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之五十五 志愿军第40军两战坪村南山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之五十五 志愿军第40军两战坪村南山


坪村南山也叫莫涯洞北山,位于临津江北岸,高浪浦里正北5公里处,是美陆战1师在防御战线中的一个重要支撑点。

它在敌军防线上突出一块地方, 锲入我军前沿阵地,北面与第357团1营防守的169高地相对,西面与第357团3营扼守的163.3高地相连,地势险要,山峰叠起。

坪村南山有4个山包,纵横连接呈十字形,中心的主峰我军编号为161高地,偏西的山包为163高地向东,伸延的山包为164高地,向南的山梁为165高地。

坪村南山守敌为美陆战1师7团1营3连加强一个火器排,他们构筑了大小地堡61座,隐蔽部18个,架设铁丝网多道,并与堑壕、交通沟相连接,形成了一处坚固的环形防御体系。

美军发动“摊牌行动”后,志愿军总部要求全线部队继续战术反击,牵制敌人,互相策应。

第40军军、师两级首长研究决定,以第119师第357团对防守坪村南山美陆战1师进行反击。

第357团领受任务后,连续召开4次党委扩大会议,决定按照团长朱玉荣预想的方案和部署,攻打美军盘踞已久的161高地,并诱敌反扑,予以大量杀伤。

坪村南山附近的130高地,此前一度被我军攻破,但是美军又以陆战7团9连的2个排重新占据,突击修复工事,加强兵力火力,也构成一处独立突出的环形防御阵地。

在161高地和130高地两个环形阵地相连的沟谷里,他们还修筑了一座钢筋水泥大地堡,配备轻、重机枪和90火箭筒等强大火力,控制交错的沟谷,防止我军穿插渗透。

在161高地西侧,还有一个坟包式的无名小高地,美军也修筑了地堡,布置了1个班的兵力,作为翼侧警戒阵地。

这里是美军经营逾年的一处核心阵地,依仗坚固的工事和强大火力,自以为他们的防线是坚不可摧的铜墙铁壁。

第119师非常重视357团的这次反击作战,师长徐国夫已升任第40军副军长,刘光涛政委也升任军政治部主任,主持师里工作的副师长夏克和刚从军事学院学习归来的副师长毛世昌,共同组成师前进指挥所,前移至357团的指挥所,直接指挥这次战斗。

第119师里集中各种火炮86门,支援第357团这次战斗,并且把上级配属给师里的一个坦克排3辆坦克,全部配属给他们,作为支援火力。

正在军事学院学习的第41军副军长王东保、海南军分区司令员钟明峰等人都到坪村南山来见习,大家就坪村南山战斗,探讨了一些军事学术问题。

王东保副军长提出,如果美军在我军炮火准备之前,依仗他们的优势装备首先进行反炮火准备,我们准备怎么办?

夏克副师长感到,这倒是个事先没有很好考虑的问题,于是打电话请示军里怎么办?邓岳副军长回答的很干脆,不必考虑的太多,自己觉得有七、八分把握就要坚决打下去。

关于坦克的使用,也有人主张充分发挥坦克的防护能力和机动能力,用它迂回到侧后方向去攻击敌阵地。但是,夏克考虑到地形复杂,道路不熟,还是把坦克放在前沿阵地,对敌人工事进行直接瞄准射击更为有利,因为坦克在2000米内可以指哪打哪。

对于步炮协同和突击部队的编组,夏克和毛世昌都给第357团里出了不少主意。

第357团团长朱玉荣,根据军师首长的指示,要求部队进一步加强战斗准备工作。

1营营长罗印成和3营营长庄申聚,几乎天天夜里都带领突击连的干部和骨干,摸到敌阵侧后侦查敌情,熟悉地形。

为了达到进攻发起的突然性,他们派出部队在美军的前沿和侧翼选定了4个潜伏区域,秘密突击挖掘屯兵洞,连挖出来的土都运回来,仅8天时间,就挖出了89个屯兵防炮洞。

于此同时,担负突击任务的部队进行了潜伏教育和训练,解决了秘密进入、伪装、吃饭休息、大小便等一系列问题。

突击连队反复深入地进行了战斗动员,并组织战斗组长以上人员,分批进行抵近侦察和潜伏观察,根据侦查了解的地形和敌情,进行沙盘作业和模拟训练。

团长朱玉荣和炮团团长李如福多次研究,互相协同的作战计划,步兵和炮兵组建了联合指挥部,建立了主观察所和侧方观察所,确定通信联络主要依靠有线电话,其次是无线电也要随时沟通,再就是各种简便易行的信号也同时并用。

为了彻底摧毁美军工事,师炮团3连派出1门山炮到前沿阵地上,构筑发射阵地,提前对敌地堡进行直接瞄准射击。

10月23日,山炮悄悄进入了阵地,瞄准了164高地下面的一个地堡,那座地堡是敌人的阵地广播站,炮团3连连长一声令下,一发炮弹就把敌人的广播打哑巴了,而后继续瞄准射击,用15发炮弹摧毁了敌人4座地堡。

敌人发现目标后,疯狂进行报复,三天之内,向我炮阵地发射了700多发炮弹,阵地被打塌了5次,炮兵把火炮转移到新的阵地,冒着敌人的炮火袭击,打残了预定的最后一个目标——沟谷里的地堡。

10月26日,9连和1连、2连分别由163.3高地、169高地和东南方向的无名高地出发,秘密进入潜伏区,静静地隐蔽待命。

10月26日17时17分,配属第357团的3辆T-34坦克开到前沿,对161高地上的敌人工事进行了直瞄破坏性射击,同时,8连4班在迫击炮火力掩护下,由140高地首先向临近161高地的美军翼侧警戒阵地——无名高地发起冲击,敌人火力反击,正副班长先后负伤,战士于长江自动代理班长指挥,不到5分钟就逼近了地堡,正想逃跑的美军士兵,被于长江一梭子子弹打倒2个,接着,他堵住地堡喊话,里面最后一个美军颤抖着举起双手走了出来,扫清了这个外围阵地。

17时45分,我军的86门大炮发出了怒吼,对130高地和161高地和炮群开始压制射击。

这时,美军发觉我军开始攻打161高地的立刻集中炮火进行拦阻射击,在我军阵地前沿弹如雨下,然而,我军突击部队早已越过了这道炮火封锁线,隐蔽在敌人阵地前沿,等待发起冲击。

我军炮火对130和161两个高地同时进行急袭,却不同时延伸。

对130高地只急袭5分钟,对161高地急袭12分钟,因此,2连首先趁炮火之余威,从东、西两个方向向130高地发起冲击,仅10分钟便攻下美军前沿阵地,但是,攻击主峰的1排和3排10班却受到敌地堡火力的封锁,不得前进。

连长命令爆破组由正面进行爆破,连续5次,均未能接近敌地堡,不得已,又让火箭筒、重机枪掩护2班副班长杨德乾带领3名新战士,从敌侧后攻上去。

杨德乾拿着炸药包,带领战士孙贤兴向前爬去,他连滚3次,都遇到了敌人的严密封锁,左手负了伤,仍不顾一切,爬到山坡后边观察地形,看好的前进路线。

这时,4班也上来了,连长命令4班班长刘广禄和杨德乾一同去执行爆破任务。

杨德贤和刘广禄、新战士徐宝山组成爆破组,顺着地堡西南方一条交通壕搜索前进,走不多远,发现了两个猫耳洞从里面往外打枪,刘广禄随手扔过去两个手榴弹,未果,还有子弹射出,杨德乾拿起一根爆破筒投了过去,随着轰隆一声巨响,里面5个美军全部报销。

这时,那个地堡里的机枪封锁得更紧了,杨德乾不顾一切,带头前进,突然迎面又打了一枪,他抬头一看,原来前方还有一个小地堡,此时,刘广禄也发现了,于是他用火力掩护,杨德乾几步上去,塞进地堡一颗手榴弹,接着用英语喊话,吓得一个美军战战兢兢的爬出来,举手投降。

杨德乾继续向前,突然,一颗手榴弹扔了过来,其他火力也一起射击,打得他脚下直冒土,刘广禄迅速爬上交通壕边,进行火力压制,杨德乾趁机靠近大地堡的拐角处,连续投过去两颗手榴弹,然后就用英语喊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他的英语生涩难懂,效果却出乎意料,竟有11个美军举手出来投降,地堡解决了,而后,他们又连续攻克8个地堡,俘虏敌人22名。

战斗延至27日1时,2连全歼守敌,攻克130高地。

与此同时,1连、9连在我强大炮火支援下,由西北两侧,多箭头向161高地发起冲击,仅用3分钟突破敌人的前沿阵地。此时,团指挥所命令各连,以班组为单位,实行大胆穿插分割,打乱美军的防御体系,然后再各个歼灭敌人。

1连2排从北侧,连续攻克3个地堡,并迅速插向164高地侧后,切断了向其附近占领的127高地逃跑退路,但该排8班遭到地堡火力封锁,他们连续爆破3次都没有成功。

此时,7班副班长许长有带领7班3组执行破坏敌人铁丝网的任务,他们刚把铁丝网剪断,一发炮弹在他附近爆炸,弹片穿进他的脊骨,立刻疼痛难忍,但是徐长友没顾得包扎,从地上爬起来,咬着牙,紧跟部队,冲上了100多米高的山头。

这时,排长命令7班向纵深发展,许长友不顾伤痛,继续搜索前进,又打下两个地堡,但美军发射的子弹再次穿透许长友的右臂,连续负伤使他双眼一黑,几乎倒下,冷汗也顺着脸颊流下来。

卫生员赶到后,见他伤势很重,劝他下去休息,徐长友拒绝劝告,带领战士李孝义和潘光选向中心地堡冲去。

中心地堡是美军地堡群中最后的一个地堡,里面有1个班的敌人正用轻重机枪拼命封锁我主攻部队前进道路。

8班有3个同志连续爆破几次,都没有成功,许长有心急如焚,他不顾伤口的疼痛,咬紧牙关,拿起一根爆破筒冲了上去,“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地堡还是没有被完全炸掉,他挣扎着爬回来向班长报告,给我两包炸药!刚说完就晕倒在交通沟里。

战斗进行到艰苦阶段,敌人依靠坚固的地堡拼命顽抗,我主攻部队全被堵在山腰上,许长友慢慢苏醒过来后,毫不犹豫地对排长说:“把炸药交给我,保证完成任务。”

排长正在犹豫之时,他二话没说,抢过炸药,夹在腋下,侧着身子用负伤的右手撑着地面,一步步向地堡爬去,分两次将1.5公斤炸药送上了地堡顶部。

许长友点燃了导火索,猛地一滚,摔进附近的交通沟里,接着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一个班的美军全部报销在地堡里,主攻部队顺着许长友炸开的通道顺利占领了161高地。

1连3排仅8分钟,便突破美军前沿阵地,打到指定的位置,继续向9连预定的方向攻击前进,接连打下2个地堡,3个隐蔽部,与9连3排会合,一举攻占了163高地。

9连2排直插165高地,歼敌半个班攻占了该高地,紧接着,又连续打退敌人1个班至1个连兵力的5次反扑,大量杀伤敌人,而我无一伤亡。

战斗历经2个小时,第357团攻占坪村南山各高地,全歼守敌2个连。然后,1连、9连以部分兵力抢修工事,准备抗击敌人的反扑,主力则迅速打扫战场并逐步撤出。

27日1时,8连2排在副连长支全胜带领下进入阵地,组织防御。

在主峰上,副连长支全胜仔细观察地形,安排2排长韩发成带领8班2个组和一挺机枪,守住右前方150多米处的146高地,让8班班长董朝昌带领另1个战斗小组坚守右翼300米处的165高地,你带你们组去那里防守。

各班到达指定位置后,迅速抢修工事。

随后,他便不顾敌人炮火封锁,到各阵地各个角落,观察地形,检查构筑工事情况,回到主峰,他召集7班班长和5班副班长开会动员,做好打恶仗、硬仗的准备,狠狠消灭敌人。

第2天拂晓,敌人在重炮和坦克的配合下,发动猛烈进攻,各种火炮将成吨的钢铁倾泻在8连阵地上。

大地在颤抖,树木、岩石被炸得到处横飞,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机枪射手周腊升听见山下传来手榴弹的爆炸声,他探头一看,只见3个美国兵正在右边公路上奔跑,他架好机枪,稳稳地瞄准,三个点射放倒了他们。

此时,一个班的美军攻了上来,通讯员杜方庭扔投出一根爆破筒,在战友的配合下将敌人打退。紧接着敌人又上来一个班,副连长支全胜也顺手拿起一根爆破筒,照准敌群扔了过去,敌人被炸死炸伤一多半,他又用手榴弹连续炸倒了几个,打退了敌人的连续反扑。

此后,敌人不再进攻,断断续续打起炮来,足足打了半个小时。

而后,2排排长韩发成守卫的164高地打响了,周腊生仔细观察地形,发现凡是攻164高地的敌人都得从161高地附近经过,于是,他便把机枪架在交通沟沿上,支援164高地的战斗,就这样,敌人的每一次进攻都要被周腊生放倒几个。

8连连续打垮了敌人8、9次冲锋,161主阵地上只剩下5个人,弹药也将用完。支全胜一面提醒大家注意节省弹药,坚决守住阵地,一面利用战斗间隙,搜寻弹药,送到战士们的手中。

情况越来越危机,一发子弹将支全胜的左腿打穿,他简单包扎一下,继续指挥战斗,同时,将一根爆破筒压在身下,做了最坏的准备。

进攻没有成功,陆战1师又开始使用远程炮火报复,随后,几十个美军向164高地逼近,周腊生赶紧支援,扫出一梭子机枪子弹,撂倒了七八个敌人。

坚守164高地的8班两个组在大量杀伤敌人之后已经大部分伤亡,最后只剩下一个战士,他拿起爆破筒,扑向涌上来的美军,在爆炸的烟雾中,敌人倒下了一片,我们的英雄也光荣牺牲。

美军攻占了8班守备164高地后,一个指挥官指挥一挺重机枪向主峰疯狂扫射,周腊生端起机枪,将这个指挥官击毙,也把机枪打哑巴了。

不料,又有敌人爬上山来,周腊生端起机枪就和敌人对射,几梭子子弹过去,打得这股敌人抱头鼠窜。他沉着地将手榴弹,冲锋枪拿到身边,布下三道火网,百米之外用机枪,百米内使用冲锋枪,50米内就甩手榴弹。

161高地主峰上的情况越来越危机,就在这时,7连1排副排长孙景坤带了一个担架班送来8箱手榴弹,两箱冲锋枪子弹。

支全胜喜出望外,对孙景坤说:“你们来得太好了,现在正缺弹药,阵地上的人也不多了,你马上投入战斗!”

孙景坤立即回答说:“副连长你放心,我保证服从命令听指挥,坚决守住阵地!”

他立即将担架班的9名战士布置开来,把手榴弹箱子打开,连续打退美军两个班的三次反扑。

敌人被打得恼羞成怒,组织了30多人的突击队,开始第4次反扑。

战斗更加激烈紧张,有2个敌人从侧面绕到孙景坤的身旁,距离只有3米,情况异常危险,孙景坤临危不惧,沉着地操起水连珠步枪,两枪就将他们撂倒。

这时,又从左边交通沟里又爬上来2个敌人,走在前面的敌人端着一挺机枪,孙景辉转移枪口,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打死了敌人。

正面进攻的美军,见侧面进攻失败,也不攻自破,狼狈逃窜,孙景坤一枪一个,连续有21个美军在他的枪口下丧生。

突然,一发炮弹过来,炸断了副连长支全胜的右腿,他当即昏迷,鉴于这种情况,师团两级指挥员遂令部队撤出阵地。

此次战斗,成绩卓著,影响极大,新华社撰稿向中外广播。

战后,8连8班荣记集体一等功,山炮3连3排荣记集体二等功。刘广路、杨德乾、许长友、支全胜、周腊生、孙景坤、韩发成等荣立一等功。许长有被授予“二级爆破英雄”称号,支全胜、周大生、韩发成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刘广禄、杨德乾荣获朝鲜“一级战士”荣誉勋章。

第357团攻打坪村南山的战斗圆满完成,共歼敌905人,沉重地打击了敌人,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接下来, 11月1日和4日,第357团侦察排和4连的2个班,袭击了161高地南面的无名高地,歼敌3个班,俘敌1名,经审讯,发现这个俘虏不是美国人,而是英国人。

原来,美陆战1师7团遭我打击,伤亡惨重,已经由英联邦第26旅黑卫团接防。

黑卫团原属驻联邦德国的苏格兰高地旅,今年4月,他们调回英国本土,6月份来到朝鲜替换,已经遭到多次惨重打击,连吃败仗的英国莱斯特团。

听到这个情况,第357团团长朱玉荣又兴奋起来。

他认为黑卫团初来乍到,人地两生,缺乏经验,而且刚刚接过美国的防御阵地,情况不熟,立足未稳,而我军连战连胜,士气正旺,应该抓住战机,趁热打铁,再打一次坪村南山。

军、师首长很赞赏朱玉荣团长积极求战的想法,立即批准第357团再打坪村南山。

经过抵近观察和夜摸阵地后,他们发现,英军进入阵地以后,只顾修整和加固工事保守阵地,我军白天神出鬼没的冷枪冷炮,夜间频繁出击的小部队活动,把英军困在阵地里根本不敢出来活动。因此,我军此前挖的隐蔽屯兵洞既未被发现也没遭到破坏,完好无损,可以继续使用。

因此,战斗方案无需做重大改变,基本上还是如方炮制,略加完善和补充,一切攻击准备工作,轻车熟路。

在161高地上,英军休整攻势基本上保持了原状,只是特别加强了130高地阵地,左后方山谷里的9号地堡,也就是第一次进攻坪村南山山炮抵近打过的那个,打残但没击中要害。

地堡里,有英军一个加强班,配备了5、6挺轻重机枪,控制着我军穿插接敌的必经之路。

这次,团长朱玉荣请求炮兵事先一定把这个地堡敲掉,任务交给了炮兵第42团9连3班。

11月14日下午,天下起了雨,指挥所传来命令,敲掉9号地堡。下午7时,9连3班借着夜暗的掩护,将大炮转移到前沿发射阵地。

3班接受任务后,研究了过去没有击中要害的原因,他们决定这次打地堡正面,降低弹道,直接瞄准,减少散布,并且使阵地、指挥所和目标成一条直线,便于掌握设计效果。

15日上午8时,3班推弹上膛,炮口对准了9号地堡,经过三轮射击,地堡被削平了。

11月18日晚上8时,再次攻打坪村南山的战斗打响。

我军炮兵再次齐声怒吼,对坪村南山的地堡、铁丝网和布雷区进行了猛烈的破坏和压制射击。

第357团1营3连和3营7连在炮火支援下,从东北、西南两个方向对坪村南山发起了攻击。

我军的炮火刚一延伸,3连和7连便从南、北两侧,突破了敌人的铁丝网,向钳形的两个箭头,迅即插向敌人的纵深。

南侧7连的3个排三路并进,1排代理排长毕国栋同志指挥3班将右翼的残存地堡和隐蔽部解决以后,一面命令轻机枪架在通往大帽山的港梁上掩护,一面带领部队继续往北冲锋,在一个塌了半边的隐蔽部里抓到5个英军俘虏。

从正面进攻的2排遭到敌人炮火的拦阻,6班班长段玉田马上改变冲击道路,避开敌人炮火,冒着侧射的火力,奋力向前进攻,一鼓作气,接连攻下7个地堡,仅以负伤一人的代价消灭了43名英军,缴获3挺轻机枪,很快便于本连7班在主峰的东面会合。

4班班长张贤玉刚刚打下最后一个地堡,忽然从侧面的暗处打了一枪擦过耳边,他机警的跃进靠拢一看,原来是个半坑道。

这时候,3连2班班长王德会也冲上主峰,他们两个交替掩护,钻进了坑道,拐了道弯,发现里面灯光下,10多个英军坐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在胸前画十字,另外一个持枪放哨的英军发现他们后,握着手榴弹企图顽抗,张贤玉猛扑过去,用英语大声喊道:“缴枪不杀,优待俘虏!”持枪的英军被镇住了,颤颤抖抖地交出了手中的武器,其余的英军一个个抬起头来,不住的说OK。

就这样,英联邦第29旅黑卫团第1连在1个小时内被全部歼灭。

敌人依然是有失必反,企图趁我军立足未稳,发起反击。

不一会,一阵空炸炮弹,像放鞭炮似的在阵地上空开花爆炸,弹片如雨般,呼啸而下,掩护着两个排的英军冲上山来。

在161高地右侧担任警戒新战士蔡方吉和机枪组,首当其冲。偏在这时候,机枪射手陈南被空爆炸弹炸伤,阵地前沿只剩下蔡方吉一个人了。

蔡方吉才17岁,参军还不到一年,头一回上战场,紧张的心怦怦直跳,一个人独挡一面,心里的确有点怕,但是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守住阵地,不让敌人上来。

小蔡把手雷拧掉保险针,一直等到英军爬到阵地前面10多米,他才撒手扔了出去,只听“轰隆”一声,火光闪烁,前面的英军都不见了,后面的五六个英军还往上涌,小蔡又把第2颗手雷保险针拧开,扔了出去,这伙英军被小蔡解决了。

紧张的小蔡听见从前面的土坎下面传来哗啦哗啦的挖土声,他朝着那响声又连着投出3颗手榴弹,下面再也没有声音了。

这时,副班长毕国栋从右边跑过来,一把抱住蔡方吉说:“小蔡你打的太漂亮了,12个鬼子全让你给收拾干净了”。

后来,敌人又反击两次,小蔡用冲锋枪又打掉20多个英军士兵。

守卫主峰正面的3连2班班长王会,带领新战士何有章,连续投出50个手榴弹和10枚手雷,杀伤英军50多名。

在左翼阵地上,3连3排副排长在激烈的战斗中不幸牺牲,9班班长张从相挺身而出,代理指挥,他抱着轻机枪猛烈扫射,打死了10多个拥上山顶的英军。第一波敌人被打退,第二波敌人又冲上来,张从相一面鼓励大家沉着射击,一面换上梭子向敌人扫射,当敌人第四次反扑上来时,张从相右手付伤,不能打机枪,就用左手投手榴弹,带领战士们顽强阻击敌人。

3连和7连的战士们并肩战斗,当夜连续打退英军8次反击,缴获轻重机枪8挺,冲锋枪和步枪20多枝,先后毙伤英军328名。

然而,山上还不具备长期坚守的条件,佛晓前,他们有秩序的交替掩护,主动撤出阵地。

志愿军第40军两打坪村南山,攻必克,攻必歼,沉重地打击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