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外国人收购,越做越差,曾经的“泡面一哥”正在被抛弃

被外国人收购,越做越差,曾经的“泡面一哥”正在被抛弃


在广东吃鸡煲或者打边炉,没有华丰三鲜伊面,是没有灵魂的。


随机走进一家鸡煲店,十台有九台桌面上放着华丰面,唯一没有的那台,面可能在锅里。


鸡煲店的三鲜伊面 图源:小红书@Mr.Q


很难解释广东人为啥这么喜欢吃华丰三鲜伊面,就好像外省人口口声声“狗都不喝”的沙示,在广东眼里却是YYDS。


现在很多人在安利华丰三鲜伊面时,都特别强调“吃面饼就好,调料包太鸡肋”。


但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在无数8090后的心里,能煮一碗三鲜伊面,再卧个蛋,已是平凡生活里的最大慰藉。


华丰三鲜伊面 图源:小红书@Sophia Y


曾风靡大陆方便面市场


虽然现在统一和康师傅傲视群雄,但在鼎盛时期的华丰三鲜伊面面前,全是弟弟。


1986年,华丰三鲜伊面横空出世。


当时在珠海,一位叫熊毅武的食品厂服务站站长,拿到了广东农垦从日本引进的一条方便面生产线。


熊毅武带着一帮人在珠海平沙创立了“华丰”工厂,华丰三鲜伊面就是他们支棱起来的第一款产品。


华丰集团 图源:网络


为什么叫三鲜呢?


这是因为华丰面调料包在制作过程中,用猪骨、海鲜鸡肉这三鲜熬制提炼的。


味道极鲜美,面条又劲道,华丰三鲜伊面一经问世,就火速俘虏了广东人的味蕾。


光有销量还不够,华丰面本着“做大做强”的原则,邀请了肥姐沈殿霞做广告。


“食华丰,路路通”这句广告台词,就这样刻进了广东人的DNA里,经久不衰。


沈殿霞代言广告 图源:网络


肥姐做广告,成年人买单,为了吸引到细佬哥(小朋友),华丰斥资出了一部动画广告:


小精灵开车将一大包华丰面运过来,随后就在一口大锅边上吃了起来,画风又萌又治愈。


1996年的华丰广告 图源:网络


这波输出大获成功,那时候的孩子为了respect华丰面,甚至发明了一种吃法:干吃。


上学时没有条件煮面,只好在小卖部买上一包,将它使劲揉碎再揉碎,再倒上调味粉摇匀,吃到包装袋里的碎渣渣一点不剩,还要用舌头舔舔手指上残留的调味料。


你一包我一包,华丰明天就起飞。那时候的华丰,是年轻人做梦都想进的单位。在相亲市场,穿着华丰工服去面基妹子,比什么老师公务员、有房有车管用多了。


如日中天的华丰,还在牡丹江建过厂,难怪今天还有很多东北人吵着说华丰是俺们那嘎瘩的。


华丰牡丹江公司 图源:网络


但有一件事,东北人可吵不赢,我们有华丰园、华丰小学和华丰巷,老铁们有吗?


距华丰工厂一百多米外的“华丰园”小区,34栋住宅楼,每户约80平米,曾是当地规模最大、设施最齐全的小区。


华丰园小区 图源:网络


更牛逼的是,当时这里一套房市场价十二三万,而华丰的员工只需缴纳2万多块,剩下的都由企业承担。


不区分员工等级,也不是贷款给员工,同在珠海的董小姐,听了都要直呼离谱。


华丰三鲜伊面是怎么没落的


如果保持这种势头,华丰说不定就是今天的BAT,可惜在发展过程中,遭遇了幺蛾子。


1992年,印尼财团“金光集团”收购了华丰,这波钞能力让大量外籍人士进入管理层。


这帮人懂方便面嘛?根本不懂啊!不懂还要瞎折腾,创始人熊毅武只能退居二线。


眼看着辛苦打下的江山,要被统一、康师傅这些后起之秀蚕食,熊毅武再也坐不住了。他毅然出走华丰,北上陕西宝鸡单干,吭哧创立了“熊毅武”牌方便面。


熊毅武方便面 图源:小红书@风行者


熊毅武方便面继承了华丰面的正统,迅速风靡中国。本来是可以再续辉煌的,怎奈1997年一场意外车祸带走了这位“伊面之父”,随后其子女又扯头花争家产,哪还有人搞方便面?


熊毅武方便面退隐江湖,华丰三鲜伊面的境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的管理层一改此前的理念和方针,推出了华丰面馆、干拌一族、华丰2000等千奇百怪的产品。


华丰推出的红烧牛肉面 图源:网络


口味虽然猎奇,但并没有在市场上引起多少水花,能打的始终只有三鲜伊面一个。


只有一个龙头产品怎么行?虽然统一、康师傅刚进入大陆市场时,也只有“红烧牛肉面”一个爆款,但人家后面好歹开发出了“酸菜牛肉面”,轻而易举就站稳了脚跟。


外有竞争对手虎视眈眈,内有管理层动荡不安,华丰的经营状况每况愈下,1998年华丰出现了裁员潮。曾经“天之骄子”,如今沦为“下岗职工”,时代抛弃你时,连招呼都不打。

华丰工人 图源:网络


华丰被迫关停牡丹江工厂,退守广东大本营,出的新口味也砍掉大半,只剩三鲜伊面“苟延残喘”。


许是销量不好,三鲜伊面也越做越不认真。华丰前员工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从外资进入后,便用其他的调味品来代替海鲜、鸡肉和猪骨,导致华丰口感下降。


竞争对手太强,大环境不好,广东人都可以用爱发电,但你口感变差,哪个大冤种还愿意买单?


这些年,三鲜伊面也做过不少尝试,比如把方饼改成圆饼,口感也有所回归,但就像老干妈改过配方消费者再也不愿意买单一样,为蝇头小利得到的东西,要用更多东西来偿还。


方饼改圆饼 图源:小红书@去冰三分糖


今年315期间,统一、康师傅被卷进“土坑酸菜”风波,口碑急转直下。这时候有一个老牌方便面——白象,顺势营销,逆风翻盘,大家纷纷在直播间“野性消费”。


当时就有很多人点名华丰三鲜伊面,但最终,它并没有复刻白象的“销量奇迹”。


超市货架上的三鲜伊面 图源:小红书@板栗板栗


华丰为什么没有成为白象?


白象有1/3的员工是残疾人,买白象既是支持国货,也是支持慈善,而华丰在口感、包装方面,营销寥寥。曾在巅峰又跌落谷底的华丰,也许有它自己的骄傲。


如今,它每每出现在超市货架的底层,这样的境遇颇有几分“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悲壮。


但我相信,每一个被三鲜伊面征服过的广东人,都不会忘记那段虽物质匮乏但吃嘛嘛香的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