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鬼 婴 救 母

聊斋故事:鬼 婴 救 母

秦氏还没嫁进李家家门就开始不受待见了,说这李家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也是书香门第,李母一心想让儿子娶个门当户对的媳妇儿,奈何儿子有自己的想法,偏偏娶了农家女秦氏。

秦氏个子不高,但生得漂亮,比李泰生要矮上一半儿,李母一方面瞧不起秦氏的出身,另一方面又嫌弃秦氏个子矮,都说“娘挫挫一窝”,李母生怕将来以后自己的小孙子随了娘,还没有米缸大小,将来以后不好说媳妇儿。

可偏偏李泰生自己愿意,无论李母如何吹耳旁风,李泰生都对秦氏死心塌地,再加上李泰生将秦氏领回来的时候,秦氏已经有了身孕,李家这是不接受也说不过去了。

秦氏虽说进了李家门,但幸福的日子一天没享受过,还总是受婆婆和小姑子的气,为此李泰生没少帮秦氏说好话,不过婆婆和小姑子也是聪明人,自打李泰生提醒过之后,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对秦氏不好过,每次在李泰生面前对秦氏都是一副好言好语的态度。

可等李泰生不在身边了,婆婆和小姑子便对秦氏冷言冷语起来。

为此李泰生一直都认为秦氏生活幸福,而秦氏软弱,受了欺负不敢说,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这天秦氏在婆婆的安排下挎着菜篮准备和厨娘一同朝着集市上走去,还没出家门,秦氏便脚下一踉跄,被高高的门槛绊倒在地,厨娘见状,慌忙放下菜篮走到秦氏身边关切问道:“少奶奶,您没事儿吧。”

然而秦氏却是面色苍白,双手捂着腹部喃喃低语着:“肚子好痛...”

厨娘赶忙往秦氏腹部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厨娘一大跳,“出...出血了!不好啦,少奶奶出血了!快叫郎中啊!”

厨娘嗓门大,引得周围人都纷纷跑过来看起了热闹,李母原本没想管这事儿,但见家门口围的人越来越多,她只好慢悠悠迎了出来,周围人见到李母的身影,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着。

“你看,这就是秦氏的婆婆,你说秦氏现在挺着大肚子,她婆婆还让她出来买菜,摊上这样恶毒的婆婆,秦氏真是遭了罪”

“可不是嘛,听说李家就只有李泰生这一个儿子,李泰生又对秦氏死心塌地,这孩子要是没了,恐怕李家就要绝后咯”

众人的一番话把李母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赶忙招呼身边小丫鬟低声说道:“去把镇上的郎中请过来,记得动作慢一点。”

李母倒是不怕李家绝后,没了秦氏肚子里的孩子,就再让李泰生娶一房媳妇儿,可李母终究是爱面子,别人在她面前指指点点的,着实听着不顺耳,便吵吵嚷嚷的将周围人赶走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小丫鬟才慢吞吞地带着郎中回了李府,此时秦氏已经疼得昏厥过去,身下血迹早已干涸,看这惨样,大家都以为秦氏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可郎中一把脉却是啧啧称奇:“怪哉怪哉,秦氏好福气,虽然出了血,但孩子却是完好无损,夫人放心,孩子保住了。”

见孩子平安,秦氏这才松了口气。

厨娘一向和秦氏要好,见秦氏险些没了孩子,又见李母的态度,不由得多嘴提醒她说道:“少奶奶,虽然少爷对你好,可少爷终究是个读书人,常常将自己闷在房间里读书,这在府上交涉的事儿还是得由你来,而你一向软弱,常常受婆家欺负,婆家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少奶奶,以后看到夫人和小姐还是绕着走吧。”

秦氏深觉厨娘说得有理,便点头应了下来。

李母的如意算盘没打好,心中有气都撒在了秦氏身上,郎中开的安胎药没交给秦氏,更是吩咐厨房不许给秦氏送饭,秦氏一向软弱,不敢和婆婆顶撞,只得在房中偷偷抹泪。

秦氏肚子里的孩子似乎是察觉到母亲的伤心,在肚子里轻轻抚摸着秦氏,秦氏感到舒心,很快便靠在床上睡了过去。

夜里的时候,秦氏忽然感到肚子里一轻,仿佛有什么东西顺着肚皮飞出去一样,她睁开眼看了看,发现有一缕白烟顺着窗户飞了出去,秦氏有些诧异,可见屋中和自己的肚子并没有什么异样,这才又放心的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秦氏起身去如厕的时候,恰好看到婆婆和小姑子走了过来,想起昨天厨娘对她说的话,秦氏赶忙闪身躲到了院中假山之后。

不一会儿就听那边母女二人脚步声越来越近,与此同时两个人还在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秦氏有些好奇,便竖起耳朵听了起来。

“娘,看你满面愁容,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李瑛歌问道。

李夫人揉了揉眉心,好一会儿才说道:“昨天晚上起了阵阴风,门窗都吹开了,我就要下去关,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白烟吹了进来,那白烟猛然间在我面前化成一个小男孩的模样掐住了我的脖子,还说...还说...”

李夫人说到这里,吓得已然是浑身哆嗦,“还说要是再欺负秦氏,他就会对你不客气!”

听到李瑛歌这话,李夫人震惊地回过头,“你怎么知道?”

“别提了,昨天我也看到了,可却不知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若要是真的,这秦氏当真留不得”李瑛歌说。

此时李夫人已经是愁眉不展,叹了口气说道:“是真是假,只要我们母女俩联手,假的也能成真。”

说着,李夫人便欲要去找秦氏算账,李瑛歌见状赶忙拦住母亲说道:“直接去找秦氏肯定还会被我哥数落一顿,到不如我们借由此事请来和尚看看事儿,顺便将秦氏肚子里的孩子给除掉,到时候娘你不就有机会让我哥休了那女人嘛?”

李母点点头,直夸李瑛歌聪明。

而李夫人和李瑛歌之间的谈话通通让秦氏听了去,她有些担心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然而就在秦氏发愣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声音突然从她耳边响起:“娘,别担心,有孩儿在,谁都不会欺负你。”

听到这话,秦氏一惊,赶忙扭头向四周看去,可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以为自己是听错了,便没有放在心上。

吃饭的时候,李母特地在李父面前又说起了昨晚的事情,“老爷啊,说起昨晚,差点把我的老命吓没了,昨天好好的晴天,忽然起了一阵大风,将门窗吹开了,还飘进一孩子来,那孩子说他是秦氏的儿子,一进门便掐住我脖子不放,虽说是个梦,可还是把我吓得够呛,老爷,你说这事儿可怎么办啊”

李父瞥了一眼李母冷哼一声说道:“一天天就你事儿最多,说白了都是自己吓自己。”

听到父亲不肯相信,李瑛歌赶忙附和道:“爹,娘说的都是真的,我昨天晚上也看见了,那孩子凶神恶煞的,还要掐死我,要不是您送给我的这玉佩,恐怕您女儿现在早就上西天了。”

李父脸色一沉:“胡说八道!”

但手却是忍不住接过了李瑛歌递过来的玉佩,果不其然,玉佩的正中央已经变了颜色,黑黢黢的一块,触目惊心。

玉佩的功效没有人比李父更清楚的了,当即李父脸色一变说道:“看来真有怪事发生啊,听闻广源寺有一厉害的和尚,不如就找他来看看。”

秦氏听几人说的话和自己孩子有关,不由得有些担心,便拽了拽李泰生的衣袖,李泰生也觉得众人有些小题大做,便开口说道:“爹娘,不过就是一噩梦,不至于这般大动干戈吧,再说了我家乃书香门第,怎能相信所谓的牛鬼蛇神之说?这要让别人知道了,怎么看咱们家笑话?”

李父一听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一时之间便有些犹豫了起来。

小姑子李瑛歌自是看到了秦氏的小动作,不禁假惺惺地开口说道:“爹,你是不知道,前几日嫂子摔了一跤,血流了满地,按理来说孩子早就没了,可那孩子竟然毫发无伤,您说这怪不怪,再说了嫂子,我们这也是为你好,万一你肚子里的孩子真被什么妖物缠上了,早点解决,也早点安心嘛。”

秦氏张张嘴,不知该如何反驳,而李瑛歌的一番话也坚定了李父的心,无论李泰生怎么劝阻,李父都执意要将广源寺的和尚请过来。

李母和李瑛歌心中一喜,赶忙自告奋勇要亲自将和尚请来。

且说秦氏心事重重地回到屋中,丈夫李泰生见妻子愁眉不展,赶忙安慰道:“罢了,娘她们闹就闹,总归闹不出什么花样儿来,倒是你媳妇儿,马上就要临盆了,千万不要和娘她们置气,平日里我看娘她们对你也不错,许是真梦到了什么,总之好好照顾自己,你只要记住,我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秦氏点点头,不再理会丈夫,可她的眼泪却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当初嫁给李泰生的时候,李泰生保证会带给自己幸福快乐的生活,可是嫁进李家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却过着受苦受难的日子。

秦氏多次提出想要搬出李家的想法,可丈夫认为一家人在一起最重要,始终不肯同意秦氏的建议,秦氏只得默默流着泪,婆婆和小姑子只是在李泰生面前对她好,李泰生一走,他哪里还看的到她背后的心酸?

秦氏想着,眼前便模糊起来,迷糊之间,秦氏好像听到有人不停地在呼唤她,紧接着就看到一个小男孩儿向她伸出了双手,秦氏虽不知这小男孩是谁,但看到这小男孩就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小男孩拉着秦氏的手,秦氏瞬间就觉得浑身轻飘飘的,紧接着便跟着小男孩飘出了门外,一路飘到了李夫人和李瑛歌身后。

秦氏有些不解地看向小男孩,又看到自己此时双脚离地,秦氏不禁有些害怕起来。

小男孩却是笑道:“娘,孩儿说过,以后不会让娘再受欺负了,我只是将你魂牵了出来,这样我们跟在她们身后,才不会被发现,一会儿我教你怎么做。”

广源寺离李家不远,李母和李瑛歌很快便到了,秦氏和小男孩一路跟着她们二人也跟了过去,可是广源寺门前有着一层金色的屏障,二人根本走不进去,小男孩儿眼眸一转,在虚空一点,顿时金色的屏障便被戳开了一个洞,俩人便顺着洞走了进去。

且说李夫人和李瑛歌二人去了一问才知那位厉害的和尚有事出了远门,只有一个新来的和尚在寺里守着,母女俩全然不在乎这些,只要是个和尚,再按照她们所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于是赶忙朝着小沙弥乐呵呵说道:“既然这样,就请大师跟我们走一趟吧。”

可那和尚却是不抬眼,对待母女俩俨然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母女俩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连忙看向和尚身边的小沙弥,小沙弥则是笑了笑,取来了功德箱说:“阿弥陀佛,我家师傅仁慈,所来有求之人必须要有功德,他才会接纳。”

母女俩你看我,我看你,发觉这功德箱里放着的不是别物,正是一张张白花花的银票子,当即便会了意,将提前准备好的东西纷纷放进了功德箱中,瞬间功德箱就被填满了。

小沙弥拿着功德箱,来到和尚耳旁低语了几句,好一会儿那和尚才睁开眼乐呵呵地迎了上来。

“不知二位施主所遇何事啊?”

母女俩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了和尚,和尚听后不禁笑道:“定是秦氏腹中胎儿有问题,施主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和尚说着,一双大手竟是附在李瑛歌细软的小手上,一双小眼儿上下打量着她,看得李瑛歌极为不舒服,李母见状就要将和尚的手推开,李瑛歌却是朝着李母使了个眼色,随即便附在和尚耳旁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和尚面露犹豫之色。

李瑛歌却是笑道:“师傅若是帮了我这个忙,下一个功德箱装满也不是问题。”

和尚眼前一亮,但他却有自己的考量,连忙拿出一张纸和母女二人立下了字据,这才答应了下来。

李母不知李瑛歌究竟跟和尚说了些什么,凑上前问了问,李瑛歌却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娘,到时候有好戏看了,现在告诉你,不就没有惊喜了?”

几人从寺里出发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小男孩拉着秦氏的手先其一步回了李家,到了李家门口的时候,小男孩朝秦氏摆了摆手说道:“娘,你先进去,我去去就回,现在看来,李夫人和李瑛歌二人有意联合那老和尚陷害你,娘亲你要记得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能软弱,关键时刻只有你才能救你自己。”

小男孩在秦氏手中塞了一物,“娘,这个东西你拿好,关键时刻打开它”

说着,小男孩对着她虚空一拍,秦氏瞬间感觉自己被某种力量吸引着,下一瞬她睁开双眼,发觉自己仍旧在家中,只是此时浑身上下如同散架般疼痛,在看到自己手中锦囊的时候,秦氏这才发觉,刚刚经历的一切都不是梦。

而现在天色已晚,李家人却是无心休息,纷纷站在家门口,不停张望着广源寺的方向,经历了刚刚的一切,秦氏心中似是明白了什么,她抹去脸上的泪水,也缓缓走到了李家门前,不一会儿就见一辆熟悉的马车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待马车走进,母女二人恭恭敬敬的将和尚请了下来。

李父见状也连忙乐呵呵的迎了上来,可和尚却是没有进门的意思,反而一直抬头看着李家上方不住的摇头。

母女二人见到和尚这样,连忙开口问道:“师傅,可有什么发现?”

和尚摸了摸光脑袋蹙眉说道:“李家宅子上方有黑气缠绕,想必这几日定有人噩梦缠身,不得安眠。”

听闻此言,母女俩点头应和道:“师傅说得没错,那这黑气究竟从何而来?”

和尚环视一圈,指着秦氏的肚子说道:“就在那里!”

和尚说着,便缓缓向秦氏靠近着,紧接着他双眸大瞪,“此妖来历不凡,恐要费一番功夫,还请主家准备一盆鸡血, 我要开始除妖了!”

李家上下听闻家中有妖,不敢耽搁,争先恐后地去放鸡血,李瑛歌临走前还不忘朝着和尚使了个眼色,和尚会意点了点头。

一时之间李家院子里就剩下了和尚和秦氏,和尚上下打量了秦氏一眼,秦氏已知和尚和那母女二人之间的如意算盘,自是不会上当,一直都躲着和尚远远的,可和尚却是丝毫不在意,秦氏猜不透和尚的想法,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秦氏闻到一股异香,紧接着便昏了过去。

当秦氏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竟衣衫不整的躺着,而旁边光脑袋的和尚则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秦氏大喊一声,便要起身,奈何和尚力气大,一下子便将秦氏按到在地,秦氏双眸含泪,心知自己不是他的对手,便假意迎合起来,实际上秦氏却是想要悄悄拿起桌上的花瓶对付和尚。

哪知和尚却一眼发现秦氏的小动作,便是一个巴掌拍在秦氏的脸上,秦氏痛苦地哀嚎一声,想起先前小男孩送给自己的锦囊,秦氏慌忙将锦囊打开,顿时一股金光迸发,一条小蛇顺着金光飞了出来,顿时便张口咬在了和尚脚踝。

就在这个时候屋门被踹了开来,紧接着就见李瑛歌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指着秦氏大骂道:“哥,我说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嫂子和和尚都不见了,原来他们躲在这里偷腥!这样的女人,哥你还要她做什么?”

秦氏正要辩解的时候,李母也连忙指责起来,此时秦氏衣衫不整,香肩半露,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李泰生眸中带伤。

这时就见和尚浑身一颤,赶忙朝着李家人便跪了下去说道:“此事和秦氏无关,都是李瑛歌和夫人指使我这么做的!”

母女俩哪里会知道和尚说这话,登时脸色大变怒道:“你这臭和尚,莫要血口喷人!”

和尚却是一改从前态度说道:“是不是血口喷人,看这张字据你就会清楚明白。”

说着,和尚将之前三人立下的字据从衣襟里拿了出来,递给了李泰生,李泰生看后,十分不解地看向母亲和妹妹,“娘,小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此时证据确凿,李夫人和李瑛歌二人不知作何辩解。

秦氏想起小男孩说的话,也不再懦弱,她起身整理好衣服说道:“从前是我太软弱了,一直受婆婆和小姑子欺负不说话,我虽是李家的媳妇,但我也是个人,我出身卑微,却没做一件愧对良心之事,凭什么被人瞧不起,被人欺负?李家不待见我,频频害我腹中胎儿之命,如今又要联合和尚之手陷害我对丈夫不忠,从前的屈辱我忍了,可此等大辱,我却不能不闻不问。”

而李泰生听了这话,才知秦氏在家中所受屈辱,当即将秦氏拥入怀中说道:“娘子,我们走,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李泰生拥着秦氏离去,而和尚这时候浑身一颤,一股白烟顺着和尚脚踝上的伤口钻出,朝着秦氏的腹部便钻了进去。

后来秦氏生得一子,和先前看到的那个小男孩一模一样,而李夫人和李瑛歌也在岁月的长河中渐渐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秦氏大度,见婆婆和小姑子有诚意,便原谅了她们,从此以后,一家人过起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故事完)

相关推荐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