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老狐狸

聊斋故事:老狐狸

成都府的秀才吴恩义家徒四壁,家里有个老母亲靠他赡养,他靠着给人写书信和卖字赚点小钱过活,日子难过。

因为他是本地有名的才子,文采横溢,出口成章,人们都很尊敬他。

觉得他前途无忧,以后定是人中龙凤。

可是几年后,他总是落第不中。

而母亲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好。

他对自己失望了,不再期望考取功名。

去了本地有名的吝啬鬼仇财主家,做了个教书先生,教他的两个儿子读书。

吝啬的仇财主,一个月只给他六百文钱。

吴恩义去了那里,仇财主安排他住在后院里。

后院已经荒废很久了,很是幽静。

但打扫一番,屋子还是很宽敞明亮的。

前面有个花园,假山、鱼池、亭子俱全,鲜花朵朵,景色不错。

吴恩义喜欢安静,对此甚是满意。

因为离家近,仇财主答应他可以随时回家。

毕竟他家里母亲年纪大了,身子骨不好。

因此,吴恩义住下来后,经常三天两头的回去探盼望母亲。

盼望着一个月后,有了束脩(工资)可以给母亲买一些爱吃的东西。

他住下来后,白天教书,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读书。

仇财主知道后,很是不悦,觉得他夜晚挑灯夜读,浪费灯油,遂对仆人耳语一番。

晚上,仆人为他送来一些饭菜,告诉他,晚上早点睡,因为这个宅子里有鬼怪,看到灯光,会出来作祟的。

吴恩义从不信什么精怪鬼神一说,再说,鬼怪都怕光,哪有看到光亮现身的说法。

知道定是那吝啬鬼仇财主心疼灯油,笑着答应下来。

可仆人走后,依然我行我素。

几天后,有一天晚上,外面忽然扔进来一些石头、瓦片,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很是刺耳。

换了别人,肯定会害怕。

可吴恩义一身正气,胆子很大,也不害怕,淡定如水,稳如泰山的读书。

过了会,声音消失。

他也困意袭来,欲要安歇了。

可是刚躺下来,声音又响起来……

只好走出去,外面又恢复平静,就这样,反反复复的他一夜未眠。

白天上课时精神萎靡,很是生气,打算教训一下这些鬼怪。

到了晚上,院子里却又平静下来。

他读书到深夜,去了茅房回来,想要安歇。

可是他走到院子里,看到不远一棵树下,一个白衣“老者”带着一个只有二尺多高的“小人”正在笑谈,言语怪异。

知道这定是鬼怪,遂蹑手蹑脚地站在树下窥视着。

过了会,那两个“人”刚要离去,吴恩义忽然拿起棍子狠狠打去……

那个“小人”哀号一声倒地毙命了,“老者”忽然变成一个老狐狸,消失了。

吴恩义仔细一看,那“小人”变成一个狐狸,血淋淋的,已经死了。

松口气,擦擦脸上的汗水,想着果然是妖孽作祟,遂把死狐狸扔到墙外去了。

第二天出去一看,那死狐狸不见了,很是奇怪。

此后,院子里安静下来。

日月如梭,转眼间,一个月快过去了。

有一天,吴恩义的母亲得了重病,没钱看病。

吴恩义只好祈求仇财主预先把束脩给自己,为母亲看病。

可绰号铁公鸡,一毛不拔的仇财主道还没有到一个月,不想把束脩给他。

吴恩义看老母亲被病魔折磨的痛苦呻吟着,心如刀割。

跪下来,苦苦哀求他借钱给他。

可仇财主犹如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吴恩义只好厚颜至亲朋好友家中借钱。

可因为他总是屡试不中,如今又弃考,做了教书先生,家中穷困潦倒,无人借钱给他。

吴恩义很是绝望,心灰意冷,请来大夫,苦苦哀求他宽限几日,再把钱给他。

言罢,跪在地上咚咚咚磕响头……

那老郎中看他可怜,只好叹息答应下来。

不久,他母亲病愈,他方安心。

盼望着赶紧到月底,领了束脩,把钱还给老郎中。

可是万万没想到,还有三天就要月底了。

仇财主家里丢了十两银子,这么多年,因为他把银子看的比命还重要,从来没有丢过钱。

每天晚上,家里都有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家丁巡逻。

他怀疑是吴恩义偷了钱,因为那些日子,他母亲病倒,无钱看病,还曾经跟自己借过钱。

他觉得,人在最难的时候,是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

而且,他住在家里,对家中熟悉,不是他,还能是谁?

大怒,暴跳如雷的命人把他找来。

正在教书的吴恩义莫明其妙的来到前院,看到仇财主满脸怒色,正在训斥几个家丁……

几个家丁吓得面如土色,低首听他训斥。

忙作揖询问怎么回事?

仇财主道家里丢了十两银子,没有盗贼前来。

言外之意,在怀疑他偷了钱。

吴恩义听罢,大惊。

自己一个读书人,虽日子困苦,可为人仁厚,怎会干偷盗之事。

遂脸红脖子粗的急急为自己辩白。

可此时的仇财主越看他,越觉得是他偷了钱。

可怜通古博今,饱读诗书的吴恩义有口难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义愤填膺的和他理论。

看热闹的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吴恩义平日里为人正直,嫉恶如仇,气的浑身颤抖。

走出去,对天发誓:自己如若动了他的银子,天打五雷轰。

没想到,他刚说完,忽然晴空霹雳,炸雷响起……

人们大惊,都呆呆看看天空,又看看正在仰头对天发誓的吴恩义,瞬间,鸦雀无声了。

吴恩义目睹此景,呆若木鸡地看着天空,几声雷声过后,恢复常态。

吴恩义欲哭无泪,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他仰天长叹,一会哭一会笑的……

看着人们狐疑的眼神,他百口难辩,欲哭无泪,很是绝望。

此时的仇财主却是得意洋洋对看看着天空,又看看他说:“你还有什么可说的,一个月的束脩就当还钱了,剩下的钱你要还给我。”

言罢,挑衅地看着他。

人们又开始议论纷纷,很是热闹。

吴恩义踉跄离开……

回到家里,母亲看他脸色苍白,失魂落魄的样子,关心询问。

吴恩义只好道出经过。

没想到,母亲听罢,气的一口气没上来,咽气了。

吴恩义悲痛欲绝,心如刀割,泪水成河,堂堂七尺男儿抱着母亲的尸身,嚎嚎大哭起来……

无钱安葬,也没人借钱给他,他只好把房子卖了,安葬母亲。

仇财主派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丁前来要钱,一副不给钱,别想走的样子。

吴恩义只好把卖房子剩下的钱给他们,几个人离开了。

此后,吴恩义守孝三年。

他在母亲坟墓旁边搭了一个窝棚,勉强能住。

为了糊口,又去集市帮人写信。

可此后,人们都对他冷嘲热讽的,不再尊敬他。

也没有人愿意让他写信,他的日子难过,经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

只好去山上捡一些野果子、蘑菇糊口。

看到樵夫砍柴,卖柴赚钱,也去山上砍柴卖柴。

可是经常有人为难他,把价格压的很低。

为了不饿死,吴恩义默默忍受着。

想着守孝三年后,自己就自行了断,离开这个尘世。

就这样,他苦苦熬过去三年后,样貌变得苍老憔悴不堪。

他呆呆看着父母的坟墓,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

他们在世不仅没有享福还跟自己受苦受难,母亲下葬只有一个薄棺材,心里愧疚不安,

不想在这个苦难世上苟活于世。

想了想,觉得自己就是死,也不能让父母看到。

遂离开这里,漫无目的的,犹如行尸走肉般木木走着……想找个地方自尽。

他昏昏噩噩的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又累又渴,看到前面不远有个江河,打算在这里自行了断。

走到河边,用手捧起水喝个够,舒服多了,呆呆看着江里的小鱼,觉得小鱼都比自己好活。

苦笑着摇摇头,一步步走进去……

眼看快到江中心了,他的身子慢慢沉下去了……

呛了几口水,很是难受,心里想着,原来死也这么难受。

此时,江面上过来一艘大船。

船上的几个人看到他,都大声呼喊着……有人跳下去,把他救上来。

待他醒来,看到船上有几个人看着他,其中一个人,浑身湿漉漉的,应该是他救了自己。

欲要起来答谢,却浑身无力,头晕目眩的,那个人为他端来一些吃的喂下去……

他吃东西后,有了精神。

起身,跪下来磕头……答谢救命之恩。

那个人大笑起来……

指着旁边一个穿戴华丽,气度不凡的中年人说:“你应该感谢我们的主人,是他让我救了你!”

那个中年人笑吟吟地看着他。

吴恩义欲要跪下来磕头感谢他,被那中年人拦住。

询问他为何想不开?要自尽。

吴恩义眼睛红红的把经过告知。

那中年人听罢,很是同情他。

告诉他,自己名叫唐祌,是个商人,如若他愿意,自己可以收留他。

吴恩义听罢,又惊又喜,连连答谢,两个人相谈甚欢。

交谈中,吴恩义才知道,唐祌以前也是屡试不中的秀才,后来对自己灰心,跟着父亲学习打理生意。这几年,生意做的风生水起,财源广进,日子惬意。

语重心长的告诉他,这世上不是只有读书这条路,还有许多营生可以过活。

吴恩义听罢,感慨万千,五味俱全。

几天后,唐祌带着他来到府邸,让他做个管账先生。

吴恩义感恩戴德,为他鞍前马后,尽心尽力,起早贪黑的劳作着。

由于他脑袋聪慧,又吃苦耐劳,唐祌很是满意,相处融洽。

几年后,唐祌看他年纪越来越大,也没有娶妻成家。

想了想,自己出钱,帮他做个小生意。

原本只是试一试,没想到,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一年后,便买了房子,安顿下来,娶妻成家。

此后,吴恩义更加感谢唐祌,对他犹如对待父母一样孝敬。

比他的两个儿子都孝敬,让唐祌甚是欣慰。

两家人相处的!犹如一家人一样亲。

家里虽然富裕起来,可吴恩义郁郁寡欢。

想着几年前,母亲草草下葬,现在有钱了,想重新!厚葬她。

还有自己被诬陷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能释怀。

自己是冤枉的,可老天爷为何也帮着恶人冤枉自己?

这件事情不弄明白,自己即使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也不开心。

他决定把此事弄明白,可想着太难了,连老天爷都不帮自己。

他每天都想着这件事,这几年成了心病,总是噩梦不断,心情沉重。

唐祌看他闷闷不乐的样子,劝他回去看看。

可吴恩义觉得自己就是回去,也还是被他们冤枉的,有嘴说不清,没有证据证明自己的青白。

唐祌想了想,决定跟他一同前往。

几天后,两个人带着几个下人,骑马直奔他的家乡而去……

多日后,来到那里,有村民看到他,顿时惊愕住。

不相信的仔细端详,果真是吴恩义,遂大喊着奔走相告。

人们知道后,皆都鱼贯而出……

他的那些,以前从不登门的亲朋好友,看到他骑着高头大马,穿戴华丽,带着几个仆人回来。

都惊喜的争先恐后的围拢上来,对他嘘寒问暖,阿谀奉承,摇尾乞怜。

吴恩义看到他们的样子,呆住了,很是激动,遂命人拿出一些礼物给他们。

人们目睹,更加热情洋溢的争着要他去家里吃饭

有的人还杀鸡宰羊的摆下宴席,欲要招待他。

仇财主听到消息后,急急去观看。

看到吴恩义果然穿戴华丽,不同凡响,一看就是个有钱人。

忙拨开人群,讪笑着至前,对他溜须拍马,曲意逢迎。

告诉他,那“盗贼”已经找到了,把经过告知。

原来,吴恩义走了一年后。

仇财主的儿子欲要成亲,遂把后院翻盖。

挖地基的时候,有个工匠挖出来一狐狸洞穴,里面惊慌失措的狂跑出来一个白色老狐狸。

没等他们回过神来,老狐狸忽的消失了

几个人接着挖掘……洞穴很深。

不大会,几个人惊愕的张大嘴,只见里面有十两银子。

仇财主看到此景,终明白过来。

原来是老狐狸偷了银子,不明白它为何要偷银子做甚?自己冤枉了吴恩义。

仇财主言罢,谄笑着向他作揖道歉,还把他的钱还给他。

吴恩义看到他那副丑恶的嘴脸,五味杂陈,只好作罢了。

明白过来,自己打死了那只小狐狸,老狐狸为了报复他,偷走了仇财主的银子,诬陷自己。

而仇财主咄咄逼人,差点把自己逼上绝路。

要不是唐祌救了自己,自己真的死的太冤枉了。

他终释怀了,把带来的礼物分给人们,还给了穷困人家一些钱,把母亲重新厚葬,终安心离开了这里。

人们拿着礼物和钱,默默看着他离开,五味杂陈,陷入深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