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瓜老农和公司经理发生争执,老农流泪,神秘人出手,车主怕了

卖瓜老农和公司经理发生争执,老农流泪,神秘人出手,车主怕了

街头路边的小坡,一位老农吃力地推着一三轮车西瓜去卖。

上了坡后,旁边有一个小斜坡,斜坡上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车。

此时,道路中间来了一辆大货车,老农把三轮车往右斜了一下,这一斜却不小心把黑车后面的漆刮了。

老农急忙把三轮车刹住,慢慢地靠向路边。

他看到车上没人,犹豫了一下正要走,但他还是停了下来,他想,自己碰到人家的车,应该要和人家说声道歉。

不一会儿,后面走来了一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老远就看见自己的车被刮了,他大步走到车前左右观望,旁边只有一个卖西瓜的老农,他问老农,谁把他的车刮了。

老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他的三轮车刮的。

说完还诚心实意地向中年男人道歉。

中年男人一手摊开,他说,道歉就可以啦?我要的是修车的钱,这一块油漆都要千多块钱,拿来吧!

老农有点不可置信,他不知道刮那么一点点油漆,竟然要那么多钱?

但是自己已经把别人的车撞了,本身就是自己错了。

老农把手伸进了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零钱,大部分是1元5毛的,只有几张10块的。

他对中年男人说,出发前,老婆子就给了他这么多钱,是为了卖西瓜找零钱用的。

他把这些钱都递到了中年男人面前,一脸的不舍。

要知道,这里有百多块钱,估计这车瓜也只才卖200元,他又怎么舍得呢?

地里这茬瓜,估计能卖一两千块,又要好长一段时间没收入了。

买西瓜的钱是自己和老婆子的生活费,他又怎么舍得呢?

当他一脸不舍地把钱递到中年男人面前,中年男人手收了回去,他一脸的鄙夷:就这点钱,还不如他一天的零花钱。

他有点发火了,1000多块钱你竟然只给这点零钱,当我是好骗的吗?

老农说,我只有那么多了。

中年男人让他去找人借钱,在这城里他哪里有熟人呢?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此时,周围已围满了一群人,他们都是看热闹的,但没有一人出来说话。

中年男人不耐烦了,他掏出手机对老农说,他要给有关部门打电话,把他的西瓜没收了,然后还要把他押进去。

老农最怕的就是这车瓜,这可是他的生活费啊!

他听村里人说过,在城里,有一些人专门管卖西瓜的,如果搞的不好瓜就会被没收。

当他听中年男人说,连他自己也会被押进去时,老农怕了。

他家里的西瓜正是大卖的时候,如果把他抓进去几天,那一田瓜全都没了,他老两口的几个月生活费也没了…

想到这,60多岁的老农突然扑通一下,跪倒在中年男人面前…

老农这一跪,把中年男人和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周围的人知道老农是被中年男人吓住了,但实际上谁又会把老农的瓜推走?又有谁会无缘无故地押走老农呢?

老农是被中年男人吓住了,不知道这些套路。

然而周围没有一人站出来,他们虽然同情老农,对老农跪下于心不忍,但他们仍旧没有出来为老农说句话。

中年男人看到老农跪下,他也有一点心慌,周围这么多人围着,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他是在吓这个老农。

他急忙叫老农起来,说他就是跪到天黑,该赔的还是要赔,该被抓走的还是会被抓走。

老农眼角突然流下了两行眼泪,他竟然哭了,求中年男人放过他,他真的没钱也不想被抓走,他的瓜正等着卖,如果被抓进去瓜就全熟透了,没用了…

中年男人没理他,装模作样地拿出手机要打电话。

此时,从旁边过来了一位中年人,他穿着得体,满脸正气。

他上前把老农扶了起来,然后转身面对中年男人。

问他,这样欺负一个农村老人,很有本事吗?

中年男人说,他说的全部是实话。

满脸正气的中年男人反问,谁敢来把老哥的西瓜拉走,谁又敢把老哥押进去?

他叫中年男人打电话,他就在这里等着。

中年男人慌了,他是吓唬老农的,没想到有人会出头。

但他依然不怕,说老农撞了他的车应该赔钱。

满脸正气的中年男人一脸的无语,中年男人的车完全可以报保险,自己不用出一分钱,为什么要吓唬老农呢?

然而中年男人说,他就是不报保险,就是要老农赔…

正在这时候,人群外走进一个年轻人,他对正气中年男人说,董事长,时间晚了,该走了。

围观的人们才知道这个人竟然是一个董事长,怪不得一脸威严…

中年男人看见走进来的年轻人,脸色大变。

他急忙上前恭恭敬敬的对年轻人说,林秘书你怎么来了?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董事长的秘书。

林秘书回头,黄经理,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黄经理是集团公司下属的一个经理,因为刚提升上来,不认识董事长,却认识经常下来的林秘书…

董事长明白了黄经理的身份,他一脸冷漠地看着黄经理没有说话,然后走到老农身边,掏出一个红包,红包有点鼓,但不知道有多少钱。

他把红包递给老农,说这里的事搞清楚了,让他快点去卖瓜。

老农不想要钱,但董事长坚持把钱塞到他口袋里,老农千恩万谢地推着三轮车走了。

这边,中年男人双腿哆嗦,他知道这个人竟然是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时,差点吓晕了过去。

董事长没有理他,走出人群,不过他又回过头,对中年男人说,明天不用去上班了,把工资全部结清…

中年男人一下瘫软在地上…

董事长和林秘书走了,围观的人群一脸同情地看着中年男人,也慢慢散去…

如果中年男人当初放老农走,报了保险,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围观,没人围观也就碰不上董事长,董事长不来,他仍旧是这个集团公司的一个经理。

但是,现在一切都晚了,一切后果都是他自己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