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变法后,地主阶级成为第一阶级,现在轮到资产阶级了

商鞅变法后,地主阶级成为第一阶级,现在轮到资产阶级了

你知不知道,阶级其实也有命数。有的阶级从古到今都不能成为统治阶级,如历朝历代的小农阶级,有的阶级却刚产生没多久就成为第一阶级。没办法,这都是命。当然,这个命,不是算命的命!

商鞅变法是我国著名的变法,也是我国最成功的变法。它暗含着诸多制度变革密码,使研究制度变革史就必须研究它。它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阶级应位是其中之一。

商鞅变法以前,秦国还是世卿世禄制度,即奴隶主统治。它的基本特点,是奴隶主们占据整个国家的统治地位。这意味着,奴隶主们成为具有决定性意义的社会集团,即成为统治阶级。

这个统治阶级的作用非常重大。所谓决定,就是其他事物都要被它决定能不能产生,能不能发展甚至能不能成熟。它具有的决定其他事物或者人物命运的功能,以及由此催生的巨大主导型快感,使统治阶级成为国家系统内的第一位阶级,其他阶级都要在符合它的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展开活动。

商鞅变法以后,奴隶主阶级的第一阶级地位,就保不住了。关键是它已经不能再凝聚出统治力量了,就是说,老百姓感觉跟着它干没有啥好处,基本上都是被压制、被削弱等,基本上没有什么利益了。

不仅没有利益,反而它还带来很多阻碍。比如老百姓想出去做个生意吧,它不让,谁要是出去做生意,不是砍掉你的手,就是挖掉你的眼等等,弄得大家都不敢出去。不出去,社会就流动不起来,整个社会就显得很呆板。

这样的情况下,国家就会越来越衰败。秦国就是如此。衰败后的秦国,还整天打仗。打仗还打不过人家,差点被人家灭了国。这是国仇家恨,报不了,就得死,怎么办?

秦孝公给秦国找到的药方,是需要变革。变革不能瞎变吧,总得有人来规划规划,看怎么变革才最符合秦国的根本利益。他最后找到了商鞅。

商鞅就发现,奴隶主们是整个国家迟钝落后的关键点所在。所以,必须改革他们,破解掉他们的主导地位,让他们从第一阶级变化为过时阶级,让他们走入历史垃圾堆。

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呢?破解掉它们的经济基础,把奴隶主所有制破解掉,让地主所有制代替它。就这样,地主所有制逐渐成为整个秦国的经济基础。啥是经济基础?就是整个国家和社会都要建立在它之上。它当然是统治性的了。

那么,能代表它的根本需求的阶级,也就成为第一阶级。由此,奴隶主阶级的第一阶级的地位,就被地主阶级给取代了。这是商鞅变法完成的阶级替代。由此开列出一个问题,谁能成为第一阶级?

很多阶级都想做第一阶级。想归想,能归能。奴隶主阶级能成为第一阶级,并不代表着其他阶级也可以做到这一点。能做到的,还是少数。所以,它显得很金贵。

它主张的生产方式,必须是具备更大潜能的高位生产。啥是高位生产?就是用同样的生产资料,人家能生产出更多,或者在同样的生产时间内,人家能够生产出更多。请注意,这里所说的生产出更多,不是比原来多那么一丢丢,而是倍增式的增长,要不然还叫什么高位生产。

地主制生产方式比奴隶主生产方式那就先进很多,生产效率也高很多。生产效率高,就意味着这个生产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大更多的好处。你给大家带来的好处多,大家自然就不会赞同以前的方式了,就像一亩地能够产出1000斤小麦,谁还去应用亩产100斤的生产方式呢。

也正是因为可以给老百姓带来更大实惠,所以代表这个高位生产方式的阶级,能够在漫长的产生和发展过程中,逐渐得到应有的地位,在逐渐量变以后突然间质变为要求主导地位的阶级。它能够把一切不符合这个高位生产方式要求的阶级甩到后面去。

当然,具备潜能并不意味着现实。从潜能到现实的过程中,还需要这个阶级逐渐强大起来。什么叫强大?就是它拥有越来越大的行动力量。必要时你要能组织人马,形成舆论压力,或者形成变动趋势感,促进国家上层为了迎合底层趋势而有所变更。

要想强大,必须阶级自觉化。不自觉的人很难高效活动,不自觉的阶级也不可能高效活动。阶级自觉,首先表现为通过代表这个阶级利益的思想者,能够指出阶级自觉的方向和具体维度。思想自觉,是行动自觉的前提条件。

有了自觉还不行,还要自觉斗争。仅仅是思想自觉还远远不够。正如马克思所说,重要的不是解释世界,而是改变世界。在争夺阶级主导权的过程中,行动改变地位。这种行动分为好多种类,工人大起义是行动,代表地主阶级利益的商鞅变法同样也是行动。

阶级的自觉斗争,最终要以占据政治统治地位作为基本目标。也只有占据了政治统治地位后,它们占据的经济基础上的优势,才能被政治巩固起来。

总体来说,能够成为第一阶级的阶级,阶级能量要足够大。它的阶级覆盖范围要是全社会,它的阶级能量需要具有真正的排他性和爆燃可能性。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资产阶级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革命的作用”。它也因为这种非常革命的作用,而最终成为第一阶级。而且,这个第一阶级的历史地位,至今未衰。

资产阶级的这种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相应的政治上的进展。它在封建主统治下是被压迫的等级,在公社里是武装的和自治的团体,在一切地方组成独立的城市共和国,在另一些地方组成君主国中的纳税的第三等级;后来,在工场手工业时期,它是等级君主国或专制君主国中同贵族抗衡的势力,而且是大君主国的主要基础;最后,从大工业和世界市场建立的时候起,它在现代的代议制国家里夺得了独占的政治统治。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

马克思他们在这里说的,是资产阶级在产生后,在政治上逐渐长大,以至于最后取得政治统治权的基本过程。能够看出来,它们的政治能力越来越强大,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高的政治地位。

它的政治地位的取得,最终还是要靠不断扩展的经济优势来予以支撑。如果没有大工业和世界市场的建立,资产阶级不可能取得独占的政治地位。

经济支撑力量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程度,那么它所支撑的正位阶级的行动力量,就会逐渐扩展到什么程度。政治都是按照实力程度和实力比例来按比例分配权力的。经济上不断增强的资产阶级,随着经济支撑力量越来越大,它就取得了相对于其他阶级的垄断性优势。表现在政治上,就是资产阶级取得了独占的政治统治。从此,资产阶级正式登堂入室,成为历史性的第一阶级。

资产阶级在现代社会成为第一阶级,让我们回望商鞅变法中地主阶级成为第一阶级的事实的时候,有了更多感慨和感应性。是的,哪个阶级能够成为第一阶级,都是有命的。而这个命或曰命根子,实质上是阶级能量,本质上则是对口的经济基础。这两个范畴是我们在考察第一阶级时,应该予以密切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