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刘小官女扮男装,义兄五年不识,真相大白喜结连理

民间故事:刘小官女扮男装,义兄五年不识,真相大白喜结连理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我们经常在电视剧中看到有女子扮做男子,同行之人不曾发现,自己在

电视机外叽叽喳喳说男主人公真笨。历史上有很多女扮男装的故事,流传到现在比如花木兰替父从军,梁山伯与祝英台。

今天给大家说的这个故事也是女扮男装的故事,来源于冯梦龙的《醒世恒言》。故事名称叫做:刘小官雌雄兄弟。翻译时落有

改动!


话说清朝年间,有一个老人唤做刘德,无儿无女,和老伴相依为命,家中有几间房屋,数十亩田地,还开了一家小酒馆,这个

刘德为人善良,经常的周济有困难的人,名声很好,众人都唤他刘公。

一日冬天,下起了鹅毛大雪,外面天寒地冻,刘公因天气寒冷,暖了一壶热酒,老两口对饮暖暖身子,喝了一会,便起来到门口

看雪,见到远远有一人背着行李,领着一个孩子往这边走来,走着走着那人一下摔倒在地,挣扎了几下还是没有起来,那个孩子

见状便伸手去扶,孩子年幼没有力气,没有拉起自己也跌到在地,两人互相搀扶了好一会才起身。刘公仔细一看,原来那人是六

十多岁的老头,身上竟是破衣烂衫,那孩子却生的清秀,只是衣服也满是补丁。那老头把身上的学抖搂干净对孩子说道:儿子,风

雪太大,身体寒冷,行走不动,我们进酒馆暖一壶酒来吃,暖暖身子。两人走进店来,刘公去暖一壶热酒,做了一些小菜摆在桌

上,那孩子捧过酒壶,倒上一杯双手递与父亲,然后自己才动手吃饭,刘公见他年幼,很懂礼数便问道:这是您的儿子么?那老

头说道:正是犬子。

刘公又问今年几岁了?老头说道:小名叫申儿,今年12岁了。老头说道:老汉名叫方勇,原是京城龙虎军卫士,老家是山东济宁

,这次进京是要讨取军饷,不曾想下起雪来!刘公说道:济宁距离这里路程遥远怎么不雇一个马车?却受这般辛苦?老头说道:

老汉是个穷当兵的,哪里雇得起马车,只能一步步走!刘公看见他们只吃小菜,牛肉却不曾动一块,问道:长官父子难道吃素食

么?为何不吃肉?老头说道:我们当兵的吃什么素食啊,实不相瞒,身上盘缠短少,只吃些小菜,还害怕走不到家,这盘牛肉能

抵好几日的口粮了,这样还怎么能到家呢!刘公听后心里惨然,说道:这么大的雪,吃些酒肉可以抵挡风寒,你直管吃,我这里

不收取你银两。老头还想推辞,刘公说道:在下这里与别家不同,过往的客官,偶然有银子短少的,我也不曾讨要,军官既然没有

盘缠,只当是我请你吃的!老兵说道:多谢厚情,只是无功不受禄,待日后老汉定当报答!

吃过饭后,刘公见风雪不停,将两人留宿,老兵千恩万谢。谁成想老兵受了风寒,第二日卧床不起,儿子去请刘公,刘公赶快

请来大夫医治,可惜老兵寒气入体,在床上躺了七日撒手西去。方申哭到在地,理工夫妻看他哭的伤心,也是泪流满面,将方申

扶起劝道:方小官,死者不可复生,哭之无益,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方申跪下说道:小儿不幸,前年丧母,未能入土,因此与

父亲打算回到老家,求借银两将母亲殡葬,不想又遇上大雪,遇到恩人收留,实乃万幸,谁料苍天不佑,父亲得病又离我而去,

此间举目无亲,无钱置办衣棺,恳求恩人借数尺之土,将父亲掩埋,小儿情愿为奴为仆伺候恩人,来报答恩人。不知恩人是否愿

意?说完跪伏在地。刘公扶起道:小官人不要担心,这送终之事我来操办。当下取了银子去置办衣衾棺木,又备饭羹祭奠。一切

打点好之后,刘公对方申说道“我打算让你回老家,寻访一个亲戚,搬丧回去,又担心你年龄尚小,不认识回家的路,你先住在

我家,等到有老乡经过,托他带回故乡,你看这样行么?”

方申跪下哭到:小子受公公如此大恩,还未报答,怎敢说回去,恩人又无子嗣,小子不才,倘若您不嫌弃,收为奴仆,朝夕服

侍,尽一些孝心,万一恩人百年之后,小子也可以作为坟前拜扫之人。到时取回母亲遗骨,同父亲葬于恩人旁边,永远守在这里

,这便是小子的心愿。刘公夫妇大喜说道:你若是愿意,这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儿子啊!怎能让你当奴仆呢?今后我们父子相称!

方申说道:既然恩公愿意收留,今天就拜认了爹妈。于是找来两把椅子请老两口坐下,磕了头,认为了父子。刘公不忍心去掉原本

姓氏,就将方字为名,唤做刘方。自此刘方日夜辛勤劳作,帮助家里干活,侍奉刘公夫妇。两人也把刘方当做的亲生儿子看待!


转眼过了两年,一日晚间刘方在店中收拾忽然听到门口有动静,刘方前去查看,只见一青年浑身是血躺在门口,手中紧紧抱着一个箱子,刘方赶紧将人扶进店来,有召唤了爹娘将青年扶进屋内空床,刘方照料了一夜,第二天青年醒来才知原委。青年叫做刘奇山东章丘人氏,两年前跟随父亲进京赶考,不幸感染了瘟疫,数天之内,父母俱丧。无力扶柩还乡,只得火化装入箱子,奉骸骨归葬,不想回家途中遭逢洪水,将船打翻,死里逃生。

刘奇说道:万幸遇到恩人,救我一命,只是行李被水冲走,一无所有,不知该如何报答恩公!刘公说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说报答,就是为利了。岂是老汉的本意!刘奇听说愈加感激。歇了两日,刘奇向刘公夫妇磕头感谢。刘公夫妇见刘奇为人温柔俊雅,知书达礼甚是喜爱,早晚好吃招待。刘奇见状心中不安,想要辞行,可是腿伤没好,有没有银子,只好暂且住下!

且说刘方与刘奇年龄相仿,又都遭遇不幸,两人性情相合,于是结拜为兄弟。刘奇让刘方买来书籍教导刘方读书,刘奇罄心指教,那刘方颖悟过人,一诵即解。日里在店中看管,夜间挑灯而读。不过数月,经书词翰,无不精通。

半年后,刘奇拜别,刘公夫妇依依不舍,声泪俱下,准备了盘缠给刘奇送行,刘奇千恩万谢。且说刘奇回到山东故乡,哪知家中遭遇洪涝,黄河泛滥,村镇房屋全部倒塌,人畜庐舍,荡尽无遗。举目遥望时,几十里的田地,绝无人烟。刘奇无处投奔,只得寄食旅店,思想欲将骸骨埋葬于此,却又无处依栖,何以营生。须寻了个着落之处,然后举事。遂往各市镇邨乡邨访问亲旧,一无所有。

住了月馀,这三两银子盘费将尽,心下着忙:“若用完了这银子,就难行动了。不如原往河西务去求恩人一搭空地,埋了骨殖,倚傍在彼处,还是个长策。”算还店钱,上了生口,星夜赶来。到了刘公门首,下了生口,看时只见刘方正在店中,手里拿着一本书儿在那里观看。刘奇叫了一声:“贤弟!公公、妈妈一向好么?”刘方抬头看时,却是刘奇。把书撇下,忙来接住牲口,牵入家中,卸了行李,作揖道:“爹妈日夜在此念兄,来得正好!”一齐走入堂中。刘公夫妇看见,喜从天降,便道:“官人,想杀我也!”刘奇上前倒身下拜。

刘奇将家乡被洪水淹没,自己无处容身的事情说了一遍,又对刘公说道:如今求恩公施舍一地,将父母埋葬,愿意拜公公为父!刘公大喜。自此兄弟二人,同心同德,苦心经营,家业越来越兴旺,两人侍奉父母,孝顺有加。周围的人无不羡慕刘公。

几年过后,刘公夫妇年纪老迈,患起病来。二子日夜伏侍,夜不解带。求神罔效,医药无功,看看待尽。刘公知道自己活不过几天,将两人叫到床前吩咐道:我们老两口一生没有自己的儿女,承蒙上天垂怜,将你们两人赐给我当儿子,虽然是义子,但是胜过亲生。我走之后你们一定要同心同德好好经营家业,这样我可以瞑目了!两人哭着领命。又过了两日,夫妻相继而亡!

之后两人把家业经营的如日中天,又过了两年,两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镇上的几个富家,见两人家业原来越大,便请媒婆去给提亲。刘奇心里想要成家,可是刘方却不愿意。刘奇咱三劝说,立方只是推辞,始终不肯答应。刘奇见兄弟不肯成亲,自己也不好独娶!

一日,见梁上燕儿营巢,刘奇遂题一词于壁上,以探刘方之意。词云:“营巢燕,双双雄,朝暮衔泥辛苦同。若不寻雌继壳卵,巢成毕竟巢还空。”刘方看见,笑诵数次,亦援笔和一首于后。词曰:“营巢燕,双双飞,天设雌雄事久期。雌兮得雄愿已足,雄兮将雌胡不知。”

刘奇见了此词,大惊道:“据这词中之意,吾弟乃是个女子了。怪道他恁般娇弱,语音纤丽,夜间睡卧,不脱内衣,连袜子也不肯去,酷暑中还穿着两层衣服。原来他却学木兰所为!”

原来刘方本就是女子,一直掩饰得很好!后来两人喜结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