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庆国:中国官场的奇特景象

冯庆国:中国官场的奇特景象

自古以来,中国官场就有一个奇怪现象,即每次改朝换代,新主登位后便要对建国有功人员论功行赏,封侯赐相。但过不了多久,这些受封的有功之臣便会遭殃!受到各种莫须有罪名构陷,遭至杀头、灭门甚至株连九族的灭顶之灾!这是为什么?功臣们为何会有如此悲惨下场?

因为中国自秦以后两千多年,历朝历代都沿袭“秦制”为大一统集权专制政体。这种政体的最大特点就是“家天下”。也即皇帝一家一姓拥有的“私天下”。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帝掌握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也即掌握着针对所有臣民及万事万物的生杀予夺大权!在这种体制下,普天之下只有皇帝一人是绝对自由和安全的。其他任何人包括皇族成员在内都是生死未卜,吉凶难料!皇帝要想保住这无比威风、无限风光的皇权宝座,他就要不惜代价攥紧手中的权杖。一旦发现或感觉或怀疑有人威胁到他的权位,他就会毫不犹豫地要将其诛灭!


那谁会威胁到他的权位呢?百姓只要不起来造反自然不会,地方官吏权力、威望、号召力都有限,自然也不会。唯有开国功臣德高望重,甚而“功高震主”,他们有身份有地位有资历有威望,他们一旦有野心,对皇权的威胁就最大。所以皇帝要对其以罪论罪、无罪造罪也要治他们于死地并“斩草除根”而后快!虽然历代帝王性格、气量、心胸各有不同,但为保皇权要如此作派都是大同小异,没有实质性区别。

对于此,朝野上下就有了“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 、走狗烹”的说辞。意思是说:飞鸟被射尽了,弓就被藏起来不用了;野兔死了,猎狗就没用了,就要将其烹煮吃掉了。更有诗人白居易一针见血的“左纳言、右纳史;朝承恩、暮赐死”之有名诗言评说。

这就是古代政治血淋淋的恐怖现实,也是中国千百年来官场独有的奇特景象。难怪自古有高人之"书可读,官不可做”。"伴君如伴虎。”等名言警句了。这是集权专制社会权力私有下丛林法则之特有产物。这丛林法则是野蛮世界弱肉强食之兽类法测,既无天道也无人道甚至毫无人性可言!这场景何其悲哀惨烈又何其伤天害理、荒谬绝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