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说春秋——白话春秋史连载94.骊姬之乱(3)

微说春秋——白话春秋史连载94.骊姬之乱(3)

上一节,咱们讲到,太子感受到了危机,但是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太子不作为,献公和骊姬可没闲着,在支开三位公子,推出公子奚齐之后,献公又给太子派了任务。干嘛呢?让太子跟着献公攻打霍、耿、魏三国。

公元前662年,周惠王16年,晋献公16年,晋国建了上下两军,灭了霍耿魏三国。此役,献公亲自统帅上军,而太子,则统帅下军。灭了这三国之后,献公还特意为太子,扩建了曲沃城。

那如此看来,献公对太子不错啊。又让当下军统领,又扩建太子驻守的曲沃城。事情,不是这样子来看的。

按照当时的规矩,太子是国家的储君。独当一面,统领军队,不是太子的职责,是国君与卿(执政)的事儿。

献公此时,虽然没有明言要更换太子,但是让太子当下军统领,干太子职责之外的活儿,不能不让人,觉得献公动机不纯。而扩建曲沃,也被认为是一种暗示。

什么暗示?暗示这个地方,就是你的封地了。有了封地,又当了卿(统领下军),那意思,就是不拿你当太子了。献公的智囊,为献公除掉群公子的士蒍(见连载第68篇),就看出了献公的意图。

不想让申生当太子,废了不得了?没有那么容易。

献公夫妻,想立奚齐的意图虽然很明显了,但是,这层窗户纸,毕竟还是没有捅破。申生很早就被立为太子,又素有贤名,也不能说废就废了,献公也得注意影响。

春秋时期,卿大夫都有势力,弑君篡位的事儿常常发生,太子也有自己的支持者。所以,得一步一步来,一点点儿渗透。

笔者分析,献公是在向太子暗示,卿,位置够高了,曲沃也是个大城,也不错了,你就知足了吧。当初优施所说的“使知其极”(见连载第92篇),其实也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献公付诸了行动。

献公的安排,让士蒍觉得很是不妥。所以,他就去见献公,想劝献公收回成命。那士蒍的目的达到了没有?没有。士蒍去劝,献公让他少管闲事儿——《国语.晋语》:“非子之忧也。”翻译过来是这样的:这事儿,用不着你操心啊。

士蒍碰了钉子,也就明白,献公是铁定要废了太子了。所以,非常为太子的安全担心。为什么?因为太子率军打仗,打胜了,声望会更好,骊姬能开心吗?那不是自找麻烦嘛。打败了,正好让别人有了借口,还是麻烦。打败打胜,太子都好不了。士蒍从献公那里出来,就把这个意思,跟其他大臣们念叨了。并且说,既然这样,太子不如学着当初的吴太伯那样,出走算了。

吴太伯是谁?他是周太王的长子。

周太王,是周文王的爷爷。当时,周太王想把位置传给小儿子季历(周文王的父亲),因为季历素有贤名。可是季历排行老三,前面还有俩哥哥,老大就是这个吴太伯,老二叫仲雍。这两个哥哥体会到父亲的意思,就出走了,从此落下让贤的美名。

周朝建立后,感念太伯和仲雍的恩情,就封太伯的后裔于吴,封仲雍的后裔于虞。太伯姬姓,因为封地在吴,以吴为氏,所以称吴太伯,他是吴国的始祖。

士蒍是想让申生学吴太伯的样子,趁早出走,这样,献公夫妻的目的达到了,自己也就安全了,省得以后遭人算计,另外,还能象吴太伯那样,落个让贤的好名声。

但是,申生是个“宁种”,一心要做忠孝双全的好儿子,没有听从士蒍的劝告,仍然坚持跟着献公出征了,并且,还打了胜仗。结果,正像士蒍担心的那样,太子的功绩,招来了骊姬的忌惮。

虽然骊姬已经得到了献公的宠爱,但毕竟奚齐还没当上太子。宫廷政治,瞬息万变,结果没出来之前,谁也不能掉以轻心。太子有实力,有名望,现在又有了战功,骊姬能不担心嘛。所以,骊姬鹏决定得给太子上点儿猛药。

有天夜里,骊姬爬起来,可怜兮兮,梨花带雨地跟献公说,太子那么有势力,又一向主张仁义,颇得民心。现在太子到处说我迷惑了您,会为国家带来灾祸,我担心他将来会以我为借口,对您不利啊。不如您把我杀了,省得你们父子相残,国家百姓也跟着受连累。

骊姬这套,其实也不新鲜,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套路,献公男宠女宠一大堆,这种事儿肯定不少,献公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儿,但是心上人哭哭了,当然得哄啊。献公就说,别瞎想了,他既然对老百姓都那么好,还能对他爹不好嘛。

从献公的这句话,能看出来,献公此时虽然偏心骊姬,但是对太子,倒也没什么猜忌,所以献公才认为,骊姬多想了。

骊姬就知道献公会这么说,早想好词儿等着呢。

骊姬说,就是这个才可怕呢。我听说,作为一个领袖,不讲亲情,因为他以人民为亲。(故长民者无亲,众以为亲。)他如果打着为国为民的旗号,还怕背上弑君的恶名吗?而且,杀了您,坐上国君的位子,同时也能得到百姓的拥戴,您能保证他就没有这种想法吗?

为了让献公加深印象,骊姬继续造谣说,太子在外边把献公比做昏庸无道、宠爱妲己的商纣王。说如果当初商纣王有个好儿子,先把纣王杀了,商朝就不会被周武王给灭了。最后,骊姬还吓唬献公,说现在不想办法,等到大祸临头,就来不及了——《国语.晋语》:“若大难至而恤之,其何及矣。”“恤”,担忧。

自古以来啊,这枕头风儿就一向给力,再加上春秋时期,父子相残的事儿屡有发生,所以骊姬这么一煽乎,献公也害怕了。

献公就问骊姬,那该怎么办呢?大家要是以为骊姬顺势就让献公把申生杀了,那就小瞧这个狐狸精了。

骊姬并没有让献公对付申生,反而劝献公交权,退居二线。并且说,太子达到了目的,也就会放过您啦——《国语.晋语》:“得其所索,乃其释君。”

那骊姬为什么不趁热打铁,直接让献公杀了申生呢?这正是骊姬的高明之处。

献公是宠爱骊姬,也有意立奚齐为太子。可是,申生毕竟是献公的亲生儿子啊,后妈让爹杀儿子,你说这个爹如果稍微明事达理,会怎么想呢?骊姬在床头儿,靠着一堆谎话把献公的疑心勾了起来,但是,谁能保证献公过后不去琢磨推敲呢?万一出了纰漏,骊姬就没有回旋余地了。当然,这纯属笔者个人分析。

那骊姬就不担心,献公会采纳她的“建议”,真的退居二线吗?不会,因为这根本不是骊姬的目的。退居二线,只不过是她以退为进的障眼法。针对这种可能,骊姬早有准备,她后又提了一件事儿,彻底杜绝了献公退居二线的可能。什么事儿?献公的家族史。

咱们讲过,献公这一族,本来只不过是晋国在曲沃的支系。晋昭侯把献公的曾祖桓叔封在曲沃,才有了晋国的分裂,后来武公灭晋,才有了献公的今天。骊姬就故意拿这段儿历史,来说事儿。

骊姬说,自桓叔以来,谁讲过亲情啊,正是因为不讲亲情,(曲沃)最后才把晋给灭了——《国语.晋语》:“自桓叔以来,孰能爱亲?唯无亲,故能兼翼。”“冀”,昭侯时代,晋国都城是冀,所以冀就是晋的代称。

骊姬提这段历史,是绝对说到点儿上了。晋和曲沃,打了六十七年的内战。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啊。而且,就是因为这段儿过去,献公才一直担心自己身边儿再发生类似的事儿,当初也才会下手屠杀群公子(见连载第68篇)。这回让骊姬这么一勾,这血淋淋的一幕一幕,让献公不寒而栗。献公当即决定,绝不能交权,不仅如此,献公还跟骊姬说,你别担心,我有办法对付他——《国语.晋语》:“尔勿忧,吾将图之。”

要说这个骊姬,真是有两下子,一心要除掉申生,可是自始至终,从她嘴里没说出一个杀字,最后,反而是献公自己,决定要对付自己的亲儿子,真TM够阴的。

那献公对申生有了看法儿,干嘛不直接杀了,还得“图之”啊?咱们说过,申生是太子,有势力,有名望,而且献公也知道有大臣支持他,比如士蒍,就为申生说过好话。所以,不能那么随意,起码得有个合适的借口。即使是古代,君主制,那也不是想杀谁就杀谁的。

骊姬一看献公上套了,就不再装腔作势了,大大方方地给献公出起了主意。

骊姬说,正好现在皋落氏总是骚扰咱们边境,您不如就让太子去讨伐他们,也可以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服众的本事。如果打败了,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治他的罪。如果打胜了,就说明他还是真能服众的,那咱们就得尽早想办法对付他。反正,打败了皋落氏,边境安定,四邻畏服,咱们怎么着,都有好处。献公一听,也觉得是个好主意,就照办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