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8岁独子被打死,母亲却放弃赔偿,反认凶手做儿子

2001年,18岁独子被打死,母亲却放弃赔偿,反认凶手做儿子

| 影中纪实

编辑 | 影中纪实

常言道丧子之痛是一个母亲最难承受的痛苦,而在2001年却出了这么一件怪事。

家中18岁的独子被人打死,然而这位悲痛欲绝的母亲却拒绝凶手进行赔偿,在法庭上还希望将凶手认作儿子。

事出反常的案情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隐情?

2002年6月,一桩发生在一年前的杀人案由法院开庭审理。

身着囚服的袁豪静静地坐在被告席上,等待着法院做出最终宣判。

看似平静的袁豪,内心实则倍感紧张,他不敢有丝毫回头张望的念头,因为受害人的父母正坐在自己身后。

在被狱警押送进法庭的时候,他曾用眼神偷偷瞥向这对父母。

图片源自网络

据袁豪的了解,这对老夫妻今年不过也就是五十岁的年纪,现在却因为痛失爱子,看上去足足像是苍老了十岁。

果然正是因为自己,才使得这家人落得支离破碎的地步。

倘若人生能够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再度做出让这对父母伤心的事情,奈何人生没有如果。

袁豪低头长叹一声,叹息声中都是满满的懊悔,他想等待着自己的必定是无情的宣判。

然而接下来法官的一席话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无比震惊!

图片源自网络

“在最终进行宣判之前,我这里有一个来自母亲的请求,还请诸位静听!”

坐在台上的法官意味深长地看向被告席上的袁豪,缓缓开口说道:

“在开庭之前,死者的母亲特意找到我,拜托我向袁豪问一件事。”

听到法官提到了自己的名字,袁豪不由吃惊地抬起了头,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死者母亲在此前已经放弃了对你进行索赔,不仅如此,她现在还想认你做儿子,想问问你愿不愿意?”

法官这句问话惊起四座一片哗然,前来听审的人瞬间议论纷纷:

“我没有听错吧?受害人的母亲居然要认杀人凶手当儿子,她是疯了吗?”

同样将这句话听得异常真切的袁豪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自己确实是致使这对夫妻儿子死亡的凶手,他不明白为啥这对父母会选择原谅他,甚至还想认自己当儿子?

要想弄清楚这一切,还要从头开始讲起。

图片源自网络

安徽的李玉良和王平是一对恩爱夫妻。

他们膝下唯独育有一子,是夫妻俩在这世上最为珍贵的宝贝,出于对儿子的爱,他们还专门为儿子的名字挑选了“满意”二字。

李满意并不像其他男孩子一般贪玩调皮,反而很是孝顺,在学习上肯花功夫,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上进少年。

在高中毕业后,想要锻炼自己的李满意向父母提出要到上海打工。

夫妻二人一开始不愿意儿子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遭罪,但看着儿子如此坚持,最终还是选择了给儿子放行。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夫妻俩的这次放手,迎来的却是一则噩耗!

上海打工潮

“没错,我是李满意的父亲,你是上海医院的?我儿子出了车祸!具体位置在哪里,我和他妈妈马上赶过去!”

2001年6月末的一个上午,李玉良接到的一通电话顿时让全家人慌了阵脚。

夫妻俩在得知儿子突发车祸后,一秒钟都不敢多耽搁,连忙动身往上海赶,李满意的叔叔害怕哥哥嫂嫂两个人忙不过来,也随着他们一同前往。

王平在前去上海的车上就数度流泪、心急如焚,她不断地向医院打去电话,内心默默地祈祷着儿子一定会安然无恙。

然而王平所期望的奇迹最终没有发生。

图片源自网络

等到这夫妻俩匆匆赶到医院之后,也只是看到了儿子李满意生前的最后一眼,随即就拿到了医院下达的死亡通知书。

王平一下子无法接受儿子的离去,当即身子一软,倒在医院的走廊里大哭:

“儿啊!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你让妈妈还怎么活啊!”

此时的李玉良也是万分悲痛,他始终不敢相信两个月前还是活蹦乱跳的儿子,如今就这么与他们夫妻俩天人永隔。

情绪稍微平复下来的夫妻二人当即和弟弟进行协商,他们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儿子李满意死亡的真相搞清楚。

于是他们几个人采取分头调查的方式。

李玉良夫妻负责再次检查李满意的尸体,弄清楚死因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车祸造成的。

而李玉良的弟弟则负责去到侄子的打工餐厅,去向老板问清楚李满意最近的状态。

听医院的医生说,李满意当天来到医院,先是说自己骑车撞上了电线杆,随后又说自己不小心被车撞到了,总之他头痛欲裂,这才选择来医院进行诊治。

而在仔细看过李满意的尸体后,李玉良和王平二人却惊奇地发现——

儿子身上并没有类似于车祸留下的伤痕,只是在头部出现了肿胀。

图片源自网络

此时从儿子打工地点返回的弟弟,也向夫妻二人汇报了一个不容忽视的消息:

据饭店老板说,李满意曾和饭店一名叫做袁豪的工作人员发生过激烈的肢体冲突,而二人打架就是两天前的事。

先是与别人打架,后是说不清楚的车祸,这种种已知消息都让夫妻二人觉得云里雾里。

为了查清儿子死亡的真实原因,悲痛欲绝的夫妻二人当下决定报警。

警方在接到报案后,随即对真相展开调查。

然而接下来调查的顺利程度却远超警方的想象!

图片源自网络

警方在第一时间就联系上了袁豪,将他叫到警局开展问询。

谁知还没等警方开口,袁豪就抢先问道:

“我前天和李满意打过架,还用棍子打了他的头,他现在怎么样?”

警方看到袁豪的态度如此坦诚,随即将李满意已经离世的悲痛消息婉转地告知了他。

而袁豪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的焦急竟变为难以掩饰的伤心。

图片源自网络

他双手掩面,万般懊悔地说:

“我那天还劝他要去医院看看,他说没事儿,谁知道就……”

袁豪的表现使得警方一头雾水,不禁纳闷:

两人打完架,袁豪居然还如此关心李满意,这俩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随后袁豪的讲述,才使得真相一一浮现在警方面前。

图片源自网络

袁豪今年16岁,祖籍河南,这个孩子自幼丧夫,而后又被母亲狠心抛弃,被姑姑抚养长大。

为了减轻姑姑的生活压力,长到16岁的袁豪瞒着家人,孤身一人从河南来到上海打工。

而李满意,是这个茕茕一身的贫苦少年在上海遇见的第一抹温暖。

李满意刚满18岁,大袁豪两岁,二人在一家饭店打工,李满意总是对袁豪加以照顾,而袁豪也总称李满意为“大哥”。

两个半大小子的友谊总是发展得异常迅速,压根不用讲什么道理。

然而就是因为都是心智不够成熟的男孩子,这两个人也免不了摩擦。

图片源自网络

就在2001年6月22日当天,二人竟然因为一点小事爆发了矛盾。

这天中午正是饭店最为忙碌的时候,两个小伙子都忙着在饭店里为各桌上菜,在端菜的过程中不知道是谁撞到了谁,这下算是成了矛盾的开始。

工作的忙碌和天气的炎热一下子点燃了这两人的怒火,本来是各退一步就可以解决的事情,结果这两个人竟不顾场合地大吵起来,甚至还想对彼此动手。

这时的饭店老板不惯着他们的小脾气,直接对他们进行了责骂,还让两个人都去饭店外进行反省。

谁知走出饭店的两个人还是谁也不服谁,竟然找到了一处空地开始打斗起来。

这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打架,谁也不知道下手的轻重。

养尊处优惯了的李满意自然是打不过自小就在街上游荡的袁豪,他被袁豪按在身下,头上挨了他好几拳。

此时急红了眼的袁豪还随手拾起了一旁的木棍,径自向李满意头上打去……

然而当袁豪听到李满意的哀嚎后,瞬间从激烈的情绪中清醒过来,随后意识到自己下手实在是太重了,连忙停止了自己的拳脚。

最终在这场斗殴结束后,袁豪向李满意道了歉,两个人重归于好。

这场在二人看来都是“小矛盾”的打架,没有被双方的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

谁也没想到这场意外的斗殴,竟然就是李满意两天后头痛身亡的原因。

图片源自网络

在得知事件的真相后,身为母亲的王平悲痛万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是这样一个不知轻重的未成年人用拳脚夺走了儿子的性命。

盛怒之下的王平当即决定要将袁豪告上法庭,并向他索要十万块的赔偿金。

在2001年,十万块的赔偿金无疑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而落在尚且没有成年、孤身一人的袁豪身上,那更是一座足以将他压垮的大山。

然而身处警局的袁豪却表现出了超出他这个年龄的担当,他对警方说:

“我杀了人,法院怎么判我都接受,这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我不会逃的。”

当袁豪了解到李满意的父母此时处于悲痛欲绝之中时,他向警方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谁家被人打死了儿子,恐怕都不会原谅凶手,我请求法院重判我,我不会有提出异议。”

除此之外,袁豪还给李满意的父母写下了一封真诚万分的致歉信。

即便是身处警局,袁豪也在做出各种努力,希望对自己的过失做出赔偿。

这个没有父母援助的孤身少年,在此时卸下自己的要强和骄傲,向那些已经久不联系的亲戚写去求援信,拜托他们无论如何在这个关头借点钱给自己。

图片源自网络

最终袁豪从亲戚那里凑到了六千块钱。

他没有用这些钱请律师,而是拜托警方将这些钱带给李满意的父母。

同时袁豪还当场立下承诺,自己出狱后一定会努力挣到这十万块钱,将这笔钱赔偿给这对夫妇,绝对不会逃债。

是他将李满意失手打死的,如果李满意的父母愿意,他会替李满意给他们养老送终。

了解到案件真相的警方很是敬佩袁豪敢作敢当的态度。

同时警方深知整件案子实则是袁豪的无心之失,他们也想帮这个失手杀人的少年一把,想要替这个年轻人争取李满意父母的宽恕与原谅。

那么王平夫妻俩在看到这封信和六千块钱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反应呢?

图片源自网络

“但凡这个孩子再坏一点,我都不能放过他啊,现在这叫我怎么忍心?”

在看到袁豪一字一句写给他们的致歉信后,王平不由得大哭起来,声音嘶哑地道出这一句。

她将袁豪凑来的6000块钱重新退还到民警眼前,泪水涟涟地说:

“警察同志,这10万元的赔偿金我们不要了,让孩子安心在牢里改造吧。”

此后的王平总是不止一次梦到儿子,他在安慰王平不要因为自己的离去而伤心难过。

在回到老家后,慢慢从悲痛中走出来的王平也总会记挂袁豪。

图片源自网络

她总是会莫名地担心,这个无依无靠的孩子在看守所里过得怎么样?

担心袁豪会不会还沉浸在失手杀人的悲痛中,他那些早就不联系的亲人有没有到看守所去看看他。

就在这时王平突然意识到,她对袁豪已经没有了恨意,更多地反而是不由自主的关心。

也许是自己已然经历了失子之痛,她不忍这个世界上多一个背负着痛苦和罪孽活着的孩子。

于是在开庭前,王平找到法官,拜托法官帮她转达自己想认袁豪当儿子的意愿。

图片源自网络

在庭审结束后,在场众人都在等待袁豪对于这个请求的回应。

只见袁豪郑重转过身去,对着李玉良夫妇深深鞠了一躬,随即当庭在王平面前跪下,哭着说道:

“妈妈,今后我就是您的亲儿子……”

而此时的王平夫妇也不住点头,向袁豪展现出了无限慈爱的笑颜。

最终法庭宣判袁豪因过失杀人,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

而因为袁豪在狱中表现良好,在服刑3年7个月后,他便被提前释放出狱。

出狱那天的袁豪显得异常激动。

因为在此之前王平夫妇来监狱探望他的时候,就曾许诺他,要在出狱的那天在门口迎接他。

在踏出监狱的大门后,袁豪一眼就望见了在门外等待的李玉良夫妇。

他们正如自己承诺的一般,亲自来接“儿子”回家。

在这令人唏嘘的团圆场景,袁豪再一次难掩心中的感激之情,随即再次向李玉良夫妇二人下跪磕头,认真地承诺道:

“儿子一定会好好遵守诺言,好好孝顺您二老!”

夫妇俩连忙将袁豪从地上拉起,细心地为他掸去身上的尘土,带着袁豪回了家。

在2005年,李玉良夫妇一家吃上了一顿特殊的团圆饭。

出狱后的袁豪真的如他所承诺的一般,替李满意承担起了照顾二老的责任,在家里忙前忙后,对李玉良夫妇的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

为了能够让李玉良夫妇过上更好的日子,袁豪也没有选择在老家长时间逗留,而是再次来到上海打工。

纵使之前的坐牢经历使他在求职时屡屡受挫,然而还是有好心人在听闻袁豪的故事后,愿意为他提供工作的机会。

即便生活充满了遗憾和苦痛,然而每当袁豪想起时时记挂着自己的李家二老,便充满了对生活的干劲和希望。

图片源自网络

在2001年的袁豪不止是失手杀死了李满意,更是差点毁掉自己的一生。

如果不是李玉良夫妇的原谅和善意,或许袁豪会因为这永远洗刷不掉的罪孽,从而放弃自己尚且年轻的一生。

然而正是这对父母的宽容和善良,挽救了一个对生活无望的少年,还为他撑起了一片晴朗而坚毅的天空。

不得不说,作为母亲的王平是整个案件中最伟大的人。

自己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孩子,却在即将迈出社会、开展新的人生旅途时遭人失手打死,哪个母亲能够不痛,又有哪个母亲不想将凶手严惩?

图片源自网络

然而纵然在如此巨大的痛苦之下,这位母亲能够明事理,还能够转换角度去体察别人的痛苦,察别人所不能感,想别人所不能想,最终选择用爱去原谅恨,这是怎样一种伟大的情操!

或许是因为自己淋过雨,所以总想着为别人撑起一把伞。

正是因为王平的大爱,整桩案件才能换回这样一个令人泪目的感人结局。

王平的举动无疑在传递着一种坚毅的力量!

这种力量在提醒我们不要一味沉溺痛苦,不要对过去抓着不放,不要选择憎恨,而是要着眼于未来的日子。

逝者已逝,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总要在悲伤之后重建强大,幸福安乐地坚强生活下去。

衷心希望大家都能接收到王平身上的这份力量!

永不沦于痛苦,永不丧失希望,永远饱含善意,永远坚强地走在漫长的人生之旅上。

往期好文推荐:

2020年丈夫坠亡获赔130万,妻子向公公要30万,却被砍断四肢而亡

13年云南大叔将妻子锁猪圈11年,卖女儿换钱,却被全村人夸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