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回忆:我躺在尸体堆里装死,一声不吭地挨了5刀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回忆:我躺在尸体堆里装死,一声不吭地挨了5刀

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并在这里犯下滔天罪行。日军公然违反国际条约和人类基本道德准则,对三十万平民举起了屠刀。

根据统计,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制造了28起集体大屠杀案件,屠杀人数达十九万余人;制造的零散屠杀案有八百多起,死亡人数超过十五万。

今天我们要讲的,就是在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唐顺山的回忆细节。

唐顺山

那么,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烧杀抢掠,老弱妇孺无一幸免,幸存者唐顺山是怎么侥幸逃过一劫的?

战后远东国际军事审判庭上,日军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历经数日的审判,最终的定论到底是怎样的?

1937年11月,随着淞沪会战失利,上海失守。日军开始把目光转向南京。

一方面,南京是当时政府的首都,属于一国的政治中心,政治地位极其重要。如果连一国的首都都守不住,那么极易瓦解人心。

另一方面,南京地理位置优越,是我国的一大交通枢纽,控制南京,等于扼住了我国的一大命脉。

1937年12月11日,驻守南京的戍卫司令唐生智撤离南京。不久,日军攻陷南京,在这里展开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但在战后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日本首相、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非但如此,他还试图美化侵华战争,嚣张地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亚洲和平和共同繁荣。

其厚颜无耻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随着铁证如山一一呈现,日军依然不知悔改。那么当年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我们来讲一讲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唐顺山的真实回忆。

唐顺山出生贫寒。所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唐父唐母为了让唐顺山能有一门手艺傍身,将来不至于谋生艰难,就将他送到了城北的一家鞋匠铺,去当学徒。

也正是这一举动,为唐顺山日后的逃脱埋下了伏笔。这家名叫小门口的鞋匠铺离城中心很有一段距离,地处偏远。

唐顺山来到了鞋匠铺之后,就一心一意跟着师傅学手艺。在他的上头还有两位师兄,都是忠厚老实的人,平时对唐顺山也很是照顾。

闲暇的时候,唐顺山喜欢在南京城里到处逛一逛。那时候的南京城,城里一片祥和,风景如画。

一切还如历代的文人墨客描述的那般美丽,这里依旧有“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的旖旎迷人;也依然有“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的壮阔美丽;还有的“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的清扬婉约。

但谁又能想象得到,不过一夜之间,这里将会经历轰炸、屠杀、抢掠、奸淫,种种非人的罪行在这片土地上横行,这里的土地变得千疮百孔,这里的人民生不如死。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寒风一起,城里的气氛好像一夜之间就改变了。师兄们不再言笑晏晏,师父的脸上深深地皱起了一层层褶子。

城里开始变得人心惶惶。门口不时有整齐的军靴踢踏而过。这不是走向归城的路,这些军队,走向的是出城的方向。

一时间城里人人自危。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生存之道。他们全副家当都在城里,虽然知道城里驻守的军队正在撤离,但无奈故土难离,只好紧紧缩在家中,等待未知的命运。

85年前的这个冬天格外的寒冷,它是我们整个民族都要铭记在心的耻辱!炮火落下,千年的古都化为一座废墟之城。

在屠杀了缴械投降的俘虏后,紧接着,日军借口搜寻残留军队,冲进了难民营,进行无差别扫射里面的老弱妇孺。但日军的罪行远远不止于此。

很快,日军方面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下令全城屠杀。

在这一日,浓烈的血腥和尸臭弥漫着整个南京城,死亡和黑暗如影随形地笼罩着疲于奔命的无辜人民。惨叫和奔逃、哭喊声此起披伏却又很快突兀地戛然而止。

在此刻,就连这座矗立着明朝的墙、清朝的庙的大地,仿佛都在发出抽筋剥髓的痛苦哭嚎。历经五千年的繁荣与辉煌在瞬间湮灭,取而代之的是在如泣血的残阳下耀武扬威的太阳旗。

相比于三十万在大屠杀中无辜惨死的民众,唐顺山无疑是幸运的。但同时他又是不幸的。

那一日的场景,如临深渊,如入地狱,即便是后来侥幸逃过一劫,却也在他心里留下了无法愈合的创伤,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些无辜同胞喷溅的献血、临死前痛苦的哀嚎。

侥幸逃过日军的第一轮轰炸之后,唐顺山跟着两个师兄合力把门板卸下来,然后搬来一块块石头将整个门口堵了起来。这样,从外面看起来,这个门跟周围的墙没有什么不同。

正是靠着这一点,他们成功过躲过了日军一拨又一拨的搜寻,避过了一次又一次灾祸。就这样,三个人在里面躲避了好几日。

但仓促之间,他们贮存的食物并不多。眼看着食物都吃光了,三个人都饿得头昏眼花,唐顺山急了。

这时的唐顺山才25岁,他太年轻了,又太缺乏经验。

他抱着侥幸的心理,劝说两位师兄,让他们跟着他一起去找食物,说不定日军已经走远了,没人会发现他们的。

两位师兄不愿意出去,但是他们又拗不过唐顺山的苦苦哀求,只好搬开垒起来的砖土,让唐顺山自己一个人走了出去。

如果唐顺山一直躲在砖墙后,也许就能安让无恙地躲过这一劫。然而人生和历史都没有如果。

一直躲在师兄们的庇护下的唐顺山不知道自己推开门之后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人间地狱。

日本侵略者

刚走出巷子的唐顺山惊呆了。整座城市一改往日的繁华热闹,一夜之间变成一座死寂的城市。

惊呆了的唐顺山来不及反应,被身边的同胞推进草垛里藏起来。不明所以的唐顺山刚想开口询问,就被陌生的同胞紧紧地捂住了嘴。

很快一阵脚步声传来,夹着着唐顺山听不懂的骂骂咧咧。

可惜最终两个人还是被日本兵发现。日本兵狞笑着装上刺刀,往草垛里随意戳戳。温热的鲜血喷溅在脸上,唐顺山惊恐地睁大眼,模糊地看着身边逐渐失去气息的同胞。

不知道这种恶行持续了多久。等日本兵走远之后,已经饿得头昏眼花的唐顺山还是从草垛里爬了出来。

然而,他走了没几步,就被附近搜寻的日本兵发现了。但日本兵没有立刻开枪杀了他,反而是举着枪,恶狠狠地盯着他,推着他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城里已经挖了这么一个大坑。坑里坑外都站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挤满了整个大坑和大坑的周围。每个人脸上都笼罩着绝望和恐惧。

坑里面已经躺了几个尸体,几只狼狗正在啃食着他们的血肉!可见等待着他们的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历史上,为了达到震慑中国军民,瓦解抗张意志,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制造的像这样大大小小的集体屠杀次数多达八百多起。

唐顺山不想死,他看准时机,顺势倒下去装死。好在日本兵没有发现他的异样。日本兵的暴行持续了整整几个小时。

到最后,他们为了确保人都断气了,在尸体中来来回来用刺刀戳刺补刀。唐顺山害怕极了。他的周围堆满了尸体,刺刀在他的身边挥舞,在他身上刺了5刀。

为了活命,唐顺山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吭,直到最后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那个鞋匠铺。

之前经历的一切好像是一场噩梦一样。救他回来的两个师兄泪流满面地告诉他,那个万人坑就他一个人活了下来。

日本侵华战争期间,日军屠戮我中国军民人数四千多万人,使用了多达两百多种的虐杀手段包括日本731部队的活体解剖、毒气实验还有冻伤试验和鼠疫试验等等。

更是制造了南京大屠杀这样的惨案,遭到屠杀的军民多达三十多万人。日本欠下的累累血债数不胜数。

二战结束后,1946年1月19日,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成立,用以审判日本战犯所犯下的累累罪行。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审判竟然持续了两年半之久。日本犯下的滔滔罪行昭然若揭,为何这一场审判要持续两年之久呢?

担任我国法官代表的是拥有芝加哥大学法学学位的律师、法学家梅汝璈。

梅汝璈一到达东京,就遭到了日本当地民众的羞辱,他们嘴里嚣张大喊着:“滚出日本,支那猪!”并试图做出攻击性行为。

再结合此前南京大屠杀之后,日本国内的民众组织“提灯庆祝”,报纸上刊登“百人斩”,由此可以看出日本国内的右翼好战分子绝不在少数。

这场侵华战争,乃至南京大屠杀事件,都是一场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

审判进行得并不顺利。在审判一开始,一手策划和实施9·18侵华事件的战犯大川周明依靠装疯卖傻,逃过一劫。

紧接着,阴险狡诈的日本检察官就提出:这是一场战胜国对战败国的独裁审判,不具有公平性。意图借此激怒审判团,让这场审判无法顺利进行。但很快他的算盘就落空了。

审判团经过休庭冷静,宣布审判将会继续进行。当审判进行到南京大屠杀案件的时候,日本首相东条英机竟厚颜无耻地说道:“南京大屠杀事件从未发生过。”

所幸经过梅汝璈他们的努力,面对如山的铁证,日本战犯全都认罪伏法。

南京大屠杀是我们的国耻,这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发起的屠杀。在这场屠杀中,鲜血染红了这片曾经繁华的大地,我们同胞的尸首填满了秦淮河;路边的无辜孩童因为刺入胸口的刺刀而停止哭泣,年迈的母亲提前迈入坟墓。

如今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了八十五年。这八十五年来,我们的无数先辈未忘国耻,砥砺前行。而我们的国家,也在逐渐地发展繁荣。

曾经沉睡的雄狮已经开始觉醒,再不是那个积贫积弱,任人屠戮的“东亚病夫”了。

我们加入了联合国组织,在国际政治上有了一席之地;我们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向世界宣示着我们成为了全球经济中一个被赋予了完全权利成员,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我们举办了北京奥运会,向世界展示着体育强国的实力。

“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百舸争流。”我们的国家正如东方初升的太阳,欣欣向荣、蒸蒸日上!

“忘记历史就等于背叛!”历史如流沙长河,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些历史逐渐沉入河底,逐渐被世人淡忘。但我们不应,也不能忘记这一段惨痛的历史!

“铭记历史才能开创未来!”数万万同胞的鲜血不能白流。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但这同时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记住仇恨,要去制造一样的惨案。

我们不忘历史,是为了激励吾辈记住国耻,化耻辱为动力,奋勇前行,建设一个更加繁荣、富强的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