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故事:男子爷爷重病,被游方郎中所救,乞丐说:他是在害你

神话故事:男子爷爷重病,被游方郎中所救,乞丐说:他是在害你

明朝年间,一个小山村里,男子阿信正蹲在地上,抱着头伤心的啜泣,他在为重病难医的爷爷担心,因为他请了许多的郎中都束手无策,让他赶紧为爷爷准备后事。

阿信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六岁时,一场洪水淹没了村庄,他的奶奶和父母都因此去世,家中只剩下他和爷爷张诚相依为命。

张诚为了养活阿信这个孙子,吃尽了苦头,砍柴,捕鱼,耕种什么都做,如今阿信十六岁,张诚刚过五十,但已经头发花白,佝偻着背,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

阿信心里默默想着:“爷爷为了我吃了这么多苦,我现在好不容易长大了,没让他享一天清福,他就要离我而去,如此一来,这世上我再没有亲人,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治好他的病。”

可是想归想,做起来谈何容易?如今他已经一贫如洗,家徒四壁,每天砍柴或者捕鱼挣的钱不够一天的药钱,这让他如何实现自己的愿望?

所以阿信只能伤心难过地哭泣,而且不能哭出声,因为他怕爷爷听见了伤心,又要劝阿信不要管他,不要浪费钱,好早点娶妻生子,延续香火。

正当他伤心难过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在敲打院门,其实他人在家,破旧的院门并没有关,看来来的人比较懂礼貌。

阿信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背着一个包袱在他的院门口,阿信连忙站起身,抹了抹眼泪,礼貌地问男子找谁?

男子说道:“小伙子,我路过此地,可否讨口水喝?”

阿信赶紧去了厨房,拿起水瓢舀了一瓢水递给了男子,男子似乎很渴,咕咚咕咚地喝了个精光,阿信接过男子递给他的水瓢。

阿信以为男子喝了水会离开,可是男子主动问道:“小伙子,谢谢你,我看你愁眉紧锁,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

阿信连忙说出了爷爷重病卧床不起的实情,男子说道:“原来如此,小伙子,实不相瞒,我姓李,是个游方郎中,可否让我去看看你的爷爷?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叫阿信,可是,可是我现在身上没钱啊!”阿信听对方说是个郎中,顿时觉得很高兴,可是没钱怎么治好爷爷的病?

郎中微笑着说:“你放心,我四处行医多年,遇到过很多疑难杂症,不是我自夸,能难倒我的还很少,如果你真的没钱,我不收便是,管饭就行。”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郎中?帮人治疑难杂症还不收钱?我请过许多郎中,很少遇到这样好心的。”阿信暗暗想着,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而是很礼貌的请郎中进屋。

毕竟阿信不想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到了屋中,只见郎中坐在张诚的床前,伸出手开始把脉,然后皱了皱眉,又点了点头。

看得阿信心惊肉跳的,因为他不止一次见过请来的郎中给张诚把过脉后,都是皱着眉头的,然后就是摇摇头,这个郎中点了点头,难道这郎中是神医?

离开了爷爷的屋子,阿信赶紧问郎中是不是有办法救爷爷?郎中点了点头说道:“幸亏你的爷爷遇到了我,不然这世上恐怕没人能医治他,你放心,我有办法。”

阿信虽然高兴,但是心里也有疑虑,因为从郎中一进门,他就注意到郎中背的是包袱,而不是药箱,乍一看没人相信他是郎中,可是为什么他言之凿凿说有办法呢?

“李郎中,你真的有办法吗?不知道你开的药贵不贵?虽然你说不收钱,但是我不想欠你太多。”既然郎中说有办法,阿信虽然有些怀疑,但为了爷爷,他还是问道。

“阿信,看来你是不相信我咯?”郎中见阿信有些为难的表情,连忙说道。阿信赶紧说道:“李郎中,对不起,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请过很多郎中,没有一个人说有办法的,还请你赶紧说出来。”

郎中说道:“要救你的爷爷倒也不难,也不需要花钱去药铺抓药,只不过你要吃点苦,冒点险而已。”

阿信一听十分高兴,他的家中除了没钱,吃苦受累,冒险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问题,这些年他吃得苦还少吗?别说吃苦冒险了,就连用他的命换爷爷的命,孝顺的阿信都心甘情愿。

所以阿信催促郎中赶紧说出来,他什么都愿意,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锅,郎中说道:“你果然是个孝顺的孩子,若是一般的人,我还不说呢。你们村后的那座山你知道吧?

那里有千年人参,只要你去采来,再配合我开的普通的药方,保证药到病除,而且所花费的钱财是你所能从承受的,如果你真的没钱,我愿意替你出,完全是为了成全你一片孝心。”

郎中说完,阿信心里咯噔一下,村子的后面确实有一座山,他也经常上山去砍柴,但是从未听说过山上有什么千年人参,如果有的话,附近采药的早就挖走了,哪里能轮到自己去采呢?

所以阿信赶紧说山上没有千年人参,去了也没用,郎中又说道:“阿信,你有所不知,你们去的山上确实没有,可是深山里有啊。”

深山?听完这两个字,阿信吓了一跳,村后的山确实是大山,可是附近的人都只是在山坡下活动,比如砍柴或者采药,从来没人敢去过深山,因为去了的人都有去无回。

据说里面毒蛇猛兽很多,就连干旱之年,山坡下的树皮草根都被吃光了,附近的人宁愿出去讨饭,也不会进深山的。

有胆子大的人曾经进去过,可是没人能够出来,村民曾结伴去找过进去的人,可是就在深山的入口,就发现了他们的骸骨。

看来郎中真的是外地人,不然他怎么张口就说去深山呢?所以阿信赶紧把深山的恐怖说了出来。

郎中说道:“你说的我也听说过,确有此事,不过我有办法让你去深山,没有任何危险,即便是毒蛇猛兽,魑魅魍魉见到里都会避开的,我保证里可以平安回来。”

阿信觉得郎中说得越来越离谱,从他到了家里,除了给爷爷把了脉,既没有开药方,也没有说出具体的医治办法,上来就说深山的千年人参,莫非他是骗子?

可是自己家徒四壁,身无分文,要去给爷爷抓药,还得砍柴去卖了才有,郎中能骗自己什么呢?

郎中见阿信犹豫不决,他赶紧说道:“看来我不露两手,你是不会相信我了,我这里有几颗我研制的药丸,可以让你的爷爷立即好起来,不过只能维持半天的功夫,而且一天只能吃一次。”

说完,郎中从包袱里拿出了棕黑色的药丸,要给去屋里给张诚吃,阿信立即拦住了郎中,因为他觉得不妥,他和郎中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就让爷爷服下药丸,万一有问题怎么办?

可是就在此时,屋子里的张诚发生了激烈地咳嗽,阿信赶紧冲了过去,只见他喘得很厉害,感觉就要上气不接下气,阿信扶着爷爷,问爷爷感觉怎么样?原本还能说些话的爷爷,此时已经说不出话来。

阿信顿时紧张了起来,而紧随其后的郎中立即说道:“阿信,赶紧给你的爷爷吃下我这颗药丸,不然恐怕他现在就挺不过去了。”

无奈之下,阿信只好接过药丸,放进了爷爷的口中,真的很神奇,药丸好像入口即化,而且张诚的咳嗽立即停止,不仅如此,他脸色红润,竟然能自己坐起来,还对郎中千恩万谢,说郎中是神医。

张诚说完感谢的话,还说自己觉得神清气爽,让阿信扶他下地走一走,这让阿信觉得不可思议,阿信赶紧谢过郎中,扶着爷爷下床走了走。

张诚在屋里院子里走了一会,觉得有些饿了,喝了点粥,然后去床上休息,毕竟是亲眼所见,这让阿信对郎中的话深信不疑。

因为阿信怕爷爷听见,所以他赶紧拉着郎中到了后院,磕头谢恩,并且请郎中给他药丸,他好去深山去采千年人参。

郎中二话没说,拿出一颗白色的药丸让阿信服下,并且提醒阿信速去速回,他在家里帮助照顾阿信的爷爷,阿信感激涕零,再次叩谢大恩,带了绳索和砍柴刀直奔上山而去。

可是刚到深山入口,迎面一个老乞丐走了过来,阿信觉得有些面熟,不过他为了爷爷,不敢耽搁,也没深究,还是自顾自地往深山走去。

然而等阿信走到乞丐的跟前时,老乞丐一脸严肃地说道:“小伙子,你不记得我了?我有些累了,我想坐下来歇会,能不能陪我聊会天?”

“老人家,我是看你面熟,不过我想不起来了,我现在有急事要办,没空陪你聊天了,如果有机会的话再说。”阿信说完,继续赶路。

老乞丐一把拉住阿信说道:“你这是要去深山吗?那里太危险了,你家就住在附近,难道你不清楚?你还是别去了,只怕你有命去,没命回啊。”

阿信顿时觉得很奇怪,倒不是因为他觉得老乞丐有些面熟,而是他被老乞丐拉住后,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他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怎么会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乞丐这么轻松的拉住,还不能动弹呢?

无奈之下,阿信只好说出了爷爷的病情,还有遇到李郎中拿出药丸救了爷爷,给了他药丸去山上采千年人参的事情,还请求老乞丐放了自己,让他放心,自己有郎中给的药丸,去深山没有危险。

“阿信,你真的不记得我了?算了,先不说这个,你千万别去深山,那个所谓的李郎中要害你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的爷爷可怎么活?”

老乞丐见阿信信心十足,执意要去深山,他连忙劝解道,不过阿信亲眼见到李郎中救了自己的爷爷,他对李郎中深信不疑,怎么会相信一个老乞丐的话呢?

不过经过这番折腾之后,阿信倒是想起自己是如何认识老乞丐的了。

原来,在大半年前的除夕,下了一场大雪,天寒地冻,寒风凛凛,不过当时张诚还没有生病,阿信早早就在屋里架起了火盆,点燃了一堆火取暖。

而且阿信早早买了团年饭的菜,炖了一只鸡,还有鱼,还有肉,还有素菜,这是阿信辛辛苦苦砍柴,省吃俭用攒的钱买的,为的就是让爷爷吃上一顿丰盛的团年饭。

准备好饭菜之后,饭菜上了桌,张诚开始祭祖,阿信去关上了门,叩拜完祖先之后,他拿起了在火盆旁烫的一壶酒,请爷爷上桌,他坐在旁边准备和爷爷吃团年饭。

就在此时,忽然祖孙二人听到了敲门声,这会是谁?按照习俗,除夕那天,乡里乡亲是不会互相串门的,要拜年也要等到大年初一。

不过既然有人敲门,自然是要去看看的,阿信赶紧站起身,打开门之后,竟然发现一个老乞丐,身上沾满了雪,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拿着个破碗。

阿信顿时明白了,善良的他还没等老乞丐开口,就主动去拿过老乞丐的碗,给他舀了饭菜,好打发了老乞丐,他们继续吃团年饭。

而此时张诚拿过阿信手中的碗,放在桌子上并且说道:“阿信,这天寒地冻,外面那么冷,我看这老乞丐和我年龄差不多,挺可怜的,我们怎么忍心让他在雪地里吃饭呢?”

“爷爷,那怎么办?”阿信问道,爷爷又说道:“你去把老人家请到屋里来,烤烤火,取取暖,和我们一起吃吧,多一个人反而热闹一些。”

阿信觉得爷爷说得有道理,赶紧来到老乞丐跟前,用手帮着拍打了老乞丐身上的雪,并且说道:“老人家,别站着了,到屋里来,和我们一起吃吧。”

老乞丐有些犹豫,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大过年的,自己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能被施舍一顿饭菜就已经很知足了,谁敢想他们会请自己进屋一起吃饭?

阿信见老乞丐站着不动,他赶紧扶着老乞丐进了屋,让他坐在桌前,然后去拿了碗筷,还有酒杯,老乞丐一番感谢之后,倒也没客气,大口吃了起来。

不仅如此,老乞丐似乎很久没吃过饭了,也不管祖孙二人,自顾自地喝着酒,吃着菜,喝着汤,看得祖孙二人直咽口水。

那桌子菜,祖孙二人本来可以吃几顿的,可是有了老乞丐的加入,大部分都被他吃了,阿信辛辛苦苦,省吃俭用,为了孝敬爷爷才准备丰盛的饭菜,结果都被老乞丐吃了,难免有些不高兴。

可是阿信又不好意思说,只好看了看爷爷,还没等张诚开口,老乞丐说:“你们别光顾着看我吃啊,你们也吃啊?”

“对对对,我们也吃,老人家,你慢点吃,别噎着了。”张诚说完,才示意阿信一起吃饭,饭间,阿信和爷爷问老乞丐是哪里人,住在何处,为何会要饭呢?

老乞丐也没多说,只说家里穷,过不下去才出来要饭,连自己住在哪里,姓甚名谁也没说,吃完饭,老乞丐打了个饱嗝,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屋。

张诚赶紧说外面风雪很大,让老乞丐暂时别走,不过老乞丐并没有留下来,而是迅速地走出了院子,消失在风雪之中。

阿信觉得老乞丐很奇怪,也有些不通人情,不过细心的张诚说道:“阿信,这老人家非同寻常啊,你还是别埋怨了。”

“爷爷,除了比较能吃以外,他有什么非同寻常的?”阿信没好气地问道,爷爷指了指院子中雪地说道:“你发现没,他走过的地方,没有脚印。”

“爷爷,我看他是太瘦了的原因,你不会觉得他是神仙吧?”阿信说完,就去收拾桌子,洗碗,然后做贴对联和门神这些事情了。

想到这里,阿信见此时老乞丐拉住自己不让自己走,他连忙说道:“老人家,我想起你来了,怎么说我也是请你吃过饭的人,你就别为难我了,让我进山采人参吧,晚了,我怕我爷爷会出事啊!”

“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相信了。”老乞丐说完,松开了阿信,阿信谢过老乞丐后,大步流星地往深山走去。

可是阿信进了深山没多久,阿信顿时觉得胆颤心惊,因为他很快就听到了猛兽的叫声,和丛林中悉悉索索的声音。

忽然一头黑熊从丛林中钻了出来,阿信吓得赶紧夺路而逃,想绕过黑熊,千年人参确实重要,可是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保住性命。

可是已经晚了,黑熊虽然看似笨拙,但是它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阿信的跟前,阿信暗暗叫苦,难道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李郎中不是说吃了他的药丸,保证没事的吗?

正当阿信叫苦不迭的时候,说来也奇怪,黑熊奔到阿信的跟前,确实也张开了血盆大嘴,它也咬住了阿信,但是黑熊咬的是阿信的衣服,并没有咬伤阿信。

而且黑熊咬到阿信的衣服之后,头部一甩,竟然将阿信甩到自己的背上,朝着山中飞奔而去,阿信回过神之后,准备用砍柴刀砍黑熊。

可是他发现黑熊并没有伤害自己,只是背着自己朝深山奔去,莫非李郎中除了会治病,还是驯兽的高人?吃了他的药丸后,黑熊会带自己去找千年人参吗?

想到这里,阿信虽然拿出了砍柴刀,但并没有动手,一来他觉得自己很安全,二来他怕激怒了黑熊,反而会伤害自己。

过了没多久,阿信发现黑熊背着自己到了一个悬崖下面,难道千年人参就在这里?然而阿信发现了,只见黑熊纵身一跃,竟然到了跳进了悬崖旁边的一个山洞里。

山洞很大,很快到了一个平坦之处,顺着台阶上去,上面似乎有个宝座,而黑熊并没有上去,而是将阿信甩到了地上,而且还很重,让阿信疼痛难忍。

阿信奋力的爬了起来,抬头一看,吓得魂不附体,因为台阶上的宝座上,一个上半身看着是个打扮怪异的老妇人,但是下半身却是盘根错节的树根,莫非她是树妖?

吓得阿信赶紧往山洞外逃去,可是已经晚了,只见树妖不知道从哪里生出来一根长长的脚缠住了阿信,说是脚,其实就是树藤。

阿信挣脱不了,惊恐的他连忙喊道:“大娘饶命,我只是上山采千年人参救我的爷爷的,无意冒犯您,还请你饶了我吧?”

树妖冷笑道:“就凭你们也配享用千年人参,那些都是我拿来增加修为的,可是我更喜欢细皮嫩肉的年轻男子。”

话音刚落,一个长长的舌头伸了过来,就要卷住阿信的脖子,就在这危急关头,电光火石之间,忽然一道金光上过,树妖惨叫一声,收回了舌头和树枝。

谁会救自己?难道是李郎中?然而当阿信转头一看,原来是老乞丐,他为什么会到这里?还让树妖吃了大亏,莫非他真的像爷爷在那个大雪纷飞的除夕说的那样,他真的非同寻常,是个神仙?

就在此时,树妖怒道:“铁拐李,你为什么要坏我好事?几百年来,我从未违背诺言,离开过洞府半步,你不要欺人太甚!”

铁拐李?难道老乞丐是八仙之一的铁拐李?阿信不得不信,因为老乞丐已经换了一副模样,阿信赶紧冲了过去,磕头谢恩,请铁拐李救救自己。

铁拐李叹了口气说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当初怎么不听我的?你先躲在我的后面,等我收拾完树妖再说。”

铁拐李说完,对树妖说道:“没错,你是没有离开过洞府半步,但是你现在害人,我岂能做事不理?”

树妖赶紧说道:“这不能怪我,只怪他救人心切,被人骗到山里,是他自投罗网,与我何干?”

“狡辩,如果不是你利用自己的修为控制山中黑熊这些猛兽为你办事,不是你控制所谓的游方郎中去给人治病,骗别人来山上采千年人参,利用别人的孝顺,他会上当吗?”

铁拐李说完,阿信顿时明白了,难怪黑熊不伤害自己,而是将自己带到山洞里,难怪李郎中会给爷爷看病,说什么千年人参能救爷爷,可是他给的药丸为什么会让爷爷的病好起来呢?

正当阿信胡思乱想的时候,铁拐李和树妖已经打斗起来,不过树妖和铁拐李简直不是个级别的,很快就被铁拐李的宝葫芦收了进去。

阿信赶紧磕头谢恩,并且恳请铁拐李带他去找千年人参回去救爷爷,铁拐李没好气地说道:“你这孩子,还想着千年人参呢?李郎中骗你的,你还深信不疑?”

“李大仙,不是我不相信,我是亲眼看到李郎中给我爷爷服下药丸,我爷爷顿时就好了起来的啊。”阿信赶紧回答道。

铁拐李说道:“这都是树妖的伎俩,它用一点修为放在药丸里,可以让人迅速好起来,可是支撑不了多久,这让可以让人相信李郎中医术高明,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李大仙,谢谢你告诉我实情,这么说来,我爷爷岂不是危险了吗?这可怎么办?求你帮帮我爷爷吧,他现在是我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阿信担心爷爷的病情,连忙恳求道。

“赶紧闭上眼睛。”铁拐李说完,阿信赶紧照办,忽然阿信感觉耳边生风,等铁拐李让他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院子里。

等回到屋里,只见张诚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屋里哪里还有李郎中的影子?铁拐李随即拿出一颗药丸,让张诚服下,张诚缓缓睁开眼睛,觉得神清气爽,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信赶紧说出了山中的遭遇,张诚对他责备不已,怪阿信不该为了自己铤而走险,然而赶紧拉着阿信对铁拐李磕头谢恩。

铁拐李说道:“不必谢我,我见你们都是心地善良的人,而且阿信是个孝顺的孩子,所以我才帮你们,而且那个李郎中我们李家的后人,我还要去抓他去,让他给你们赔礼道歉。”

话音刚落,铁拐李消失不见,不多时,将李郎中抓了过来,李郎中吓得浑身发抖,苦苦哀求,说自己有不得已的苦衷。

原来李郎中真的是几百里外的一个小镇上的郎中,他虽然医术平平,但是喜欢钻研和挑战疑难杂症,后来出了事,被人驱赶,不得已背井离乡做了游方郎中。

为了讨生活,李郎中靠给人治病为生,不过他不再去挑战那些疑难杂症,只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替人医治。

前些日子,他来到了阿信所在的村后的山上时,他不知道当地深山的危险,想去深山采药,结果遇到了黑熊,被黑熊掳去,被树妖威胁,让他骗人去深山采千年人参。

铁拐李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好在李郎中目前没有害过人的性命,而且间接延续了张诚的性命。

常言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铁拐李拿出一本医术交给了李郎中,让他静下心来,从基础做起,好好学习医术,保持一颗仁者之心,治病救人,为自己的错误赎罪。

李郎中能有次奇缘遇到八仙之一铁拐李,并承蒙铁拐李的教诲和赠医书,是何等的荣幸?李郎中赶紧叩拜大恩,铁拐李说事情处理完了,要离去。

阿信问铁拐李如何处理树妖?以后深山能不能进?铁拐李说道:“树妖在我的葫芦里好好反省,等她知道错了,我再放她出来,造福人类。

至于深山嘛,你们还是别去了,不要去打扰里面的生灵,给他们一个幽静的环境,省的他们出来祸害百姓。”

故而,李郎中留了下来,开了医馆做了郎中,并收阿信为徒。

三年之后,李郎中医术大成,阿信也入了门,可以替人看寻常的病症,师徒二人治病救人,帮助贫苦百姓摆脱病痛的折磨,被世人所敬仰。

后来李郎中将家乡的妻子和女儿接了过来,还让女儿嫁给了阿信,小夫妻两恩爱有加,生儿育女,孝敬父母和爷爷,乐善好施,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故事完)

声明: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与封建迷信无关,谢谢阅读,欢迎点赞,并对故事中的人物或情节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