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末路狂奔

美国的末路狂奔

美国是一群海盗建立的名义上的国家。所谓资本主义就是以资本家利益为本的强盗逻辑:通过各种手段操作,掌控全部社会资源供养少数人的奢侈生活。一旦这些操作被破解,就恢复强盗面目,发动掠夺战争。

人性欲望无限,以资本为代言。输入到社会中就是穷奢极欲一步步走向极端。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出发就注定无法回头,这是资本主义的宿命。

最初的盎格撒鲁人在北美洲上岸,北美洲成了冒险家的乐园。为了强占掠夺资源,当地土著民族印第安人被杀戳殆尽。当这片土地上只剩下强盗时,只有按资本实力大小建立一种权力秩序,然后这种秩序通过家族一代代维持。

血统论无异于丛林中的弱肉强食秩序,维持这种秩序的把戏就是随着资源的复杂而不断更新手段。也就是说资本主义社会的性质符合动物世界,始终不能像人类不断进化,老虎兔子亿万年之后还是不会直立行走,进行人类社会的生产创造。

美国通过一战二战发战争财,巩固了在全球强盛一时的地位。每当欲望支配资本对社会竭泽而渔走向终端时,美国本土不够挥霍了,那就开始豁豁世界。同样强盗逻辑设计的秩序,就是要把全球资源也按照虎豹熊豺狼狐兔的排列分配。

资源有限,欲望无止。民主自由法制公平的遮羞布在资源耗尽时,美元也就不美了,也只不过是一张擦屁股的纸。全球内卷了,全世界躺平了,人类就完了。

当然,资本主义社会不是人类进步的终点。有很多优秀的民族,进步的国家和人民既不愿躺平,也不容许被人压迫和抢劫。正如“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美国把世界扫荡了一遍又一遍,中东,亚非拉所有小国都被洗劫一空了。凡是被洗劫的国家和人民都陷入了战乱和灾难的地狱模式。

美国以及操纵美国的资本家们开始对中俄虎视眈眈。索罗斯们制造的金融掠夺到在中国香港就碰得头破血流,北约在欧洲东扩被俄熊的巴掌抽得晕头转向。

索罗斯们的放血时代已经来临,魔鬼式吸血已经走到尽头。很快索罗斯资本集团会失血而亡,像雷曼兄弟一样轰然倒地,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标志性事件,代表资本主义时代的结束。

资本欲望支配的政治决策带着偏极狭隘和超强破坏性,已经让世界各国人民吃尽了苦头而深恶痛绝。美国的垂死挣扎就是挑动了俄乌战争,而普京抓住了这一历史战略机遇,放大美国制造的世界分裂。而这种分裂正是资本主义内部秩序走到极端的爆炸性崩溃。俄罗斯欲重兴苏联时代的荣光,共产主义的诞生地,那个浪漫的法国可能最先跳出没落势力的圈子,开启新的大革命。

世界秩序正在摆脱极端桎梏,进行全新重组。美国的回光返照,亡命挣扎开始了,勾结日澳拿台湾挑衅中国。这就是美国的末路狂奔,中国会把握好这个机遇收回台湾,打断日本脊梁骨,让美国太平洋舰队葬身大海,从此美国势力后退三千里,甚至连日本都掌控不了。

从此,美国以索罗斯为首的世界资本恶魔失血而亡,美国离岸平衡的魔爪已斩断。惟有接受重组秩序的人类新世界,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