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奶奶独坐坟头三百年

姑奶奶独坐坟头三百年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噼里啪啦的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新坟老坟前摆满了各种贡品和香火。

阿飘们坐在坟头上吹嘘着各自的儿女子孙有多孝顺能干,互尝着各种食物。有那贪杯的家伙,多喝了两口高粱酒,脸蛋红扑扑的都找不到北了。

花儿蹲在自己的坟头,看着那诱人的大鸡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只剩一个尖尖的坟,瘪了瘪嘴-----这可真够冷清的。

“小丫头,陪我老头子干一杯吧。我今天太开心了。”老罗端着酒杯,晃晃荡荡地朝花儿走来。

刚才还聊的起劲的众飘们立马安静下来,都摒着气看向老罗。

这老东西真的是喝醉了,不然怎么敢去招惹姑奶奶呢?

别看这丫头年纪不大,可死的久啊。

他们这些阿飘,顶多也就死了一二十年,可这姑奶奶,独坐坟头三百年。

花儿的鼻尖动了动,她接过杯子,一口闷了----好辣!

老罗的话在嘴中滚了滚,最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小丫头,老头子要和你告别了,明天我就要去黄泉等着投胎了,以后我坟头的贡品,就麻烦你帮我解决啦。”

投胎?

花儿的心颤了颤,拍着他的肩膀,笑道:“这是好事,恭喜啦!”

说完跳下坟头,冲着众阿飘挥了挥手,朝着村里飘去。

或许是在尘世待的太久,无论外面的阳光多么强烈,她都能在村里自由自在的飘来飘去。一阵凉风吹来,心口那阵酸涩早就消失不见,这几百年来,看着身旁的伙伴一个个收到通知,跟着鬼差去投了胎,而她,就这样被留了下来-----成了那个例外。

“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一个清脆的男声响起,吓了花儿一跳。

她蹙起眉头,刚想看看是谁这么没礼貌,抬头看清面前这人的样貌,愣住了----这人,她似乎见过。

男子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头发很短,上面都是水珠,接着往下看,全身都湿透了,地上有着一滩水。

他的眼眸澄澈透明,嘴角有着梨涡,带着淡淡地笑意,花儿疑惑了,他知道自己变成阿飘了吗?

作为老前辈,她勾了勾嘴角,恶作剧问道:“小家伙,你知道自己死了吗?”

男子的神色顿了顿,看向河堤边忙碌的人群,点了点头。

“可是,那个小孩子被我救上来了。”

花儿:“------以后,姑奶奶我罩着你。”

男子看着身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丫头,挑起眉梢。

从这日起,花儿身边多了条小尾巴。

看着整日乐呵的傻小子,花儿问道:“来看你的人这么多,为什么一直都没有看见你的家人呢。”

男子望着天上的云,吐了口气:“我没有家人,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都死了。我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花儿扭过头,眼眶涩涩的------原来阿飘也会流泪。

时间久了,男子也被人遗忘了。

两个没有香火的阿飘,每到逢年过节,看着其他阿飘坟头的贡品,默默咽口水。

“嘿,小家伙,尝尝这个苹果,听说是新品种,卖得很贵的。”花儿扔给男子一个苹果后,飘上了自个的坟头。

男子接过苹果,狠狠地咬了一大口。

小家伙?

他宰相肚里能撑船,不好这个姑奶奶一般见识。

身边的阿飘来了又走,最后剩下的还是他们两个。

“花儿,你为什么一直没有投胎啊?”男子想了想,还是问道。

“叫姑奶奶,没大没小的家伙!”花儿叉着腰,一脚将男子踢到七八米外,不耐烦的转过身,闭上眼装睡。

男子一眨眼的功夫就飘了回来,他看着花儿闭上的双眸,缩了缩肩,也挨着花儿假寐。

花儿察觉到男子的动作,一骨碌爬起来跳下了坟头。

她看着男子耳垂处的黑痣,感觉到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河边。

一对少男少女在嬉闹。

“永哥哥,你这次从城里回来,还要出去吗?”少女抬眸看着男子耳垂处的黑痣,眼中有着喜悦和羞涩。

永哥哥搂住她,吻着少女的额头,声音柔得像蜜糖:“花儿,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离开呢?”

话语刚落,他一把推来怀中的女子,看着她在水中扑腾,嘴角还是那迷人的梨涡。

接着,她瞧见爹娘一夜白了头。

她瞧见他带着家人进了城。

她听闻,他娶了城里的娇小姐,生了一个大胖小子。

而她,一直被留在了这个坟头。

他,是他的后人。

修剪整齐的指尖开始暴长,就连长发也无风自起,她伸出手,就要朝着男子的面门袭去。

“那个小孩子被我救上来了------那个小孩子被我救上来了-------”

花儿气馁的放下手,他们不一样!

“姑奶奶,快看你后面!”男子睁开眼,好奇地看向来人。

花儿回过头,看向鬼差:“你们是来带他走的?”

鬼差微笑着摇了摇头:“丫头,我这次是来带你走的。”

“我?”花儿不解:“我可以投胎了?”

鬼差摸了摸她的头:“你已经得到答案了。我们走吧。”

花儿指着男子,问道:“那他呢?”

鬼差笑道:“他自然会有自己的好去处,你不用担心。”

男子连忙跳下来,拉着花儿的手腕:“姑奶奶,放心去吧。我不是小家伙,我是新生。”

新生!

花儿冲他挥挥手,跟着鬼差走了。

黄泉。

她看着一个男子被推进水里后刚爬上来,又被推了下去,回头看向鬼差:“这是?”

鬼差点了点头:“就是他!”

“多久了?”

“快三百年了!”

花儿揪着衣角,看向又被推进水里的男子:“为什么?”

鬼差意味深长地看向她:“因为他欠你的账,还没还完。”

花儿点了点头,她彻底释然了。

从孟婆手上接过汤,笑着一口闷完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