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不得扔掉的回忆

舍不得扔掉的回忆

那年夏天,我带队参加了区里的小学生播音大赛。彩排时,所有的孩子都穿了短袖校服,但只有一个男孩穿了长袖衬衫。我跟他班主任说,着装不符会影响成绩,不要让他参加。

班主任犹豫了一会儿,坚定地说:“这孩子从来不愿意穿短袖,因为胳膊上有斑点。但他的表现很突出,我想给他这个机会。”

最后,孩子们以精彩的表演获得了第二名。合影中那个男生格外灿烂的笑容,一直保存在我的手机里,直到现在。村庄里的稻草人手机里一直保存着一张照片,是去年秋收在老家拍的。

那时候我已经好几年没回家了。当我进村时,我惊讶地发现李的地里种着大大小小许多稻草人,有男有女。我知道稻草人在乡下会被绑起来吓鸟,但我从没见过绑起来给男人女人小孩看的。我觉得新鲜,就拍了下来,回家跟爸妈说了这件事。

母亲叹了口气:“这几年村里所有能走的都走了,相当冷清,尤其是你,家里只剩下李一个人。他想起一大家子人在一起的热闹,就把这些稻草人绑起来……”

(七月发烧)

墙上的小手印

我午睡醒来的时候,儿子东东正坐在地板上玩玩具。在他身后新刷的墙上,有一个肮脏的小手印。我突然勃然大怒,说:“我告诉你多少次了,洗手前不要碰墙?你充耳不闻了吗?”

东东吓了一跳,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委屈地说:“刚才一只蚊子咬了你。我追它,它飞到了墙上……”我愣住了,仔细一看,小小的掌纹中间有一点干了的血痕。

清理指纹前用手机拍的。我一直保存着这张照片。每当我在不了解情况的情况下,想对儿子发脾气的时候,我都会把它挖出来看看。

(徐嘉庆)

一桌菜

几年前,当李俊开车穿过一个没有信号的山区时,他的车抛锚了。幸运的是,刚好有几个热心的山区孩子路过这里,帮李俊把车推到附近的一个小镇上,找到了一家修理店。

看到孩子们累得要命,李俊既感激又内疚,决定带他们去美餐一顿。他点了一大桌子菜,孩子们却没有动筷子。在李俊的追问下,一个男生嘟囔着,“叔叔,我们都没在外面吃过饭,等你吃完了,我们想把剩下的带回去给你家人……”

李俊愣住了。然后,他让老板再为孩子们做一份打包的饭菜。孩子们动筷子的时候,他举起手机,拍下他们脸上幸福的笑容。

(张连春)

看法(或态度)一致

小惠暗恋学长,却一直不敢表白。她只是经常盯着手机里的一张照片。那是她志愿的时候同学拍的唯一一张照片。

这一天,小惠的手机突然坏了。买了新手机后,她发现自己忘记备份照片,后悔得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最后,她忍不住发了一条朋友圈:“手机坏了,最珍贵的照片不见了。太可惜了。”

第二天醒来,她收到了学长发来的照片!

学长说:“这会是你要拿回来的照片吗?其实也是我最珍贵的一个……”

(生活不是生意)

某人的背影

十多年前,她刚来到这个城市。她一下火车,就拖着行李来到路边摊,点了一碗素面,狼吞虎咽。付款时,她惊恐地发现钱包不见了。老板说她小生意不容易,让她把手机留在这里,拿钱后再换。

她在这里没有亲戚,不知所措,这时旁边一个中年人替她付钱,说:“小姑娘,出门记得看好自己的东西。”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她冲着他的背影喊了声“谢谢”,然后把背影留在了电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