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百万民主党或摇摆选民投奔共和党,如何影响美国中期选举?

超百万民主党或摇摆选民投奔共和党,如何影响美国中期选举?

2022年的美国中期选举,是否会迎来一场共和党在多地“翻盘”的“红色浪潮”?

据美媒最新公布的一项选民注册数据分析,在过去一年中,美国43个州有约170万选民改变党派从属。其中,成为共和党的超过100万人,而选择加入民主党的为63万。

这项数据分析显示,改变党派从属的郊区选民更为常见,其中包括那些曾在2020年支持民主党的选民,他们“摇身一变”成为了共和党的支持者;在2020年反对美国时任总统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则开始逐渐回归共和党。

上述分析也指出,虽然有100多万选民转向共和党,这只占美国选民总数的一小部分,并不能作为共和党在11月中期选举可能获胜的依据。

哪些议题让民主党失了民心?

上述数据分析也指出,选民转变党派的具体原因依旧成谜。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相当数量的选民“跑路”对民主党不是好消息,共和党也不能就此推断,这些选民的党派转变“功劳在于共和党政策的魅力”。

“美国政治以教育程度划分。民主党一直在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中最受欢迎,共和党则受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欢迎。”选举政治策略专家绍尔(David Shor)表示,“但民主党变得越来越和实际脱钩,共和党因此受益(收割了一些民主党选民)。并不是共和党做对了什么,他们其实一直在做的只是继续整合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

随着美国多月的高通胀和油价危机未见好转,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一直在密西根州、宾夕法尼亚州等郊区的加油站举办选民登记活动,把拜登政府的政策和高油价联系起来。

“由于拜登政府治下的高油价、边境开放危机、婴儿配方奶危机和犯罪率的上升,美国在未来的选举周期将转向‘红色’。”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Ronna McDaniel)表示。

政治评论人士纳瓦雷特(Ruben Navarrette)称,不能把共和党候选人在多地初选的胜出,宽泛解读为共和党最终的胜利。

他解释称,刚刚将得克萨斯州第34国会选区成功“翻红”的新晋共和党女议员弗洛雷斯(MayraFlores)带给外界了一种“错觉”:共和党认为弗洛雷斯在一个以民主党选民占多数的选区获胜,是“红潮来袭”的标志;民主党则认为,她的胜利只是一个意外。

“其实两党都错了。与其说是共和党胜了,不如说是民主党败了。”纳瓦雷特表示,“该选区有大量的拉美裔美国人,一直以来的通胀和高油价让他们每天都处在煎熬中。很多时候,这些拿最低工资水平的劳动阶层一个小时的薪水还不够他们路上一个小时前往工作地点的汽油费。”

此外,纳瓦雷特认为,民主党所推崇的“停止资助警察”(Defund the Police)、“性别认同理论”和宣称“气候变化是美国面临的最大挑战”等理念让当地的许多拉丁裔美国人非常反感。

民主党竞选主轴难寻

美媒分析认为,民主党正在希望用最高法院否决妇女堕胎自主权来团结女权行动的支持者,特别是中产阶层的选民,让民主党能够保住国会的多数席位。但是,在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中,大部分选民都受到通胀影响,这也让民主党很难在中期选举中找到“竞选主轴”,只要美国当前的通胀形势不扭转,民主党的选情就会受到重创。

“选举最热门的一向都是经济问题。”民主党策略专家霍维特(Jeff Horwitt)表示,“民主党确实一直在努力想办法改善,但选民总认为‘做得不够’,特别是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为民主党胜利起到关键作用的非裔、拉美裔和年轻选民们。”

有寻求连任的民主党籍国会成员表示,去年国会暴乱事件的教训是,如共和党掌控国会,极端主义政治将更加严峻。因此,民主党应该继续召集国会听证会,让民众把注意力再次拉回2021年1月6日国会暴力事件当天。“这(国会暴动)一定会是我的竞选的一项重要议题。”新泽西州民主党众议员马里诺斯基(Tom Malinowski)表示。

然而,也有民主党分析人士表示,国会暴动事件可能在离首都华盛顿特区临近的州更受选民关注,但不一定是其他摇摆州选民所关注的议题。

“坦率讲,我不知道(将此)作为竞选主题是否有效。”民主党籍的前弗吉尼亚州州长麦考里夫(Terry McAuliffe)幕僚、策略人士佛雷恩德里奇(Christina Freundlich)如此表示。

此前,麦考里夫在竞选连任州长时经常提到特朗普和国会暴动一事的关联,在2020年大选中,拜登在该州得票率领先特朗普10%,麦考里夫最终还是输给了共和党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