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贵族的奢靡日常:吃饭全靠喂,出行脚不沾地,穷人食不果腹

晚清贵族的奢靡日常:吃饭全靠喂,出行脚不沾地,穷人食不果腹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世家奢靡,寒门忍饥。杜甫一句踌躇,道尽了上下五千年的悲苦。天下兴亡,百姓皆苦,这是社稷之难,千载难改。

在我国的历史上,有一个朝代独一无二,那便是清朝,满朝统治汉,带来统治阶级与人民的血脉隔阂。在晚清年间,国之将亡,晚清的贵族极尽奢靡,不问后事不问前程,达到了极致的享乐与颓废。

01.晚清贵族的奢靡生活

清朝末年,封闭多年的清朝首次见到了山高海阔,最让人诟病的不仅有大清的外交态度,更有晚清贵族不顾百姓生死,奢侈无度的生活。

晚清的贵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足尖不触地上尘的典型。他们身边永远有侍女服饰,饭前净手要在下人端上的珐琅盆,吃饭时要女子喂食,甚至要歌舞助兴。吃食更是要精致繁盛,鱼肉满桌。

晚清时期以奢靡著名的莫过于慈禧太后。帝王一席饭,农民半年粮。慈禧太后作为晚清时期的掌权者,衣食住行都是金丝银线堆砌而成。

《宫女谈往录》中记载,慈禧太后用膳时桌上有一百二十多道菜,外加几道时鲜。太后传膳,侍膳的太监随着太后的眼色奉菜,每道菜不可超过三匙,那是皇室传统,当权者的喜好都是隐私,妄加议论要处以死刑。、逢年过节,便更是要召显“天家威仪”,五百个太监穿着崭新的宁绸袍,隔着灯火煌煌的红灯笼,捧着价值千金的菜品,自宫门外一路排到寿膳房传菜。



人影憧憧,喜气洋洋,百道国宴相继而出,侍膳的四个“德高望重”的老太监捧着瓷盘玉勺,跪坐着举起太后的金盖白玉杯,这叫“四大金刚五百罗汉伺候西天太后老佛爷欢宴瑶池”,竟也成了盛事。

太后用膳时,餐盒是名贵的木制,碗是明黄,翠色的飞龙和“寿”字的图样装点其上,筷子要纯金。甚至太后的吃食装点都是用金箔玉器,奢华至极。

当年为慈禧做菜的寿膳房,约有300多人,100多个炉灶。只为一人特供。

据史书记载,末代皇帝博弈一个月就会用到810斤的肉,还不包括上百只的鸡鸭,而整个皇室而言,每个月就要花上上的白银才能满足他们金贵的胃口。

富家子弟,寻常物件入口不下咽,咀嚼两口便吐在瓷瓶之中。清朝日渐没落,贵族们终日靡靡,混吃等死,更有甚者变着花样花钱。

清朝的满八旗子弟,华服锦缎,人人唤一句“爷”。他们惯常午后悠游,到北京最大的东升楼听曲吃饭。晚清的奢靡王爷庆亲王载振甚至建了一个锅炉房,专门烧制蒸馏水以供饮用。

但在晚清,最烧钱的不是饮食,而是贵族之间流通的鸦片,晚清贵族喜欢“食烟”,衣食无忧自然贪图享乐,锦衣华服相对而坐,点了鸦片便觉飘飘然。无数的真金白银都烧在鸦片的袅袅烟火之中,烟火里翻腾着半生的无忧梦,国之脊梁便也断在了烟雾升腾中。

02.晚清的马车

晚清时期的八旗贵族,出生就享有荣华富贵,不需任何劳作,娇惯金贵地养着,拿人民的血汗钱供奉着。这是汗水与血泪养出来的吸血蛭,攀附在民众与国运之上的菟丝子,晚清的气数便是被他们生生吸尽了。

八旗子弟,吃饭束发都有专人服饰,出行也脚不沾地,有人力抬的青联小轿。人力颠簸,惯于享乐的贵族就选用了骡轿,大多是两匹马配一个车夫。

武骑马,文坐轿,这倒是惯例,然而晚清贵族讲究排场,地位越高的官员,轿子就要越大,甚至二三十个人才能抬得起来。其上装点更不必说。金银珠饰,锦缎华绸,无一不昭示富贵。

举凡官员,出行时必然是前呼后拥,妻妾成群,仆役环绕。声势浩大方才彰显地位。

妇女出行不坐轿子,但三寸金莲是不沾尘埃的。晚清的贵族女子,摇着折扇,骑着毛驴,或是坐着东洋传入的人力车。她们理着妆发,不知疾苦不问天下,就在深门宅邸里醉生梦死。

清代的末年,醉生梦死,贵族们闭塞了耳目,不问国,不顾他,抱着自己的银钱便深觉满足。八旗的子弟,每月从朝堂里拿钱,便提笼架鸟,饭来张口,逍遥自在,纵情狂欢。

江山千里,黄金百担,可哪里担得起这样的挥霍。到底是国之将亡,气数已尽,没人乐意打眼看看民生,只在那里摇着折扇,抽着烟,混沌地问一句“何不食肉糜”,便又彷徨在声色里去了。

03.国之将亡,食不果腹

朝叩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杜甫当年入京看到天下乱像,便上书乞帝王。然而这仿佛是每一个时代的病症。在封建王朝的残年之中,诗圣当年的夸张用词具象化地在世间浮现。

晚清时代,几个有识之士都被时代的浪潮淹没了,溅起了几个水花便缄默了。百姓浮沉在沉重的赋税与苛刻的徭役里,叹一声乱世犹有后庭花。

贵族老爷们沉迷享乐,哪有功夫管供奉它们的下里巴人呢。



晚清的男子,大多是在卖苦力,他们为乡绅种地的钱养不了家户,便会去搬砖,或是推人力车,做些苦活重活,拼了力气救济家人。

售卖闲散余粮补贴家用得大多难熬,各家各户少有闲钱,不要说口腹之欲了,吃饱喝足都是奢望。路边的摊贩大多无人问津,若是家底厚实卖肉的,便定要到城镇之中,那是只有贵族才买得起的奢侈品。

晚清的平民,家中几口人围着一个方桌子,有板凳的都是殷实,大多是抱着碗,席地而坐。一家几个孩子,肚子填个底便是奢侈。瘦骨嶙峋的先生们举着筷子,愁着生计,终日忙忙碌碌,盼着家中漏下闲钱。

晚清的子民徭役极重,以皇族为首的陵园修筑,用于享乐避暑的圆明园等。晚清由于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赋税都压到了百姓的头顶。贫苦人家四季一双草鞋,劳力养不得全家,活下去都是疾苦

艰苦人家的姑娘大多会织布补贴家用。但恰逢时艰,一些家户会将养不下去的孩子送到街上乞讨,甚至选择遗弃。清朝的街头时常看到这种孩子,茫然不知事,懵懂不知哭。他们不懂世道却已深受其苦。

在这样的统治下,清朝的灭亡也是顺理成章,朱门务倾夺,赤族迭罹殃,满清的贵族被民众的供奉养的大腹便便,惰懒而自私,贪图享乐而不知世道将亡。

在慈禧的统治之下,晚清贵族上行下效,挥霍财富,压榨民脂民膏。肆无忌惮地吸收国家的养分,成了四处侵蚀的蛀虫。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问苍生之人自诩天选,却也终究会被推翻。晚清时期,各路有识之士揭竿而起,国家动乱不堪,大清朝气数已尽。晚清贵族的“无忧无虑”随着国破化作烟尘。

晚清的贵族守着最后自以为是的荣耀,散如浮萍,八旗荣光化为尘土,甚至成了国破之耻。执政者无所作为,不计民生,只顾自身利益,便注定会青史留污。

慈禧太后逝世时捧着一国之财入了墓,却被盗墓者扒得只剩一件单裤。取之于民者终将还之于民。大清上下的奢靡之风当为后世之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