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出海了,货币宽松政策,企业家重振信心让房地产有长远发展

人民币出海了,货币宽松政策,企业家重振信心让房地产有长远发展

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可逆转的伟大时代。由于中国的经济规模已跃居全球第二位,2021年我国GDP16.86万亿美元,占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的73.5%,中国人的生存与发展已高度融合到全球化进程中,而且由于中国的国家道路、治理模式、文明力量正在向世界的中心移动。

1、中国经济目标

无论是货币政策、投资政策、房地产政策这些关系到经济运行大局的“抓手”,在执行中都有不同程度的偏差。

2013年6月,面对中国经济减速的问题,去杠杆、不刺激、搞改革。就拿房地产市场来说,长期缺少保障房建设,把住房需求完全赶到市场上,房价高涨是必然的。把压房价作为政府工作目标,不但成本畸高,而且伤害市场机制。把房地产作为重要基础产业,环球无异,没有必要刻意否认。

进入2015年,政府高度重视投资拉动的重要作用,“稳定住房需求”的提法重新回到了公众的视野。没有一劳永逸的改革,经济增长实干也重要;经济是个生态系统,基础设施是“树根”;中国经济治理不是实行的凯恩斯主义,而是实事求是;要尊重经济规律,而不是尊重经济现象;现代社会需要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

长期以来,我们学习西方国家的理论框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工具箱里,移植、嫁接的知识比较多,自主知识产权较薄弱,有些打着经济学招牌的理论和学说,实际上在隐秘地影响着我们国家的政治进程,这是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

就我国经济发展决策来说,我们既没有完全采用凯恩斯主义,也没有完全照搬其他什么主义,而是根据我们自己的情况,统筹内外因素,拿出自己的主义。顺应我国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需要,创立符合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特点,又与国际潮流相对接的经济学理论。

中华民族的复兴历程从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开始,到21世纪中叶结束,这中间一共有72年的时间,前36年至2014年走完第一个复兴阶段,下一个复兴阶段从2015年开始,我们在新常态下,存在着重大机遇,但与此同时也需要有创新经济治理思路,以解决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新问题,化解新风险。

在这后36年,中国的目标将人均GDP提升到6万美元,因为2021年美国人均gdp6.94万美元,排全球第5位,我国人均gdp1.19万美元,排全球第59位,我们要追赶这个目标。

在前36年中国每年保持9%左右的发展速度从来不是问题,然而中国现在却没有这样的自信了,2022年上半年GDP增速2.5%,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焦虑经济的增长问题。

中国经济有很大的潜力以保持中高速增长,甚至在一定时期内重回高速增长仍然是有可能的,关键是经济治理方法和经济增长政策的问题,其实对于发展中国家,从来就不缺乏增长的潜力。

根据世界经济发展规律,发展经历三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工业化和城市化,人均GDP达到1万多美元,这个我们已做到了;第二个阶段是自主创新和产业自立,其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我们正奔向此目标;第三个阶段是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的建立,人均GDP要达到4万美元,没有社会保障建设是不可能的。

城市化带动工业化,通过生活方式的转变来提高消费;自主创新和产业自立是通过生产方式的转变来提升企业利润,进而带动增长;社会福利则是通过社会文明方式的转变来提升弱势群体的消费能力,从而将整个社会的消费拉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每次转变都是收入的增长,可以带来消费的大幅提升。

我们只要按部就班地走完这三个阶段,再加上未来20年世界自身的发展进步,到2050年左右,中国经济达到世界主流发达国家的水平,是完全可以期待的。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两个百年梦想和两个阶段战略部署。

2、中国经济萧条

今年全年GDP增速目标为5.5%,可以预期国民经济背后的韧性和潜力,上半年受疫情卷土来袭,GDP同比增长2.5%、PPI同比上涨7.7%、CPI同比仅上涨1.7%、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1%,其中高技术产业投资增加20.2%。

2012年,企业家出现破产跑路潮。7月份的时候,财经数据统计,全国跳楼、跑路的企业家已经达到560多人,高利贷疯狂,温州、神木、鄂尔多斯三大中国最富有的城市,全民破产;山东邹平民间高利贷泛滥30余人因债务纠纷被杀。

货币紧缩、经济减速最直接危害的是企业家,但最终危害的却是那些处于社会最底层的人,比通胀的危害更大。在货币紧缩导致的经济萧条面前,大家都是受害者。

2008年中国推出四万亿投资时,中国经济何其繁荣,中国经济增长都达到两位数,中国汽车年产销量突破了2000万辆,中国百业兴旺,中国企业在国际上到处收购,中国的福利保障节节攀升。

2022年要实现全年GDP增速5.5%,央行投放了十二万亿,货币是流动的,可以在不同行业,不同人群中流动的,这种流动可以通过消费、投资、借款、结款等形式出现,在中国融资难是非常明显的。真正的货币宽松下,不可能出现融资难,大河流水小河满。

中国的M2是GDP的2.7倍,中国的M2与美国的M2完全代表不同的含义。中国的M2也应该远远高于美国,因为中国的M2代表的是中国几千年的财富积累,而美国的M2只代表其两三百年的财富积累,中国历朝历代留下来的古董进入市场交易都要相应进行货币投放的。

中国几千年文明积攒了太多的财富,这些都要对应货币投放,这些都是M2的构成,其实在中国M2是GDP的5倍、10倍都不奇怪,毕竟GDP只代表一年的财富创造能力,而M2则对应的是几千年的财富积累。

中国的M2含流动中现金(M0)、本外币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包含了货币及准货币。美国的M2只含M0、活期存款、旅行支票存款等,中国的M2主要由存款增加构成,也是由国民收入增加所致。中国的M2/GDP比重高,也是中国富裕的象征,不应该妖魔化,这也是中国金融市场总体比美国稳定的关键因素之一。

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过程,就是全社会融资的过程,其中间接融资即通过银行体系完成的部分,就需要存款的媒介,而存款的增加在统计上就体现为M2的增加。

有关“中国的货币发行量已超过美国的货币发行总量”的舆论,是为了迷惑不懂国际金融货币秘密的社会大众,为了转移各国紧盯滥发美元和美元债券的视线。M2高于GDP,并不表明货币超发,也不必然导致通货膨胀。

“货币严重超发”的说法很容易误导决策层和整个社会对于货币问题的判断,导致我国金融系统操作的节奏紊乱。一旦全社会对货币问题的认识出现重大误判,不但会导致货币政策频频误操作,更会严重危害实体经济,中国2011年的企业家跳楼潮就是这方面的典型案例。

3、人民币出海了

货币领域的蝴蝶效应主要是发生在基础货币和广义货币之间,少量基础货币的多次循环使用可以派生出大量的广义货币。而基础货币的微量变化,也可以引发广义货币的大幅变化,这就与蝴蝶效应类似,因此笔者称之为货币的蝴蝶效应。

到了现代,任何国家都早已经不允许银行无限次放贷,已经设立了存款准备金制度。在现实中,一个单位的基础货币能反复借贷多少次呢,这就是货币乘数。在美国高峰时是12次,中国是5次,说明一笔钱也至少被反复借贷七八次,即一个人的钱可以解决七八个人的用钱问题。基础货币的多少其实是不重要,重要的是货币乘数的大小,货币乘数只要增加一两倍就远比印刷货币更有效。现实经济中起重要作用的是广义货币。

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基础货币可以放大成多大规模的广义货币则取决于企业家的投资信心。

如果居民用卡消费的话,钱放在卡里,卡上的钱归银行所有,你不用的时候银行就可以用来放贷。银行不仅是帮你保管,还用你的钱进行经营,国家则不需要发行那么多的货币。贪官藏起来的钱,都是基础货币,是真金白银,而这些钱的使用价值是按广义货币来放大的。

货币缺少回流渠道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会造成通货紧缩,因为流出的都是基础货币。如果按照货币乘数进行放大,那将是非常大的量。

中国外流的货币即使停留在离岸中心,也等于没回流。比如,2011年下半年起,中国出现了明显的货币通缩,一方面是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的原因,另一方面就是人民币缺乏回流渠道所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的报告显示,人民币储备规模在2021年四季度达到了3361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2631亿元),占比为2.79%,位居全球第五位。这至少影响国内银行的放贷规模8万亿元以上。这个规模足可以拯救两次金融危机了,其影响足以让中国金融体系伤筋动骨。为什么敢放出12万亿,扣除退税2.64亿,剩下的9.36万亿,可以让有活力的企业继续发展经济,约占10%的GDP经济体量,就是不能出现货币紧缩的假象。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展是非常显著的,成效也是有目共睹的。近十年来人民币在海外落地生根成为外资了。我们现在出国到东南亚是很普及的,无论走到哪里,微信支付都很方便快捷,这是人民币出海的主要聚集地之一,东南亚对中国的投资很多也直接使用人民币,但是在民间人民币如此普及的情况下,官方储备规模也就不用太高了,而实际上人民币是东南亚的硬通货。

中国经济又开始回稳,如果认识不到根本问题出现在货币的外流上,那根本问题解决不了,企业干枯的灌木丛需要浇水,这时央行如源头活水精准浇灌,重振企业家的信心。

4、货币紧缩

中国是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经济非常活跃,特别是贷款的存量非常大,而美国经济早已告别高速增长期,货币交易并不活跃,所以通过中美广义货币进行比较,从而推断中国货币超发是错误的。

金融数据统计的是资金的“使用价值”,而非“实际价值”。这是与所有其他商业统计非常不同的地方。

比如,1万元钱,其价值是1万元,但是被不同的人使用了四次,那这一块钱的使用价值就是4万,而我们的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都是统计这种货币的使用价值。

在正常的经济情况下,这一笔钱可能被四个企业家在不同时段使用;而现在货币紧缩的状况下,这笔钱则要经过两三个中间商才能到企业家手里。因此现在的广义货币和社会融资数据不用说增长百分之多少,即使翻了几倍对缓解实体经济的资金饥渴也收效甚微。

确切地说,当下的中国经济处于“病态”。虽然数据上看起来虚胖,但从根本上看是机体的营养不良所致,而绝非营养过剩,这是最根本的性质问题,也是最基础的问题。

我们只有看到了这个最基础的问题,也才能理清这些怪象产生的来龙去脉,才能对中国经济放缓有正确的认知,资金是企业的血液,货币流动才能产生价值,经济体的生产总值才能增加。

中国产能过剩得分清是总体过剩,还是结构性过剩。中国产能的结构性过剩,也就是钢铁、水泥、电解铝等行业的过剩,其实这种过剩,只是官方或媒体的说法,相关行业并不这么看。中国的业内人士从不认为自己所在的行业产能过剩了。因为企业会有经济周期的概念,会有淡旺季的概念,产能储备往往是为这两者做准备的。

企业家要布局长远,他们着眼的是三五年后的市场需求,他们需要提前为这些需求布局。而在水泥、钢铁、电解铝这些行业,产能建设是需要周期的,不是说扩大就可以扩大的,都需要提前进行建设。

政府每隔几年就来一次产能过剩清理,这已经成为中国通胀的根源。因为你现在将产能储备是为两年内经济繁荣时做的供需平衡,清理后供需矛盾马上就显现出来,供应跟不上需求,经济马上就通胀。当年中国出现过的“铁本事件”就是个巨大的教训。

产能过剩的本质是需求不足的问题,而需求不足的根本原因是经济衰退,而经济衰退的原因是货币紧缩。

政府宏观调控,要想解决产能过剩问题,方法非常简单,放松货币,让大水漫灌到饥渴的参天大树,让经济重新恢复到预期的目标。

今年下半年生产总值至少达到64.4万亿,这样与才能与上半年生产总值56.2642万亿合在一起,实现5.5%的经济增速。

生产总值增长,需要买材料,雇佣员工,失业率降低,产能过剩问题自然化解,人们收入增加,有了购买力,拉动了消费。而人们消费的欲望永无止境,房子还愁没人买吗?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