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吉思汗传奇之消灭乃蛮部

成吉思汗传奇之消灭乃蛮部

消灭克烈部后,成吉思汗的势力日益强大,能与之抗衡的仅剩乃蛮部的太阳汗一支。统一草原的战争已如箭在弦上,势在必发。成吉思汗坦然地对众那可儿说:“乃蛮部现在因为其他几部残余势力的归附变得更加强大了,为了我们自身的安全,我们要时刻准备战斗。”

一天,乃蛮部的太阳汗正坐在大帐中,与札木合商议军机。太阳汗说:“蒙古人只能吓唬像王罕这样的老人,等时机成熟,我一定会让你的属民和牧场重新回到你的身边。”札木合冷笑道:“草原上的英杰都在您身边,时机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太阳汗侧头看看身边的夫人古儿别速,笑着说:“那好,我现在就派人去通知我们的盟友汪古部的首领阿刺忽失,我们强强联合,定能将铁木真一举歼灭。”这时,太阳汗的夫人古儿别速不屑地说:“小小乞颜氏,哪用大动干戈?听说蒙古人常常吃粗食,而且身上也有气味,让我看到蒙古人时一定不要让他们靠近我。”

太阳汗剧照

札木合剧照

而站在帐下的老臣可克薛兀则心神不宁地进言道:“我敬爱的可汗,今日蒙古乞颜氏兴盛漠北并非偶然,我想我们应该谨慎对待乞颜氏才是!”太阳汗痛快地饮尽杯中奶酒,大声说道:“难道我强大的乃蛮部还在乎一个整天饥不择食的野蛮部落吗?他们若敢犯我地界,我定让他们竖着来,横着回去。”可克薛兀见太阳汗如此妄自尊大,重重地叹息一声,走出了太阳汗的中军大帐。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乃蛮边将来报,说成吉思汗正在整领大军,即日便要向乃蛮部大举进攻。太阳汗站在深帐中抚摸着夫人古儿别速的双手说:“小小乞颜氏竟敢如此无理,我定要为所有草原百姓报仇雪恨。古儿别速暖昧地看了一眼太阳汗,说道:“我看你抓到蒙古人也没有什么用处,如果看到几个标致清秀的小童便给我带来,让他们干干净净地洗个澡,穿上像样的衣服,每天给我们挤马奶也好。”太阳汗为了让古儿别速开心,马上说道:“野蛮的蒙古人是野种,让他们的小童给夫人挤马奶,应该是他们一生的福气了。”古儿别速得意地笑了起来。太阳汗身边的近臣都建议他好生应对此次战事,但他却如儿戏般不以为然,好像蒙古人天生惧怕乃蛮部一样。

太阳汗和古儿别速妃

谁也没有想到,一场决定乃蛮部命运的战争就这样在太阳汗的调侃声中拉开了帷幕。

当太阳汗的使者卓忽难站在阿刺忽失面前时,阿刺忽失问道:“你是要我和你们一起去打仗吧?”卓忽难简单地说明来意,阿刺忽失想了想,严肃地对使者说:“你先回去,我们很多族人都在远方围猎,等他们全都归来我们再商量吧。”于是,卓忽难带着阿刺忽失模棱两可的答复回到了太阳汗的营帐。

札木合说:“汪古部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不想协同我们作战。”太阳汗叹息道:“我的亲戚竟然如此不懂情理,难道他们不是仁义之士吗?”古儿别速轻蔑地笑了笑,说:“汪古部能有多大力量,我们还是不要求助于他们了,以我们的力量对付蒙古人足够了。”太阳汗说:“如此也好,我们不必耿耿于怀,消灭一个小小的乞颜部哪用那么多人呢!”这时,一个哨兵报告道:“蒙古军不堪一击,战马瘦得连马鞍子都驮不住。”太阳汗大笑道:“那我们胜利的日期又要提前几天了,蒙古人居然如此孱弱!我还以为他们是马背上的枭雄呢,可怜啊可怜!”札木合见太阳汗如此狂妄轻敌,只冷冷地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

汪古部那里,太阳汗的使臣一走,阿刺忽失立刻派遭部将秀里必答思向成吉思汗报告乃蛮部要攻打蒙古部的消息。其时成吉思汗正在帖麦该川(今哈拉哈河南)围猎,他勒定马,说道:“难道草原上就没有一个真正的英雄吗?只有伪君子才会不停地向我挑鲜,既然这样,我只有迎接挑战了。”他款待了使者,又将骏马两千匹、奶羊两千只赠给汪古部,并说:“汪古部对我如此仁慈,我愿意与汪古部一起讨伐乃蛮人。就这样,汪古部成了成吉思汗的盟友。

1204年冬,成吉思汗在黑林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忽里台大会,并举行了庄严的出征祭旗仪式。这个“旗”称为“秃黑”,是成吉思汗家族的旗帜,旗边缀有九角狼牙,牙端悬有九条白色牦牛尾(本来愁的是九条枣红马尾,成吉思汗为了显示其庄重神圣,换成了白色牦牛尾,这便是日后让敌人闻风丧胆的成吉思汗的王旗“九尾白旄”)。随后,成吉思汗率五万大军,杀向乃蛮部营地。

蒙古大军的先锋是以哲别和忽必来为统帅的精锐骑兵。大约行进了二十几天,蒙古军主力才到达乃蛮边境撒阿里一带。成吉思汗仰望天空,说道:“西部真是好风光啊,难怪乃蛮部如此富庶,今日我们到达此地,定要把乃蛮人的财物变成我们的。”

此时,太阳汗仍不知成吉思汗已经大兵压境,他估计开战的时间最早也在春末夏初。战争的胜负有时就是那么的简单,冬天的雪夜遮挡了乃蛮人的眼线,呼啸的风声掩盖了蒙古兵进军的蹄声。吃饱喝足在暖和的柴火旁睡得烂熟的乃蛮人,在蒙古军拉倒护栏、挥马冲进帐营、烧杀射砍后,才从地动山摇的马蹄声中惊醒过来。

“夜袭!”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驻屯于山下开阔地上的乃蛮军中,突然响起一连串的惊叫之声,伴随着充满惶恐的呼喝之声,左右两翼的营寨同时起火。

草原霸权的最终一战,以蒙古军雪夜千里偷袭乃蛮十二万驻军营地为序曲,正式揭开了厚重的血色帷幕。

太阳汗命令自己的儿子屈出律道:“蒙古军马虽然消瘦,但人却野蛮善战,你可以斗狗的方法,且战且退,诱敌深入,瞅准时机,突然袭击,等到了阿尔泰山,蒙古军疲意之时,正是击败他们的最佳时机。”但屈出律却不屑地反驳道:“难道巾帼中的太阳汗又胆怯了,只能让女人的声音左右的父汗,今日又要以妇人之言来指挥战斗吗?”

屈出律剧照

太阳汗闻言,愤怒地说:“难道我乃蛮是弱小的吗?我今天就要证明一下。”他一声令下,三支人马整备完毕,前去与蒙古军交战。两天后,乃蛮军队全部会聚于杭爱山,太阳汗下令渡过鄂尔浑河,驻军于纳忽山崖前察乞儿马惕,分兵列阵。

蒙古大军一步步地朝纳忽崖挺进。哈撒儿率领的中军像一只刚下山的恶虎一样,等待着战斗的到来;铁木哥的后卫军则像饿鹰一样等待着增援的命令。

太阳汗驰马飞奔到阵前叫喊着:“快将野蛮的蒙古人统统抓来做奴隶吧!”哲别、忽必来等人率领的蒙古先锋军一见到太阳汗,立即发起了第一次进攻,乃蛮部左右两路兵卒很快便败退下来。

但太阳汗的中军主力仍然不畏死地以血肉之躯阻挡着蒙古铁骑的突进,他们就像是浪花扑向坚固的礁石,下一刻便被击得粉碎。

在火烧、箭射、刀砍的死亡威迫下,乃蛮部十余万部众迅速溃逃。蒙古军毫不手软地屠杀着,对没有反抗力的百姓也毫不留情。为了逃命,乃蛮军像无头苍蝇似的逃窜,很多人趁着天黑逃入树林,但没了马匹代步,在这严冬之际,仅凭一双肉脚,又无粮食,恐怕他们还没走回乃蛮营地,便被饿死、冻死了。

蒙古军收拾战场,将未被烧毁的财物、帐篷、粮草集中起来,在收走投降的乃蛮军身上的兵器后,又将他们分成几人一堆,捆绑在一起赶人帐篷。成吉思汗倒不急着趁消息未通、太阳汗无备之机,挥兵攻击乃蓝本部,他在纳忽山停留了三天,收编那些逃散的、禁不住冻饿、—一这回此地请降的乃蛮人,于是,成吉思汗前后收降了六万多乃蛮人。随后,成吉思汗留下不主张杀戮的别勒古台亲领一万精兵看守俘虏,然后率领近四万铁骑,奔袭准噶尔丹乃蛮本部。

失去了两万精兵,只剩下老弱残兵的乃蛮部,根本不是蒙古四万虎狼之帅的对手。经过一次黎明时分的成功突袭,成吉思汗击破太阳汗的中军。“弃械投降不杀!”蒙古军呼叫着冲进十万乃蛮部众的连营当中。

过了一会儿,太阳汗发现有一群人从他们背后结阵绕行而来,忙问道:“那些是什么人?他们大队人马,群奔而扬尘,摆开圆阵,究竟是哪个氏族的?”札木合慢慢转过身来,眺望旗纛,回答道:“他们是专抢富人财物的好汉,今日如此严整地奔驰而来,可能是因为心生义愤了。他们的威名便是兀鲁兀惕和忙忽惕。”太阳汗惊叫道:“那我们更不能受这些人的凌辱。”他大手一挥,令剩余的乃蛮军向另一个山头撤退。

成吉思汗乘胜追击,铁骑所过之处,凡是拿着兵器的,无论男女老幼一律杀无赦。太阳汗见势不妙,带上几个随从逃走。哲别眼疾手快,拍马追了上去,只见他拈弓搭箭,一箭将太阳汗射下马来。豁里速别赤带领一支亲卫军负隅顽抗,结果被蒙古军围住,全部被杀。

当时得以逃脱的乃蛮人,只有屈出律及其亲信,另外还有屈出律的叔叔不亦鲁黑汗的一些部族。曾经追随札木合反对成吉思汗的草原各部落,如扎答阑部、合答斤部、撒勒只惕部、朵儿边部、泰赤乌残部、弘吉剌残部等,都归顺了成吉思汗。

又一次幸运逃脱的札木合与太阳汗之弟不亦鲁黑、屈出律、篾儿乞惕首领脱黑脱阿,一起逃往也儿的石河上游离斋桑湖和鲁塔山不远的森林地区。

成吉思汗攻占了乃蛮部所有的营地,掠夺了他们所有的财富。他的弟弟合赤温畅快地说:“我的兄长,今日狂妄自大的乃蛮部已经被消灭,骄狂的太阳汗也死在乱军之中,他的那个妃妾古儿别速还在帐中哭泣呢!听说她是个大美人,兄长何不去看看呢?”成吉思汗马上纵马前去一看究竟。他刚走到乃蛮部的斡耳朵大帐跟前,便听到一阵女人的哭声,不久,侍从将古儿别速从帐中带了出来。成吉思汗仔细一看,这个古儿别速的确是个标致的女人。

合赤温剧照

成吉思汗站在古儿别速跟前,心想:“听闻此女好干预政事,太阳开因此而败亡!而今日我眼前的古儿别速却是只小羔羊,实在令人怜惜啊!”他转身对侍从说:“将这个古儿别速留下,其余人等随你们处置好了。”成吉思汗当即让古儿别速陪睡,并嘲讽道:“你不是说蒙古人身上有臭味吗?我就让你在我身边好好闻闻我的气味!”这个传说中导致乃蛮部两王子相争而内讧的女人,再一次以其风姿绰约抓住了成吉思汗的心。

合赤温知道兄长的心思,第二天将古儿别速请到一旁,说明了成吉思汗的用意。古儿别速跪在合赤温面前,激动地感谢道:“今日能让我活命,我定会一心一意地服侍可汗,永远做一个妇人应该做的。”合赤温交代她说:“服侍可汗与别人不同,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在他面前指指点点。如果你以后能温顺点,我保证你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就这样,古儿别速被留在可汗的营帐,成吉思汗让她在自己的大帐中一起用餐,显然已经不把她当奴婢了。古儿别速跪拜在成吉思汗面前卑怯地说:“太阳汗已随天主而去,我已没有什么遗憾。今后只会一心向着可汗您,断然没有二心。”成吉思汗心中暗想:“此女人果有魅力,难怪太阳汗如此纵容她。”午饭过后,古儿别速正式成为成吉思汗的别妻。

至此,草原上最后一只能与成吉思汗抗衡的乃蛮部也灭亡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