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男子善待阿公,阿公送他一串念珠,阿公:戴着它可保命

民间故事:男子善待阿公,阿公送他一串念珠,阿公:戴着它可保命

南宋年间,男子阿城正心急如焚地往回赶,虽然他要回不是自己的家,但是他哪里有他深爱并即将成亲的未婚妻阿慧,他死里逃生,更加担心阿慧的安危。

阿城原本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母健在,一家三口勤劳,日子过得倒也不错,阿城还念过几年书,他的父母只盼着他早点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然而天不随人愿,在阿城十八岁那年,一场洪水,无情地夺走了他父母的生命,侥幸逃过一劫的阿城不得不和很多村里人一样,去镇上讨饭。

那天,他在家镇上忽然看到很多讨饭的人往一个方向跑去,阿城好奇地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说镇上善良的周夫人,正在搭棚施粥,去晚了恐怕就没了。

阿城虽然是七尺男儿,还读过几年书,但是这些不能当饭吃,肚子饿得咕咕叫的他,迅速地跟了上去,不多时到了镇东头,现场已经排起了很长的队伍。

他希望周家施舍的粥,到他这里还有剩余,因为他不是第一次遇到排队,结果没有领到粥的情况,毕竟有钱人家也不能无限度地施舍,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

忽然,一个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哭泣的婴孩从他身边走过,妇人叹了口气含泪说道:“儿啊,莫要哭泣了,这么长的队伍,恐怕轮不到我们了,都怪为娘没用。”

善良的阿城看到这一幕,想到自己是个堂堂男子,怎么可以不帮助妇孺呢?更何况孩子哭的那么伤心,肯定是饿的不行。

“大姐,你占我的位置吧,我去后面排队。”阿城立即对妇人说道,妇人感激的不停的表示谢谢,阿城换了位置之后,看了看很长的队伍,直接去了前面。

因为他想知道施舍的粥多不多,如果不多的话就不再排队,如果多,就继续在后面去排队,当他来到前面时,只见一个中年妇人正在指挥仆人分发粥。

而中年妇人身旁有个妙龄姑娘,亭亭玉立,她正在忙碌着,阿城觉得这肯定是一对善良的母女,从姑娘的打扮来看,应该还是未出阁的姑娘。

“哎,我要是能娶到如此善良美貌的姑娘为妻就好了。”阿城想完这些,掉头就准备离开,因为他发现锅里的粥已经不多了,排队也没用。

然而就在此时,姑娘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走到她的跟前说道:“这位公子,我看你心地善良,主动让了妇孺,这碗粥你就拿去充饥吧。”

阿城万万没想到姑娘竟然会主动地送粥给他,阿城连忙道谢后,而此时他身后的那个婴儿还在哭泣,他赶紧走了过去将粥倒进了妇人的碗里。

姑娘看了这一幕,暗暗点头,因为在姑娘看来,阿城虽然外表不算俊朗,但是他举止斯文,而且心地善良,姑娘的内心对阿城充满了钦佩和同情。

当阿城将碗送还给姑娘时,忽然一对年轻衣着华丽的年轻夫妇走了过来,其中女子对施粥的丫鬟仆人说道:“谁让你们在这里施粥的?赶紧给我停下来。”

中年妇人没有理会,让丫鬟仆人继续,年轻夫妇和中年妇人吵了起来,姑娘也赶紧过去劝解,最后年轻夫妇气愤地离开了现场,施粥继续进行。

原来施粥的是镇上的大户人家周家,周老爷生前为人吝啬,而且经常仗势欺人,坑害过不少人,周家香火人丁单薄,只有一个女儿名叫阿美。

周夫人为人心地善良,她觉得家里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周老爷的为人太过刻薄,作孽太多,所以周老爷去世后,周夫人行善积德,周济穷苦。

同时周夫人也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唯一的女儿阿美的身上,她希望能给阿美招一个踏踏实实的上门女婿,好给周家延续香火,使得周家人丁兴旺。

可是只注重外表,不注重内心,并且爱慕虚荣的阿美偏偏喜欢上了阿胜,阿胜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能说会道,用甜言蜜语博得了阿美的欢心,把阿美哄得神魂颠倒。

周夫人坚决不同意,可是阿美寻死觅活,非阿胜不嫁,常言道,女大不中留,周夫人就阿美这一个女儿,她担心阿美有个三长两短,只好同意了这门婚事。

阿胜入赘之后,游手好闲,吃喝玩乐,偶尔参与一点周家的生意,也是想法歹毒,令周夫人不寒而栗,好在周夫人身体健康,便自己打理周家的生意。

不过在阿胜和阿美看来,周夫人处处压制他们小两口,不愿意交出家里生意的管理权,因此他们经常和周夫人争吵,周夫人为此忧心忡忡。

那么刚才周夫人为什么和阿胜还有阿美争吵呢?

原来小镇附近闹了灾荒,阿胜觉得这是个表现自己的绝佳机会,他四处联络镇上的其他有钱人,准备一起抬高米价,趁机大赚一笔,以此抬高自己在家的地位。

可是周夫人觉得不应该趁火打劫,不应该赚这样昧着良心的钱,她宁愿平价出售米铺的粮食,和搭棚施粥,家里少赚些钱,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

因此和阿美小两口争吵了起来,由于目前家中还是周夫人在掌管,阿美小两口只能气愤地离去,阿城得知这些情况之后,对周夫人充满了感激和钦佩。

阿城将粥给了那个抱着孩子的妇人之后,姑娘又送了一个碗给他,让他免遭饥饿之苦,姑娘名叫阿慧,是周夫人妹妹的女儿,也就是她的外甥女。

因为阿慧父母早逝,周夫人见阿慧可怜,就将她接到家中照顾,阿慧是个善良,而且知恩图报的人,她从来不以小姐自居,在周家忙前忙后,照顾周夫人的生活起居。

阿城毕竟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乞讨生活并非长久之计,几天后,洪水褪去,他便回到村里重建家园,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那天,阿城砍了柴去镇上卖,当他翻过一个小山坡时,忽然听到有喊救命的声音,阿城放下柴禾,迅速地冲了过去,意外发现被毒蛇咬伤的周夫人。

阿城二话没说,柴禾也不要了,背着周夫人往镇上的医馆跑去,途中阿城再次遇到了着急忙慌,四处寻找周夫人的阿慧,原来周家不仅在镇上有店铺,在小镇附近还有几百田地。

周夫人带着阿慧一起去田地里看看,也顺便散散心,因为周夫人始终对女儿和女婿的事情犯愁,阿慧途中有事耽搁,没有跟在周夫人的身边,不见了周夫人正在四处寻找。

周夫人因为阿城,捡回了一条命,因此对阿城感激不尽,他得知阿城的情况之后,就请阿城到她的米铺做伙计。

阿城自然是求之不得,毕竟他也不想一辈子窝在穷山沟里,由于阿城勤劳善良,而且读过书,没过两天就适应了米铺的工作。

那天,周夫人为了感谢阿城,请他来家里吃顿饭,阿慧热情地招待阿城,情窦初开的阿慧,为能再次见到阿城而暗暗高兴。

而阿美和阿胜见周夫人让阿城在米铺做事,而且还带回家里热情款待,得知阿城和周夫人之间的渊源之后,他们表情阴沉,充满了敌意。

故而阿胜故意安排阿城在米铺做粗活重活,阿城本就来自农村,什么苦都吃过,所以他任劳任怨,即便是起早贪黑,做到深更半夜,都不叫苦。

这一切除了阿城本就勤劳本分之外,还有阿慧经常来看他,给他送些吃的,对阿城充满了关心和爱慕,一来二去,二人互生情愫。

爱情是有魔力的,会使彼此变得更好,也会让人为彼此沦陷,但对于阿城来说,他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因为他希望自己能有出头之日,配得上阿慧。

那天,阿城正在米铺忙碌着,忽然急得满头大汗的阿慧匆匆忙忙地来到米铺,阿城顿时觉得有什么意外发生,赶紧迎了上去,为阿慧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慧喘了口气,焦急万分地说道:“我姨母最近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她上次被毒蛇咬伤没有痊愈,又复发了,腿溃烂的厉害。

我去请的郎中也束手无策,说尽早给我姨母安排后事,我表姐和表姐夫对我姨母不管不问,我只能来找你帮忙想想办法。”

阿城赶紧跟着阿慧去了周府,见到了躺在床上,痛苦不堪的周夫人,在一旁的阿美和阿胜则立即拦住了阿城,让他出去,还说他不是郎中,别来凑热闹。

因为对阿美和阿胜来说,他们并不希望周夫人好起来,因为他们不止一次地听周夫人夸赞外甥女阿慧和伙计阿城,还打算将周家生意上的账目让阿城来管理。

阿美和阿胜为了顺利地接管家产,再也没有人对他们指手画脚,横加指责,所以对周夫人不管不问,这足见有些人的人心之险恶,某些人的亲情之淡薄。

“我还没死,让阿城带我去县城医馆看病!”周夫人打起精神,对女儿和女婿呵斥道,阿美和阿胜才没有赶走阿城。

阿城立即背着上了马车,在阿慧的陪同下,匆匆忙忙地赶往县城,阿城和阿慧都殷切地希望周夫人能够得到医治,而阿美和阿胜则开始为周夫人准备后事。

“阿城,让马夫停一停,我姨母被马车颠簸得厉害,十分难受,好像快不行了啊!”阿慧几乎哽咽地喊道,阿城赶紧让马夫停下来。

阿城看着周夫人痛苦不堪,奄奄一息的样子,急得直跺脚,忽然阿城仿佛想到了些什么,他冲上马车,背着周夫人往旁边的小树林跑去,让马夫在路边等着。

阿慧不明就里,吃惊地跟在后面,一边跑一边问阿城这是要干什么?阿城说道:“救人要紧,我来不及和你说,等到了地方你就明白了!”

很快他们到了树林中一个没人的地方,阿城找了一个平坦的隐蔽之处,放下周夫人,然后跪倒在地,双手合十喊道:“阿公,阿公,阿公,请你帮帮我!”

三声呼喊之后,忽然一个面目慈祥的老翁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老翁手捻胡须笑了笑说道:“阿城,怎么你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呢。”

“阿公,先别说这些了,请你救救周夫人,她是个善良的好人,不仅对我有恩,对镇上许多老百姓都有恩,她不该遭此厄运啊!”

阿城说完,阿公扶起阿城说道:“哎,人心险恶啊,有些人啊,比蛇还要毒,不过周夫人善有善报,阳寿未尽,你们不用担心。”

阿公说完,掏出一瓶水洒在周夫人的伤口上,果然神奇的一幕出现,一旁的阿慧激动不已,因为伤口完全愈合,周夫人恢复了精神。

阿城他们赶紧谢恩,阿公摆了摆手说道:“你们不必谢我,要谢就谢阿城,我和他有缘,我曾答应过帮他的忙,对了,阿城,我有一串念珠,你戴在手上,切记不可以取下来啊,关键时刻可保你性命!”

说完,阿公递给阿城一串念珠,又对着周夫人他们嘱咐了一番,然后化成一股轻烟,消失在土中,周夫人和阿慧连忙问阿城,阿公是不是土地公公?阿城怎么和他认识的?

原来洪水过去,阿城回村里重建家园,上山采石头回家时,路过土地庙时,发现土地庙已经被洪水冲倒,而土地公公的木头塑像,脏兮兮的躺卧在杂草从中。

阿城便将木头雕像带回家供奉,还召集村民重修了土地庙,将木头雕像送回了土地庙中,当晚他梦见一个阿公对他表示感谢,还说遇到困难,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喊三声“阿公!”

阿城醒来之后,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所以从来没有试过,可是他眼看善良的周夫人危在旦夕,所以才背着周夫人去了树林没人的地方试了试。

三个人重新回到路上,上了马车,打道回府,阿美和阿胜见到周夫人身体康复,惊诧不已,而周夫人当即宣布让阿城到周家做管家,生意上的账目都由他来管理。

这对周夫人来说理由十分充分,因为阿城先后救了她两次,可是阿美和阿胜却气得咬牙切齿,赶紧让周夫人收回成命,为此还和周夫人吵了一架,还说周夫人老糊涂了,好歹不分,亲疏不分。

阿城见他们吵架,连忙推辞,可是周夫人心里清楚,阿美和阿胜不仅仅是贪图家产这么简单,她怎么放心将家产交给他们?

最后周夫人突然说道:“你们的心思我懂,你们不是说阿城只是米铺的伙计吗?那我现在就收他为义子,而且我也知道他和阿慧两情相悦,我要成全他们,下个月就成亲。”

可是阿美和阿胜岂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再次气愤的回到自己的屋里,悄悄的商量对策。

很快一个自称刘半仙的人偶遇了周夫人一行人,说阿城和阿慧八字不合,不能成亲,尤其是阿城命中犯冲,会危及家里人特别是长辈,也就是说周夫人有血光之灾。

阿胜和阿美趁机劝说周夫人赶走阿城,不要将阿慧嫁给阿城,周夫人是个聪明人,前面她才收了阿城做义子,撮合阿城和阿慧的婚事,后脚刘半仙就出现,岂不令人生疑?

那天晌午时分,阿城正在米铺做事,阿胜忽然过来,让阿城赶紧去乡下收租子,毕竟阿胜是周家的上门女婿,未来周家的继承人,阿城不好推辞,便一个人赶往乡村。

行至途中,忽然见两个蒙面大汉拦住了去路,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路上没人,阿城暗暗叫苦,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劫匪,为何有人拦路?

两个蒙面大汉不容分说,拿起利刃杀向阿城,阿城手无寸铁,又被突然袭击,吓得落荒而逃,可是还是没有来得及,他忽然感到背后被利刃砍上,他虽然不觉得疼痛,但是还是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发现周围一片漆黑,自己被捆住了手脚,蒙上了布套,阿城大声呼救,没有任何回应,看来他所处的地方比较隐蔽,阿城暗暗叫苦,心想可能命丧于此。

与此同时,他心里清楚,他从未招惹过别人,好端端的谁要置他于死地?他立即想到了阿胜和阿美,如果自己遭遇不测,周夫人,尤其是阿慧岂不是有危险?

阿城刚想喊三声“阿公”,忽然他的手脚上的绳索能够动弹,他掀开了头上的布套,发现自己在一个新挖的土坑里,身上还被撒了一些土,是谁救了自己?

阿城爬出了土坑,惊讶地发现阿公站在上面,阿城立即明白是阿公救了自己,他赶紧磕头谢恩,阿公立即说道:“先别谢我,你赶紧回去,周家已经发生了大事情。”

阿城赶紧起身,一路狂奔到了周府,刚到门口,发现丫鬟仆人正在布置丧事,屋里有哭声,阿城仔细一听,是周夫人在哭,那么是谁遭遇不幸?难道是阿慧?

阿城冲进屋里,发现地上躺着阿慧,周夫人正在恸哭,而阿胜和阿美在一旁劝解说:“娘,莫要难过,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跟你说过阿城不能留,你非不信?”

可是他们刚说完话,发现冲进屋里的阿城,顿时吓得倒退几步,心虚的阿胜立即说道:“阿城,你是人是鬼?”

阿胜这样的话,等于是不打自招,他如此心虚,显然是笃定阿城已经遭遇不测,阿城来不及想这些,他俯下身,跪倒在阿慧跟前,扶着她的身体,嚎啕大哭。

然后问周夫人是怎么回事?而一旁的阿美立即说道:“还不都是因为你?阿慧是我表妹,眼看着你们即将成亲,我和阿慧想去城外的寺庙为你们祈福,没成想中途遇到了歹人。

他们一路追赶我们,阿慧为了保护我,被歹人杀害,幸亏有人及时赶到,我才侥幸逃过一劫,否则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们两个人,你真是个灾星,还好意思哭?还不给我滚!”

“我看分明是有人故意陷害,我在途中也遭遇两个人的袭击,将我丢弃在一个土坑中,所幸我大难不死,逃了回来,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到底是谁要害我和阿慧。”

阿城虽然性格憨厚,但是眼看心爱的人躺在自己的面前,他也忍不住发怒,阿胜和阿美哪管这些?赶紧吩咐仆人要将阿城赶出周家。

“够了!我还没死,家里轮不到你们作主。”一旁的周夫人忍不住吼道,转而对阿城说道:“阿城,你扶我进屋里,我有事情要问你,也有事情要交代你。”

阿城虽然不明白周夫人这么做是什么目的,但是还是赶紧扶着周夫人去了周夫人的房间里,而一旁的阿胜和阿美看到这一举动,顿时充满了担心。

到了屋里,周夫人打开一个柜子,从中拿出一个盒子,递给阿城说道:“阿城,你救过我两次命,我本想成全你和阿慧。

只可惜我那可怜的外甥女没这个福分,我知道我女儿和女婿什么德行,这个盒子里是周家全部家当,还有经营的账本,你要保管好这些......”

周夫人的话还未说完,阿胜带着阿美冲进了屋里,阿胜怒道:“你这个老东西,我哪点比不上阿城?我可是你招的上门女婿,你竟然将全部家产托付给一个外人都不肯给我?”

一旁的阿美也怒道:“娘,你难道老糊涂了吗?阿城和阿慧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鬼迷心窍,心里不向着我这个亲生女儿,反而向着阿城和阿慧这两个外人,你这么做让我以后怎么抬头做人?”

周夫人也怒道:“亲生女儿?女婿?平时你们照顾我吗?平时都是阿慧贴身伺候我,我被毒蛇咬伤,是阿城救的我,是阿慧照顾的我,我旧伤复发,你们敢说不是你们在我饭菜中动了手脚?

还是阿慧照顾我,你们都不来看我一眼,巴不得我早点死,着急忙慌的帮我准备后事,就是为了早点拿到家产,是阿城带我去县城,让我得到了医治,我刚收了阿城做义子,成全阿城和阿慧的婚事。

就有一个刘半仙说他们八字不合,说阿城命里犯冲,我会有血光之灾,紧接着阿慧无辜枉死,阿城也说遭人袭击,我还没老糊涂,虽然我没证据,难道我看不出来,这些都是你们背后做的?”

忽然阿美眼冒蓝光,一阵狂笑,然后怒道:“是我们做的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你给逼得?你要是早点享清福,将家产交给我和阿胜,哪有这些事情发生?”

“哈哈,你们终于承认了这一切,阿美啊,你小时候不这样的,尽管有些刁蛮任性,但是还没到如此不孝,对为娘下狠手的地步。

当初你要嫁给阿胜,我苦口婆心的劝你,可是你死活要嫁给他,阿胜除了吃喝玩乐,油嘴滑舌,有什么好?我看是你被他灌了迷魂汤,鬼迷心窍才是。”

周夫人说完,内心十分难过,毕竟阿美是她的亲生女儿,可是她却一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对立面,甚至要害自己,她岂能不痛心?

“娘子,还和她说什么?赶紧动手将盒子抢过来,否则我们两个只能被扫地出门,流落街头了啊。”一旁的阿胜一边怂恿,一边拿出利刃,冲向阿城和周夫人。

阿美也不甘示弱,冲了过去,抢周夫人手中的盒子,周夫人不允,阿美竟然对周夫人动手,而此时阿胜手中的利刃,直接刺向阿城的胸口。

忽然一道金光闪现,那金光出自阿城手腕上带的念珠,阿胜手中的利刃“当啷”落地,他犹豫片刻,还是挥拳打向阿城,结果被金光反弹,倒在地上,顷刻间变成了一只硕大的黄鼠狼。

“娘,我为什么会动手打你?女儿不孝啊,请娘宽恕我!”在阿胜到底变成黄鼠狼的同时,阿美打了个激灵,似乎变成了另外一幅摸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苦苦哀求自己的母亲周夫人。

而周夫人和阿城立即明白,阿美之所以变的如此大逆不道,都是黄鼠狼在捣鬼,而且已经害死了阿慧,若不是阿城的念珠起了作用,只怕她和阿城也会命丧。

想到这里阿城忍不住拿起凳子就要砸向黄鼠狼,为自己的未婚妻阿慧报仇雪恨。

“阿城,且慢,冤冤相报何时了,你砸死了他,他还有家人会替他报仇,他受到我送你的念珠的攻击,已经修为大损,不会害人,我会将他送回到他家人的身边,并严加管教。”

土地公公再次出现,周夫人和阿城立即明白是土地公公救了他们,而一旁的阿美惊诧不已,她问母亲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周夫人和阿城来不及理会阿美,他们赶紧求阿土地公公救救阿慧。

土地公公说道:“阿慧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她是个善良的好姑娘,我已经将你们的事情禀报了城隍,城隍禀报了阎王,她已经还阳了。”

话音刚落,只见阿慧完好无损的来到屋里,阿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阿慧喜极而泣,转而朝着土地公公磕头谢恩。

得知前因后果的阿美赶紧问土地公公,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她还说道:“我自幼被父母宠爱,有些刁蛮任性,但为何到了如此不孝的地步,甚至要谋害自己的母亲?”

当土地公公提醒阿美是不是打死过一只黄鼠狼?阿美才想起了往事,原来几年前,阿美在花园赏花,忽然院里跑来两只黄鼠狼,阿美吓得不轻,赶紧命丫鬟仆人追打黄鼠狼。

其中一只被打的奄奄一息,另外一只不肯离去,在一旁张望,有个仆人劝阿美放过黄鼠狼,可是阿美夺过木棍将黄鼠狼打死,另外一只黄鼠狼逃之夭夭。

可是这两只黄鼠狼是一对夫妻,被打死的是妻子,黄鼠狼丈夫逃回山中,求自己的族人帮助自己修行,后来幻化人形,成了一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也就是阿胜。

阿胜和阿美偶遇,而阿美本就一心想嫁给一个俊美的如意郎君,她一眼看中了阿胜,阿美在和阿胜相处过程中,阿胜略微使用了法术。

阿美便死心塌地的爱上了阿胜,处处都听阿胜的,阿胜就是为了给妻子报仇雪恨,想让周家家破人亡才肯罢休。

经历着一件事情之后,阿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孝敬周夫人,周夫人给她另选了一个忠厚老实,心地善良的男子做了上门女婿,他们生儿育女,周家人丁兴旺,生意兴隆。

而阿城和阿慧有情人终成眷属,周夫人要将一半的家产送给阿城和阿慧,但是他们坚决没有要,最后在阿美的劝说下,阿城和阿慧收了一间铺子和一百两白银作为贺礼,他们靠着这些家当,诚信经营,生儿育女,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两家人亲如一家人,他们都不忘行善积德,从此两家人都平安无事。

(故事完)

声明: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劝人为善弃恶,弘扬传统美德,与封建迷信无关,谢谢阅读,欢迎点赞,并对故事中的人物或情节发表您的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