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桥之旅

廊桥之旅

这是我奔赴坑底追寻寿宁极北的又一次行旅,以乡政府所在地坑底村为中心点,向北直上到达芎坑,向东南斜下进入杨梅州。

又一个雨天,上午芎坑的雨,下到了下午的杨梅州。

青山,古道,流水,河滩,溪石,草木,烟雨,廊桥……

杨梅州就是以这样的每一个局部及其相融的整体,湿漉漉地、滑滑地展现给你。

廊桥,无疑是寿宁最美的建筑遗存。作为古廊桥,杨梅州桥,可以说是杨梅州景区的地标性建筑。但是,在坑底,说起廊桥,何止是杨梅州桥呢!

只要你愿意停一停脚步,从坑底到杨梅州,这一路十多公里,你便可以结识两个村庄三座廊桥,即猛虎林村的单桥,小东村的上桥、大宝桥(也称下桥)。这短短的路程,是极好的廊桥之旅,是进入杨梅州妙不可言的前奏。猛虎林,威猛的村名和“单桥”的桥名,霸气,独特,不得不令人遐思细想,试图体验着很久以前赶路者在日暮乡关时的一丝恐惧。大宝桥,桥面隆重拱起的弧度,桥两头,特别是通往大安碳山的那一头,延展着青石铺砌的地面和台阶步道,其桥型的弧度,桥两头石构部分廓然有力地抓地之态,以及木头与石头传递出的质地和骨感,令人震撼。

雨丝丝缕缕覆盖着杨梅州,覆盖着杨梅州廊桥黑瓦起伏的屋顶。我桥里桥外细细地看廊桥木质纹路的苍老和残破,辨析风雨剥蚀和岁月沉淀,数百年时光,踪影在有无之间。我细察廊桥之窗,这些窗子尽量避免着形状的雷同,吸纳不同的视野,踱步桥中,放眼桥外,移步换景,如同面对不同的山水小品。古人造桥,既为交通实用,也不忘审美,真是匠心独具。

冒雨走进杨梅州,河滩上黑黝黝的乱石大大小小地铺着,溪流打着浪花奔来,风雨搅动碧绿的波纹。我踏上河滩,看石,看水,看峰谷山间飞起的云雾……

我不想继续溯溪而上走得更远,在廊桥附近逗留,兼听溪声,还看花草。河边石头上长着一簇映山红,植株瘦瘦的,花儿朵朵开得正艳,枝头间跃然而出的还有两个花苞。在黑石的映衬下,映山红的翠绿浓红如火燃烧,这是雨中撩人的火焰。

杨梅州,以自己的地理法则,挽留时光的脚步,把春天的花朵带进了夏天,不经意间复原了你“从前慢”的旧梦。

不仅映山红如此,从廊桥到杨梅州村的古道上、河滩边,野花野草自由自在地疯长。一年蓬,身形苗条,连花带草都好不娇嫩!这寻常小草,在市区院子的边角可见,在县城的栈道水边也多有其婷婷之姿,但在杨梅州之野,它们愈发秀气清雅,黄蕊白瓣的圆形花朵绽放得孤独而热烈,天地间的卑微自处和自我狂欢,大概就是这样吧。鸡血藤盘踞蔓延,一副老成模样,成串的花开出了紫色的倔强;蒲儿根,路边坡地野生野长,兴奋处茎叶胡乱交杂,很不讲究。雨中看花,我记住了花朵,也记住了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