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罗茜:美美哒?这不是演员该在乎的事

郑罗茜:美美哒?这不是演员该在乎的事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李丽

从广州起步,在全国成名,曾经的首届全国“明日之星”影视新星大赛冠军郑罗茜如今已是拍戏近20年的资深戏骨了。《夏家三千金》中被人恨得牙痒痒的孙晓菁,《我的前半生》中敢爱敢恨还敢抢的薇薇安,《前行者》中伪装成公寓老板娘的地下党员江汰清……无论是正派角色还是反派角色,郑罗茜都能献出让剧迷和影迷们赞赏的好表现。在近日上映的展现武汉抗疫故事的电影《你是我的春天》中,郑罗茜化身一名为医院筹措抗疫物资的后勤医生,虽全程戴着口罩,表演却震撼人心。

“我从来不在乎自己演的是配角,但我在乎这部作品是否能让我自豪地介绍给朋友和家人。”郑罗茜近日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近年来,她既不赶“综艺潮”,也从不在社交平台晒自己的个人生活,她说自己一直记得当年在北京电影学院上学时老师说的那句话:“演员是要保持神秘感的。”她说,演员这个职业有时让她感到迷茫,因为他们总是在“失业”和“再就业”中切换,“但有时候我又会觉得这个职业挺好,因为不管你多老,只要你身体够好,还能记得住台词,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A “戴口罩表演?没问题!”

羊城晚报:《你是我的春天》是一部群戏,你参演的契机是什么?

郑罗茜:这部电影是五位导演共同完成的,我参演的这一部分名叫《一车口罩》。我跟负责拍这个故事的导演张弛认识得很早,2007年合作过电影《地下的天空》,那也是黄轩的第一部电影,而我自己当时刚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不久。有一次,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口罩的新闻,挺感人,也挺有戏剧冲突,于是就发给导演看。张弛一看也觉得挺有意思,后来拍《你是我的春天》的时候他就参考了这个新闻,还找我出演了电影里负责后勤保障工作的钟医生。

羊城晚报:从成片来看,钟医生这个角色的戏份不多,但挺有冲突性。比如片中潘斌龙饰演的王大鹏跟宋小宝饰演的刘二红在送口罩去医院的路上,救了位生病的老太太。王大鹏到医院发现老太太竟然是被放在地上抢救的,就对着钟医生发脾气。当时钟医生把他带到医院的监控室,让他看医院每个角落的医护都在竭尽全力救人的场景,反问他:“你告诉我,我应该挪出谁的床位?”

郑罗茜:这段戏其实不长,但体现的是医患关系。如果我太凶了,那不就跟对方吵起来了?但如果我太平静,那也不对,因为那是在抗疫最紧张的时刻,每个医生——包括钟医生这样管后勤的医生都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她心里是有很多无奈和焦虑的,她不可能不急。如何把握其中的分寸感,我想了很久。

羊城晚报:最后是怎么解决这个难题的?

郑罗茜:我找了身边的朋友和家人,用各种语气跟他们说台词,让大家来感受我的分寸感。比如我会问:“你听我这么说,会不会生气?”但大家都觉得,如果是在那种情境下,医生就算表现得激动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观众能理解。

羊城晚报:电影里你的戏份都戴着口罩,不熟悉你的人或许会认不出来。

郑罗茜:导演一开始就跟我说明,我这个角色是戴口罩的。我说没关系,观众能不能认出我都不重要,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群医护人员。我就尽力用眼睛去演戏吧!

羊城晚报:抗疫主题的电影,之前已经拍了不少。你觉得《你是我的春天》有什么特别之处?

郑罗茜:我觉得这一部的特点是角色覆盖的人群比较广,从医生到社区工作者到普通人都有。在医生方面,之前大家拍得更多的是一线的医生,这次像我演的钟医生这样负责后勤工作的医生也被兼顾到了。另外,我身边看过的人都说,这部片子整体比较接地气。不过有一点稍微有些可惜,五个导演的故事要揉成一个,其中就会牺牲掉不少细节。比如我们这个送口罩的故事其实就只呈现了一半不到。潘斌龙和宋小宝他们的角色为何去武汉,一路上又发生了什么,背后其实都有故事。还有一点电影没表现的,他们为何会找到钟医生?因为他们在路上碰到了钟医生的前夫,是他告诉他们,钟医生的医院亟需口罩。这个细节其实挺有意思的,可以看出来当时所有人都是一条心。

羊城晚报:《一车口罩》最近以微电影的形式上线视频网站了。你刚说的故事,大家可以看到完整版了。

郑罗茜:对!其实这原本是一个有点幽默感的故事,不然为什么会找宋小宝来演呢?不过因为时间线和风格统一的问题,我们没办法完整呈现在电影里。我自己去电影院看的时候也挺遗憾的,觉得差了一点感觉。不过,这次大家可以从微电影中得到弥补。

B “天啊,要演这么坏的人”

羊城晚报:很多人最开始熟知你,是从2011年《夏家三千金》的孙晓菁开始。当时你为什么接了这个反派角色?

郑罗茜:是经纪公司帮我接的,原来那个演员去不了。我一看剧组在福建,正好是我老家嘛,就答应了。当时并不清楚是什么角色,只知道有一个很好的创作班底。后来一看剧本才惊了——天啊,怎么会有这么坏的人!到最后我甚至去问导演,她最后为什么没死?这么坏的人,竟然没把她写死,我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

羊城晚报:这么讨厌这个角色,那你是怎么演下去的呢?

郑罗茜:这部剧拍了四个月,真的特别难,中间甚至一度想过放弃,因为那种感觉太反人性了。比如明知道她是“鳄鱼的眼泪”,我还要哭得特别真诚,因为角色在骗人嘛。到后半段的时候,我还天天要演受惊的感觉,因为她一直在担心自己的谎言被拆穿。我记得戏里演我们奶奶的常汝言老师当时也感叹:“哎呀,你这么好一闺女,怎么演那么坏的人!”我说:“奶奶,我也不想啊!”

羊城晚报:孙晓菁是一代观众心中的经典反派,你有没有遇到过入戏太深,角色演员拎不清的观众?

郑罗茜:这部剧刚开播时网上就是一片骂声。我当时年纪小,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怎么我付出这么多努力去演,结果却遭到大家的唾骂。其实前阵子还有人通过微博私信骂我呢,因为这部剧又重播了,真的是给人骂足十年啊!(笑)

羊城晚报:当时演完后,会不会再也不想演反派了?

郑罗茜:对,演完大家就开始叫我孙晓菁了,后面好几部戏都来找我演坏人。我没敢接,毕竟被人骂得太狠了,我得缓一缓。

羊城晚报:2017年跟靳东、袁泉合作《我的前半生》,你演的薇薇安让很多人又想起了孙晓菁,为什么又开始接反派角色了?

郑罗茜:其实这部剧的导演就是看了我演的孙晓菁,才叫我去演薇薇安的。看完剧本,我觉得这个人物还行,毕竟最后有一个反转。当时我已经认识到,虽然一个角色做什么事是剧本定的,我们没办法改变,但角色能不能让观众有代入感,这一点却可以靠演员的演技来实现。所以在薇薇安身上,我加了很多会让观众喜欢她的小细节。最后大家会发现,这个人物虽然是反派,但她其实很干脆也很率真。比如在工作上,她是那种“我靠自己的能力去争取客户,你别跟我抢,要不我会给你好看”的人,就挺有现代职场女性风采的。

羊城晚报:这两个角色都不是女一号,但观众讨论度都很高。你想过为什么吗?

郑罗茜:可能大家都喜欢反派身上那股劲儿吧。正面角色总会更收敛一些,不像反派那么张扬。

羊城晚报:在2021年播出的《前行者》中,你演了地下党员江汰清,这个角色让很多人发现,其实你演正面角色也是很合适的。

郑罗茜:因为这部戏的制片人曾经跟我合作过《深圳合租记》和《心灵法医》,对我比较了解,知道我可以演。这个角色是一个老板娘,但她经营的公寓其实是一个地下党员的据点。我还为这个角色专门练习了打算盘——左手打算盘,右手记账,特别难!

C “完全不在乎所谓‘少女感’”

羊城晚报:近年的疫情对影视拍摄工作有一定影响,你有感受吗?

郑罗茜:今年我才拍了一部戏,结束后到现在也没再开工,身边大多数人的作品产量也都低了,但影响最直接的还是电影的宣传和发行,比如《你是我的春天》,从片名就知道这是一部原本在春天上映的片子。它最早定档4月3日,但因为疫情原因撤档了。我们还打算过在每个省都找一个首映城市,但再次定档,除了部分演员去武汉做了路演,其他人基本都转为线上宣传了,挺可惜的。

羊城晚报:不开工的日子里你会做什么来调剂心情?

郑罗茜:我喜欢健身,不工作的时候我就陪陪父母家人。之前我刚带着家里人自驾了一圈,从广东出发,然后去了广西、贵州、四川、重庆、湖南,走了14天。现在整个行业都比较焦虑,但我心态还好,低谷也是一种生活体验嘛。

羊城晚报:你主要做哪些健身项目?

郑罗茜:每周都会练习瑜伽和有氧搏击。做演员是需要保持状态的,特别是随着年龄增长,就更需要多运动。这样,突然有戏找你的时候,你才能随时以好状态进入到新角色中。有时候我会对这个职业感到迷茫,因为我们永远在“失业”和“再就业”这两种状态中切换。但有时候我又会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挺好的,因为不管你多老,只要你身体够好,精力够旺盛,还能记得住台词,就可以一直做下去。

羊城晚报:现在很多女演员到三四十岁就只能遇到妈妈角色,你会介意演妈妈吗?

郑罗茜:我倒是不介意,其实我自己是完全不在乎所谓“少女感”的。我喜欢顺其自然,觉得不同年龄段要有不同年龄段的美。千篇一律有什么意思,对吧?比如我在《前行者》里演江汰清,导演说问我能不化妆吗?我说行啊,然后打了个底,抹了个润唇膏就去演了,睫毛、唇膏、眼线都没化。记得以前有部戏拍被绑架,男演员从麻袋里出来还抚了一下头发,结果发胶打太多了,头发完全都不乱。导演就很生气,问他,你头发那么完美,被人绑架的狼狈感在哪里?

羊城晚报:除了保持“少女感”,现在选角可能还要看流量。你遇到过这种情况吗?

郑罗茜:曾经有一阵,影视项目去拉投资的时候会给投资方看PPT,演员名字旁边都不写拍过什么作品,而是直接截图微博粉丝多少。数据好看就行,甚至都不用试戏。这样拍出来的戏能好看吗?好在这样的情况现在正在变少。

羊城晚报:流量是需要曝光度来支撑的,但你不参加综艺节目,也从未在社交平台晒过自己的家庭,很自然就会缺乏流量。

郑罗茜:对,但我觉得那都不是演员该做的事,出演角色,要让观众记住角色而不是自己。“演员是要有神秘感的”,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老师就是这么跟我们说的。我们当时还学化妆,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美,而是利用造型把自己变成观众不认识的样子。

羊城晚报:但有时候放弃流量,意味着很难接到一线的角色。

郑罗茜:就是演配角嘛,没问题。但演配角我也要挑剧本,挑角色。我会希望我拍的东西能被称得上是作品,至少能让我自豪地跟我身边的家人好友推荐。

羊城晚报:你有自己佩服的演员吗?

郑罗茜:有啊,比如这次同样出演了《我是你的春天》的吴彦姝老师,她今年84岁了,还在不停地拍作品。其实两年前我就跟她合作过一次,当时每天晚上拍到12点,老太太一声都没抱怨。跟这样的演员合作,你会在她身上看到自己将来想要变成的样子。

编辑: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