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村庄

我的小村庄

那天,我舅妈在老柳家坐了一会儿,和柳姨唠了一会儿嗑,便起身告辞,临走前对我说了一句,“ 该走去吃饭了,小苹”,那会儿,我正在和小六子玩过家家呢,我知道,别人家吃饭的时候,不能坐在旁边看,奶奶告诉我的,可是现在她家不是还没吃饭呢吗?我还没玩够呢。

过一会儿,小六子她爸柳凤林回来了,柳姨把熟睡中的婴儿轻轻放在炕上,对他说,“刚才老吴家她老姨来下奶了,拿了几扎挂面,20个鸡蛋……,我看吴大勇这个小孩怪不错的,和咱家桂霞挺般配!背地里俩孩子也都相中了……”

柳凤林坐到炕沿上,把手里的焊烟袋点上,深吸了一口,眯着眼睛,半晌说了一句,“那孩子好是好,就是太老实,这事儿不急,得跟孩子他老叔商量商量再说!”在他眼里,他家桂霞长相出众,还是村里的妇女队长,俨然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怎么也得找一个身份差不多的,够格儿的才行!

“那就听你的,哪天让他老叔来吃顿饭,商量商量吧,”柳姨说完便不吱声了。


桂霞的老叔柳义住在村后头山坡下面,那是一个在一片草地上垒起的小窝棚,一间屋子,一个厨房,没有院子,屋子里也没有通电,有点黑……

柳义身有残疾,走路一瘸一拐,他无儿无女,一生没有结婚,他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救济大哥柳凤林一家上,他把生产队分的粮食还有工钱,大部分都给了大哥家,九个丫头啊,九张嘴,不拉扯一下怎么行?因此侄女儿们对他这个老叔特别亲,柳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也都找他商量。

过了几天,趁桂霞去大姐桂珠家串门,柳家弄了四个菜,让小五儿去把山坡下面正在地里干活的她老叔柳义叫了来,边吃边商量桂霞的婚事,吴大勇家昨天派人来提亲了……

“我看这事儿先不着急,”,柳义喝了口酒,夹了一筷头土豆丝送嘴里,“咱家老大桂珠子结婚就结早了,没好好选一选,找了个农民,种一辈子地,啥时候出头?咱桂霞可得好好选选!那老吴家,不用说别的,就说那地主成分,旧社会就是压迫咱们贫下中农的,将来吴大勇能不受影响吗,干什么活儿不讲成分?这不得种一辈子地?有啥出息头?光看小伙精神有什么用?”

一语点醒梦中人,柳凤林连连点头,柳姨也心凉了,大失所望。

柳义不知道,他的这一建议后来让他嫂子,让桂霞埋怨了他一辈子……

当舅妈得知柳家不同意这门亲事时,竟然暗暗高兴,舒了口长气,她并不太喜欢桂霞,不差儿子大勇相中她,才不会去找人提亲呢,这姑娘太厉害了,有些自高自大,一个女孩家,把一些大老爷们和老娘们管的溜溜的,能好么?这样也好,儿子以后或许能遇见更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