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无人道的日本731部队,将活人烤干只为测量人体含水量

惨无人道的日本731部队,将活人烤干只为测量人体含水量

侵华日军在中华大地上犯下的累累罪行堪称罄竹难书,侵略、屠杀,试图让中国人亡国灭种。除去那些作战部队所做下的暴行之外,还有一个臭名昭著的部队,是令中国人提起便咬牙切齿的一群人间魔鬼。

这个部队便是日本731部队,他们将中国人作为小白鼠进行人体实验,使无数中国人在极端痛苦中受尽折磨,失去生命。

自从全球被新冠疫情席卷,“细菌战”三个字又重新回到了中国人的视野之中。

当年日军在中国成立的731部队,便是以研究细菌为主。

他们表面上冠冕堂皇打着为中国人研究防疫的幌子,实际上却是在哈尔滨、长春等东三省城市设立细菌研究基地,并且辐射全国,在北京、南京、上海等城市设立共63支分队,利用劫掠、哄骗等方式将中国人骗入研究室,将他们当做实验体进行惨无人道的研究。

731部队在中国的总部设立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平房镇,日本长期向那里输送大量的研究人员,并且还将许多正在学习相关知识的少年送去“观摩”研究。

筱冢便是在15岁时加入731部队位于平房镇的少年班,他亲眼见证了这个恶魔部队所做的许多反人类暴行。

光是筱冢这样一个少年班成员参与过的研究,就包括人体解剖,以及鼠疫、炭疽疫等各种疫病的培养。

筱冢当时曾做过将染了鼠疫的跳蚤培养出来,而后便任其发展的恶行,这些病毒,最终祸害的是谁,不言自明。

此后数年间,更有许多中国人在日军手中感染各种疫病,他们或者横死街头,或者被送入研究室,成为日军的研究材料。

在被送入731部队之前,他们有自己的名字,有不同的职业,有他们的成长经历。

当他们被送入731部队之后,他们只剩下一个统一的代号:马路大。

马路大是日语まるた的发音,指的是木料。

在那里,他们失去了“人”这个身份,不再被当做人来看待。

731部队在中国做过的实验,有人体解剖(包括活体解剖)、冻伤实验、病毒实验等等,这些实验让人在活着的时候生不如死,死的时候更是丧失了生而为人最后的一点尊严。

其中,有一个极端令人胆寒的实验,叫做人体干燥实验。

当时的731部队为了研究出人体含水量的确切数据,将活人捆绑起来,然后给实验房间输送高热风,一点点将活人变成干尸,最终得出结论:人体含水量为78%。

这个实验被国内画家乌合麒麟得知后,他愤怒地进行了转发,希望能够有更多人知道这些历史。

可是,却遭到了一位拥有四百多万粉丝的科普博主急吼吼跳出来反驳,这名博主是科学松鼠会的成员之一,平时在网络所做的的科普和辟谣让很多人都对他相当信服。

这名博主的辟谣内容十分“有意思”,他将西方人在19世纪利用尸体进行的人体含水量研究搬出来,用男性60%含水量和女性55%含水量这两个已被证明错误,并且与人体含水量78%完全不同的数据,拿来“澄清”说731部队未曾做过这种实验。

说来可笑,就连身为日本人的作家森村诚一本人,都在他的作品《魔鬼的饱食》中清楚明白地写下一名侵华日军老兵所供述的罪行,明明白白的说出731部队将中国人进行干燥实验,得出人体含水量78%的数据。

难为这位博主作为一个中国人,竟然还着急上火的要为毫无人性的侵华日军“洗刷罪名”,口口声声要让中国人别给日军泼脏水,这是怎样的忠心耿耿,认贼作父?

日本战败后,恶贯满盈的731部队本应该遭到严惩,可日军为了保全这些魔鬼,以731部队所有研究资料作为交换,使美国为他们的保护伞。

最终,731部队全部成员,高层效力于美国,其他人则大多回到日本,安度晚年。

自九一八事变后,日军的枪炮对准数万万中国人民,他们屠刀之下死去的全都是我们血脉相连的同胞。

历史在不断向前,我们当然不该过度沉沦于仇恨之中,可同样的,我们也不该忘记,在滚滚向前的过程中,车辙下留下的是鲜血白骨,是民族血债。

忘却国耻的人,又怎能记住自己的民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