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裙子上喝下午茶,你慕了吗?

在裙子上喝下午茶,你慕了吗?

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如果不在裙子上摆几块蛋糕、巧克力,实在有点浪费空间。/Wikipedia

天底下没有什么人比小红书女孩更热爱下午茶了。上至高空餐厅、宝格丽、半岛酒店,下至公园草地、广场台阶,只要有几块英式司康和三文鱼牛油果三明治,就能随时随地举办下午茶。

如果回到18世纪的欧洲,热爱下午茶的丽人们可能有福了,只要穿上当时最流行的裙子,就可以在超大的裙摆上直接“开喝”。

第一次看到这条惊为天人的裙子,是在电影《绝代艳后》里——电影的主角、法国最后一位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礼服,形状怪异,裙子下如同隐藏了一只茶几。

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如果不在裙子上摆几块蛋糕、巧克力,实在有点浪费空间。

玛丽·安托瓦内特的礼服,形状怪异,裙子下如同隐藏了一只茶几。/《绝代艳后》剧照

不过,这个裙子的设计灵感并非来源自长条餐桌或是茶几,而是源于骡子、驴子等驮畜(pack animal)身上装货的篓子。因此,这个可以左右延伸的裙撑名为帕尼埃裙撑(panniers),而“pannier”正是马鞍的意思。

帕尼埃裙撑的形状和我们最熟悉的圆形裙撑不同,它的特点是:前后扁平、左右无限加宽。

帕尼埃裙撑制作材料名贵,只有贵族小姐、伯爵夫人才能穿得起这种“气势恢宏”的裙子。裙撑通常由藤条、金属、木头制成,家底特别厚的女孩,还会选用高价鲸鱼骨来作为裙撑的材质。

为什么要搞这么麻烦、占地儿的裙子?和今天那些令人迷惑的奢侈品一样,这种裙撑的发明,也是为了炫富。

灵感源于骡子、驴子等驮畜(pack animal)身上装货的篓子。/购物网站图

考虑到当时拍照技术还未诞生,“白富美”的精致穿搭细节无法被高清展示,于是贵族们就想了一个妙招:只要我裙摆够大、裙撑够高,再眼花近视的人,也可以360度无死角地看到我裙子的高贵面料,以及褶皱、缎带、蕾丝、珠宝、刺绣、蝴蝶结等巧夺天工的细节。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见不得人的原因是,在那个半年只洗一次澡的年代,超大码的裙撑可以避免身体与裙子直接接触,就算舞会上玩得累了、汗流得多了,也可以不让身体上的粘液、泥污、死皮污染这条天价的裙子。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裙子够大,就能hold住全场。

对此,甚至还有学者指出,古代欧洲的女性裙撑,可以提升女性在正式场合的地位——一个身着帕尼埃礼服的女士通常是一个男士“占地面积”的3倍以上,以至于当一对夫妇手拉手走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会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射在女士身上。

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宴会的C位,有了这条裙,你就是压轴的主角。

有了这条裙,你就是压轴的主角。/pinterest

然而,带有帕尼埃的裙子虽然耀眼瞩目,但女士穿上它以后,行动也极为不自由。

裙子被门卡住——是当时贵族女性常常出现的窘状。一个优雅、淡定的公爵夫人,被夹在门中间,前后无法移动,应该如何继续保持镇定?

英国小说家亨利·菲尔丁(Henry Fielding)就曾经在小说《汤姆·琼斯》中描述过这种尴尬的场景,“她必须借助某种长柄工具砸门……等房门开了以后,再将自己的裙撑推进门里,然后缓缓进门。”为了一条裙子,却要失去一扇完整的门,不知是祸是福。

如果遇到狭窄的走廊,女性则只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如果是行动狂野的女士穿它,则可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扫街”。

这种裙撑也严重束缚了女性的自由步伐——当男士们穿着轻便的马裤在野外狂奔、骑马的时候,女士们却只能被套牢在这个“巨物”中,在大宅里细步移动。

如果遇到狭窄的走廊,女性则只能像螃蟹一样横着走。/V&A

关于帕尼埃裙撑的起源地,至今没有定论,可能是英国、西班牙、德国,但毫无疑问的是,这种裙撑是被爱美的法国人给带火的。

尽管法国大革命之后,帕尼埃也开始式微。但折磨女性的裙撑却始终没有消失。

19世纪,一种名为克里诺林(crinoline)的裙撑出现了,该裙撑由数个大小不一的“同心圆”木质箍环制作而成,最下层的圆环,周长可达9米。

穿上克里诺林,虽然表面上有着“生人勿近”的高冷气势,但实际上,但这种裙撑却给女性带来了各种无妄之灾。

报纸上的克里诺林(crinoline)裙撑广告。

1861年,狄更斯发表小说《远大前程》,其中,郝薇香小姐就因巨大的婚纱碰到壁炉中的炭火身亡。

仅在1863-1864年间,就有600多名女性被记载是因为“裙撑过大导致着火”而亡。

所以,身着克里诺林的女孩们,真正需要的,也许不是绅士、仆人的陪伴,而是可供随身携带的灭火器。

身着克里诺林的女孩们,真正需要的,不是绅士、仆人的陪伴,而是可供随身携带的灭火器。/古典插画

相比之下,需要横着走的“累赘”与“麻烦”,好像也算不了什么了。

参考资料:

致命的美丽:这种裙子,杀死过数千西方女性

裁缝铺小姐姐 | 服饰奇妙物语之裙撑

欧洲那些事儿 | 话说裙撑

Medium | Why Panniers are the Perfect Garment for This Year’s Met Gala