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孤悬敌后,却用一个奇招冲出绝境,创造了战史上的突围奇迹

我军孤悬敌后,却用一个奇招冲出绝境,创造了战史上的突围奇迹

众所周知,当交战双方实力悬殊时,如果较弱的一方陷入对方的重重包围之中,要想顺利突围,难度是非常大的。

纵观古今中外的战争史,极少有处于严重弱势的一方从敌军重围中全身而退的例子,最终往往逃不出被歼灭的结局。

然而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军一支部队却在美军和南朝鲜军的围追堵截,已经孤悬敌后、陷入绝境的情况下,竟用一个奇招冲出绝境,甚至顺便带回了119名俘虏,实在令人称奇。

这个极为奇特的战例发生在1951年5月间,当时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共同向“联合国军”发起了第五次战役。

在这次大作战中,志愿军第十二军三十一师九十一团在团长李长林率领下,奉命担负迂回穿插至敌后作战的任务。

李长林受命之后,率全团指战员以坚决果断的行动,一路高歌猛进,打到下珍富里以东的兄弟峰,逼近“三七线”。

但是当战役进行到第三阶段时,情况却发生了始料未及的变化——第十二军奉上级指示组织战略性的后撤,由于通讯的迟误,使得晚一步行动的九十一团在撤退途中,被迅速赶来追击的南朝鲜军和美军堵截在三巨里一带。

这时第三十一师乃至整个第十二军的主力部队已经奉兵团部命令往北转移,只留下九十一团孤悬敌后。李长林当时掌握的情况是,全团已经与大部队拉开了至少200华里的距离。

按理来说,以九十一团的行军速度,猛追200华里也是有可能追上大部队的。然而此时的敌我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军、南朝鲜军已调集重兵向志愿军发起大举追击,把九十一团向北突围的路线设置了一道又一道封锁线。

面对这一危急形势,李长林经过深入思考,断然否定了“向北杀开一条血路向主力靠拢”的建议,而是做出了一个让干部战士们都惊讶不已的决定——谁说突围一定要向主力靠拢?我偏偏要向美军“靠拢”!

在李长林看来,如果九十一团急于向北突围,那么一定会掉进敌人设下的陷阱。敌人也不是傻子呀,我军有可能走哪条路突围,他们都了如指掌,怎么可能任由我军白白溜走呢?既然如此,我军决不能往枪口上撞,而是应当另辟蹊径, 经由美军意想不到的方向和路线杀出去!

这个与众不同的想法最终得到九十一团干部的认同,于是一场让“联合国军”至今都没想通的突围行动正式开始实施。

第九十一团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向北突围的思路,转而朝着敌人的大后方——东南面衔枚疾进。

这一招实在过于怪异,完全出乎敌人的意料,因为美军和南朝鲜军当时正全力以赴地朝着北面追击志愿军,做起了扩大战果、打垮甚至歼灭志愿军主力的美梦,哪里会想到九十一团居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虽然美军和南朝鲜军共派出了多达3个师的兵力堵截九十一团,但他们都如同重拳打向了空气,根本一无所获。

九十一团在敌人的大后方一路穿插迂回,悄无声息地越过南汉江, 于5月21日夜间到达内新基以北的崇山峻岭之中,随后又使出绝妙的一招——朝着下富珍里以东继续穿插。

后来南朝鲜军一名被俘的军官感叹,九十一团的这条突围路线完全可以用“诡异”来形容,让敌方根本无从掌握其规律和方向。

在这个过程当中还发生了一件趣事,九十一团曾与一部分向北追击的南朝鲜军并肩行进,但由于当时夜色正浓,南朝鲜军不辨虚实,根本没有意识到跟他们平行的竟是志愿军。

更有意思的是,一些掉队的“联合国军”士兵被志愿军部队里的朝鲜翻译稀里糊涂地骗进九十一团的行军序列,像傻子一样给志愿军战士又扛枪又带路,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做了俘虏。

最终,全团指战员在李长林带领下,从“联合国军”的重重包围之中冲开了一条生路。他们于5月22日到达广川附近后,才掉头向北转移,顺利翻越铁甲山、雪岳山等天险,终于在29日到达文登里,与三十一师大部队成功会师。

这无疑是抗美援朝战争中一个极为奇特的战例——三十一团在陷入绝境之后,凭借指挥员冷静的头脑、绝妙的奇招,走出一条完全出乎敌人意料的路线,不但冲出了绝境,还“顺手牵羊”的带回了119名俘虏。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战例创造了中外战史上的突围奇迹,而指挥员李长林的绝境下另辟蹊径的策略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