月12号将白鑫送上离开上海的船只,去外地躲躲风头,等到风平浪静以后在返回上海。

白鑫连连点头,殊不知他已经落入了圈套之中。将他送出上海正是杨登瀛与三科队员商议的计划,这招就叫作引蛇出洞!

11月11日深夜,范正波家的后门突然闪出来几个人影,在三名特务掩护下,白鑫迅速地走出了宅院。

可他却想不到的是,宅院外早就围满了三科的队员,就在白鑫拐进一个小胡同中,准备钻进汽车里时,突然间远处的大车车灯照向白鑫所在的位置。

刹那之间,白鑫慌了神,只听到远方传来一听呼喊声:

“叛徒!哪里逃!”

现场随即响起了一阵枪声,没多久就恢复了平静。当国民政府的军警赶到时,只看了几个人躺在地上,白鑫中了三枪命丧当场。

当时这件事轰动了整个上海滩,蒋介石勃然大怒,下令彻查此事,后来有人此案称为“东方第一谋杀案”,但是三科行动的干净利落,并未给敌人留下任何线索。

有趣的是,直到两年后另一个叛徒顾顺章也叛逃了,他对蒋介石详细讲解了此事,这时蒋介石才知道是周恩来当年下达的“绝杀令”,而蒋介石不知道的是,当初开枪击毙白鑫的正是他眼前的顾顺章!

顾顺章

其实我们有着无数个像柯达文、杨登瀛这样优秀的地下工作者,他们与那些奋斗在战场上的战士们不同,地下工作者无时无刻都处于危险之中,一言一语必要加倍小心。

他们会冒着生命危险将情报送出来,提供了一份份最可靠、最牢固的内部情报,让我们的战士不做无意义的牺牲。

他们拥有着崇高的信仰,为了共产主义做出自己的努力,头可断、血可流,但是面对那些武装到牙齿的敌人时,他们依然能做到面不改色,笑着秒队一切困难。

因为他们心中拥有着无比坚定的信仰,为了新中国、为了人民、更为了自己的子子孙孙而战!

他们舍身取义的大无畏精神我们理应牢记与心,缅怀先烈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些在隐蔽战线上奋斗的英雄,将被人民永远记在心中。

没有这些英雄的负重前行,也就没有了如今新中国的诞生。向地下工作者献上最崇高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