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被时光掩埋的秘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唱人们心肠的曲折。我想我很快乐,当有你的温热。”远处的歌声传来,她停下手中的清茶,眼眸略微一抬,身子往后靠了靠,倚在椅子上。或许是歌声牵引了她的思绪,让她想起了记忆里的那个少年,终究还是没能忘记。


1


那年的夏天十分炎热,热得大地好像要被烤焦了一样。整个申城像个火炉。初三的林萱只有13岁,身边的同学朋友早已初尝少男少女心思,而林萱还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在班里和前面的同学打闹着,突然老师带来了一个面容俊秀的少年,顿时原本还哄闹的班级安静下来了。


老师清了清嗓子说∶“大家静一静,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从浙大附中转来的。以后大家要多多关照新同学。下面让我们的新同学做自我介绍,大家欢迎。”一阵掌声响起。林萱抬头望去,一张玉颜明媚,长睫卷翘,眉眼俊美,肤白似雪,明明是少年,却自有一股脱俗的气质。这一眼,便注定以后的岁月中无数个夜晚,辗转反侧,柔肠寸断。


“大家好,我叫苏子舒。来自杭州,喜欢音乐和交朋友。希望在以后的学习中和大家相处愉快。”礼貌周到,大方文雅,声音给人一种非常干净的感觉。原来他就是苏子舒。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对于这个名字林萱一点也不陌生。闺蜜时不时地在自己耳边叨念表哥是多么的俊逸不凡,最近就会转来她们学校。以前林萱总是在小黎夸赞表哥的时候不以为然。如今看来小黎并没说谎,他的确很好看。想到这,林萱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苏子舒从讲台上走了下来,班里的男生女生都不淡定了。有的女生大胆问他要电话号码和qq号,他微笑着一一应承。望着他的笑脸,看着他和别人谈笑风生,林萱内心深处充斥着出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久久不散。直到那个人在自己心里生根发芽,枝节盘绕,无法根除。


“小萱,你们班是不是来了一个大帅哥?那是我表哥”放学时小黎兴奋又得意地炫耀道。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没有说谎,是挺养眼的……。”


就这样苏子舒出现在林萱的生命中,毫无预兆,却注定了是她命里的劫,挣不脱,又逃不掉。


初见时的惊艳好似的一粒种子掉落在心里,之后的事情却让这颗种子生根发芽。


记得那天的风很温柔,一下子就能吹到人的心里。林萱从自家店里出来帮妈妈买发票打印纸,走着走着,突然传来一声女生的尖叫。寻声望去,一个流浪汉抓住一个小姐姐的手不放,嘴里说着一些不三不四的话,让人十分恼火。旁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无一人上前,那个小姐姐吓得惊慌失措,脸色苍白,极力挣脱却又无法摆脱。林萱内心十分焦急,正想冲上去,却被一道身影挡了回来。慌乱之下,林萱并没有看清楚来人的脸,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住手”!这时的林萱看清楚了,苏子舒,居然是苏子舒,他用力地拿开流浪汉的手,把女生护于身后,和流浪汉面对面对峙着:“你想干吗?一个大男人拉扯人家一个小姑娘不放手想干什么,告诉你,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叔叔一会儿就过来不会任由你胡作非为。”


看看‬神情‬严肃的苏子舒,和可能即将到来的警察叔叔,流浪汉被震慑住了讪讪收手。骂骂咧咧地走开了。林萱顿时松了一口气。这时苏子舒正在温言安慰着小姐姐,并告诫她下次要结伴而行,遇到这种事一定要大声呼救,小姐姐镇定心神,点点头道谢离去。


林萱在人群中望着逆光而立的苏子舒,微风吹拂着少年的青丝,吹尽了林萱的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自己肯定不会相信现实生活中竟然真有这样的男生!挺身而出,解他人之急,不像他人那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意外,让林萱震撼之余又十分欣喜。


在街上发生的小插曲,让林萱那一阵子都很开心,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那么开心。就好像是自己打开了一个盲盒,而这个盲盒里恰恰是自己最想要最喜欢的东西,这个东西又只属于她一个人。


又是一年最忙的时候,校辩论会、校演讲比赛、主持人大赛接踵而来。初来乍到的苏子舒为了快速融入集体,报名参加了许多活动,这也让林萱了解到苏子舒更多方面,比如擅长书法,唱功了得。虽然两人交集并不多,可是他总能吸引自己的目光,自己总能在人群中一眼发现他的身影。只是那时的傻傻的她不知道这就是喜欢。


林萱一向不喜欢参加活动,只愿安安静静地做一个观众。看着苏子舒在台上大放异彩,被别人赞美时,林萱心里又甜又酸,台下的她只要一抬头便能看见他的侧颜,秀挺的鼻子,熠熠生辉的眼眸,如此美哉,甚是欣喜。


苏子舒的位子恰好在林萱位子的左上方向,以前的课间,林萱总是用来刷题,现在的她会时不时抬头看看他,想知道他在干什么,在和别人聊什么?有时候林萱会想自己怎么了?怎么能被别人牵动情绪呢?小小的她不是很懂,只是继续放纵自己的情绪。十几岁的年纪正是做梦的年纪,心中的嫩芽已经茁壮成长。


政治课上,由于疏忽,林萱忘记订购资料,偏偏又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顿时手足无措,她作为学霸几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凭借自己平时的积累勉勉强强回答着问题,老师虽然没有看出异常,但她又紧张又羞愧,煎熬极了,不知道往下该怎么办,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在这时,苏子舒突然站了起来,“老师,作为课代表,对这些问题我也有一些想法。”


老师示意林萱坐下。后来苏子舒说的话林萱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下课后苏子舒走到林萱座位旁边,“老师那里应该还有一份,这一份给你。”天呐,只有菩萨知道林萱有多激动,接过资料时,心里一股流翻滚着,似乎要冲出体外。阳光从窗户外面洒进来,同时洒进了林萱的内心。脸上发热,内心欢喜而又不敢表露那么明显,生怕别人知晓。甚至连道谢的话都忘了,脑子只有懵憎的感觉。苏子舒对她一笑,丝毫没有介意林萱呆呆地没礼貌。还叮嘱她下次不要这么粗心,多么温柔明朗的少年啊!望着他的笑,林萱脸上布满红晕,飞速地低下头,平复着内心的翻涌,开出了一朵花。


清风拂来,校园里的合欢树摇曳生姿。苏子舒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出于良善,可是,林萱心里的那个种子已经扎根了。


2


一年的时光飞逝,转眼间就进入了高中,每天都被沉重的学业压得喘不过气来。看到窗前匆匆而过的身影,林萱总在不经意之间想起苏子舒,苦恼于自己为何总会想起这个人。每天都在书海题海中度过,偶尔闲暇之余,几个闺蜜会说起悄悄话,话题总躲不过少女情怀。


“看看他篮球打得多好,人长得多帅,简直是真人版流川枫。?”笑语说道。


“你怎么发什么呆啊,是不是在思念着谁?快说,快说。”说完笑语拿手去挠林萱。


林萱没有回答,只是问了一句:“什么叫喜欢。”

“你不知道吗?难道你没有动过心吗?”

“我……我…”林萱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顾曼这时接了一句:“你们也别为难小萱了,她比我们读书早,比我们都小两岁,可能认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接着顾曼转过身来对林萱说:“书上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到他就会很幸福,有一种酸酸甜甜的感觉,有时候会让人抓耳挠腮,会把他放在未来的计划里。”几人继续打闹着,欢笑声随风飘向了远方。听完的林萱一怔,脑子里涌现出苏子舒的模样。难道她喜欢苏子舒吗?


回到家后的林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是的,她喜欢苏子舒。放学时涌动的人流中一眼就能找到他的身影。现在的他们不在一个班级,偶尔一次的遇见,自己会开心好几天。除了苏子舒还有谁,能让她这般?认清自己内心的林萱豁然开朗,内心充满甜蜜和温暖。那个年纪的女生都很傻,傻地在自己心里上演着整部独角戏,情之所起,一往而深,却不曾表露什么。就这样,苏子舒变成了她整个青春的载体。


林萱对自己说∶“我们还小,终会有时间让我们走进彼此,了解彼此,抓住彼此。高考之后,必向你表明心迹。一起携手共赴美好未来。拜托你一定要等我。”瞧,那时她多傻,一个人在心里幻想着一个不切实际的约定。年少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可以只是单纯地喜欢,傻傻地幻想着与他的美好未来。


世事无常,总是那么猝不及防。如果可以林萱宁愿自己没有去参加那次公园的初中同学聚会,那样的话或许她可以骗自己很多年,可惜没有如果。


林萱想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想到苏子舒会这么快有女朋友,就在她看清自己内心的第三天,现实给了她沉重一击,让她无法招架。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当她看到苏子舒和赵露两个人手牵着手走过来时,两人相依的模样,只觉得天地万物都没有了声音。也没有了色彩,天地间都是雾蒙蒙的。心脏像是被人一刀一刀的凌迟着。那天林萱不知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只觉得自己好像淋了一场大雨,感觉整个心都好像被放在了冰窟。虽然是艳阳天,可是她还是觉得自己好冷,心里好似一团火,突然被一大盆冷水浇灭,只剩下几缕青烟。那个梦终是破了,再也拼不回了。


躺在床上的她想哭却又哭不出来,只是怔怔地盯着天花板,直至睡去。


人生就是这么极富讽刺,你想见那个人时却见不到,不想见时却时时出现在你的眼前。


林萱在推车子时遇到两人牵手而来,抱着厚重的书本走在教室的路上,看见两人的单车打校园而过。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林萱内心苦笑,高一一年不过见了数次,竟然还不及这两个星期的次数,次次锥心刺骨,一入相思门,便知相思苦。


高中同学兼闺蜜笑语是初中的邻班,和苏子舒颇熟,笑语已经无数次在自己面前感叹名草有主。每次林萱只是一笑而过,随声附和地称赞着两人,心底却像灌了铅一样。闺蜜并不知道她思念着苏子舒,她从未和别人诉说过,自己一个人默承受着。没有任何资格,她只适合和别人一样做这对情人的歌颂者。


听说着他为爱反抗父母,看着他甜甜蜜蜜的恋爱着,这样林萱一点一点撕裂心扉,随着时间的流逝,伤口历久弥新,难以愈合。


时间如白驹过隙,在知道苏子舒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以后,林萱便把心思收了起来,没有了那个人,再做那些梦毫无意义。


她努力学习,拒绝高中男生的表白,为自己的人生而努力拼搏。每当被闺蜜逼问有没有所喜欢的人时,总是摇头。只有在写日记时,眼泪才会告诉自己事实。相思只能深埋心底,可是那颗已经在心里扎根的种子该如何清除。谁能还她恣意的人生。


青春逐渐散场。高三的繁重学习似乎冲淡了对苏子舒的情感,终于熬到了高考结束了,出来考场走到大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学校大门口,他和他的缘分就如同这散场的考试,到此为止。她真的好舍不得呀!那个让她从初三到现在思念了四年的人。


有人欢乐有人悲,高考成绩公布,填报志愿,林萱如愿考上京城的清华大学。苏子舒陪着女朋友去了杭州的一所大学,天南地北,各自安好吧。


3


京城的天气真的很干燥,一开始让生长在江南的林萱很不适应,加上清华大学繁忙的学习环境,林萱似乎忘记了苏子舒,只是偶尔想起。假期和室友一起游览北京的古都风光,去王府井购物狂欢,享受着大学的美好。


她想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以治愈一切。没有什么人是能逃脱时间的推移。可是林萱总在不经意间想起他来,想念着他的侧脸,还是习惯性地在人群里找寻他的背影,哪怕是相似的,都甘之如饴。看着别人,总会在心里和苏子舒做一番比较,有没有他的外貌,他的性情,他的笑‬……


尽管高中毕业以后她再也没见过他。自己一个人离家千里之外,有时会感到孤独在心里偷偷地想着如果有苏子舒陪着自己那该有多好。可她又有负罪感,好像觊觎的别人的珍宝,又让她痛苦不堪。可她又控制不住自己,每当看到情侣成双入对,她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苏子舒,他已经成为自己的一个执念,放在了心底,时时提醒着自己。


水木清华是那么美丽,就好像北大未名湖畔的金柳一样美丽。每天的生活千篇一律。实验室的消毒水的气味充斥着大脑,林萱的大三的生活被这些承包了。从实验室回来已是晚上十点多了,一天战战兢兢地盯着实验数据,生怕出错,全身神经紧绷了一整天终于得到了放松。


胡乱地洗漱一下便倒头大睡,夜来清风入幽梦,她居然梦到了苏子舒。在梦里的她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感觉到苏子舒似乎在对她微笑,温柔如水,仿佛沐浴在阳光底下。想伸手去握住梦里的他的手,还没来得及感受,自己就醒了。醒来时心里堵得慌,闷闷地待在寝室,思睡沉沉。梦到他,心里欢喜,醒了却又是一场空。梦不到,却连梦里依然都是一场空。


早晨起来不想去上课,不想去实验室,对着吵醒她的室友发了好一通火。室友不明所以,对她的行为感到十分不解,但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没有说什么。


林萱内心莫名沉重与烦躁,整个心都被那个梦笼罩了,反复复在想着梦里的场景想念他的脸,他的笑。记得有人说过你之所以梦到那个人,是因为那个人也在想你,可这只是想象。


手机突然响起,噩耗传来,阿婆突然生病住院,林萱赶紧订机票回家,看到病床上的阿婆,只有那么瘦弱地躺在那里,怎么也不能和记忆里那个健康的阿婆重合在一起。醒来的阿婆,看到站在床边的林萱,“囡囡,过来,让阿婆看看。你瘦了,读书很辛苦吧!”几句话差点让林萱的眼泪落下来,但她打起精神,不能病中的阿婆操心。“不辛苦,我挺好的,可能是坐飞机有点累了,阿婆,你要好好养病,我还想吃您做的饭呢。”“好好好,等阿婆出院了,烧给你吃。”“囡囡啊,阿婆老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不开心,人的一辈子,没什么大不了,开心最重要,别太和自己过不去。凡事要向前看,知道吗?人的眼界放宽了,心也就宽了,这日子嘛也就好过了。”听着阿婆的话,林萱用力地点点头,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阿婆还是没有撑过那个夏天,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林萱失去了最爱自己的阿婆,听到妈妈在墓地里说的那句话:“我没有妈妈了。”林萱的心像是被锤子重击一样疼,生离死别,人生最痛苦的的事莫过于此。炎热的天气加上外婆去世的打击让林萱不堪重负,在阿婆的葬礼结束后病倒了,一连日的发烧,让林萱处在一个梦幻与现实交错的时空里,她分不清到底是醒着,还是在梦里,阿婆的声音,苏子舒的声音,亦真亦幻的在耳边响起,阿婆的脸,和苏子舒的脸浮现在眼前,当她伸手去抓时,却是一场空,没有阿婆,也没有苏子舒。病去如抽丝,断断续续一个暑假,林萱才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这时出国留学的手续也办好了,突然好想在离开之前再见他一面,哪怕是远远地看看他的背影也好。


看到大街上车水马龙,回到当年的初中,终究人不是,物也非。顺着当初上学走过的路,坐着当初乘坐的公交车,期待着在某个拐角处能够遇见他。现实终究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林萱走遍初中校园,踏遍高中校园,在那棵合欢树下站了好久,也没有遇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树叶儿在风中摇曳,飒飒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呜咽。


坐上那辆通往学校的公交车,从始发站一直到终点站。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车上坐着的时候,突然眼泪便落了下来。如果当初她勇敢一点儿,哪怕是一点点儿,会不会有不同的结局?等到下车的时候,她感觉到十分不舍,痛哭着弯下腰去,最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放假结束回到学校,忽然间发现自己以前保存的苏子舒的唯一一张照片没有了。连最后的念想都留不住,心里真的好难过,可是眼泪却流不出来。


翻着从同学那要来苏子舒的微博,满满的都是他和赵露两人的幸福回忆以及规划的两人美好的未来的蓝图。林萱从头到尾,一条一条平静地看完。内心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果然,她喜欢的少年一如既往地美好。以前她曾罪恶地想过或许有一天赵露不要苏子舒了,自己是不是就有机会了?但是如果他不是从一而终,也就不会是自己心里的那个少年了。“我喜欢你,也只能到这里为止了。”


当飞机从浦东机场起飞直飞大洋彼岸,离开故土,不知归期。一切都即将画上句号。异国他乡,每天都是繁重的课业,似乎冲淡了自己内心的执念。实验数据,论文,各种报告充斥着生活中的各个角落,让林萱无暇顾及其他。仅有的闲暇时光都被她用来吐槽美帝的垃圾食品,分外想念国内的美食。看,没什么是忘不了的。


在茶室里等着朋友的到来,十二年了,竟过去了这么久了。久到她都快忘了她都十年没见过苏子舒了。从13岁到25岁,人生最美好的时光,整整十二年,他占据了她整个青葱岁月。人生又会有几个十二年呢?她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在以后的岁月里再也不会这么用心,用十二年的时间去喜欢一个人了。


茶室的钟摆静静地敲打着。小黎来了。

“小萱,这边环境不错吧!现在你可以呀。哈,年纪轻轻,毕业后留任大学,硕博导师。没几个人能做到这样的。牛,真牛。给你点10086个赞。”听着小黎吹捧的话,林萱只是微微一笑而过。两人寒暄几句之后,小黎突然话锋一转,


“你还记得我表哥苏子舒吗?说起来你们还是初中同学,高中校友呢。”


“记得啊,我怎么不记得。”林萱内心的翻涌着,表面十分平静地回答着。从未向他人提及自己对苏子舒的暗恋,在人前她总是表现得好像这个人与她毫无关系。可正如张爱玲所说的,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的,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忘记了他的笑容,忘记了他的脸,但每当想起他的那种感觉,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嘴巴骗得了,心却骗不了。

“他快要结婚了”

林萱闻言一恸,心脏快要冲出胸腔,“怎么会这么早结婚”。


“他和他女朋友感情深厚,巴不得早点娶回家。曾经他告诉我,当初他刚转回家这边学校的时候,总有人在他的桌子里放东西,一瓶话梅,一张写着鼓励的话的纸条。


“他的书桌总有人替自己整理,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因为以前经常有女生给他送礼物。后来发现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她坚持了一年,几句名言,几句古诗,几段美文,还会告诉他天气的冷暖变化,叮嘱他添衣。”


“字是用毛笔写的,字体铿锵有力,一看就知道这是练过很多年书法的人。这些话给他在陌生的地方带来许多慰藉,不安的心也有了镇定的良药。”


“慢慢地他喜欢上了这个默默付出却不出现的女孩。可是这个女孩从未表明自己的身份。直到他发现的班里校报上的书法作品,字体和自己熟悉的笔迹一模一样。他才知道他要找的那个女孩是谁。”


“最后庆幸那个女孩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他觉得她上天给予他最好的礼物,他们以后一定能够走完一辈子。”


心早已千疮百孔,听完小黎的话,她整个人都没有那么地难过。是的,不难过,不难过,不难过,安慰着自己。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个样子。当初她为了感谢苏子舒课堂上解围和送资料之举,经常在他桌子里放上自己喜欢话梅,替他整理书桌,给他留字条。


她性格腼腆,不善表达,只能用这种方式,她是左撇子,左右手都会写字,平时她只用右手写字,故而其他人不知道她左手会写字。初中时给苏子舒的纸条全是她用左手写的,深怕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


至于那个画报上的书法作品是林萱帮赵露写的,参赛的两幅字迹不能一样,于是便把那幅左手写的那幅给了赵露。没想到这反而成就了他俩的缘分,为他人做了嫁衣。林萱浑身颤抖,为什么会是这样这么狗血令人无语。


“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差”

“我没事,可能是有点累了,要不,我们回去吧。”


林萱不知该如何和小黎说,是告诉她这些年自己爱而不得,苦苦挣扎,自我折磨着许许多多年,还是告诉她,阴差阳错,抱憾终生。可是说了又能怎样呢?说了就能跨越这时光的长河吗?说了那个少年就能回来吗?谁能还她这十二年。谁能还我一个圆满?林萱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强忍下眼泪,暗叹道:“我连把爱意说出口的资格都没有。”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有什么好感谢的?不就是别人的八卦吗?”小黎十分不解,但也没有追问下去。林萱并没有回答,只是苦涩地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望向窗外,长长地叹着气。真是造化弄人。这一生来来回回都是不合时宜。想爱的人,远隔天际,留不了,抓不住!


兜兜转转中苏子舒和赵露都已经在一起十二年了,他们早已成了彼此最重要的另一半,这十二年的感情根深蒂固,容不下别人了。当初家人的极力反对都没有让他们放开彼此的手,反而更加坚定走到现在,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余生圆满,就算苏子舒真的知道了那个女孩不是赵露又如何呢?十二年过去了,现在还说这些又有何意义?他们已经在造化弄人中错过了。这一切终究成了被时光掩埋的秘密。自己的这十二年的独角戏终于可以收场了,这场戏演绎得太久了,林萱觉得自己也累了,该是放下了。


嘴里的智齿又在作痛,也是时候把它拔掉了。这些年一直活在执念里,自己给自己的上了一副枷锁,把自己困在牢笼之中,无从解脱。苏子舒,如今我放了你,也放了我自己。从此我们便只是彼此生命的一个普通过客,你说,好不好?


后记


以后的林萱逐渐明白,你以为你哭着放下的是一片你苦苦爱恋着的天空,后来才知道,你放下的是那片囚禁你的地狱。离苦得乐离幻即觉,世上没有放不下的人,只有放不下的执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